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三卷 第一章 雪特忍者
设置

第一部 第三卷 第一章 雪特忍者(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三月?自由都市?暹罗

与刚离开艾尔铁诺时意气风发的情形相比,暹罗城中的石家子弟,现在个个是垂头丧气。平素在中都(艾尔铁诺王城),凭着石家的强势,众人妄尊自大,任何帮派都要退避三舍,就连官方也对之毕恭毕敬,石家亲卫队要走的路,无人敢挡,气焰滔天。

但是,现在人处异乡,才倍感势单力孤的凄凉,又给几个无名小卒闹得面上无光,连大公子都受伤败退,这是当初离开中都时怎也想不到的。

属下的士气低落,身为首领的石存忠全看在眼里。回到落脚处,调息数回後,胸口的窒闷感已消去不少,不久前与兰斯洛硬拼的那一记,自己已受内伤,得要立刻觅地疗伤。

这是自己最无法忍受的事!

花风流也就罢了!居然连那没没无闻的莽汉都能挫败自己…

石家的十三太保,皆是来历不良,若非是成名的剧盗、悍匪;就是出身贫贱,由社会最底层拼尽一切地爬上来。石存忠属於後者,自幼父母双亡,与弟弟共同拜入石家,苦练武功,因为表现优异进入亲卫队,再蒙石崇赏识收为义子,成为十三太保之首。

这一路走来的血汗,不是外人能想像的。每一分成就都是经由十倍的付出所换来,即便得到了,也随时都会再失去。在石崇有意造成下,石家内部竞争异常激烈,任何人武功稍差、脑子稍钝,随时都可能被斗争淘汰,便算是自己,在二太保石存孝一系人马威胁下,也得战战兢兢地提升武功,全力以赴完成每一桩任务。

今次与东方家联合,本是压倒石存孝一系的大好良机,哪知事情会不可控制地演变至此。如今在暹罗城碰得一鼻子灰,手下人马损兵折将,自己还给一个无名小辈击伤,看在石家上下眼中,不啻是无能的象徵,若是连石崇本人也有这样的想法,自己这所谓义子实在没剩几天残命。

但他也不能与东方家翻脸,因那只会让东方玄虎得意地改找石存孝合作,相信石存孝会很乐意踢下自己,稳坐十三太保首位。

思前想後,石存忠感到徬徨。

说到底,自己就是实力不足。倘使手上实力强横,又怎会被花风流一干人欺上门来,纵是面对东方玄虎,也可令人不敢小觑,有所顾忌。

什麽是强横实力?当然就是过人的武功!今日一战已确切证明,自己的武功,不足以在暹罗城的乱流中屹立不摇,照目前情形看,说不定过几天连那校韩虫一般的花若鸿都可能比自己强了…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怎麽能让他们得逞?为了攀到现在的地位,一路上不知牺牲了多少东西,作了多少痛苦的违心之事,如果在这里倒了,那石存忠之名只会成为江湖人讪笑的对象。

闭上眼,石存忠抚胸调息。他隐约已明了自己应该怎麽做,但是,是否真要如此毅然地踏出这一步?或者暂且忍气吞声,虽然输了难看的一仗,可是日後未必没有其他再起机会。

好生拿捏不定,自己还欠缺点动力…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来访的是一名背着双刀的男子,十三太保排行第五的石存信。

十三太保不以年纪排行,所以这曾经是知名马贼的五太保,年龄就远比石存忠要大。本该在三日前与众人会合的他,姗姗来迟,面上也透露着不寻常的神色。

“说吧!义父对暹罗城所发生的一切,有何吩咐?”

“老大你料得真准,我在来此途中,被从中都派出的急使赶上,要我向你传达义父的口谕。”石存信道:“义父吩咐,暹罗城的所有事端他已知晓,胜负乃兵家常事,众人勿丧勿馁,维持平常心,他会在近日内加派人马与金刚堂的高手来此援助,配合老大你的指挥,务必要在招亲大会上争取到这次的武器交易,更绝不能让麦第奇家拔得头筹。”

金刚堂是石家网罗一些不便露面的高手之所在,多半是些昔日作案累累,传闻中已死亡,或是不见容於天下的奸邪之辈;但和其他人比起来,他们才是石家真正的实力所在。会派出金刚堂的高手相助,那是真的很看重这次的武器交易了。

但勿丧勿馁,维持平常心?这真是天大笑话,对於以往不知有多少因任务失败而惨绝收场的牺牲者,听着这话,大概会从石家的乱葬岗里给笑醒吧!

察觉石存信说完後面色有异,石存忠问道:“老五,只有这样吗?还是你另外有什麽事没告诉我。”

“这…义父也吩咐,老大你最近练功辛苦,化石**极耗真元,要我劝你别贪功猛进,当心身体,然後,把这样东西交给您补补身体。”话说得亲切,石存信面上却有尴尬之色,迟疑地由怀中取出一只锦盒递上。

打开锦盒,内中有七粒指头大小的丹丸,色泽朱红,透着辛辣气味,一看便知是珍贵药物。

石存忠却在看到的瞬间,面色大变。

罗刹九转丹!

石崇啊石崇!比起东方玄虎,你才是一头真正的狐狸。

背後猛推过来的一把,造成了动力,这一下,再没有任何藉口可以退缩了。

瞪着锦盒里的丹药,石存忠不能自制地大笑起来。

声嘶力竭的狂笑声传入耳里,石存信低下头,不敢正视义兄的表情。

“什麽?你对花若鸿说自己是四骑士之一,怎麽会这麽说呢?”源五郎叹道:“别说白夜四骑士不可能有你这种身高的成员,众所周知,耶路撒冷是拒绝雪特人成为信徒啊!”

“当时情况危急,不撒这种谎,我还能怎麽办?”有雪道:“那个宗教不是主张神爱世人,**虽然因为种族而有所污秽,但灵魂不都是纯洁的吗?”

“是没错啊!你交给他们一万枚金币,那些教士就会私下承认你们雪特人也能获得救赎!”

摆平与石家的战斗,众人回到栖身所,源五郎碰到有雪,被拉进房里,告知了新制造的麻烦,然後为了要如何圆谎而苦恼。

在另一边,四兄弟的前两人,也面对同样的苦恼。

“我知道耶路撒冷一向主张众生平等,但是为什麽我从来没听说骑士团里有收雪特人当团员呢?”

花若鸿提出的疑问,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导致整篇谎言的拆穿,两个素来不以急智见长的人,你望望我,我瞧瞧你,各自搔搔头,仍然是想不出解释来。

“那是因为…他并不是雪特人!”

在花若鸿的问题悬空一会儿後,俐落的语音有了回答,源五郎从房中走出,脸上表情几近严肃,但听着他的说话,兰斯洛和花次郎都努力地让表情行若无事。

“唉!事到如今,一切已经难以掩藏,非说实话不可了…”源五郎叹道:“既然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

表情十分正经,但听着前半句,兰斯洛却有一种荒谬感,自己与这几个牛鬼蛇神相处之後,好像常常听到这种开头语。和他有相同感受的还有一人,花次郎听完後半句,立即脸色大变。

“若鸿兄弟,其实,你所知道的有雪,他并不是雪特人!”

“不是雪特人?那是什麽?”

“倭人!”源五郎笑道:“可能你也曾听过,在自由都市东北外海,有一个日本国,里头的人民身材矮小,被称为倭人。因为他与雪特人身高相仿,为了掩藏行踪,所以才化妆成雪特人的。”

“是这样吗?化妆得好像啊!”花若鸿道:“可是,我以前都没听说白夜四骑士里,有这种身材…我无意冒犯,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就如同他对你说的,有雪的真实身份,就是四骑士中的「黑骑士」雾隐鬼藏。”源五郎道:“身为一个优秀的忍者,他必须长年累月处於黑暗中,绝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为了保密,名头不响,外界对他所知也就不多,现在为了不让你有不必要的疑虑,鬼藏才露出真面目。”

说完,源五郎往旁边一让,露出了背後有雪的身影。穿着一袭黑色的夜行衣,这矮胖的东西却没有半分忍者气势,圆滚滚的模样瞧来只觉滑稽,挺着胸膛,迎向花若鸿的目光。

“这…恕小子有眼无珠,可是有雪鬼藏大侠的样子,实在不太像是…”

花若鸿嗫嚅着说不出话来,但谁也知道他疑窦难解。虽然不明白忍术奥秘,但看着有雪的那副可笑模样,任谁都难以相信他是高手。

“唉!这你就错了,忍者的第一要务,就是不引人注目,越是看起来窝囊无用,紧要时才能发挥一击必杀的效果。”源五郎笑道:“今天让你开开眼界,为了证明身份,鬼藏愿意表演忍术,说吧!你想看什麽功夫?”

当源五郎把话说完,有雪立即浑身打颤,想要转身逃跑,却给源五郎不着痕迹地扣住肩头,无法动弹。而花若鸿也认真思考。

“这个…我听说日本国的忍者,都会一种土遁奇术,不知道是不是能让小子开开眼界呢?”

“土…土遁…那是什麽东西?”

黑色面罩下,有雪早惊得脸色发青,只恨逃命无门。而源五郎则贴在他耳边悄声道:“土遁麽?把它当成变相的活埋就成了。”跟着朗声道:“没问题,鬼藏说这是小事一件,你瞪大眼睛仔细瞧吧!”

见着源五郎的恶魔微笑,兰斯洛、花次郎哪会不晓得他的主意,纷纷在心中为结拜义弟提前默哀。

“救……”

悲惨的雪特人还来不及哀求,源五郎微微一笑,举掌拍在有雪肩头,只闻“噗”的一声异响,空中尘土飞扬,地面裂开了一个圆洞,黑黝黝地深不见底,瞧下去甚是怕人,而有雪早已无影无踪。

“哇!太厉害了!这就是所谓一流忍者的实力吗?”目睹惊人神技,花若鸿无限赞叹。

“不错,凭着鬼藏的土遁术,这会儿功夫大概已经遁出暹罗城了。忍者最注重的就是隐藏身份,今天他为了救你脱险,不惜向你暴露身份,真可谓牺牲良多。”源五郎道:“这样,你愿意相信他了吗?”

“是的,小子真是惭愧得无地自容,我一定要加紧练剑。等会儿鬼藏前辈回来,请让我向他致谢。”念及前辈深恩,花若鸿感动得落下泪来,却看见兰斯洛、花次郎两人,盯着深黑地洞,满面惊惧。

“两位前辈,为何面色如此凝重啊?”

“没…没什麽…鬼藏的功夫精进得太厉害了。”兰斯洛望向微笑中的源五郎,颤声道:“我们担心他现在不晓得被人遁到哪里去了?”话说到一半,已经被源五郎轻拍肩头,止住说话。

疑惑既解,花若鸿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到屋外练剑;兰斯洛也声称有事,离屋外出。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