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四卷 第七章 无字天书
设置

第一部 第四卷 第七章 无字天书(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四月十日?自由都市?暹罗

“我讨厌这种感觉,好像我们两个是所有事情的背後黑幕一样。”

“呵呵,身为半个青楼人的你,的确是啊!”

“把事情全推给别人,这样有欠女王陛下的气度啊。”

同样的小茶坊内,两个人依旧背对而坐。为了谘商一些重要问题,源五郎再次来此秘密会面。

“我们别再打哑谜了吧!有些事不摊开来说,永远也说不清楚的。”甜美的嗓音道:“这次多谢你的帮忙,若没有太天位强者的全力施为,我夫君体内的雄霸真劲,始终是心腹大患。”

源五郎苦笑道:“谢我没用,真正出力的是我们李二哥。那晚的机会确实难得,是实现你计画的千载良机,只是,如果再多给我些准备时间,事情应该可以办得更圆滑,起码不必给人追斩得这般狼狈,所以你也真该谢我,那晚稍有差池,我的小脑袋就不翼而飞了。”

“一件事,同时达成许多结果,我们这是彼此互惠啊!”

被硬耗去三成功力,短期内无法恢复的某人,可能想破头也猜不到,他最後的一掌之力,原本是为了一举震开黏住自己双掌的兰斯洛,但却给了硬挨这掌的兰斯洛天大帮助。

要将这麽强大的内力,全数灌进兰斯洛体内,助他打通窍穴,代价就是像现在这般耗去三成功力。换做平时,任旁人怎样软劝硬求,也休想他答应,但生死关键不容细想,他的全力一掌却造成了同样效果。

这一切当然都在源五郎的计算中,还顺便阻止了一年後白鹿洞的战约,一计两用。

“不过,你也真舍得,老大体内的雄霸天下已有八成火候,只差临门一脚就可圆功,现在被硬生生打散,他师傅多年来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了。”

“舍得舍得,大舍之後方有大得。虽然只欠临门一脚,但如果始终没有人来踢,那麽日渐偏离正轨的雄霸真劲,只会对修习者的身体造成重大伤害,不!如果没有乙太不灭体护身,伤害早已造成了┅┅既然夫君他无法运用,当世之间也无人再能教他使用雄霸真劲,那麽现在将它彻底打散,也可以早点修习其他武功,不浪费多馀的时间。”

“转换跑道之後预备修习的武功,已经决定好了吗?”

“何必明知故问呢?当然是份不输给雄霸天下的优差。”

“┅┅是那个东西吗?可是,老大心性未定,修练魔气那麽重的武学,不怕出岔子吗?”

似乎为了报上趟的一箭之仇,聪慧的她对此做出辛辣反击。

“这个嘛┅┅恕小女子无礼,当年孤峰之上,三贤者与那位大人的决战,到底是哪边的魔气重些呢?”

源五郎登时语塞,不只是因为他晓得这例子的黑幕,更是因为他与三贤者的密切关系。

“我们还是把精神放在有意义一点的话题上吧!”源五郎道:“那晚的黑袍人是何来历?你有结论吗?”

“暂时还没有,等我核对一遍魔导公会历年来的禁忌名单,也许会有发现。他所使用的,是一种高等咒术,幻出自我虚像,来去无踪,本体则可藏身於远处,不过┅┅”

不过什麽,双方都很清楚,这等立体投影的术法,许多高级魔导师都可运用无碍,但虚拟影像能转虚为实,还可发出天位力量,与他们正面作战,那就不是普通人物能做到的。

当然,源五郎并不认为自己逊於对方,因为无论是自己,还是当时气疯头的那位,都是在被偷袭後伤重,才使得战局一面倒,若两人能发挥完全实力,不出几招,就能把黑袍人的虚影解决。只是,假设碰上的是本体,那又会如何呢?怎麽想都觉得非常棘手啊!

“对了,既然他是在远处操控虚影,那也就能反向追踪了,以女王陛下的灵觉搜魂,有什麽线索吗?”

“很遗憾。”她轻叹道:“距离太远,时间又太短,如果再碰上他一次,我就能追踪得到,目前所得的线索只有一个,就是对方身处万里之外。”

源五郎沈吟话意。聪明人的一句话,就可以传达许多情报,假设对方来自万里之外,这可以推出来人功力的最低底线,同时,万里之外,那已经超出了自由都市的范围,来人置身之处是海外群岛?武炼?还是艾尔铁诺?那些地方有什麽厉害高手?

“大概就是这些东西了,另外,那边的女王陛下回应如何呢?”

“非常可惜,目前还没有回音。”

“呵,我该高兴自己的请求被慎重看待,还是沮丧自己不够资格让人把我的请求当回事呢?”

“比较有效率的方法是,两件同时进行吧!”

梅林里,兰斯洛一轮舞刀後,收刀用丝巾擦拭保养。那晚,自己挥刀斩向黑袍人,被他伸手握住刀刃,跟着就发出惨叫,那时自己就有个感觉,对方怕的是这柄刀,而且是因为没料到这柄刀的神异处,大意伸手去握,才伤在刀下,若非如此,那晚战局的结果定是惨不忍睹。

“好风华,漂亮风华,你还真是个好宝贝。”兰斯洛轻抚宝刀,一语双关的夸赞,却听得身侧佳人红着脸,抿嘴直笑。

以内心慧眼来窥看一切,虽然不在现场,风华了解的只有比兰斯洛更多。那黑袍人确是失算,怎也料不到,这看来平凡无奇的刀子,竟是稀世神兵,上头的怨霸杀气,斩神灭鬼,更对一切灵体有着强大杀伤力。假设以真身交战,兰斯洛在砍中瞬间,就给人家的天位力量轰成肉泥;但对方以灵体出击,这才伤在宝刀之下。

虚像消失之前所发出的怒嚎,大概也就表达了他的不甘心与气愤吧!而自己反向搜魂的结果,这人真身位於西北方┅┅

不过,比起这些,兰斯洛现在的身体状况才更引自己注意。

“柳大哥,你现在觉得身体怎样?”

“很好啊,身体很轻,动作很俐落,连照你的口诀提气运劲,都比以前畅顺,再也没有那种闷在胸口的感觉。嘿!真古怪,怎麽受个伤身体反而变好了。”

“那是当然的了,你啊!连神仙都会羡慕你的好运道┅┅”

风华抿唇浅笑,让兰斯洛摸不着头脑。

那晚,重伤的兰斯洛被雪特人送进梅园,自己检查了他的伤势後,吃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所有的内外伤,都不是问题,但冲破封锁而失控的真气洪流,却是最大威胁,除非有更强的高手,以力制力,硬生生将暴走真气压下,不然什麽灵丹妙药都不管用,就算用回复咒文催愈**,只要暴走真气仍在,**依然会再度破损,毫无意义。

虽然没见过面,但隐约可以感觉到,在前方屋里与兰斯洛为伴的几人中,有两名实力未知的绝顶高手,因此自己才竭力使灵体离开梅林,外出向两人求援。

兰斯洛体内的真气之强横,莫说暹椤城内,便是放眼天下,有实力将之强行压下的,屈指可数,这两人是否有此能力,自己其实非常担心,只是无计可施下,死马当活马医。哪知,不晓得是哪一个人出手,不但镇住了暴走真气,更以绝世内力将之压散,令兰斯洛武功再次暴增。

本来兰斯洛体里真气,是一种至阳至刚的毁灭性武学,一经运用,以他此时内力,天下能抗者寥寥无几。但是,不晓得为了什麽,兰斯洛并不会使用这套武学,结果这套阳刚神功的强烈排它性,反而成了修练者最大障碍。

空有满身强横内力,却使用不出,想用别的内功来催运,立刻被这套绝不与异种真气并存的霸道内力重伤自身。要运用,只能等待敌人击来,利用真气反激,可是纵使伤敌成功,自己也去掉半条命。

风华为此苦思良久,最後也只能想出一条变通之策,那就是以极高难度的施针,封住这股内力,从中滤出极小部分,还原成最纯的真气,供兰斯洛使用,虽然威力和原来相比天差地远,但起码可以修练别的内功了。然而,这方法有高度危险性,就是当被封住的内力突然爆发,兰斯洛没当场炸成血粉,就是祖宗保佑。

治本的方法有两个。其一,是让兰斯洛正式修完这套武学,那时知晓行功口诀,自然不受其害;第二个方法简单得多,却也难得多,就是找一个内力高过兰斯洛数倍的强者,强行把兰斯洛的雄霸真劲轰得溃不成形,全数还原成单纯真气,虽然损失了那份强横威力,却彻底了去後患,从此海阔天空了。

那麽,要练什麽好呢?

兰斯洛见识不多,西王母身为大陆上最顶尖的医者,对各派武学自有相当见地。以内功而论,白鹿洞为天下正宗,但放眼大陆,武炼的引神入体别走捷径,七大宗门亦各有不凡成就┅┅事实上,风华认真考虑着,西王母族中有几门内功心法,威力虽不是举世无双,但对於保身延命却极具韧性,要不要以此为这终日与刀光血影相伴的男人作份保险,顺道可以减低他的暴戾之气呢?

只是,命运的途径早已注定了轨迹,当风华正欲开口,一直为某事苦恼的兰斯洛,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开了口。

“风华啊!你读的书多,我有件事想起你帮忙。”兰斯洛小心道:“这东西是什麽我也不太明白,说不定真的非常贵重,你一定要保守秘密喔!”

风华淡然一笑,自己的个性赧然怕生,但身为西王母,什麽样的珍奇宝物没见过,难道还会对此大惊小怪吗?

“这东西呢!有人把它当作宝贝,好像是某种武功秘笈,但我又读不懂里头的意思,现在你是我最信得过的人,所以想问你看看┅┅”

兰斯洛好像拿出了什麽东西,风华自是看不见,但当兰斯洛将那东西放入她掌心,风华蓦地一震,罕有波动的清明灵觉,在某种力量牵引下大乱特乱,无数喜怒悲惧一齐涌入心头,彷佛刹那间轮回人生千百世,悠悠荡荡,浑然不晓今生梦醒何处┅┅

“风华!风华!你还好吗?”

风华的形体,忽然间变得透明,像是要就此蒸发,兰斯洛大惊失色,连忙出声叫唤。

“我┅┅我没事┅┅你别担心┅┅这是什麽?”

若非千钧一发之际定住心神,说不定全副魂魄就此给吸进去,不得脱身。从手上传来的触觉,似乎是本残缺书册,这究竟是什麽?

“我也不知道。说是武功,里头写得又怪怪的,你翻翻看┅┅啊!对不起,我一时忘了你看不见,没关系,我念给你听。”

兰斯洛翻开那本自己藏在怀内许久的破书,生硬地念着全然不明意义的字句。

“开头的第一页只有一句怪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兰斯洛皱眉道:“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个天地无仁无义,万物存在的意义就是牲礼,力强者胜,弱肉强食。”

“不是的,怎能这样解释!”风华微笑道:“这句话是个古老学派的深奥哲理,它是以一种无神的观点,认为所谓的天地,是一种无意识的存在,并非由神明在掌控,仁在这里解作亲私。整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森罗万象依照冥冥天道在运转着,毁灭与造育同时进行着,对世上万物一视同仁,没有所谓私心的存在。这个道理可以解作无情,但是这无情的意思,是没有感情、没有私情,并不是一昧地残忍好杀,解在武学上,就是连自身存在与否都忘却的无我境界,也就是┅┅”

说到这里,风华停了下来,她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为了印证这个怀疑,她让兰斯洛先把整篇经文念颂一遍,约莫念过三四页後,风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本经书┅┅或者说这本失去後半部的半本经书,的确是本武学典籍。而且,是千载难逢的天位武学,修练者依照经上指示苦练,纵是资质下愚,只要寿元够长,不走火入魔,最後自然能晋身天位。这类绝世武学,九州大战後未曾再现於人间,兰斯洛从何得来?不过,既然转赠内力予兰斯洛的那位高人,本身亦是天位强者,那身为弟子的兰斯洛拥有此类秘笈,也就很合理了。

在卷首经文总诀之後,是正式修习内功的法门,字字玄奇深奥,加上撰写时日远久,语法与今大有不同,若非西王母饱览群典,精熟各式古文,还真是解不出来!风华稍稍咀嚼,立刻为经中武学的杀伤力所骇然,她从未听闻过这麽具大杀性的武学,这套武功,简直是专门为了灭绝世间一切,所创出的毁灭工具,这样的武功,实有大半已入魔道┅┅

当发现这套魔功的无上杀性,这名内心极其聪慧的仁慈女子,此刻心中激烈挣扎着。

为了避免这套魔功日後必然造成的大量杀戮,自己是不是该欺骗兰斯洛,甚至毁掉这部危险魔经呢?

她实在应该要这麽做的┅┅

如果不是为了卷首的经文总诀┅┅

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後,寥寥千馀字,看似简明,却字字蕴含深意。大体上说来,是阐释此经所载武学,以“无情、无思、无我”为中心,令自身存在嵌合冥冥天道,从而生出大威力、大灭绝;但若修习者不明无情真意,纯照字面意义去解悟,就会流於残忍好杀,失去清明心境,永无望进窥最高境界。

天位高手最重自我心境领悟,同样一篇口诀,参悟者视角、出发点不同,领悟出来的武功也是大异。

天地造化并不是只有好的一面,生与死,育化与毁灭,这些同时存在,人们不应也不能因为自我喜恶,就否定另一面的存在。也许,冥冥中真有注定,该由自己将此功传给这个男人,让他明白此经真意,循天道运用此功,不致流於下乘┅┅

无数念头在脑中窜过,轻抚着心爱男人的脸庞,风华有了抉择。

“柳大哥,现在,你念一段,我解释一段,请你好好记下吧!”

假如┅┅我俩於梅林中的相遇并非偶然,假如真有所谓天意,深系我心的你啊!就让我与你一起分担这份责任吧┅┅

因为不便窃学旁人武功,风华仅仅是解释,甚至不敢深推文意,以免记住。

也许真的是巧合吧!假使风华不是目不视物,那麽她就会发现,这本在兰斯洛眼中写满蝇头小字的破书,由她看来,只会是本张张白纸的无字天书。再根据某个远古传说,她或许就会猜到这本书的来历┅┅

只是┅┅

“老兄!你又发什麽脾气啊!”源五郎叹道:“我又渴又累,又有内伤,再这麽过劳下去,我今晚就秃头了。”

前脚进门,听说花次郎怒斥花若鸿,源五郎只有一声悲叹,一面找花次郎了解事态。四人结为兄弟时,他曾露出喜悦微笑,但此刻,这名面临秃头危机的美男子,打从心里哀叹自己为何不是独生子!

人如其剑,花次郎的回答直接了当。

“我对懦夫没有话说,这十几天的功夫浪费了!”

源五郎还要再说,花次郎转过头来,面上表情是没有怒气的平和,缓声道:“给我个理由,为什麽帮白鹿洞做事,阻止我的战约?”

“因为不想见到你去送死,更不想你师门相残,如果这还不够的话,我以前曾经说过,我是陆游大弟子,自然要关心一下糊涂师父和莽撞师弟!”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