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五卷 第二章 变生肘腋
设置

第一部 第五卷 第二章 变生肘腋(1 / 2)


“嗯,年轻人,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武功也好,更重要的是,你不会仗着武功好就胡作非为,奸掳掠。很好,我辈侠义之士后继有人,哈哈哈…”

“老头!你的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你自己刚刚那样,摆明就是仗着武功奸掳掠,胡作非为。”兰斯洛哂道:“现在你千万别对我说,刚刚那么作是故意试我的反应,看你爽成那德行,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被兰斯洛先发制人,老人只有摇头道:“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幽默感。”

“哼!起码我有羞耻心!”

兰斯洛心中寻思,这老头的举止乱七八糟,荒唐至极,但却确实身负上乘武功,不知他是何来历?只是,从花次郎那边的经验看来,像这类武功高强、个性又古里古怪的高人,追问他们身份多半是自讨没趣,当下也只是向老人道谢,日前花若鸿出赛,对方用鼓声暗算时,老人传声提点之德。

“呵,这没什么,老头子虽然荒唐惯了,但可看不惯石家那些王八羔子在我地盘上乱来,自然要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提到石家,老人玩世不恭的笑面上,忽然尽是鄙夷、厌恶之情。兰斯洛心中感叹,花次郎也好,这老人也罢,不管有没有直接仇怨,每个人提到石家,都是一副轻蔑脸色,巴不得姓石的一夜间全死光。能把手下组织领导到仇家遍天下,那石家当家主作人真是失败!

“刚刚在赛场上,我听你的笑声,很是有些古怪,你最近是否练了什么邪门功夫!要当心,这一步若错,后果可不得了啊!”

老人忽然语出严肃,说的又是兰斯洛正揣揣不安的事,连忙侧耳聆听,怎知他话锋一转,竟问道:“对了,小伙子,有没有兴趣和老头子我拜个把子,义结金兰啊?”

自从与那三个家伙结拜,兰斯洛现在一听到“义结金兰”就头痛,忙道:“不干,要是和你结拜,当了你小弟,往后各处妓院的帐单接不完,对我有什么好处?”

“别这么说嘛!我可以教你武功来补偿你啊!别的不提,刚才那手凝真气为刀劲的本事,你还不会吧!”

兰斯洛暗想这话也不错,但平白矮人一辈,还是怪不舒服的,再说,也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当下摇头道:“还是不干!你那本事有什么了不起,本大爷早晚也学得会,吹什么牛皮!”

老人摇摇头,自语道:“本来我若与你结拜,虽然折了一辈,但算起来你的那群义弟也是我小弟了,旁人也就罢了,那小子冷傲孤僻,从不把旁人放在眼里,能叫他小弟,倒是乐事一件,可惜…可惜…”

“冷傲孤僻,从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兰斯洛用膝盖想也知道是什么人,自然只有苦笑。

两人边走边说,来到兰斯洛初入暹罗城时,群众血战的那条长街,事隔多日,两旁的店家已经打扫过,运走尸体、拭去血迹,以便开张做生意。不过,石板路上的裂缝、各式脚印、深渍石板里的暗红色,仍说明了那日战斗的激烈。重临此地,兰斯洛忆及这些时日发生的种种,短短还不满一个月,自己竟已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老人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变,叹息道:“东方老二费尽思量,花了偌大苦心搞出这么多事,碰上你们,到头来变成胡闹一场,人算不如天算,真是何苦来哉!”

这番话令兰斯洛大吃一惊,这老头武功高强,说不定已经在他们一伙人周遭窥探了好一段时间,摸清楚一切,倘使他向东方玄虎揭发真相,自己还无所谓,花若鸿的一番努力却全付诸东流了。

“老…老先生,你一直跟在我们身边吗?”

老人瞥了他一眼,叹道:“傻小子,你身在福中,众人护持,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跟着你的,难道还少啦!”

说着,老人踱到街角一处龟裂地方,当日,兰斯洛在此遇险,曾有人出手将他震飞,躲过乱刀之厄,那时的一记凌空掌,就像一把大槌击在地上,石地崩裂,裂纹朝八面散去。这痕迹很平常,任何隔空伤人的招数都能做到,老人冷哼一声,用脚跟往地上轻轻一蹬。轰然一声响,方圆半尺内的地面,好像内里给抽空了般,忽然下坠,形成一个无底地洞。怪异的是,地面崩落凹下,但周围的土石并未随之坍塌,再定睛一看,壁面平滑如镜,就似刀斧凿劈而成。

老人冷笑道:“白家的金刚压元功,嘿,好威风,好神气!”

七大宗门各有独门奇功,其中白字世家所擅长的,便是操控大气压力的“压元功”,眼前的这个裂口,正是擅长压元功的高手施招所击出。

这些江湖典故,兰斯洛自是不知,见老人神态古怪,刚想询问,陡然间、心中警兆忽现,跟着耳里便听见一声惨呼,忙叫不好,纵身往声音来处急奔而去。

兰斯洛虽没正式练过轻功,但此时内力既强,动作也是极快,他听声音极像是花若鸿的叫声,匆匆辨位绕过巷子,赶到声音来向。

只见花若鸿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不知死活,周围站着几名石家亲卫队,石存忠赫然也在,他举起手掌,正要往花若鸿脑门上印下。

“混蛋!通通给本大爷住手!”

兰斯洛以最快速度飞身掠去,抽出腰间“风华”,人南迫近,两道刀光冷电般闪过,亲卫队员全数中刀倒地,包围网出现缺口,兰斯洛手起一刀,急刺石存忠面门。

石存忠停止攻向花若鸿,掌势一变,改击向兰斯洛手腕,后者撤招回手,彼此招数落空。

兰斯洛脚一踏地,立即舞刀挺刺,连续几记全是狠辣进手招数,先要把敌人迫开。

石存忠早知道神兵锋锐,也对此顾忌甚深,一时落在下风,连退数尺,但每当兰斯洛要回身查探花若鸿情况,他也黏上抢攻,教对方无法如愿。

几招一过,兰斯洛发现后头始终没有动静,心中更急,同时两臂上痛楚渐增,定睛一看,衣袖隐隐有脆化的感觉,却是敌人化石神功的威力逐步显现,他手持神兵、本身护体内力又强,化石劲难起急效,但仍是一点一滴地发挥作用。

蓦地,石存忠俯身冲上,兰斯洛刀势已老,不及收回,只得劲灌左拳,硬是与他对轰三记。真气鼓荡,兰斯洛两条袖子化作碎石纷落,一条左臂更遭化石劲侵入,疼痛欲裂。

石存忠给他强得离谱的内力反震,登时吐血,却好似没有感觉一般,立即出手拍在兰斯洛刀上,将神兵震得脱手。

“哼,要本大爷的刀,先看你有没有命拿。”

手疼欲裂,兰斯洛索性主动撤刀,跟着便是一记灌满劲道的拳头,轰在石存忠胸口,只听骨碎声一响,兰斯洛方自暗喜,哪知石存忠像不顾性命一样,两掌合拍往兰斯洛头颅。

“这家伙怎么这么能撑?死定了。”

这掌若被拍实,纵然头颅没有当场破裂,但给对方化石劲夹击,后果绝对生不如死。兰斯洛方自惊骇,一只瘦小手掌贴上背心,熟悉炎劲迫入体内,一直击在石存忠胸口的拳头,忽然爆发第二重劲道。惨叫声响起,兰斯洛眼前骤亮,石存忠的胸口中拳处赫然烧起火来,交手以来未发半语的他,此刻终于惨呼出声,踉跄后退。

兰斯洛想追击,哪知石存忠虽是重伤,动作却快得诡异,几下怪模怪样的闪身,被他瞬间窜至街角,逃逸而去。追之不及,只有捡回宝刀,回头一看,老爹把子正蹲在花若鸿身边,表情慎重。兰斯洛凑了过去,只见花若鸿气若游丝,老人一掌贴住他胸膛,缓缓逼出侵入体内的化石劲,当下问道:“他怎么样?还好吧?”

“情形很不妙,我一时也只能压住化石劲,无法驱出。”

“那怎么办?!”

老人撤掌散功,眉间深有忧色,缓缓道:“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赶快找大夫。”

“找大夫?”兰斯洛惊道:“有没有搞错,你练的是什么屁武功,连这点小伤都搞不定?”

“受伤了去找大夫有什么不对。”似是被说中痛处,老人恼羞成怒道:“我是武林高手,不是医术国手,你以为每个练武的都一定精通医术吗?要这小子活命,就赶快去!”

兰斯洛一想不错,忙背起花若鸿,道:“我立刻去,我们那里有最好的医生。”

他大步如飞,赶奔回沈宅,兀自听见老人嚷道:“别对你的兄弟说见过我…”

“情形真的不太妙!”

沈宅内,源五郎眉头紧蹙,他一听说兰斯洛早先在赛场入魔狞笑,大感不妥,要出去找人,兰斯洛却已狂奔回来,还背着半死不活的花若鸿。

果是术业有专攻,源五郎内力、咒文并用,展开通天手段,功力催到极处,两手发着柔和光华,将侵入花若鸿体内的化石劲,逐渐驱出。

兰斯洛喜道:“花小子的脸色好多了,老三,有一套,你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一个没用的软脚人妖!”

“先别高兴太早,就算我保住他的命,但化石劲入体的后遗症,就连我也没办法了。”

兰斯洛一惊,正要开口,一直躺在旁边软椅上打瞌睡的花次郎,打了个呵欠,坐起身道:“我不会医术,这里没我的事了吧,慢慢忙,我出去了,回来带茶点给你们。”

眼见他漠不关心的冷淡态度,兰斯洛登时大怒,只是被源五郎拉住,这才没有上前与他理论。

花次郎仕肩,转身出门,见场面有些不对的有雪,也跟着追了出去。源五郎心中苦笑,花次郎没有说错,这场面他的确帮不上忙。

以花若鸿的根基,单是身中化石劲而不死,便已是天大幸运。他又不比兰斯洛有强横内力护体,施救容易,如今单*外力救护,效果有限得紧。而且,这种修补**破损的救护,和兰斯洛上趟真气暴走的险状不同,不是只要强绝内力镇压,便可了事,如果花次郎或自己以天位力量灌入花若鸿体内,在内力发挥作用之前,花若鸿便已经四分五裂,碎尸惨死。

所以花次郎才走得洒脱,不过…看这反应,他对于花若鸿的在乎,犹高于自己预期啊!那么,他的去向,自己也大概猜得到。

“这臭家伙真是无情无义!!”兰斯洛仍是忿忿不平,怒道:“若鸿小弟和我们相处了这么些时日,好歹也有些感情,何况武功还是他教的,这么掉头便走,冷血动物!!”

“话不能这么说,每个人处理情绪的方法不同。”源五郎一面运功,一面道:“其实花二哥比你所知道的更有血性,现在若鸿小弟难过,我们难过,他的心里一定也很难过的。”说完,源五郎摇摇头,暗想等会儿只怕有某些人,将比死更难过。

一轮运功后,源五郎收功调息,叹道:“命保住了,体内伤势稳定,但他双手经脉为化石劲所侵,救治太晚,我竭尽全力,也只能使经脉不致石化,但在武功上势必受到影响。”

兰斯洛惊道:“什么?那他明天怎么出赛?”

“我可以传他一些功诀,他照着修练,数年后双手可以慢慢行动,至于武功…”

源五郎摇头道:“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再使剑了!”

“不能使剑?这样他一直以来的努力不是全毁了吗?”兰斯洛道:“你这三流大夫有没有诊断错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就我想来是没有,不过,学海无涯,或许医术比我更高的人,有其他的神奇办法也未可知:!”

源五郎武功、法术上的修为俱极深湛,能同时在这两方面都胜过他的,当世少之又少,这句话本来仅是自谦,但此时听在兰斯洛耳里,却让他蓦然惊醒。“唉呀!我怎么忘了,还有个救星可以找。”

兰斯洛慌忙抱起伤者,大步便往后院跑去,源五郎跟着跑一段路,却被兰斯洛喝止。“我要去的地方,不准你跟着看。”

“怪了,不过就是后院,你有什么东西怕人看?”

这话当然是明知故问,却让兰斯洛难以回答,最后怒骂道:“混帐!漂亮女孩有什么好看?”语毕,大步跑走。

“漂亮女孩为什么不好看?这话好生古怪啊?”源五郎苦笑,不再跟随,迳自翻墙出去找人。

“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太幸运还是太不幸,青楼情报网中,大陆上最高明的三位大夫,居然有两位就在百尺之内…”

花次郎离开沈宅,在街上大步行走,脚程极快。

后头有雪拼命追上,与他并行、喘气道:“老二,说真的,大家好歹弟兄一场,若鸿他现在身处险境,你这样漠不关心,总是不好嘛。”

花次郎冷哼道:“我留着也帮不上忙,不如各做各自能做的事情。”

“哦?那我们要做什么?”有雪喜道!“买药吗?还是直接去采?”

“我说过,我不懂医术。”花次郎的声音蓦地变得极冷,“你们只管救人,我负责找人。”

有雪一愣,不敢接话,却见花次郎两拐三晃,几下功夫,竟已来到石家众人落脚在暹罗的别院。

一名正在巡逻的亲卫队员,见他两人来意不善,上前拦阻喝问,哪知来人武功竟高得出奇,也不见花次郎怎么动手,便已夺过那队员手中刀,反架在他脖子上。

“老子是来算帐的,快把石存忠交出来。”

那队员只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他…他不在…”

“不在?死!”

刀刀一送,竟将那人一刀毙命。几名巡逻队员忙赶奔过来,却也是同一命运,回答“不在”之后,被他一刀了结。

花次郎持刀作剑,没有人能稍阻他一下,被他闯进别院,顷刻间便连杀数人,亲卫队员见情形不对,急忙撤入内厅,跑得最慢的一个,立时成了牺牲品。

“石存忠的人在哪里?快说!”

“我…我不知道…”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