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七卷 第一章 躲避天刑
设置

第一部 第七卷 第一章 躲避天刑(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十五日艾尔铁诺白鹿洞

四十大盗溃灭后五日,妮儿与源五郎的破坏行动方才展开,当日立下这战绩的首要功臣,敖紫钰,此时正秘密地回转师门。

位于白鹿洞书院地底的一处水晶洞,是一个罕为人知的禁地,远从数百尺外的入口,就以符咒结为法阵,层层封锁,在阻绝内部一切气息外泄之余,更制造出极度冰寒的环境,令洞内的生机运转几乎停顿。

洞内深处,清亮的冰晶光华环绕,瑰丽奇幻,美不可言,但美丽中却蕴含杀机,寒冷到极点的低温,只要内力稍差的,立即便会血液僵凝,冻毙当场。

对于已拥有天位力量的紫钰,这里度的低温不至于对她产生影响。她已回复女儿身,将盔甲放在一旁,静坐在洞内一片大冰晶壁前,不言不食,已然四日。

闭目静坐,美绝天下的清艳脸庞赫然有着迷惘、不安,很明显地,静坐沉思的她,并无法得到心中的安定。

在紫钰身前横置着一件长形物体,以绢布牢牢包裹,上头写满密密麻麻的封印咒文,虽然瞧不出是什么,但从那不停散出的森冷感,就知道绢布里的绝非凡物。

静默良久,紫钰终于有所动作,她朝前方那而大冰晶壁连拜三拜,然后伸手握住了那绢布中的长形物体。

“唉…”

悠长的叹息声,温和地自前方传来,在那面冰晶壁里,赫然有人。

冰晶透明,隐约可以看见人形,但这面冰晶壁乃由整个法阵的寒气所聚,便是紫钰这般级数的天位高手被封其中,也是抵御不住,放眼白鹿洞,又有谁能承受得了?

只有一人,便是天下三大神剑之首,被冠以剑圣称号,受世上武者无尽尊崇的月贤者陆游,他在这冰晶壁中已经将近八百年了。

对外以闭关修练的说法,拒不见客,就算当年辅佐艾尔铁诺建国,也只是命令白鹿洞弟子出面相助,所以只有白鹿洞少数长老、七大亲传弟子,才知道师尊数百年来栖息在这冰壁中,以躲避天刑。

除非遇上足以撼动白鹿洞、艾尔铁诺根本的大事,才会惊动这绝代高手,八百年来,他仅离开此地四次,每次离开法阵超过一定时间,**便会急遽老化,起码百年才能回复,所以,当紫钰这关门弟子遇着疑难无法参透时,也只有亲赴此地。

“钰儿已静思多日,仍旧参悟不透么?”

在恩师的询问下,紫钰面有惭色,但仍是果决地摇摇头。

当日与兰斯洛交手,面对他通悟天心、大笑出刀的瞬间,紫钰心中有了惧意。

数日来,她便一直回想当日情境,假设旧事重演,自已再次面对那沛然难当、凝聚天地造化于其内的一刀,该如何将它接下?

她也知道,那一刀之功,仅是兰斯洛顿悟天心的刹那,福至心灵,再要他使一遍,可能杀了他都做不到。但有人能挥出这一刀,便证明世上确有如此刀艺,自己行走江湖时若再次遇上,敌人可不会因为毒发而倒地,那时落败身亡的就是自己了。

要强好胜的个性,既遭逢失败,那定要找出改进方法才肯罢休。特别是出身名门,兼修龙族、白鹿洞两大绝学的自己,连最得师父喜爱的二师兄也有自信击败,怎能输给那自修自练的野山猴?回到白鹿洞,陆游并没有作出指示,仅是要徒弟自行思悟。

自知没法在短时间内于力量上做出突破,紫钰便从招数上着手,希望能从龙族、白鹿洞绝学中找到方法,去破解那难以抵御的一招。

可惜,那一刀浑然天成,恍惚中更似毫无破绽可寻,她思索至今,所得结论只有一个,便是恃强破巧,以远远超越对方的力量,将他连人带招一次轰爆。因此,她来到这处禁地,取回一样多年前寄放于恩师身边的龙族重宝。

“龙族神功、白鹿绝技,都是让人成为一流高手的筹码,但吾徒若求必胜,这些东西未必就是保障…有些事,未有亲身体悟,为师也无法传授于你…”

清楚徒儿的想法,冰壁中的他缓缓出声。

“既然心意已决,龙枪你便取回吧!隆基弩斯之枪配合你此刻的武功,小天位中已无人能敌,你就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去领悟真正的武道吧!”

紫钰再次躬身行礼,叩谢师恩,之后执起长枪而去,临行前,她凝望那冰壁中的人影,心中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生而为人,延命至数千岁高龄,此举大违天道,便会招致天雷狂轰的天刑。为了躲避天刑,师尊以当世第一武学高手之身,却不得不藏匿于这冰寒晶洞中,无法出世。

虽然不敢说出口,但她有时候真为恩师感到凄凉。当强者尊严已然丧尽,须终日躲躲藏藏,这样的生命可有意义?

昔日所谓的天位强者,这时…只像个苟且偷生的老翁!

※※※

“哦!这票家伙如此厉害,能破我世家分舵,又让堂兄他难以应付,想必阵容坚强,说给我听听,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啊?是有别的世家在背后支持?还是三大神剑来与我们为难了…什么?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贼!”

雷因斯边境的基格鲁,花家当家主花天邪,正为了手上收到的连串报告大发雷霆。

“饭桶!两个小贼就让你们应付不过来,你们真他妈的是一群饭桶啊!”

在自己率众前来基格鲁,全力图谋大事的此刻,后方居然闹出这等丑事,花天邪一听之下怒不可抑,正痛斥堂兄花天桐所派来的使者。那四十大盗的余党算什么东西?竟敢闹到花家头上,真是不要命了!

“启禀家主,事情没有那么单纯啊,那两个余孽很可能…是传闻中的天位高手!”

此言一出,随侍在花天邪左右的花家菁英,面上无不失色。花家虽有着辉煌历史,但如今在七大宗门里,只能算是中等势力,秦淮血战一役,花家上代高手损失惨重,连老当家主都被李煜一剑斩成重伤,两年前旧伤复发而死。

花天邪继位后,努力整顿,可是培植人才的工作非一蹴可成;阿朗巴特魔震后,天位高手重现人间,但不知是不得老天眷顾,还是另有原因,花家上下别说天位,便连一个地界顶峰也没有,世家中人嘴上不说,心里可着实担忧,现在问题终于浮现,天位高手已然欺上门来,众人面面相觑,俱现忧色。

“大总管尚有密函一封,命小人亲手转呈家主。”

花天邪拆信观看,密函中所言,便是转述隐先生的言语。看完密函内容,花天邪尽是一副不悦表情。

与世家中其他人不同,少年时留学稷下,更曾远赴海外增长见闻的他,对这什么隐先生不以为然。一个藏头露尾、故弄玄虚的家伙,却让花家言听计从,谁知道他是不是藏着什么祸心?

况且,自己如今是花家主人,这鼠辈却对己发号施令,俨然太上家主的模样,这叫自己怎能忍受?

看着当家主沉着一张脸,将那封密函揉烂在掌中的动作,众人揣揣不安,与其他门派不同,已无长老级人物坐镇的花家,只能自己摸索未来,在当家主尚未展示出可*实力之前,他们的不安是有道理的。

而花天邪则下了一个令人摸不着头绪的指令。

“天位?哼!很了不起吗?传说中,地界对天位不可能用以多击寡来战胜,但传说也提到,天位彼此对决时,亦没有越级挑战的可能!”

花天邪道:“用最快速度,传令给我们在自由都市的分部,把青天花炮放出去!”

花家是艾尔铁诺境内历史悠久的名门,历来与白鹿洞维持着相当的往来,而在花天邪继任家主前,曾遣使向白鹿洞言道:“继任大典上别无所求,只希望白鹿洞能赠青天花炮当贺礼。”一直到现在,花家与白鹿洞门人俱不明白,为何这花家当家主不要重礼,只要求一种在千年前便被白鹿洞淘汰不用的迎宾礼炮,这其中缘故,只有他本人方知了。

喝令属下分头办事后,花天邪得意地望向东方。不久后,得来不易的青天花炮,将会在东北海的天空燃出美丽火花。

而他彷佛就听得见,一串郁闷已久、终于得偿所望的长声狂笑,跨越辽阔大海,直传而来。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二十日艾尔铁诺

韩特实在觉得自己有够倒楣。

在阿朗巴特山一役(见风姿前传鸣雷篇),差点被那荒唐地震活埋,死里逃生之后,又发现辛苦挖掘的宝藏,因为山崩地裂少掉七成,而且还尽是少了自己那一份,老天真是不长眼。

越想越不甘心,韩特于是打算劫掠同伙人的那一份。白飞已死、赤老头没份、小爱菱一早便开溜,只好把目标转向已卖光所分到的器物,身怀钜款却还没动身离去的华扁鹊。

“鬼婆!你的那一份我要了…什么?谁在求你啊!我这是硬抢…没错!我就是仗势欺人,难道你现在武功有我强吗?乖乖把钱留下,别逼老子动刀动枪啊!”

面对穷到失去理智的抢匪,华扁鹊冷冷道:“留下也行,不过以后你有什么病痛,可别来找我!”

此话出自当世三大神医之一的口中,无疑就是极严重的威胁,韩特心头剧震,但本着要钱不要命的精神,仍固执地行抢,然而,当华大神医补上一句“那以后有人要我配药毒杀你,我就一口答应囉!”的时候,浑身发毛的他不得不做出让步,以募捐挚友丧葬费之名,收了三千金币奠仪。

可是…那个恶毒心肠的鬼婆,居然狠到把所有金币换成铜币,让自己对着三千万枚铜币堆叠起来的铜币山目瞪口呆。最后,还是在稷下学宫留学的小爱菱有良心,托人带了张钜额银票给自己,本以为就此赚了一票,哪想到回到香格里拉,青楼联盟列出一张天文数字帐单,再度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资产掏得干净。

之后的时间,韩特就忙着赚钱,想弥补回自己的损失。受到阿朗巴特魔震的影响,加上那段旅程中的所学所悟,他的武功比从前远远增长,连续灭了几个有名的盗贼团、斩杀四个通缉榜上的强人后,“逐魔猎人”韩特就不再只是一个备受瞩目的新人,而是真正受人肯定的高手级人物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