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七卷 第七章 暴露行藏
设置

第一部 第七卷 第七章 暴露行藏(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艾尔铁诺

“哇!人都不见了,没义气啊!太没义气了!讲什么有好东西都分我一份,结果自己偷偷开溜,还带着漂亮小姐一起溜!”

一大清早,四下找不着兰斯洛的有雪在屋子里悲惨地哀嚎。确认枫儿与兰斯洛一起不见踪影后,雪特人惯性思考的结论只有一个,老大甩掉自己独自开溜了。

“太可恶了!出卖别人也就算了,居然还出卖到雪特人头上来了。好!我要报复,要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知道厉害,首…首先我要把屋里值钱的东西都偷光,这样才有开溜的路费,然…然后我要吃个饱,就算等一下路上破人抓到,我也要当个雪特饱鬼。”

惊恐交集,有雪在屋内就已语无伦次。但试着到处翻箱倒柜的他,不多时就遇上了阻碍,枫儿的屋子一如其个性,简单整齐,一眼望去就知道没有什么值钱东西。

“糟…糟糕!原来穷成这个样子,难怪那女的整天脸好臭。”有雪呆愣一下,最后想起,这几日看见绿儿颈中有一条项链,说不定还值几个钱。念头一起,立即付诸行动。

兰斯洛和枫儿是去求医,自然也就没有把绿儿带去,有雪蹑手蹑脚摸进房内,绿儿方自熟睡,颈项间金光反映,赫然便是条金链。

“丫头啊丫头!你别怪我心狠手辣,你姊姊独自落跑也不带你,那我抢你也是应该!横竖你活得那么狼狈,早死早超生。”

默念一番,正要动手解人家项链,却发现绿儿已经醒来,瞪大眼睛瞧着自己。

“看什么看!你以为对我瞪眼,我就不敢抢了吗?告诉你,老子不说书的时候,就干强盗!”

“雪特人大哥,您猜猜看,我今年几岁了?”

出奇地,绿儿的声音微弱却清晰,浑然不似前几日的模糊含混,讲的话也极有条理,除了问题的本身怪异而已。

有雪着实傻了一下,风之大陆上,不太能用外貌来判别实际年龄,何况这丫头又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不过照常理推算,她姊姊那么年轻,那这丫头应该还没过百岁。

“你…大概八十四吧!不算太老啊!”

对于这个答案,绿儿并没有回应。今年的秋天,自己才刚刚过完十四岁的生日,八十四不算太老,那十四简直是年幼得可以了,本应正值青春的人生,为何却走得像是已到了尽头…

(唔!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把人弄成这副德行,真可惜,不然看她姊姊长得那么漂亮,大可姊妹俩一起下海,稳赚的。还便宜她们了,娱己娱人嘛!)

假如被看穿脑里想的东西,有雪肯定会给人乱刀分尸,不过,在雪特人的观念里,这是很正常的想法。横竖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再惨的事都像是不存在。

而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个性一如其姊,也并没有要人同情的意思。

“雪特人大哥,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绿儿轻声道:“你说的故事真的很有趣,可不可以请你再…”

“哇!拜托,我不能再讲了,整天对你讲故事,我的点子已经被榨干,连嘴巴都快破了!”

“不是讲给我听,是讲给我姊姊听。”

绿儿道:“姊姊她为了我,已经失去好多,又放弃好多东西了。她以前很爱笑的,不是像现在这样子。我希望能再看到姊姊的笑容,雪特人大哥你的故事很有趣,所以…可以请你以后也把这些故事讲给姊姊听,让她也开心一些吗?”

“这…你姊姊又不像你这样孩子气,她怎么会爱听故事?看她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我可不敢对她说什么。”看得出来,或许是因为委托对象的不理想,有雪并不想答应,他道:“还有,听故事是要给钱的,你们都只是听,半毛钱也不给,这样太不合规矩了…”

话还没说完,绿儿忽然解下金项链,动作奇快,雪特人还没反应过来,项链已经套上自己脖子了。

“我已经付钱罗!不许赖皮,所以…以后姊姊就拜托雪特人大哥了。”或许是动作太急,本已虚弱的绿儿,在一连串动作之后,气喘不已,但两颊却浮现兴奋的绯红。

虽然懊恼被奇袭得手,但因为不想太过刺激病人,有雪无奈地做个走唱艺人的答谢礼。

“尊贵的女士,你的希望就是对我的命令。”

“最后,我还有一件事情,也想拜托雪特人大哥…”

在有雪表示推拒之前,绿儿从枕下取出一个小布包交给有雪,同时附上的,还有两只金耳环。

“酬金和委托的东西都在这里,您可以答应我吗?雪特人大哥。”

“呃…你们人类真是懂得作生意。”

办完了委托的事,有雪快步走在街上。绿儿的委托十分奇怪,小布包封得死死的,不知里头是什么东西,捏起来的感觉像是石头,而自己则负责将那小布包扔进城里一处大宅的后院。

利加斯的地理自己并不熟,所以也弄不清楚那房子是干什么的。看那大房大院的模样,好像是什么有钱人的宅第。

反正把布包扔进去,就不关自己的事了,那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

昨日依稀有听到老大在讲,那女的在哪家妓馆工作,九度春风阁?好像是这名字。

“小丫头说,老大和她姊姊不会丢下我们独自落跑,那么,难道他们是跑去搞?唉呀!

那就难怪老大不肯分我一份了。不过这城里妓院那么多,手上既然有钱,难道还怕找不到店吗?“

话是这样讲,但以雪特人在大陆上备受歧视的情形,纵然有钱,妓馆也不太愿意作他们的生意,怕惹晦气。

不过,当有雪来到那间九度春风阁,守门的看到是雪特人时,露出嫌恶表情,可却在看到他颈间的项链时一愣,跟着不由分说就匆匆赶他离开。这时他才发现,屋里头有队卫兵正在盘查。

那是兰斯洛殴打艾尔铁诺皇帝的后遗症,使得艾尔铁诺官方向利加斯施压力,而纵使捉不到犯人,利加斯也得做做样子,证明有在做事,因而城内卫兵侦骑四出,搜索犯人之余,也顺道勒索商家,大赚外快。

四十大盗在艾尔铁诺榜上有名,特别是现在两边都有残党在大搞破坏,肯定高居通缉榜首。虽然他们应该没自己这雪特人的缉拿图像,但终究是得小心,有雪当下悄悄返到侧门,想窥看一下这群卫兵的动静,哪晓得,那扇侧门忽然打开,魂飞魄散间,一双手将自己拦腰抱住,拖了进去。

实在没想到,自己也有走桃花运的一天。

当门突然打开,一双手抱住自己往里拖时,有雪真是吓得魂不附体,但紧跟着,脑后传来的柔软感却驱走了所有的恐惧。

软绵绵、香喷喷,又是这么的有弹性,想他知道在后头的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胸前伟大的女人。果不其然,一只温莹手掌捂住自己嘴巴,悄声问道:“你是不是枫儿的朋友?”

兰斯洛曾说过,自己成功的理由就是相信直觉多过理智,而注视那对动人美目,有雪也直觉地相信,这双彷佛会说话的纯真眼神,其主人不是坏人,于是便用力地点头。

“太好了。你别出声,有很多官兵正在找她呢!跟我来,我带你到安全的地方。”

谈话间,双方拉远了距离,有雪也看清了对方的相貌。

(嘿!世界真公平,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有桃花飘到这边来吧!)

那是一名女子。金红色的浓密卷发,大波浪地披敬在肩头,脸蛋秀丽,身材火辣,一双水亮明眸微微眯着,嘴角抚媚微笑,眼波流转间,真箇有种勾人魂魄的挑逗。

这是所妓院,在这里的女孩当然就是妓女,而显然这里的调教不错,院里的女孩都很懂得表露自己长处。枫儿平素的穿着是一袭紧身劲装,全身曼妙曲线整个被完美地勾勒出来,配上她独有的冷傲气质,一字以蔽之,就是辣。

但这女子又不一样,一件低胸连身短皮裙暴露出大片雪白胸部,勒紧纤腰同时,分外衬托胸前快要裂衣而出的饱满浑圆,有雪几乎是用种崇拜的眼神在仰望着。少到不能有少的衣料,非独是可以露的部分,就连不可以露的部分都隐约可见,但她另披了一件薄如蝉翼的鹅黄长纱作外袍,使得一切若隐若现,荡漾着说不出的艳媚。

“唉!担心死人了。今天一早就有官兵来搜查,说有人看见枫儿和一名重金要犯一起行动,我们正在为她担心呢!幸好你来了,她没事吧?”

这风骚美人关切地询问,有雪却恍若未闻,给对方那又娇又嗲的自然嗓音弄得神魂颠倒。

他不是没见过美女,小草、妮儿、枫儿和暹罗城外的公孙楚倩都是罕见美人,风华更是美绝当代,可是,这等兼具清纯、艳媚,还会如此卖弄风情的性感尤物,却是梦也没梦过,聆听她柔腻软语,嗅着馥郁体香,别说是心头痒痒,连嘴巴都像要喷出火来。

(天啊!做婊子就应该像这样嘛!老大真没眼光,那个女的整天冰着一张脸,客人还没上就先凉了半截,这样怎么会有回锅生意呢?还是这个好,又漂亮又大方,而且…真是好大的波啊!)

心里胡思乱想,有雪嘴里也跟着语无伦次,“应…应该没事吧!她现在和我老大搞在一起,虽然我老大每次都搞上个把时辰,不过我想他们应该…”

“哦?你老大是谁啊?”

“他就是…”正要回答,总算*最后一点理智将嘴巴硬生生停住,这女的来历不明,刚刚又没讲清楚,要是粗心暴露了老大和自己的身分,说不定反惹祸端。

“那种事情不重要。”有雪贼兮兮她笑起来,“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你不认为我们有更应该做的事吗?”一面说,一面毫不遮掩地直瞪着人家胸口直吞馋涎。

“嗯~~您别那么急嘛!奴奴会害羞的。”一派欢场口吻,嘴里讲得羞涩,动作却胆大之至,非但主动贴了过来,更一边用脚尖在桌底轻刮着有雪小腿。

“奴奴不知道您是谁,您也不认识奴奴,我们应该先熟悉一下的。”

有雪兀自弄不清楚,嫖客**为何要知道妓女名字?可是给她声音一嗲,脑里早昏沉一片,只能跟着道:“我叫有雪,你叫什么呀?”

“奴奴的名字很怪,您听了一定会笑的。”

“不会啦!你说出来吧!”

“奴奴姓郝,名字叫可莲,合起来呢!就叫郝可莲。”

“啊?什么!好可怜?”

有雪吓了一跳,连脑子都清醒了点,更觉得这名字依稀有点印象,只是未及细想,给对方把手穿过臂弯,亲昵地贴近过来,吐气如兰,轻声道:“告诉您一个秘密,今天是奴奴第一次接客,您是奴奴第一个客人呢!”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