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八卷 第一章 陆游首徒
设置

第一部 第八卷 第一章 陆游首徒(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二十三日艾尔铁诺西北海牙

海牙,艾尔铁诺西方的商港,亦是风之大陆西方的少数大型海港,虽然规模不小,但和大陆东部属于自由都市、掌握在白家手中的众多海港相较,繁华程度就有显着的差别。

除了航海技术、通商热切度不如外,西半部的海港亦有其先天不良的因素,与风之大陆西方隔海相望的,是受绢之国统治的冰之大陆。原本绢之国的国策就甚是保守封闭,近年来又因为许多理由,战争频频。

举世无双的霸主“赤王”云翔。迦楼罗,以征服者的强势姿态挥军来犯,与绢之国旧有势力发生激战,两边各有智者、强人无数,僵持不下,每次作战,强大破坏力令得双方死伤无数,激烈的程度,几乎可以将整块大陆掀翻过来。

战争打翻天,理所当然就是骚扰百姓,生活尚且过得惶惶不可终日,又怎会有心情通商贸易,因此,会出海航向风之大陆这边的,不是商船,而是战船。

一些在国内已无容身之处的武者、军人沦为盗贼,到海外干起掠夺生意,专门劫掠海上船只,胆子大些的,索性将船开到风之大陆,上岸杀人放火,为所欲为。有时候,他们的行动甚至得到绢之**方背后支持,打算从别的大陆劫夺资源,补充本身在战争中的激烈耗损。

面对海寇扰边,纵然艾尔铁诺有驻兵防御,亦无济于事,因为轻视着西北的贫瘠,艾尔铁诺并不肯在此浪费兵力。横竖海寇为祸有限,中央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该处百姓自生自灭。

这情形直到百年前现任的第二军团长上任,才有所改善。不像过往的军团长们刻意漠视,他甫一上任,便将元帅府移来海牙,摆出誓要改变这一切的决心。无疑地,这百年来他作得非常好,不但政绩卓着,公平、公正的执法态度更赢得西部百姓的爱戴,将之视作神明般敬慕着,在其一度遭贬,去职下野时,多次大团结向中央上万言书。

环顾艾尔铁诺当前的各家执政者,几乎没有哪个人能像此人一般掌握民心,亦因此,周公瑾这个名字在艾尔铁诺王家不得不重用的同时,也深深为之忌惮。

海牙近海十里处,属于第二集团军的第六舰队,正将两股来犯的海贼逼在一处,预备聚而歼之。

百年来,谁都知道第二集团军的舰队是艾尔铁诺最强的海上军队,和海寇们的战争更是几乎没有败过。饶是这样,仍总是有不信邪的海贼试图做出挑战,希望能像百年前那般,再次击溃守军,上岸逞其兽欲。

不过,今日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第二集团军新组的第六舰队行动间毫不见破绽,纵在逆风处,千艘大小舰艇亦能敏捷正确地行驶,以坚强实力将他们围困住,投石机、羽箭交错运用,有效而快速地削减海寇们的船只。

“去…去你的!别以为每次的结果都会一样,这回吃蹩的是你们这些臭艾尔铁诺狗啊!”

溃败迫在眉睫,海寇首领忽然怒骂一声,跟着掏出一支长笛吹奏起来,吹得很大力,但长笛却几乎没有发出声音,目睹这一幕的艾尔铁诺士兵正感到奇怪,这高频率笛声的效果已经产生作用。

“哇!这是什么怪物啊?”

海面破开,惊浪滔天,几只庞然大物倏地急浮出现,外表形似海中的鲨鲸,却更加巨大,每只都有半艘军舰般的大小,气力更强得惊人,一下一下地往军舰顶撞。铁甲坚实,承受这些异种鲨鲸的撞击,一时尚不至破损,却也让船只剧烈摇晃,险象环生。

“放箭!用箭封死这些怪物!”

士兵们在长官指挥下朝海中的鲨鲸放箭,但这些巨硕的生物非但皮粗肉厚,表层更滑不溜手,羽箭全无作用,便是投石机砸石头过去,也给滑去大半力道,产生不了致命伤害,被砸得急了便直接潜人海中,换个地方再冒出攻击,动作灵活,让艾尔铁诺军手忙脚乱,顷刻间就翻了三艘军舰。

奇袭奏效,海寇们得势不饶人,将剩余船只结集在一起,朝文尔铁诺军发动反攻,攻击势道之凌厉,教人简直无法相信他们之前的狼狈惨败,而从那混乱中仍保持高度默契的动作,便透露了这群海寇们亦是出身军旅,甚至大有可能便是现今绢之国正规军。

配合着鲨鲸袭击,海寇们虽然人少,却慢慢掌握战事的主控权。艾尔铁诺军虽能抵挡海寇,但当鲨鲸从旁袭击,从未经历这等阵仗的他们,立即便不知该怎样应付,亦直到此刻,始终旁观这场战事的他,才决定出手了结掉这场已超越操练新兵规模的混战。

“嘟~~嘟~~~~”

号角吹起,艾尔铁诺军的舰队依着旗号指挥,快速而整齐地撤军,却也在他们后退时,一艘结实的中型铁甲舰逆风破浪急驶到鲨鲸出没的区域。

绣着龙鱼图腾的浅蓝大旗在行驶中升起,看在全军眼底,不自禁暴起欢呼声。那面代表第二集团军的帅旗是所有士兵信心所聚,凝望着它,每个人都士气高昂,只要那面旗子仍飘扬一天,他们就相信自己不会战败!

海寇们见到敌方旗舰孤身出击,俱是大惊,连忙下令调转船头。

“退!快点撤退!”

“将…首领,对方只有一艘船,我们有鲨鲸可用,根本不必退啊!”

“你懂什么!司马元帅交代过,一见到艾尔铁诺的旗舰出击,立刻就要撤退,不能让他发现我们的目的啊!”

在他们决意撤退时,对方也已发动攻击。相隔近里之遥,完全看不清对方是怎样出手,待得瞧清,已是漫天鞭影交错打下,众人连招架的余地都没有便一一中招,鞭劲人体,只感筋骨欲折,疼痛得险些昏去。

“荒…荒唐!相隔这么远,他就算能传劲不散,也没可能还把劲道控制得这等精准啊!”

贼酋狂叫着,但发生在眼前的事实却由不得他不相信,刚要试着做出抵挡,已给鞭影破空击中背部,护身真气登时溃散,虽未造成致命伤害,却令他口中鲜血狂喷,险些晕去。

近里的遥距恍若不存在,千百鞭影交织成网,遮天蔽地而来,所至之处,将大小杆柱、风帆一一击成粉碎,直到障碍物出现,长鞭的破坏力才被阻住。

是鲨鲸!那些经过特殊改造的变种巨型鲨鲸受到笛声催控,再次活动起来,拦在双方之间,更有一头笔直跃起,挟着惊人声势要将敌舰撞翻,目睹这一幕的士兵们齐齐惊呼出声,生怕旗舰受了那巨型鲨鲸一撞会直沈海底。

漫空鞭影倏地凝住,化零为一,重重地笞打在空中鲨鲸的侧面,发出闷响。

皮粗肉厚加上滑溜卸力,这一击并未对鲨鲸造成多大伤害,却令那近似军舰大小的巨体稍稍在空中停顿,紧跟着,长鞭再度幻化,千余道鞭影先后击中同一处,将劲道凝聚透入,巧妙的招数运用将鲨鲸巨体理得打横飞起,运转数团后跌入水中,激起水柱高高直冲天际。

士兵们欢声雷动,兴奋地见到所崇敬的元帅再次展露他那神一般的力量。只是,在天位高手重现大地的此刻,任一小天位也能全力一击,将鲨鲸轰得血肉模糊,相较之下,适才所表露的力量,在一流高手眼中实在威胁性有限,就连吓阻这些凭本能行动的鲨鲸亦不能。

鲨鲸们低咆着,从四方高速游近,似欲合力一举将敌舰撞沈,然而,在他们将要*近之际,一道冷冷目光隔着水面扫视过它们。

虽然不懂得人类的的语言,但隔着水面,这道目光仍是凌厉无比,更内敛着锋锐,清楚地告诉鲨鲸们,他珍惜海洋里的生命,但若仍有不知死活的东西,愚昧地受人类利用,妄要侵犯他的领域,那他唯有还以它们一个血腥的结果。

纵是兽类,鲨鲸们仍可以感受到这冷冷目光所蕴含的坚决,使得这些原本狂暴的兽类产生恐惧,在撞击舰艇的前一刻,不约而同地下潜转身,彼此在水底错身而过,掉头撤走。

不明白其中理由,艾尔铁诺军只见到危机被化解于无形,一切彷佛神迹,当鲨鲸撤走,元帅站立在帅旗之下,雪白披风飘扬的英姿,再度让士兵们欢声动天。

白衣如雪,剑眉含愁,散着寒气的金属面具遮掩住半边俊雅面容,全身笼罩着一股沉稳气势,腰间挂着一卷长鞭,是白鹿洞以东方仙术锻链出的神兵“千里神鞭”而这鞭子的主人则是以第二军团长之名,威震风之大陆西北的周公瑾元帅。

深信摩下部属需要磨练,更遵守所谓的战场礼节,若战事限于正规约两军厮杀,他也仅是指挥部队,以一个单纯军人统帅的身分来参与战事;但当敌方拿出超越正常人力所能克服的武器,那他亦唯有放下坚持,以自己身为武者的力量,去把战争了结。

只是,现在虽然结束了一场战役,公瑾却仍在思索适才敌方所透露的讯息,以及驱动鲨鲸海战的战术。

(看他们的样子,是绢之国的军队不会错。司马仲达乃虎狼之人,不守与我的和平约定是必然之理,但此刻赤王的大军压境,他应该也没有两面作战的余裕,这次的动作,是单纯的挑衅?亦或是新战术的试演呢?)

近两年,绢之国频频蠢动,像这样的举动已不知是第几次,亦是因此,自己才没法分身他顾,但大陆上乱局已现,这样下去更是不妙。

思考尚未有所结论,一股自空而降的压迫,吸引他的注意力,正自潜游离去的鲨鲸们也为这份气势所逼,下潜得更深、更快。

士兵们的齐声惊呼里,一头型态猛恶的墨绿飞龙破云而降,直往旗舰上方飞去,威武姿态有若天神。

公瑾仰首直视那乘龙驾临的紫色身影,淡淡道:“一段时间不见了啊!我的小师弟。”

“二师兄,请你告诉我,师父的大弟子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唔!师父的大弟子吗?为何忽然问起这个?”

在元帅府的机要书房里,紫钰追问着有关师父大弟子的一切。当日源五郎以白鹿洞武学御敌时,一再自称是陆游弟子。月贤者的七名弟子,其中六名世所共知,若源五郎所言是真,那他可能就是从没人知晓其身分的陆游首徒。

那日交手,源五郎最后使的快捷身法,令紫钰感到难以掌握,加上顾虑同门相残,在下一次过着而敌对之前,她必须要先问清楚,那个秀美犹胜女子的源五郎,是否真是自己的大师兄?

“有人自称是师父的大弟子?真有此事?”公瑾沉吟道:“那么,这件事你问过师父了吗?”

“我回过白鹿洞,可是…”

心中不安,紫钰在交手隔天使乘龙急奔白鹿洞,想找师父问个仔细,但所得到的却是师父已再次闭关,什么人也一概不见的回答。

“二师兄!你追随师父最久,关于我们大师兄的事情,你可曾听师父提起过?”

不仅是对外不偏口风,便是对众亲传弟子授业时,陆游也从未提起过自己的首徒,紫钰当初曾经向师父询问,但陆游只是微笑不语。

“师父的大弟子…当初我确实听过一些谣传,可是…”公瑾摇摇头,道:“算了吧!那都是一些虚妄不实的荒诞传闻!不能帮到你什么的。”

“可是现在那人…”

“小师妹,那人究竟足什么身分,这并不重要。白鹿洞武学传承数千载,有非本门的奇人异士学会,这并不稀奇。”

公瑾道:“我白鹿洞支持艾尔铁诺的立场不变,既然他选择了与艾尔铁诺为敌,自然也只会是我白鹿洞的敌人,你大可安心去放手对付,不管那自称是我们大师兄的男子,或是你那叛离师门的五师兄!”

一番交谈,虽然未算满意,紫钰也只得先满足于二师兄的答覆。

临去前,她瞥向公瑾师兄身后四名白头盔、白甲穿着之人,那四人以“四铁卫”之名广为西北一带所知。每当战争爆发,这四人随侍在公瑾身旁,戴着头盔与面罩,不露出真面目,倾力协助主帅杀敌。

四铁卫中的蒋忠曾与自己有数面之缘,其余三人,却是连自己也没见过,用天心意识感应过一遍,四个人都只有肤浅的地界修为,在高手眼中全然不值一哂,这四铁卫之名看来是名不符实了。

跟着,紫钰再将目光集中回公瑾身上,良久,叹道:“二师兄,你如今垃高权重,但唯有自身武功才是一切根本,你…好生保重!”

紫钰这番话,自有其因。

陆游七大弟子各有不同出身,但彼此间仍对其他师兄弟的实力感到好奇,眼下七大弟子中的最强者,撇开身分不明的陆游首徒,便是那行踪成谜的五弟子“剑仙”李煜。

至于这追随师尊最久的二师兄,众人推测他应当有着强横的武功,但此刻紫钰清楚地感应到,公理师兄有着地界顶峰的实力,却肯定没有进入天位…是故意掩藏吗?不!从他之前的出手看来,不像是隐藏实力。

那究竟是为何?天资不下于己,当自己融会白鹿洞、龙族两家武学,复得阿朗巴特魔震之助,将实力推进至天位的此刻,这名一直也领先自己的二师兄怎会变得这般脓包了?莫非真是操心军务,导致武功停滞不前么?

带着未解的疑惑,紫钰乘龙破空而去,继续赶赴追捕四十大盗余孽的工作。师妹临去时的话,公瑾全然能明了,而话意中隐含着的些许惋惜与轻蔑,他也绝对感受得到,只是…

公瑾转向身后,道:“四铁卫如今何在?”

四铁卫之一的蒋忠道:“禀元帅,老大仍未能分身前来;残缺二哥在执行您先前的命令,保护曹寿;可莲四妹已预备前往自由都市了。”

在崇拜的元帅驾前,蒋忠的语气十分恭敬。恐怕没有多少人晓得,素来跟随在公瑾身侧的四铁卫,除了他蒋忠之外,都只是伪装的假货。四铁卫之名成于百年前,当时公瑾甫就第二军团长之职,身边仅有蒋忠一名亲信,只是因缘际会,或尊崇、或承诺、或报恩,公理网罗了三名高手,众人合力,将西北一带的大小反抗势力扫荡殆尽,才开创今日的局面。

亦是在局面稳定之后,公瑾才任由这三名高手离去,彼此间虽维持着一定的联系,但却也没有什么重大事故需要再将这三人召回,为了保守秘密,公瑾在军中另挑选三名好手披甲蒙面,以示四铁卫从未离身。

“传令给可莲,务必设法狙杀四十大盗的贼酋兰斯洛,必要时,残缺可以放下他禁宫侍卫长的职务,先去协助可莲一臂之力。”

调动四铁卫这对公瑾而言并不寻常。蒋忠对同脐信心十足,因为那三人就强横过他千百倍,公理大人说过,阿朗巴特魔震后,三人中的任一个都有天位实力。实力上足以应付一切,只是蒋忠仍有担忧之处…

“你担心他们的武功太强,我不能驾驭?”一眼看穿忠心部属的担忧,公瑾微微一笑。在这极度注重个人力量的时代,多数人也会和蒋忠有同样忧虑:仅有地界修为的自己,怎有资格统率三名天位高手?

想法被元帅看穿,蒋忠这才惊觉自己的大不敬,忙解释道:“其…其实也没关系,武功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听说统领麦第奇家的旭烈兀元帅,目前也仅有地界修为,所…所以大人物的武功不必太…”

“不!诚然我这六师弟修为只在地界,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该被小觑。”

公瑾道:“锋芒早露只是徒招败亡而已,以他的天分加上阿朗巴特魔震之助,要进天位相信不难做到,他是故意停留地界,好加强锻链自身啊!”

说到此处,公瑾心中不禁有一丝喟叹。

(当今艾尔铁诺众皇子里,真要能说成器的,也只有这私生在外的他,要是能由他继承王位,将来我也就可以放心离开这西北之地了吧…)

而想到六师弟旭烈兀,另一个念头在脑里冒起。

(权谋、权谋…自来权、谋不分家,要保住权位,在武力之外,谋略才是最重要的,这点紫钰你或许还无法体会吧!)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