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八卷 第三章 天草四郎
设置

第一部 第八卷 第三章 天草四郎(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艾尔铁诺

五极天式,是连自己都不能掌握的恐怖绝招,以双重禁咒曲模拟施展的妮儿更远远不如。在源五郎的估计里,这不完全约蛊冥恸哭破杀伤力有限,飞龙们被暗黑冥气触蚀,将受到些许的皮肉伤,一时难以痊愈,但休养上几个月后,并不会有大碍。

安全起见,明知道妮儿不可能画好魔法阵,自己也留下个破绽百出的半成品给她,虽能成功借刀,但效果有限,更难以持久。如此一来,既可以让妮儿报仇过瘾,在狠狠教训龙族之余,又不会有多大的实质损伤,可谓一举数得。

但现在,情形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超过了预定时间,本该因魔法阵破绽而宣泄减弱的黑暗冥气非但未弱,还比原先更强、更阴寒,黑气狂扫着四周,大片树林在黑暗冥气经过的瞬间,便给吸干所有生命力,摧枯拉朽般灰化无踪。

飞龙们的情形更糟,纵是世上神兽,但被黑暗冥气缠锁至今,能抵挡千刀万剑的龙鳞终于抵受不住吸蚀,呈现灰败颜色,嘶嚎声里亦满是痛楚。若放弃坐骑逃生,或有机会脱离困境,但骑士们试着以拟态化与飞龙融合,希望能合两者之力突破这可怕的吸蚀力,却只让两者一同深陷于斯,慢慢被黑气雾团中的魔法阵拖下去。

“你、你快点让开,否则…”

看见族人陷入险境,紫钰面上终于出现了急惶,一手反握住背后龙枪。情知言语不会有什么作用,她预备豁出一切,以雷霆万钧的攻势,强行突破源五郎的阻挠。

“…”

出奇地,源五郎没再阻拦,反而面色一沉,身形变幻,抢先朝黑气雾团急掠而去。

为了族人忧心的紫钰自然想不到。非独是她,源五郎心内亦开始着急。留给妮儿的魔法阵草图破绽百出,没有足够魔法知识的妮儿,连及时画完都很难,更遑论修正其中错处。

可是…眼前这情形,摆明是魔法阵以最完全的阵势在运作。蛊鸣恸哭破和天魔功的蚀劲有异曲同工之妙,却不能将吸蚀的能源增进本身功力,魔法阵再运转下去,毫无魔力修为的妮儿,又怎么承受得住?

黑气雾团激烈运转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气漩涡,源五郎的九曜极速如光如雷,黑暗冥气无一能及时将他缠住,顷刻间使接近雾团外围,然而,却终究迟了一步。

轰然巨响,邪恶冰寒弥漫四周,阴森黑气笔直冲天而起,隐约凝成了一个穿着黑袍的骷髅巨影,那是五大闇神之中,司掌瘟疫、疾病、饥饿等灾害的毒神蛊冥,魔法阵随着他的形影渐渐清晰,疯狂地飙转至高峰。

(再议阵势运转下去,一切就无可挽回了!)

源五郎抬起头,这时紫钰已一路破开黑暗冥气而来,天位力量运集朱枪,就朝黑气雾团刺下。

(好机会!)

九曜极速,神通再现,几乎是肉眼难辨的速度,源五郎已飞身拦在朱枪之前。

(紫微玄鉴。星移日换!)

使着昔日星贤者卡达尔的不世绝学,源五郎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朱枪威力转向,附加上自己的内劲,击向魔法阵最弱的破绽。纵使明知这石破天惊的焚城一枪会往借助过程里让己受创,也要尽早让妮儿脱险。

“邪恶褪去,解阵!”

暴喝声中,合两大高手之力的擎天一击已轰在魔法阵的弱点上,轰然声响,蛊冥形象消失,黑雾登时溃散。源五郎心中着急,却听见一声妮儿的惊叫,半途嘎然而止。

(妮儿小姐!)

饶是源五郎冷静多智,在听见妮儿惊叫的瞬间,脸也吓了个惨白,而之后闻到的强烈血腥味更让他的心脏快跃出胸口,也因此,当他再注意到黑雾内里凛冽剑气大盛时,已经晚了一步。

(有高手!糟糕!)

一道靛蓝剑气,强大无匹,碎裂黑雾而出,直击向源五郎胸口,猝不及防之下,给击个正着,身体像断线风筝一样远远飞出去。

漂浮在半空的紫钰全然弄不清楚局势发展。自己一枪刺下,源五郎出现在眼前,自己刚想另出招将他打开,他已将焚城枪劲转向,破了魔法阵,跟着,自己还没从惊愣中回神,他又给击飞了出去。

“何…何方高人驾临此地?”

适才击走源五郎的那道剑气威力不算太强,但却感觉得出是发招之人刻意收敛的结果,而内里隐隐透出天位力量的气息,换言之,这人武功恐怕不在己之下!

“不在你之下?小丫头,你这可猜错了,我根本就远远在你之上啊!”

想不到自己想法全然破人洞悉,紫钰大吃一惊,一道靛蓝剑气已闪电打轰至她眼前,朱枪赶忙护在身前,要及时挡住这一剑。

挡到了,可是挡得住吗?急涌过来的力量沉重得远远超乎想像,全力抗拒,最后凭着焚城枪劲的独有爆炸力将剑气粉碎,但自己却也给那股大力震得直往天上飞去。

好惊人的力量!自己是以小天位力量全力对抗,却感觉得出对方仅是随意挥洒,这么样强绝的力量,当今大陆闻所未闻,回忆平生所见,除了师父陆游之外,实不知有谁能及?究竟来者是何方神圣?

举手间连挫两大高手,对方似乎意犹未尽,积压多年的战斗**尚未满足,跟着将注意力移到了摆脱黑暗冥气束缚,却还来不及高飞的飞龙骑士们。

“龙族吗?有趣!睽违多年,不知道这班爱骑大蜥蜴的家伙,有没有让人满意的进步呢?”

从对方的语音里,急急回奔的紫钰,感到他骇人的意图,连忙出声警告族人。

“小心!最快速度脱离!”

说话时已经晚了一步,凝缩如针的强大剑气朝四面八方急劲射去,地面破裂,土石如泉高高愤起,却又立刻被剑气浪潮粉碎。倘使周围树丛仍在,肯定瞬间就被摧毁殆尽,而没有任何屏障物稍减剑威,正面承受冲击的飞龙骑士们伤亡就绝对惨重。

殿后的两头在接触剑浪的瞬间就被吞噬淹没,连人带龙,惨叫都不及发出就给活活生剐成一团血雾。剑浪威力未减,直接涌向剩余的飞龙们,倘若击实,这群堪称大陆上最强的兵种,极有可能在这一击之下全军覆没,幸而,他们的确有个好族长。

“我的族人!快退开!谁要过来,先闯我这关再说!”

娇叱一声,紫钰已抢飞到剑浪最前端,护身神功“龙体圣甲”全力催运,先抵挡着毁天剑浪,同时朱枪舞成一条红线,施展杀着“焚城天火”,要凭己力把剑浪尽数接下。

但是,剑气是朝四面八方放射,紫钰纵是竭尽所能也仅能截住一半,眼睁睁地目睹另一边的族人置身于剑气威胁下。

危急之际,一道身影闪电窜出,就与紫钰一样,抢先拦在剑浪之前,双臂一分,要以他的方式去接下如浪剑气。

(是他?)

惊见源五郎,紫钰全然不知这人的用意。其实,源五郎的用意很简单,今日乱局已然失控,若他不出手相助,这里的飞龙骑士必定死伤惨重,而纵使日后不能为己所用,他亦不愿为此与龙族结下深仇,更不愿见到如今已所剩不多的龙族再有所损伤。

考虑的因素很多,但却得先接下这重剑浪。手中光剑摆着抵天三剑的架势,内里亦运起独门内功预备。

(焚城天火!)

(星移日换。极限化气!)

不同心思,一样目的,刚才还在激烈火拼的紫钰、源五郎,此刻竟联手抗敌,两人俱是使出浑身解数,去面对眼前的噬天剑浪。

放眼当今天位高手,紫钰武功无疑强横,但这一轮硬拼,只证明对手功力更高一筹,轰然暴响里,焚城枪的爆炸劲道将剑气粉碎,紫钰却也再被拉飞,比原先更远,若非龙体圣甲的护身奇效,这一下便要她呕血当场。

地界的源五郎当然飞得更远,但他却是以九曜极速主动配合后退,在把剑气大量化去的同时,预备进行他的另一个打算。

两大高手全力施为,将剑威减至最低,但这明显已超越小天位的一击纵然只剩些微,亦非已弱的飞龙骑士们所能抵挡,虽末造成致命创伤,但十多头红龙身上细小伤口无数,痛楚悲鸣里,血珠似雾,凄惨地洒向地面。

“哈!当年接不下我一剑,现在还是接不下,一千七百年了,你们这班大蜥蜴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啊!”

狂妄的长笑,他终于从黑雾之中缓缓现身。仍是一身神职人员的打扮,素净长袍上绣着十字纹饰,散发着王侯贵族般的感觉,但早先妮儿在他身上所感觉不到的强者气势,此刻千百倍地炽放出来。见血之后,俊雅面上满是狂态,更感觉得出他的兴奋与快意,袍角的血红十字迸发无尽的邪气。

“唔!血吗?”

血雾轻洒在面上,嗅着那睽违已久的气息,他脸上先是几分迷悯,片刻之后,他慢慢地舔舐唇边红渍,像是享受着那份令他振奋的特殊味道,不久,那抑制不住的疯狂笑声,再次迸发开来。

“哈、哈哈哈~~~主啊!多谢你!我还真是喜欢这股味道,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饥渴的感觉,这才是人生啊!阿门!”

狂之又狂的笑声,虽未刻意运功,仍是震得众人耳内轰隆作响,飞龙们加速振翅高飞,本能的恐惧、隐约的记忆,它们要离开这煞星越远越好。重新奔回的紫钰浮在半空,未随族人一同离去,身为族长,她要尽全力守护自己的族人。

只是…这人究竟是谁?

虽未动用龙枪,但紫钰自信小天位内罕逢敌手,这人能如此轻易挫败自己,莫非已经超越小天位?而当今世上凌驾小天位的高手…三大神剑!

有了这推测,再观察这年轻男人的相貌、举止、服装,答案立刻出现在紫钰脑海。她晓得这人是谁了,一千七百年前他独闯升龙山,一人一剑,将当时并无杰出高手的龙族屠戮得近乎灭族,若非月贤者陆游驾临制止,龙族说不定就亡在他手上了。

“剑爵”天草四郎!

曾经一度席卷大陆,令无数武者心胆俱裂的嗜血狂人;亦是龙族长老每次提及,咬牙切齿之余,更带着深深畏惧的人名。

但是,他的外貌为何这样年轻?论辈分,他是与三贤者同时期,扬名于九州大战时的强者,两千年过去,纵是强如陆游、山中老人,亦难耐岁月侵蚀,外表呈现老态,为什么这人的外表一如青年?莫非他的武功修为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浮在空中,紫钰心中惊疑不定。这魔头远台海外已然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让他今日重新踏足这片上地?如果他再度出手,为了让族人安然撤走,自己必须阻挡他,但面对这与恩师同级数的高手,自己又哪有阻挡他的本钱了?

察觉到紫钰的不安,天草四郎从对血雨的陶醉中醒来,斜眼瞥向她。先是脸蛋,慢慢地往下,最后定在她手中朱枪,露出不屑一顾的蔑笑。

“能使焚城枪,便是本代龙族族长了。只是为何这么多年过去,所谓的龙族绝学仍是这等令我失望,是否敖洋之后龙族已再出不了半个强人?”

敖洋是多代之前的龙族族长,亡故于九州大战时,勇悍无双,更将多门龙族神功推至颠峰。在他之后,龙族再出不了那样的绝世强人,当然,其中一个理由亦是数门龙族神功的精要,随敖洋亡故而失传,后人花了许久光阴,才将一些典籍里的残招编组成功,这直接影响了龙族武学中衰。

受到侮辱,紫钰正欲开口说话,倏地一道飞电身影闪过,正是源五郎!

(他…以地界级数接剑,却能这么快就回气,这人真是不简单啊!)

没注意到紫钰的惊叹,源五郎面色铁青,瞪视着这修为远高于己的骇人高手,沉声道:“你把妮儿小姐怎么了?”

与这问话同时,紫钰发现到天草四郎的左手兀自拖着一个女人。黑雾并未完全散去,瞧得不是很真切;拉扯着头发,像拖拉尸体般的动作,那女子的身上亦感觉不到生命气息,血腥味满溢,任谁也会有最糟的联想。

“妮儿…你是说这个叫做山本五十六的女强盗吗?我答应了人家要把四十大盗残党杀掉,我言出必行,你说她会有什么收场?”天草四郎淡淡道:“你与她同路,这么说,也是四十大盗的余孽了?”

说话中,天草四郎的目光全集中在源五郎身上,锐利的杀气更毫不掩饰地直涌而去。

源五郎没有反应,全副心神都放在妮儿身上。他感觉不到妮儿的生命气息,这代表她已经死亡了吗?不,以天草的能力,或许是某些扰乱自己的障眼法…但倘若是真的,那又该怎样才好?

平常的冷静都不知去了哪里,关心则乱,源五郎必须全力克制,才能抑制住那般冲上前去探看的冲动。但在平淡的外表下,他的心正自冒着冷汗,这一点,天草四郎绝对感受得到。

“晤!你很关心这个女强盗吗?是否直到此刻,你仍然怀疑她只是假死,我并没有真的杀了她?”天草四郎狂笑道:“既然你仍有怀疑,那我就给你来个实际证明吧!”

狂笑声里,手下施劲,大蓬血雨飞溅,女人的首级已硬生生被从身体上扯下,在无头尸身瘫落地上的同时,天草四郎随手一抛,将那首级如垃圾般地远远抛出。

“怎么样?现在你可仍有怀疑?阿门!”

怀疑?源五郎把什么冷静、镇定全忘记,在这刹那,他所感受到的只有一股最深沉的悲恸,和一股直冲脑门的狂怒。

“天草!你竟敢…”

模糊的声音只说到这里,因为源五郎飞身扑上,似乎要对天草四郎发动攻击!

“哈!来得好!”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