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八卷 第六章 追查真相
设置

第一部 第八卷 第六章 追查真相(1 / 2)


自牢狱逃脱后,妮儿心有不甘,顺道放了把火,烧得花家分舵人仰马翻,这才心满意足地开溜。开玩笑,让自己蹲苦窑的烂地方,不留下点东西做纪念,岂不是太不合自己的作风了?

前头那黑衣蒙面人似乎不赞同这样招摇的行为,但为求尽速脱离此地,也就不加以阻止,让少女出气之后赶快上路。

跟在这神秘人身后,妮儿满心怀疑。起初,她以为这男子是源五郎改扮而来,但看清楚之后,这人的身形、动作肯定不是源五郎,但又有几分熟悉,似乎曾经在哪里看过。

唯一肯定的是,这个署名“莫问”的男人对身分的绝对保密,而且看得出来,他好像极力想与自己撇清,摆明了只等救自己脱险,就马上分道扬镳的架势。妮儿不禁有几分生气,自己难道是洪水猛兽吗?为何这男人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

就某方面而言,这评价其实没有错,至少,在当日参与枯耳山之役的飞龙骑士眼中,这个一边咆哮、一边抬起大石往空中乱砸的怪力少女,几乎是和暴龙同等级的危险生物…

“好了,花家的入不会追来了,你趁早逃跑吧,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黑衣人一副紧张模样,如果不是比手语浪费时间,说不定连话都不肯讲。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走。”

“不行?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家教良好的大美人。”妮儿插着腰,神气说道:“美少女家训第一条,入夜之后,不可以随便和陌生男子走在一起。如果要我离开,最起码我要知道你是什么人?”

这不是个耍大小姐脾气的时候,不过看这人鬼鬼祟祟,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这人又有天位力量,与其就这样被他甩掉…如果能拉他入伙,万一遇上什么危难也有点保障,嘿!跟源五郎那家伙相处多日,自己多少也学到了点他的奸诈狡猾…

而那黑衣人摆明是快要翻白眼了,有生以来他终于理解到,女人是多么不可理喻的生物!

“拜托!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很危险,如果不尽快逃离此地,那我们可能就…”

“那…你们这封奸夫淫妇,就要双宿双飞了!”

突来的声音,让两个人面对面呆住,半晌后,才一齐转过头去,仰望那漂浮于上空的冷峻身影。

“你这个狡滑的死丫头!竟然骗我白鹿洞在西边,幸…幸好我精明,在海上发现不对,不然照你说的方向赶去,差点就跑回日本了!”

(这…这个人在胡说些什么啊?)

对天草四郎的指责感到不解,但妮儿旋即想起他先前在牢里的怪异举动,一个想法登时出现在脑海。

(该…该不会这个人的方向感是…是…)

没等少女回答,天草四郎的目光已移向地上的黑衣人。

“小子!你胆子挺大的啊!被我擒下的俘虏你也敢来抢!”天草四郎睨瞧着下方两人,轻声冷笑。

“不!天草前辈您弄错了,其实晚辈我只是路过,我根本…”话还没说完,已经给妮儿从旁一把勾住手臂,毫不避嫌地亲昵贴着。

“啊!我向你介绍一下,飘在上头的那个白痴小天天是刚刚被我甩掉的上任情夫,姓天草,家里排行第四。个性暴躁,被怀疑有轻微的变态,附带一提,听说他杀男人从不手软!”

妮儿抬头道:“我也顺更向你介绍,这是我的新任男友,他是…呃!神秘人先生!因为不忍心我这样的美少女落人你那肮脏的魔掌,特别冒险来救我出火坑的。”

纵然想装得抚媚动人些,妮儿仍是学不来像郝可莲那样的绝代妖姬,言语上也无法太放肆,但认清天草嗜战的个性,把目的放在弄乱场面,这点仍是可以做到的。

黑衣人像是还想解释撇清,上方的天草话也不多说,随意一弹指,无匹剑劲直射下来,尽封所有退路,黑衣人无奈,唯有抽剑招架。

横剑于胸,几乎是使尽了全身力道,长剑上火花四冒,黑衣人手腕剧痛,几乎滑退出一丈,却终于在这一招之下得保无事,正在考虑要不要立刻掉头就跑,免得和这超越自己太多的煞星动手,前题的妮儿已经大叫起来。

“这把剑…啊!你不就是那个逐魔猎人韩特吗?”

“不、不是啊!我不是韩特,也不是什么逐魔猎人…我、我是来自冰之大陆的逐魔星人…”

心情极度紧张,根本就已经语无伦次,更立刻被妮儿抓住衣领,喝问道:“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为什么一副要躲着我的样子?”

“旭烈兀那家伙当初只委托我保护你,可没说会碰上天草四郎这种狠角色啊…”

“你好歹也算是个天位高手,难道就没有半点自尊吗?天草四郎有什么了不起,和他拼了就是。”

“和他拼?那不是等于要我挑战陆游?我们之间差了起码一个天位,打起来稳死的。如果给我一座金山那还有话讲,现在旭烈兀又没答应给我加钱,要我囊里空空去战三大神剑,我去你妈的呀!”

“混帐!你这样胆小儒弱,还能算是男人吗?”

“哈!要讲这种话,等你这男人婆真的能算是个女人再说!”

一男一女怒目相视,彼此越说越火大,要不是有人阻止,说不定就要把大敌抛在一旁,彼此先对干一架了。

“抱歉…时间已经满晚的了,如果两位不介意,我现在可以动手了吗?”天草四郎微笑道:“太晚睡对身体不好,不过如果是永眠的话,那就不必担心了。”

他这话才说完,妮儿与韩特对瞪一眼,不约而同地掉头就跑,朝两个不同方向飞奔而去。

(哼!天草老头的目标只是那笨丫头,不和她跑在一起,那我就没有事了!)

(哈!笨男人,天草要战也只会找男人,只要我不和那爱钱蠢蛋跑在一起,就有希望开溜了!开玩笑,我要赶着去基格鲁阻碍他们,怎么可以被留在这里呢?)

不一样的念头,却是同样的没命奔驰,默契之佳,就连上空的天草四郎也有些看得傻眼。

“呵…真是有意思,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吗?主啊!您真是让我见识到了有趣的东西啊!”

天草四郎在空中哑然失笑,做了个类似用餐前的祷告手势,跟着睁开双眼,要开始进行这顿令他兴奋的飨宴。

“小鬼们!这是让你们警惕,别小看了大人!就算我一步不离,你们也未必跑得了啊!”

天草四郎指头微曲,连环剑气弹射而出。自现身至今,与源五郎、紫钰对战,天草四郎一直也仅是以指代剑,或是随意迫发剑气。有着身为武者的尊严,眼前这些小辈就没有资格要自己拔剑或动用实招。

“叫做韩特的小鬼,既然你也有天位修为,有本事就在丧命之前跑出百里吧!”

一道靛蓝剑气准确地射向韩特后心,既快且疾,若不招架,立刻便要丧命身亡,韩特无奈,唯有止步,所幸这一剑威力虽强却留下了闪躲余地,让他可以不必硬拼地选择后退,但是当三道剑气先后封住去路,他登时明白了敌人用意。

(糟!他想把我逼回去!)

虽然明白,但对方的力量、准确度均远胜于己,在绝没可能硬拼闯关的情形下,韩特只有一步步地被逼回…

“而小丫头,我确实答应过不会杀你,不过,能让女孩子回头的方法有很多,你要是跑得下去就跑吧!”

剑气连珠,如矢如炮,交错落在妮儿左右,溅激起的土石柱直冲十余丈,声势骇人,但在天草精准控制下,连妮儿半根头发也伤不到。

伤不到人,却仍可造成打击,三人本是位于市街,此刻夜色已深,居民早已就寝,给三人一番嚷闹,不少人给吵起,却顾忌外头江湖仇杀,不敢探头张望。

天草四郎的剑气威力强猛,街道又没多宽,要是射不中妮儿,那落点自然就是两排民房。以他强天位级数出手,剑气杀伤力毫不逊于天火陨雷,只听见两排民房爆破声不绝,人们惊惶地想要逃出,却又一一在那震天爆响里,全家老小一同被炸得粉碎,更还有许多人连发生什么事也不知,惨叫都不及发出,就此被轰成粉碎。

剑气混和血沫土石,冲起一道道赤红色约三角尖锥柱,交错组出一道怪异却壮观的景象,也许这些东西没有实质杀伤力,但妮儿仍能感受到,内里枉死者的种种不甘与悲怨。

少女曾奔驰过的道路,顷刻间使化为一条染血长路,极度的惊愕令她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却不敢回头看背后那一连串血腥景象,耳内兀自传来天草的长笑。

“哈!到底是修为不足啊!这一代的年轻人历练太差,这么点人命就停下脚步啦!我还以为你可以撑出百里的,丫头,好可惜啊!”

没法再硬跑下去,妮儿调转过头,愤怒地朝天草四郎奔去,心里感觉却是一片冰凉,脑中反覆回响当日源五郎说过的话。

“宅心仁厚是好事。但当进入天位,当人类拥有了本不该属于人类的力量,人们的作法与价值观会有极大改变。假若一个人不再把生命视作生命,他的所作所为就绝对恐怖,而面对这样的人,仍保有一颗善心的你,又要拿什么筹码与他玩下去呢?”

原来…死人妖讲的都是真的…

天位战进行的时候,每一招过强的威力总是会牵连到附近。所以在九州大战时期,每当高手们以天位力量战斗,不论胜负,总是拖着大量生命陪葬,作为此战的点缀,若是战场不住转移,拉大范围,一场决战死伤成千上万都不稀奇。

可是,被牵连进去的无分敌我,都是无辜者,就如此刻,那些死伤者不全都是自己的责任吗?

脚步加快,眼睛却不敢往旁边稍瞥一下,生怕自己目睹了那残酷的景象后,会当场无力地跪下来,没法再支持下去。

韩特被逼回天草身前,眼见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再不设法挣得主动,只有等着落败身死,现在要逃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全力一拼,再找空隙逃命,就还有一线生机,既然鸣雷剑已重回己手,那就用当日自己的得意绝招一并吧!

将天位力量灌注入鸣雷剑中,随着剑里法咒能量积聚,天上雷云急遽密布,隐约可见金蛇窜动。手一掷,鸣雷剑直飞入空,轰雷声大作,霹雳电光急窜,疯狂地打在剑刃上。

韩特身影如墨,急追而上,手一展,已将鸣雷剑重握手中,配合本身功力将电劲交织组出一道金电巨剑,威凌劈下。

已入天位的内力远胜数年之前。剑未至,无数细小电流狂笞地面,飞沙走石,地表破裂,却影响不了兀自漂浮于空,微笑仰视的天草四郎。

“魔法剑吗?许久未见的有趣花招,但传闻中只为钱卖命的你,此刻亦有一丝不该有的怒意,是不是刚才的景象也刺激到小子你了呢?”

“废话!你随便杀掉的那些人,他们…他们都是钱啊!说不定他们以后也会花钱雇我,谁准你在这里随便杀人的!”

“唔!有意思的回答,就但愿一切能如你所说吧!”

电剑斩下,和长达丈许的闪电巨剑相比,天草四郎的身影是那么渺小,但当他旋身一指,与电剑相抵,韩特却感觉到一股直觉的恐惧,自己的剑势不知为何开始迅速崩溃、瓦解。

“换作强天位的其他人,小子你这剑或有迫他们硬拼一击的实力,可是你却不幸碰上了曾为魔法剑士的我。奉主的圣名,雷之精灵,给我退吧!”

天草四郎长吟一声,原本积聚在鸣雷剑上的炫目电光,刹那间消逝无踪,绝招骤然被破解的韩特,更因为咒力反噬,浑身就像是血液被掏空一样,气闷难受得只想死去。

“临阵对敌,不一定要蛮力,小子,好好记着这点吧!或许你来世用得着…”

天草四郎一记剑指正中韩特胸口,第一重劲道甫吐,已将他护身真气击溃,胸骨半数碎断,鲜血狂喷,而跟着的第二道剑劲,则可有效率地将这差了一个天位的小辈击杀。

“天草!”

后方响起劲风声,有人跃起攻击,从声音判断,是妮儿的直拳,天草四郎毫不在意,护身内劲一吐,要将妮儿锁停在半空。

什么?

虽是地界,盛怒之下心中无我,功力却能再长三分,不可思议她突破了自己的封锁气网,直击而来。

就算打中,也不会有什么效果。而立即再发第二重劲力,要阻止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只是件简单小事…不过,要阻止她吗?

微侧过目光,天草瞥见了一双盛怒之中蕴含着伤悲,威风凛凛的眼眸,在那眼神里,让他感觉到一种许久未见到的美感。

还是不要吧…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