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八卷 第七章 设计陷害
设置

第一部 第八卷 第七章 设计陷害(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艾尔铁诺

“这么多的资料…结论只有一个啊!”

结束了调查,紫钰在花家领地内的一间茶馆休憩,顺道等待委托青楼联盟所调查,有关兰斯洛目前的下落。

照目前得到的结论来看,师父与师兄的决断应该没有错,阿里巴巴四十大盗的确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之徒。可是…自己心中好像还有些疑问,似乎还想再确认一些东西…

当日与兰斯洛的交战,由于对方给予自己的羞辱气昏了头,但事后冷静回想,直觉上他似乎不是个坏人;可是调查之后的这些纪录也是铁证如山不容狡辩,那么在这两个“正确”之间,有没有合理的解释呢?例如说:四十大盗是基于某个原因,这才不得不一直犯案…

不行啊!这种想法太过一厢情愿了,自己到此是为了了解事实,不是刻意为四十大盗洗脱罪名的。倘若调查出的结果真是这样,自己也就必须贯彻原先任务,彻底将四十大盗消灭才行。

思量间,陶壶中的茶水已经饮尽,对于那劣质的粗茶,也实在没有再饮一壶的**,青楼联盟的报告仍没有送来,凝望天边斜阳,心绪委实烦扰,这时,茶铺外传来恼人的喧扰声。

是一群官兵正在催租,催讨不到就发起蛮来砸毁器物,将主人屋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甩出去,看那样子是有够恶形恶状了。而不知是懔于官兵凶态,或是不愿多管闲事,街上行人低头匆匆走过,街坊们亦掩着门户视而不见。

将这一幕看在眼内,紫钰不由得皱起眉头。她之前以白鹿洞使者身分,向石家调阅资料,现在也不愿多生事端,但当官兵们把屋主,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也给重重扔出来,头破血流,紫钰就知道自己不能再枯坐饮茶了。

身为白鹿洞使者,见不义却无闻,那不是慎重而是耻辱了!

“看你们的胸饰,是石家子弟没错吧!催讨租税也用不着这般蛮横,而且你们还是以官兵身分前来,这样假公济私说得过去吗?”

对于突然出现在后头,冷冷出声的紫钰,这班石家子弟并没有敏锐察觉到对方的武艺高强,却第一时间为那俊美面容所迷醉,色眯眯地死盯,连番说出意存狎弄的污言秽语。

紫钰快要叹气了。女子天性,她对自己的绝色美貌感到自豪,却也了解对一个心存大志的女子,美色只会带来不便,因此才以男装行动,但来来去去仍是免不了遭到调戏。假如自己是宫装打扮也就算了,现在身分是男的,这些人嘴里还是不干不净,人类的思想真是难以理解啊!

处理方法随心情而异,自己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和这群东西更不是同一种族,说不上什么残杀同类。要是以前,一记升龙气旋就可解泱一切,不过这一次,似乎还有个更有趣的主意…

“两仪翻天震!”

白鹿洞三十六绝技之一自己当然会,不过那日看源五郎用得巧妙,现下也想一试。劲道一发,透过地面传震,立即将这六七人震飞上天,朝四面八方坠去,这是自己对力量控制的极限,他们肢体尚称完好,不过是否性命无碍,那就得要自求多福了。

恼人的家伙全处理掉,紫钰馋搀扶起老人点穴止血。龙族武学不同于西王母族,威力强大尤有过之,但在疗伤化毒方面却远远不及,纵有天位力量,亦不会改变。

“阿爷!”

一名穿着碎花衣衫、绑着两条麻花辫的小姑娘跑了出来,泪眼朦胧,向紫钰千谢万谢。她的衣服有些凌乱,面色惊惶,大概也猜得出来,假使紫钰晚一步动手,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

(真是乱七八糟的国家,君不似君,官不成官,这就是当今大陆第一强国吗?)

紫钰微叹便要离去,却不经意地听见,那老者似说未说的一句低语。

“…要是四十大盗还在,就不用看这些石家杂碎猖狂了…”

简短的一句话入耳,紫钰剧震,连忙转身探问。然而,老人矢口否认,坚决不承认自己说过,最后甚至磕头求恩人别再问了,就连身旁的少女也是脸如土色,直催爷爷入屋。

“抱歉!打扰两位了。这是谢礼,你们拿去交租吧!”

知道问不出什么,紫钰叹了口气,将腰间一袋金币留下转身离去。之后,她向附近百姓打听,但一个衣着华美、气质高雅的贵族青年,忽然打听已被石家下禁口令的通缉犯,哪里有人敢讲,最终的答案也是不了了之。

“果然是有问题…”

间不出来,但从这事件里,紫钰已开始感觉事情不寻常,横竖是有疑问,那干脆直接去问本人。

青楼联盟的特使在此时来到,送来有关兰斯洛一行人如今的下落:他们正沿着龙腾山脉往北,确切位置不明。这不是问题,以天位力量空中搜寻,要在山里找人不算顶困难。

脑里浮现兰斯洛的面容,和他那豪迈无比的破天一刀;假使不预存敌意,这人倒还不讨厌,师父曾教诲过:人性本善,那么给他一个解释自我行为的机会,应该不为过吧!

晨曦时分,兰斯洛一行人辞别路上相逢的那队商旅,继续往北而行。

当然,临行前又叨扰了人家一顿早饭,这让兰斯洛与有雪共同有着感慨,下次旅行时选择旅伴,还是得挑一个厨艺较好的,虽然说兰斯洛自小就习惯野外谋生、有雪也知道怎样做饭,但前阵子吃惯了源五郎亲手料理的伙食后,嘴巴与胃对食物的要求都变苛了。

枫儿歉然道:“如果我师姐在就好了,听师父说,师姐的厨艺很好,或许能满足兰斯洛大人的要求…”

“那个死人面孔的鬼婆娘吗?算了吧!她弄出来的东西就算不下毒,我光看都会拉肚子了…”。

仅凭上趟会面的恶劣印象,兰斯洛的批评出乎意料地准确,倘使被天草打断胸骨,忙着咳血兼镇伤的韩特在此,一定也会忙不迭地点头。

临别时,商队首领的女儿,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亲手送了三人一句食物,其中也包含了一只早餐时特别做好的烧鸡,用以酬谢雪特人表演的杂耍与笑话。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会烧起来的烧鸡…真是太感动了…”

捧着烧鸡,雪特人感激涕零,险些连眼泪都落下来,千谢万谢后,才被兰斯洛拖着离开。

山脉苍郁,人踪罕见,商队之人也为着与这三人的偶遇感到热闹与欣喜。挥手目送三人离去,休息片刻,整理物件,他们预备继续往南,进入自由都市,贩售买自雷因斯的香料与宝石。

那名送烧鸡给有雪的小姑娘蹲在远处,看着划在地上的方格,独自玩起先前雪特人教她的跳格子游戏。

“小姑娘…这游戏好像挺有意思的啊!”

古怪的语音,小女孩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前方出现了一道黑影,黑长袍、黑面罩、黑绸布,来人浑身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仅有一双眼瞳殷红如血,异芒暴炽,使人心怯。

“叔叔!你是谁啊?”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你愿不愿意来玩一个更有意思的游戏呢?”

“哎呀!还是这样上路轻松多了,和一堆人在一起,吵得烦死了。”

“呃!老大,说是这样说,可是我看你昨晚还是和那些人玩得很高兴啊!”

逃亡生涯很伤脑筋,除了要时时担心被奖金猎人暗算,遇到一般老百姓,总也怕被人认出自己是通缉犯,就算没有敌对行为,千夫所指,无疾而死,也够让人难受了。

昨晚和那商队晚餐时的谈谈笑笑,已是兰斯洛两人好一阵子未曾有的享受,也正是因为这样,本该避开闲杂人等尽快赶路的他们,才不顾枫儿的轻微反对,在那商队接近时没有特别避开。

“老大,我们午餐吃鹿肉怎么样?你看看,那边好像有头鹿喔!”

“你才刚刚吃过早饭,这么快就要吃午饭,你们雪特人的胃到底是什么做的?”

“这…食色不分家,色都被你一个人享尽了,我如果不吃吃喝喝,你叫我去哪里找寻生存意义?”

走在最后头,枫儿没有什么话,自我性情,她并非是个多话之人,只是…在妹妹逝去之后,见着那样年纪的女孩,总是不禁微愣地露出温柔的微笑。

蓦地,枫儿停住脚步,内心警兆正告诉她,有不寻常的事发生了。

“兰斯洛大人,您感觉到了吗?有血腥味…”

“不是吧!有雪才刚刚被那头鹿蹦倒,我连刀都还没有砍下去,怎么会有血腥味?”

讲了几句,兰斯洛止住说话,他本来也就是一个野生直觉远较常人发达的人,静下心去感受后,立有所获。

“糟!”

匆匆擂下一句,兰斯洛回头疾奔。旁边红影一闪,枫儿挟着有雪,以高速轻功飞驰而去。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