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八卷 第八章 比武招亲
设置

第一部 第八卷 第八章 比武招亲(1 / 2)


紫钰实在很庆幸,自己此刻能置身此地,假如没有亲眼目睹这一幕,可能没有办法让自己狠下心来,去贯彻之前相信的东西呢!

满地的死尸,金银货物散落各处,唯一的生者浑身沾满受害人的怨血,手持兵刃,杀气腾腾地瞪视自己…这样的景象,答案是再明显也不过了。

假如说自己还曾有一丝怀疑,那也全在听见那小女孩哭着求饶,却被凶手残酷地一刀断首后,烟消云散了。只恨自己晚到一步,目睹惨剧发生却不及阻止,不过,幸好还来得及亡羊补牢,上趟下手太慢,让这贼子逃去,以致有今日惨祸,这趟可不能重蹈覆辙了。

紫钰从背后取下朱枪,对付这贼子,单凭朱枪便已足够,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百花酥筋散的解药,没法在堂堂正正的情形下,诛杀这强盗,一雪上趟之辱…

仰望空中紫衫人,兰斯洛本能地感到颤栗,他可以清楚察觉到双方实力差距,也知道此刻身无天位力量的自己,绝无可能在对方手底走过数招,但一股想与她拼个死活的冲动,让他紧握神兵,凝神搜寻敌人的破绽,等待机会出手。

紫钰轻提朱枪,预备动手,突然心中一动,发现附近有天位高手正在互斗,这感觉才出现,左侧数里处一声暴响,火光、风动齐鸣,更有一道急劲紫焰笔直冲天,声势不凡,令她微分了神。

兰斯洛将每一丝心神全集中在紫钰身上,见她分神,那是天赐良机,身形一动,正欲跃起出刀,哪知脚才一点,未及跃起,便给人抱住双腿,身体下坠,与那人一起跌了个狗吃屎。

“你…死老四,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

“老大你才昏了头呢!以你现在这种身体,和这烂婊子硬拼哪有生路啊?”有雪跌得灰头土脸,却忙劝道:“英雄不逞一时之气,你如果死在这里,谁去见小草小姐?弟兄们的仇难道要我去报吗?”

了无新意的说话,但由有雪口中说出,却足以令兰斯洛一振。报仇这种事要成功才有意义,自己还年轻,还可以把希望放在未来,不需要硬拼死在这里,当下打消战意,决定撤退。

“你说得对。好!我们战略性撤退!”

两人一番喧闹,空中的紫钰已回过神来,发现兰斯洛与有雪欲开溜,隔空出指,立即便是数道“绕指柔红”指劲射来,只射得兰斯洛拖着雪特人连滚带爬,躲得叫苦连天,正不知如何逃命,有雪已有动作。

“这是我们家小草小姐的逃生秘宝!最后的臭臭弹!”

几枚细小弹丸自有雪手中掷出,分落四方,触地后立即爆起黄色浓烟,迅速弥漫四方,还往远方散去,紫钰指劲连发,却都击在空虚,待要寻人追赶,已晚了一步。

这类烟雾弹本是雪特人一族的逃生必备品,扩散极速,风吹不散;但此弹中又另行添加药物,黄色浓烟不但呛鼻,还刺目欲泪,当紫钰静下心来,欲以天心意识施展锁魂以便追踪,却发现这烟雾里有某些特殊成分干扰自己的探测,这肯定是有咒术高手专门调制。

(真是荒唐透顶!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错愕之余,紫钰恼怒万分,正要以升龙气旋将烟雾尽数驱退,左侧暴响声急速迫近,那两名混战中的天位高手直冲了过来。

紫钰赶着追杀,根本无暇卷入这场混战,但当流窜气劲朝她射来,也只有挥枪挡架,这一动手,那两人确认此处尚有第三名天位高手,不敢继续缠斗,以第一时间分开,隐身在烟雾里。

这一下,局面变得万分诡异。以三人修为,要驱散这片烟雾不过举手之劳,但情势未明,烟雾中的两人就算彼此敌对,却也未必就是自己的友伴,倘使在出手驱雾时给人偷袭,甚至是两人一起攻过来,那便危险得紧,三人屏气凝神,半点声音也不敢发。

谁也知道,这种僵局闷战最重要的就是沉得住气,谁先妄动,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紫钰并非没有定力之人,但她却急着将四十大盗匪首伏诛,心想今日若再让这厮走脱,不知还有多少无辜者受害?师父曾说过,小天位之内,自己已难寻敌手,那么这一点凶险想来自己还担当得起…

“大家别动手!我有话说!”

扬声一喝,果如预料,两名强敌在气机牵引下,一起往这攻来,紫钰朱枪舞动,迳自以焚城枪法迎去,只要能接下这一击,彼此就有弄清身分、打破迷局的机会。

气劲碰撞,紫钰只觉左面涌来的炽热炎劲,浑厚滚烫,定是当今东方世家一等一的高手;右面的指剑如雨点般洒来,绵密迅捷,几乎让自己不及招架,似是传闻中的花家绝学,雨花神剑!

(好厉害!想不到当今七大宗门竟有这等高手?不过…原来就只有这种程度啊!)

微微一凛,紫钰随即浅笑,手上朱枪如灵蛇窜动,眨眼千幻,龙枪三大绝招之一的焚城天火,以骇人之威狂乱轰去。

龙族神功,确实远在当今武学水平之上,或许对着天草四即时紫钰全处在下风,但单纯小天位比斗,紫钰的实力就展露无余,甫一接触,焚城枪劲就先后压倒六阳烈焰、雨花疾剑,当紫钰再剌出第二重焚城枪劲,登时将两样绝学的联合攻势一举粉碎。

一枪退敌,占尽上风之余,紫钰趁势表明身分,道:“我乃白鹿剑圣座下弟子紫钰,为缉捕四十大盗余孽而来,两位是何人?”

十分明白的介绍,只听见烟雾里有人“啊”的一声,应道:“卑职花残缺,现任艾尔铁诺御前侍卫侍卫长,奉命缉捕行刺陛下的四十大盗匪首,依线索追踪至此。”

花残缺之名紫钰曾经听人提过,记忆中似乎是个相当正派、类似三师兄那样的好人,该与自己是友非敌,那么,另外一人呢?

“原来是花家第一高手在此,无怪雨花神剑犀利若斯,不知道另外一位是…”

“请小心!雾中的这位姑娘曾救过四十大盗匪首兰斯洛,极可能是与他同伙的疑犯。”这人个性明显与兰斯洛背道而驰,纵然双方为敌,亦不口出恶言。

“四十大盗的同党吗?”

紫钰目中精光大盛。由于这阵烟雾的阻挠,自己不及追踪兰斯洛,只怕已给他趁机逃逸,缉拿线索全落在这名女子身上。现在烟雾弥漫,那女子似乎又是隐藏气息的高手,令自己无法掌握她的所在,但在两名天位高手的全力监视下,也敢肯定她仍留在烟雾里,只要烟雾一散,她便无法遁形。

“花侍卫长,请你替我护法,我要把这阵烟雾给驱散。”

紫钰交代一声,升龙气旋缓缓运起,卷起强风,将身旁浓雾往四面八方驱散,这时,隐约见到前方红影闪动,一线针剑如星似火,朝自己面门疾刺过来。

(果然来了!)

紫钰挥动朱枪,以长制远,灵动枪势在对方攻进之前成功将她截住,双方一照面,紫钰瞧见对方是个极其冷艳的美貌女子,相貌之美,就连同为女子之身的自己也为之一惊。

趁紫钰分神,枫儿便要飞身掠过,但花残缺却于此时追至,花家的优异轻功,让他抢先封住枫儿去路,两人再度动起手来。

(荒唐!我…我这又是怎么了?)

紫钰将心一定,正要上前助花残缺先将这女子擒下,哪知才要动作,脑后风声响起,异变忽生。

当烟雾一起,有雪狂奔在前,兰斯洛跟着也欲脱身,却想起枫儿未归,若是回来时碰上紫钰,猝不及防,岂非大大糟糕?心一迟疑,再想遁逃便已迟了一步,索性直接贴*树干,稳住气息。

他自小生长于山野,独立谋生,对于这类屏气潜踪之类的技巧甚是拿手,又被养父以大雪山训练法门刻意磨练,现下面对天位高手,虽无法像枫儿那样,即使行动仍完全不露行藏,但凝气不动,倚树默立,当三大高手全神留意彼此,就没有人察觉这里还有一条弱小的漏网之鱼。

紫钰枪势一发,碰巧便往兰斯洛这边移来,令他暗呼老天赏脸,待得紫钰将注意力全集中在前,他使趁这良机,发动雷霆一击。

“臭婆娘!死你姥姥家的去吧!”

喝声同时,风华刀贯劲疾劈,双方距离既近,兰斯洛发刀角度又极为刁钻,紫钰待要闪避,已然不及,给这霹雳一刀正中后脑。

风华刀乃当代神兵,何等锋锐,兰斯洛贯满劲道的一击,换作寻常高手,早就瞬间把整个身体一分为二,即便是枫儿,毫无防备下硬吃这击也得头骨破裂,但紫钰不愧是小天位中第一人,凭着龙体圣甲的护身硬功,硬生生接下这一刀。

“要我的命!你还不够资格!”

龙体圣甲确实神奇,风华刀聚劲斩下,只听见一声脆鸣,竟爆出点点星火,斩之不下,而紫钰更能反身出掌,为求一招轰杀来敌,不让他二度发刀,这痛极之下的一掌,实是生平功力之所聚。

但这一记早在兰斯洛预料之中,既知未必能一刀毙敌,敌人濒死反击就是理所当然,他急速变招,腾身而起之时,“多情应笑我”一式再度奏功,凭着这绝世天刀的得意武技,他将紫钰这掌的劲道全然转向,附于风华刀上,飞身跃起,一刀就往正与枫儿缠斗方酣的花残缺迎头劈下。

惊见敌人来势狠恶难当,又有枫儿趁势夹击,花残缺哪敢硬接,忙使花家绝顶轻功,在千钧一发之际,远远闪躲避开。

“哈!什么御前侍卫长,还不是被本大爷一刀砍得落荒而逃!”兰斯洛大笑道:“蜥蜴婆娘,上趟不过看了你胸部,你就气成这样,下次落在本大爷手里,把你剥得光光扔在大街上,教天下人都看清你男人头女屁股的怪样!”

长笑声中,兰斯洛手臂一伸,凌空搂住枫儿纤腰,携美急遁而去。紫钰全力一击岂同泛泛,他此刻以地界功力化劲转向,虽能成功,却已不免受到内伤,只能趁着两大高手回气夹击之前,与枫儿快快逃走。

花残缺待要追赶,却被枫儿连发七剑凌空阻住,待得破去剑劲,两人早已远去,又受烟雾干扰,欲追无从。

紫钰一时间亦无能追赶,兰斯洛那一刀,她虽以龙体圣甲得保无伤,却也给砍得披头散发,脑内金星乱冒,头晕眼花,踉跄坐倒在地,运气镇伤,但那阵挑衅狂笑入耳,几乎连肺也给气炸,更险些运功走火,直花了好大功夫,这才疲惫至极地站起身来。

迫散浓雾,敌踪早已不见,紫钰紧咬银牙,愤恨自己又错失了一次机会…

“唉…好痛啊!”

“男子澳大丈夫,不过碎了几根骨头,就叫得像要死了一样,你丢不丢脸啊!”

“你…你这女人真是没血没眼泪,你身上半点伤他没有,风凉话当然说得爽快!要是你和我受一样的伤,现在早就哭着找妈妈了:”

置身在一处隐蔽山洞内,韩特与妮儿斗口不休,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两人并没有什么同舟共济的精神,全把过错推派在对方头上。

当时与天草混战,正在危急的当口,忽然连串暴响,跟着就是眼花撩乱,两人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待得清醒,已然置身在这处山洞,之间发生的一切全然莫名其妙。

韩特受的伤着实不轻,胸骨给天草四郎一掌震断,再深一些,说不定就刺入肺脏,进入天位以来,从没受过这样的重伤。本来还期望有个女孩子在身边,能帮着做些细心的包扎工作,但看妮儿粗手粗脚,指望她还不如直接和死神打交道,唯有叹着气,自己点穴止痛,把断骨移正,做好善后工作。

“你还挺能干的嘛!以前当过大夫吗?”

“没有,不过曾经和一个心地恶毒的鬼婆同行一段时间,学了点…反正我和你这种欠缺历练的小鬼不一样,可没有人花钱雇保镳来保护我,当然要自立自强。”

“你说话最好客气点。受重伤的是你不是我,要是我丢下你不管,到外头大肆宣扬你受了重伤,又窝在这鬼洞,后果一定很有趣。逐魔星人,听说阁下仇家不少啊!”

威胁完全命中要害,令韩特无法作声。他在自由都市仇家遍地,如果让人知道他重伤在此,就算身在艾尔铁诺,只怕也会有大批人马长途跋涉,赶赴此地取他人头。

(能让人这样千里奔走,说不定老子比冷梦雪还有魅力呢…)

浮现这念头,韩特不禁苦笑,而在妮儿追问下,他大致上交代了一下。当初旭烈兀与妮儿分别后,对于妮儿与源五郎孤身上路颇为担忧,于是再出重金,聘请韩特跟随其后,暗中保护妮儿。

两人武功不低,源五郎又应变得体,一路上没碰上什么麻烦,韩特也乐得清闲,哪如天草四郎忽然现身,将两人打得溃不成军。当天草一剑横扫飞龙骑士们,躲在后头数里外的韩特,差点吓得连下巴都掉下来。

他以最快速的传讯要求旭烈兀加钱,但一时间尚联络不到,见得天草四郎离开,有了机会,念在先前拿了人家这么多钱,得有些职业道德的份上,重重打扮,想掩饰本来面目,不甘不愿地去劫牢房。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