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九卷 第八章 莉雅之死
设置

第一部 第九卷 第八章 莉雅之死(1 / 2)


上方的战局只有越来越糟。或许是因为战得出了神,天草四郎并没有在意韩特的阵前脱逃,还是把精神放在击杀这两名小辈上。

两剑连劈,将枫儿迫退,天草四郎转头对着攻过来的兰斯洛,轻而易举地破去他已软弱无力的鸿翼刀。

“小子你还在保留些什么?你的天魔功呢?什么爆灵魔指,还有魔龙皇拳呢?快像早上那样使出来击败我啊!要不然…你现在就给我粉身碎骨吧!”

(傻瓜!我能吗?要是我用得出来,早就把你干棹了!)

而对天草四郎狂喝连连,兰斯洛只有悲哀苦笑的份。一直以来,他修练天魔功,但却不知怎样自然发挥,刚才几次想要使用,但在对方的防备之下,拙劣运用的天魔劲非但无法奏功,反而被天草四郎逼得倒蚀自身,无奈之下,只得继续以大日功应战。至于什么爆灵魔指、什么皇拳的,自己根本没印象,哪有可能使得出来?

瞥见天草胸前渐渐渗出一抹赤红,染湿衣衫。根据莉雅所说,这人早先被自己打得胸口洞穿,他又不会乙太不灭体,换言之,现在也是同样抱着重伤的身体,在和自己对战。本该是大好机会,偏生就算是天草重伤,自己仍无力把握住这项优势。

就算斗心仍在,但早上战斗时的恐惧感好像又一点一滴地回来了,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扭转战局呢?如果照这情形演变下去,战败只有再一次地重演啊!这一次还会再有奇迹发生吗?

想得分了神,当痛楚再次唤醒脑部,兰斯洛赫然发现自己的左腕已被天草四郎一剑斩落。

(乙…乙太不灭体!给我把左手接回来)

这下的恐惧非同小可,兰斯洛将乙太不灭体催运至极限,要趁着肌肉坏死之前,重新把断臂接回去。

目睹此事的枫儿惊骇焦急,忙以最快身法抢近,不让敌人在兰斯洛重接手臂的险要时刻狠下杀手。

但这不理智的行为却给了天草四郎机会。早已注意到枫儿的护主心切,当一剑将兰斯洛重创,他并不趁隙贪攻,反而以一种诡奇莫测的身法,瞬间闪到枫儿身后,一记冷冷的剑指近距离直击枫儿脑部后,他如愿听见了猎物的骨碎声。

在地下的莉雅,唱颂咒文的声音忽然中断。她看见枫儿的动作忽然一顿,大蓬血雾自额头喷飞,整个面孔成了一片不见面的厉红,跟着就从天空坠下。

理智上分析,经历生死花突变体格的枫儿该不至于因为这样而殒命,以圣力抢救得宜,便可无碍,但看见枫儿的身体被天草四郎一剑扫开老远,阻绝救治机会,兰斯洛怒吼着扑杀上去,莉雅忽然间觉得全身一片冰凉。

极罕见地,一种超乎理智的激动上主宰了这素来冷静自持的聪慧女性,而在重新镇定下来之前,她发现自己迈开步子,朝妮儿走了过去,一连串的心语命令,开始向伏藏在四周山区的魔导师部队发送过去。

“所有部队开始预备,等待我的信号,开始施放究极不动咒缚…”

和枫儿从未相识,妮儿当然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看见少了一个作战助手,哥哥的处境更加危险,心里焦急地像是要烧起来,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地上捧起大石就往天上砸。

一只冰凉的手掌,搭上肩膀,转头一看,是刚刚成为自己“大嫂”的莉雅。

“妮儿,请你帮忙!”

妮儿没有回答。一直都不喜欢这女人,把她当作是媚惑哥哥的可恨狐狸精,像现在众人在血战,只有她身上干干净净,半点伤亡没有,那身礼服尤其白得刺眼,看—去就觉得讨厌!

厌恶地将莉雅的手拨开,妮儿再拎起一块大石,还没出手,就已经被上头天草随意一道剑气给轰碎,石屑炸飞,好不狼狈。

“妮儿!”

手再次搭上了肩膀,侧头一看,这次莉雅的表情多了慎重与专注,还有几丝被碎石擦出的血痕,看起来多少是顺眼了些。

“答应你立刻离婚都无所谓!为了我们共同爱上的那个男人,求你帮我!”

能让头号情敌如此低声下气,自己也再没其他话好讲。

“要怎么做,才能救我哥哥?”

将兰斯洛重招斩退,预备在五招之内就将他完全斩杀。天草四郎忽然感觉到一丝警讯,当他将视线扫过下方,那丝警讯立刻蔓延成无法忽视的危险感觉,一如早先兰斯洛天魔异变前的危机感。

妮儿闭眼站着,聚精会神,莉雅站在她身后,一手按放在她肩头,口一念念有词,从四周明显动荡的魔力波动,可以看出是在运行某种咒术。

邪恶的冰冷魔气渐渐在妮儿周围飘散,并已迅速增加了强度,是什么黑魔法中的强力攻击咒文吗?

相信自己的感觉,天草四郎撇下兰斯洛,决意先处理这边的潜在危机,要料理只有地界级数的妮儿根本不用花什么时间,但往他转身欲动的刹那,莉雅也有了动作,一丝紧急心语迅速往四面八方传去。

“究极不动咒缚,发动!”

早已蓄势待发,当接到了主席的心电传讯,指挥魔导部队的四名统领,立即与所统辖的五百名魔导师一起发动。强大的咒力与周围山川大地灵气结合,大量增幅后,分别由东西南北四方,向天草四郎集中压迫过去。

“好大胆的家伙,一个个都真的不要命了吗?”

天草四郎勃然大怒。一早便已知道附近山里有埋伏,但念着故人情面,不愿抢先下杀手,想不到这些家伙真的在找死,话虽如此,但两千名优秀魔导师合力施放的咒缚结界实是非同小可,强如天草四郎,一时间也似遭山岳压身,浑身动弹不得。

力量全面催运,抗拒不动咒缚对内息的干扰,天草四郎要在最短时间内挣脱结界,怎样坚固也好,他不信这种结界可以困自己超过十秒。

(是可以的…因为你的自大,就让你无法准确地去看清战局。)

全然了解敌人的想法,莉雅知道自己重新取回了战局的掌控权,却也因此,一抹寂寥的苦笑出现在她美丽的脸庞上。

趁敌人无法动弹时下手,非英雄好汉所为,但兰斯洛可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枫儿的重伤,让他激起无比杀意,见天草四郎落入窘境,掠近过去,鸿翼刀杀着猛往天草胸口伤处攻去。

“你去死吧!”

“小鬼!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吗?”

多重刀劲再次硬撼天草护身的镇魂音壁,方才接触,还没来得及分出胜负,两人忽然齐现讶色。

“怎度回事?”

“这是…”

天位力量的形成,是强者以天心意识融合天地元气的结果。这时,一股奇异的魔力波动,弥漫在周遭空间里,不可思议地阻碍两人融合天地元气的过程,天草四郎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兰斯洛更是连支撑在半空的力量都做不到,笔直往下落去。

诸般可能在脑内闪过,但就是寻遍这两千余年的记忆,能造成如此效果的也只有一样东西:传说中魔导师对抗天位的最后武器,黑魔法至高无上的五极天式!

初逢妮儿时,见她运使“蛊冥恸哭破”,自己曾大吃一惊,但随即从魔力波动中明白,那只是一种模拟五极天式的小技巧,当时自己还暗嘲这一千七百年来,人类真是想要力量想疯了,居然想出这等取巧捷径!

但现在所感受到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五极天式,不然也不会开始干扰周遭的天地元气。天草四郎望向地面,稍一思索,已明其理。莉雅碍于人生体质,无法使用黑魔法,所以她现在透过妮儿来施放五极天式。然而,纵使她有足够的修为去召唤神明,但五极天式的耗损之大不逊于任何天位绝招,便是天位修为的魔导师,也得拼着休养一年半载的觉悟,才能施放。九州大战时,是十数名魔族长老联手运使,听说那千年难得一见的魔法天才颜龙静儿,唯一一次使用五极天式,是先号召过千人的敢死队,吸尽他们的生命与灵魂,才有能力发招,而今,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小女子,拿什么做能源去维持咒文?

(难…难道是…)

惊讶于自己所发现的答案,天草四郎亟欲突破身上咒缚,但在五极天式前奏的影响下,他的天位力量运使维艰,使得挣脱咒缚难度大增,估计起码要再多六倍时间才能突破,那时咒文早已发动。

(居然做到这种地步!你这个小女人,真的是疯了吗?)

比初始更悠远的存在,比故乡更温柔的归宿。

咒文唱颂声由背后传来。已经是第二次经历,对于渐渐萦绕在周围、冰冷的黑暗冥气,妮儿不会感到陌生。源五郎曾说过,五大黑暗神明基本上全是死神,只是以不同方式带来死亡而已,所以相应的五极天式施放时都会产生黑暗冥气。

见到天草一时没法动作,哥哥亦暂时脱险,自己在意的,只有后头那不往低诵着神秘语言的莉雅。从要自己默运双重禁咒曲,而她将手按放过来的那刻起,自己忽然惊觉,那只手变得好轻,不似人类该有的重量!几乎是像幽灵样轻飘飘的…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已将天机掌握,可以百分百地趋吉避凶,就算死劫临身,也可以营造出一线生机的抉择…到了最后,老天却仍然玩弄着我,让我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面对这么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如同上趟妮儿的施放,黑暗冥气越来越显得浓密,更缓缓组成一个持着镰刀的黑斗篷老妇的形象。在能源累积足够后,开始狂飙,将妮儿与莉雅围在中心,激烈地旋转起来,只是由于招数不同,今次那冰冷的黑暗冥气并没何侵蚀触及事物的迹象。

(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我…是可以不必死的…)

即使已到了这最后时刻,老天仍厚待这由她赋了圣力的女儿,给着她选择,让她可以延续那并不想消逝的生命。

只要她能坐视今旁,让自己的挚爱、亲友,一一死在敌人手底…

只要她能狠下辣手,将五极天式的损耗转移,改为将妮儿…或是二千魔导部队的生命力与灵魂,作为发动招数的动力…

只要她不顾一切,以雷因斯女王身分,严令老师出手相助…

一个又一个的抉择,上天其实留下了这么多的资源,让命运不必循着既定轨迹进行,奈何自己却无法掌握,只能坐视死亡之日如预期中到来。

现在,感受着生命力从体内飞快地流逝,心中所浮现的,是万般地遗憾与不舍…

神圣三角的黑色支点,我在此请您聆听我的祈愿,我在此以善之生灵为献祭,

一如您遍照冥府的月光,让我所面对的存在,笼罩在您的怀抱之中。

妮儿集中精神,负责将黑暗冥气凝聚,预备操控那即将来到的强大力量,忽然,一丝细微的杂音扰乱着她的注意力。侧耳倾听,那似乎是某种哭音,是由背后传来的吗?

已经是最紧要关头,这女人在哭些什么东西啊?真是个温室里的千金小姐!而明明有这种强招,不知道该说是冷血呢?还是居心叵测?回头稍稍一瞥,搭在肩头的那只手掌,好像是由雪花堆积而成,轻得吓人,也苍白得怕人…

战场中,也只有魔法剑士出身的天草才真正明白莉雅此刻的作为。强烈的疑惑便他不顾挣脱咒缚,也要弄清楚这困惑。

“居然拿自己的生命力去运使天极五式,你…你这丫头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我不是已经说过不伤你了吗?”

疑惑的语句,以心电感应的灵波,笔直传入莉雅的脑海。

“因为这个世上,有比我更重要的生命,因为我有着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顽固与坚持,还有…因为我流着商人的血,一条命可以抵两千条的便宜买卖,我怎能不做?”

“你简直是疯了!”

“疯子白家的女儿,当然不会有什么正常作为。如果我是男儿身,此刻就会用我白家的核融拳,正面将你轰下,但如今,我只能用身为魔导师的方法来战,你亦大可不必为了认同我为劲敌,就忙着准备三位一体,因为接下来你不会再有任何出手机会!”

短暂的意识交谈,黑暗冥气亦积聚到顶峰,当莉雅手掌一紧,妮儿立即会意道:“准备好了!”

(嗯!那就发动吧!)

黑暗冥气中的那名黑斗蓬老妇现出真面目,转变为一头全身覆盖着漆黑发亮的鳞片,背上长着四对翅膀,如同蜥蝎般的长尾,头顶着龙颅做成的皇冠,巨大的生物影像。那是五大黑暗神明中,掌理地狱大门,象征死亡与收割的使者舫穗。在神话中,他的出现,亦代表地狱大门的开启!

“航穗之月!”

没有任何前奏声音,在天草四郎左侧十尺的空间忽然裂开、倾斜。那是一种十分难以形容的怪异景象,好像是一幅风景画,被斜斜地割了一刀,使得两侧画面倾斜,上下错开。

由于是斩在空处,这画面在不久后又回复正常,所以让人感觉不出它的威力,只有天草四郎在瞬间白了脸,而莉雅几乎没有血色的脸更形苍白而已。

需要控制的力量太大,妮儿一时有些驾驭不住,急切的想要准确发刀,但她却绝对想不到,自己这虚发的一刀,起码耗去了莉雅八十年的生命力。

“妮儿,拜托,请准一点…”

“知道啦!你以为我不想吗?”

或许是被幽魂般的无力语音所干扰,第二刀又斩偏了,落在天草右后侧五尺的远后方,斜斜的划过一座山,当倾斜景象回复正常,那座山却没有复合回去,而是在轰然一声巨响中,偌大山头坍塌滚落,声势震天,骇人至极。

“这…这么厉害…”

惊人效果令妮儿大为振奋,而在天草四郎眼中,这一招的威力绝不在自己全力一击之下,同时,他更骇然于这一刀的原理,虽然曾听过五极天式的威力,却从没有想过会是这般的异想天开、惊世骇俗。

这所谓的航穗之月其实并不能斩伤实体,甚至也说不上是斩,只是用强大的能源,将目标所处的空间迫至分裂而已。但在空间被切裂的同时。位于那空间的物体也会一同裂开,当空间恢复原状,被切裂的物体却是就此完蛋。

切在空处只是毫无疑义,但若斩在人身上,那却是任何护体神功都防御无效的一招,因为再怎么高明的护身技,都不可能阻止空间破裂,或许传说中的太天位能有抵挡这空间之刃的力量,但天草却知道,这一刀若将自己的身体斩裂,后果肯定是必死无疑。

(荒…荒唐,哪有这么乱七八糟的白痴招数…)

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对手的特异性,一向嗜战,无惧死亡的自己,竟提不起半分战意,对于这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招数,只想快快离开。

全力爆发天位力量,天草四郎将已弱的锁身咒震碎,刚要行动,妮儿已经发出了第三刀。

这一刀,十分的有准头…

还来不及感到痛楚,天草四郎只是惊愣的…看着自己的身躯从肩头斜斜地裂开,经过了淌血的空洞胸膛,继续往下要夺走自己的生命…如果这刀痕没有就此止住的话。

妮儿也呆住了,本来源源不绝送入体内的力量,忽然之间中断,使得她这自信满满的一刀,在最重要的关头无力为继。

“喂!你怎么搞…”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