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卷 第六章 新闻报道
设置

第一部 第十卷 第六章 新闻报道(1 / 2)


自从李煜闯皇城,诛杀曹彬,由旭烈兀递补其第三军团长之职后,麦第奇家便大兴土木,将总堡迁于中都。

由于当家主旭烈兀的喜好,总堡的建筑非但是金碧辉煌,更兼具相当的艺术性。

关于这一点,麦第奇家众子弟实在颇有微词,因为建筑总堡的那段期间,当家主恰好对抽象艺术青睐有加,委托专人设计,结果就弄到总堡里到处都是莫名其妙外型的房舍,看着那作成鼻子模样,直冲半天的烟囱,眼睛却画在嘴巴下方,通体漆成墨绿色的议事堂,仿佛是通往异世界的入口,让所有麦第奇子弟经过时,身上都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

好多次高级干部们建议拆除,可是比起堡内其余更多恶形恶状的建筑物,仅仅拆除这一栋毫无意义,所以便搁置了这项提案。

不过,今天他们非常幸运,因为一名来自远方的不速之客,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夹着炫目电光的强横一剑,立刻便将那畸形的议事堂,劈炸成一堆碎砖木屑。

“旭烈兀!你这不要脸的薪水小偷赔我钱来!”

树大招风,麦第奇家的敌人当然不少,但旭烈兀长袖善舞,挥金如土,交的朋友远比敌人更多,加上麦第奇总堡戒备森严,高手如云,这些年来几乎已经没什么刺客,胆敢这样明目张胆地闯进来。

不过今天的状况比较特别,认真说来,众人甚至有着“啊!终于来了”的想法。自从看到家主宣布与此人断绝一切关系的告示,众人就有严防刺客的预备。以这人的个性,半毛钱都没拿到就被宣告恶性倒闭,岂肯甘休?

以情势而言,目前的麦第奇家并没有天位高手可依恃,处境与花家相同,花家前阵子被妮儿与源五郎闹得天翻地覆,所以现在被天位高手杀上门来,众人应该没有抵御力量才对。但很奇怪地,只要当家主旭烈兀还在,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局势,众人就总觉得最后必能大笑着度过。

说来或许荒唐,但领导麦第奇家走过槿花之乱阴影的旭烈兀,在众门下子弟的心中,就是这么样一个信心来源。

“该死的东西!连我的薪水也敢欠,你韩特大爷来要遣散费了…”

看见一个天位高手,怒气冲冲地挥剑闯进堡来,麦第奇家子弟都有些心虚。当家主早有训示:“当然是可以直接把黄金丢在门外,让他自己捡完快滚,可是这样未免太没面子,而且都不打就把遣散费奉上,这样子不合我的美学啊!”

居于下位者服从命令是理所当然的事。众麦第奇家子弟悲叹目己地位低微之余,韩特则挥起他的鸣雷剑,将眼前一栋栋畸形建筑物劈爆成满天碎屑,以示威胁,却不晓得这动作看在众人眼里,实是有说不出的赏心悦目,要不是碍于立场,说不定就有人要大声鼓掌,叫起好来。

亦直到身为堡内总管的红髯、蓝眉两大总管亲自赶来,在他们指挥之下,众人才将韩特包围起来,预备作战。

说是包围,其实是一支万余人的部队,在两名长老的叱喝中,迅速动作,此来彼去,结成阵势,将韩特围在阵中。

“大胆小辈竟敢擅闯我麦第奇总堡,今日要你来有路、去无门!”

“啰哩巴唆的老鬼!还我钱来…”

受到句尾四字鼓舞,韩特气势更增,随手一剑,将跃起攻来的两名长老扫了回去,跟着便举手一剑,夹带强烈劲风,往阵势缺口斩去。

“对付天位,人多就有用吗?看老子破你的鬼阵!”

这一剑使了七成力,加上精准的力量控制,韩特估计在剑劲未到之前,就能以强大冲击波将阻挡之人扫飞,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但是,当自己发出的剑劲,像是撞着一层无形的铁壁,被反弹倒震而归,韩特这才发现不对。

“是传说中忽必烈的七冥鸿翼大阵?”

对于这只曾耳闻的奇阵,韩特大为惊愕。眼看这万余人全然不做攻击,只是自顾自地奔跑,运作阵势,自己对于兵法行阵一窍不通,看不出他们穿插来去的运作奥妙,但周围大气的变化,确是明显可以感觉得到。

连出三剑,劲道一次强过一次,却都被那无迹可循的鸿翼气网挡住,弱化之后反弹过来。应付起来不算困难,只是当劲道已催至九成半,仍无法有效地斩出破绽,韩特便不由得大感佩服,忽必烈不愧是一代奇人,他所创出的阵法,居然在阿朗巴特魔震后的今日,仍能对天位高手产生制肘!

“可是终究是有弱点,虽然出力不变,但我若从空中斩下,配合鸣雷断空,你们这些家伙还挡得住吗?”

心念一动,韩特立刻举起鸣雷剑,预备施展鸣雷断空。以他此时天位力量,雷电几乎是随招随至,但见一道电光疾打在剑身,爆灿出黄金色的闪光流窜,威力万钧,一剑横扫过去。

“鸿翼,老子现在就把这鬼阵的翅膀全部斩断!”

“小子别把自己当作是李煜,想一剑攻破鸿翼大阵,你远远不够资格啊!”

麦第奇家的紫电功,当年驰名天下,化雷电为武学者无出其右,既然知道韩特会来犯,又深知他的绝招,旭烈兀岂会没有针对准备?他鸣雷剑方举,两名长老立即挥手示意变阵,众子弟将手掌按在前方一人的肩头,内力连结互输,鸿翼气网登时产生异变。

当韩特的电剑斩下,变化过的鸿翼气网,竟不可思议地产生类似绝缘的效用,让韩特的电劲无从施其技,跟着便像早先那样,将他的剑气反激。

但这样的威力,却委实超出了鸿翼大阵的负荷范围。运作阵势的万余子弟兵,人人面色胀红,身形摇晃,若韩特趁势再补一剑,必能攻破鸿翼阵;所以,一个计算情势已久的人,就把握机会出手了。

白影飘动,瞬间闪到阵势中央,两臂一伸一绕,便将受到鸿翼气网所阻,即将消散的电劲全数重新集中,以自身紫电功为引,归并体内,发出强横无比的一招。

“鸿翼破喉刺!”

招数是鸿翼刀中的变化,以睥世七神绝中的腿绝发出,劲道全集中足尖一点,踢在敌人咽喉。强大电劲狂涌而入,冲击各处经脉,由韩特喉部开始,皮肤表层浮现无数血筋,随时都会涨裂爆破。

“要我命没这么容易!老子就用你自家的功夫来对付你。”

一声大喝,韩特身上金芒暴炽,麦第奇家的护身金绝,及时发挥作用,迫发出沛然劲道,平复经脉气血之余,更将入体异劲全数逼出。

“护身金绝用得不错啊。可是拿我家的功夫,来对付清楚七神绝破绽的我,吃亏的就只会是韩特你自己。”

七神绝中的腿绝,同时也是第一流的轻功身法。白影飘闪的速度,瞬间增至几乎肉眼难辨的地步,转飘至韩特身后,瞅准他不及回防的空隙,一击便攻了出去。

“鸿翼断头刀!”

这次是由掌绝所延伸出的刀绝。将残存电劲一次爆发,针对护身金绝的弱点,这一刀就能趁虚而入,轰溃所有护身气劲,把韩特打得跌飞了出去。

只是动手的旭烈兀也绝不好过,高明的战术、精准的力量控制,旭烈兀缔下了漂亮的战果,越级袭击成功,将力量与他有天渊之别的韩特击飞出去,单凭这点,已证明他确实是在花天邪之上。但不管怎样,他仅有地界级数是事实,勉强将借来的天位力量伤敌成功后,虽未内伤,却也一阵气闷,头晕眼花。

这时候,韩特已然杀回。适才那一击,虽然输得难看,但却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看准旭烈兀的虚脱,他一剑凌空横斩,要讨回败招之耻。

“卑鄙小人!为你的吝啬和无耻付出代价吧!”

“呵!说得好,但韩特你却没可能做到!”以腿绝的巧妙身法,旭烈兀紧急避过一击,但却落入更不利的位置,无从闪避韩特连接而来的斩击。

“做不到?我可看不到这一剑斩你不死的理由。”

“因为我的智慧,因为你的愚昧,还有因为人质,你今天注定是要无功而返了…”

听着旭烈兀的话,韩特瞬间一凛,但脑中扫过一遍,却全然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拿来威胁自己的人质,毫不停手,加速斩下。

“呵,不停手吗?人质就要没命啰…”

旭烈兀是一个极度讲究美学的人,所以并不会像石家一样,随便到街上抓一票孕妇婴儿的来当人质,可是他这样一再重提,用意何在呢?

这时,在旭烈兀后方的老远处,韩特看见了一幕景象。那是一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大金像,被高高吊起,下方是一个大熔炉似的建筑,从那不住冒起的烟,可推知里头定在炽热地燃烧,而此刻,吊着那金像的绳索断裂,金像就笔直往下掉落。

“哇!千万不要浪费啊…”

旭烈兀早先将韩特击飞的漂亮身手,让目睹的众子弟佩服、震惊不已,但这时韩特的动作,则更加让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发出哀嚎,韩特紧急收剑,舍下旭烈兀,就往掉落的金像掠去,看得出来,他曾想以劈空掌之类的功夫,将金像轰开,却终究是迟了一步!跟着,他就奋不顾身地一跃,跳进那熔铁沸钢的巨大熔炉里。

想当然而,他才没入熔炉,上方一个以特殊法咒铸成的铁盖,就把熔炉盖上,整个封成一体,不让里头的天位高手轻易破炉而出。

当初建造这个陷阱时,旭烈兀戴着工程帽,亲自监工,对着身旁的红髯、蓝眉二老说道:“二师兄还有点起码的义气,留下了这东西。这个陷阱的外部,是用白鹿洞的仙道术施咒强化,就算天位高手也得花上点时间才能脱困,而在那之前,炉里的百种毒素就会产生作用,加上高温,如果云梦古泽的那票家伙没说大话,就绝对可以把猎物的反抗力减至最低!”

看着家主自信满满的样子,同样被逼着戴上工程帽的二老,面面相觑,“家主,如果天位高手的力量真如传说般高强,您这个‘请君入瓮’的陷阱恐怕效果不大。”

“说的对。面对天位高手,这样一个小小的陷阱,当然效果不大。”旭烈兀笑道:“但是当他连闯几十个之后,你认为他还有突破鸿翼大阵的体力吗?”

将目光投向正在赶工的一整排熔炉,两名长老的心中只有一个问题:会有人蠢成这样,连续几十次往陷阱里头跳吗?

而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总之,在众麦第奇家子弟的眼前,连续突破三十九道陷阱,满身金属稀液,冒着白烟,几乎耗尽体力的韩特,拄剑大口喘息着。

重新集结的鸿翼大阵,这次转变为攻击阵形,杀气腾腾地围了上去。

“我…我投降可不可以…”

“你这个人也真是麻烦,一早直接把钱拿出来不就好了。和我打打杀杀了那么久,最后还不是得把钱拿出来。”

“讲话客气一点好不好?你可是阶下囚喔。”旭烈兀叹道:“我也很无奈啊。”

“我们双方已经切断关系,要是我把钱付给你,二师哥那边我就很难交代了,另外,你说要钱我就给钱,那我岂不是好没尊严?”

韩特投降认输之后,沦为阶下囚的他,就暂时被监禁在一个特殊囚室。面积大得不像话,所有摆设富丽豪华;漆得雪白的墙上,挂满富有艺术气富的画作,虽然不是名画,却是旭烈兀亲笔的写生作品;足够让十个人畅泳的浴池,冒着氤氲蒸汽,池水清得不见一丝杂物。

这个囚室,是旭烈兀在槿花之乱下狱时的构想,到中都兴建总堡时,顺道命人依图建造,却直到今次,才真正发挥了囚室的用途。

战斗流汗之后,洗一场畅快淋漓的热水澡,是再好不过的,旭烈兀这么交代着,然后就与囚犯共同进入这豪华囚室。

在绝对没有人监听的情形下,两个人得以安心谈话,从韩特口中说出的,是一连串的埋怨、讽刺与讨债,对此,旭烈兀只是苦笑着,将热烘烘的毛巾覆盖在面上。

“喂…怎么你这么闲?”韩特道:“你和石崇不是都忙着对曹寿谄媚的吗?怎么有空在这里和犯人泡澡?”

旭烈兀道:“冷梦雪在香格里拉开年末演唱会,老头子弄到了票,又和石大元帅微服出游去了。最近事情那么忙,我可没空跟去。”

两人的谈话没有敌意,说得明白一点,打了一架消气之后,就是好好坐下来谈的时候。或许旁人难以理解,但在长久的交易往来中,韩特与旭烈兀之间,也是有着一定程度的友谊。

“该付给你的东西,我等一下会付的,至于你要求的医药费,就和你破坏这里的修缮费互抵吧。”旭烈兀道:“我也不想和你这野蛮人殴斗啊!不过现在天位高手那么多,麦第奇家和花家一样,都没有天位高手的守护,我必须在子弟们对我产生怀疑之前,证明我的能力,想来想去,只好挑你来动手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