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一卷 第四章 月夜思潮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一卷 第四章 月夜思潮(1 / 2)


抱着大捆大捆的资料,回到众人之前的兰斯洛,将整件事情简短说过一遍后,扔下了这样的一句。

“…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部下们,用你们那不太灵光的脑子,去想点办法出来吧!”

得到的回应先是一片沉寂,之后是小草举手发问,“老公,可不可以再说得清楚一点?”

妮儿的反应则火爆且直接得多,“你白痴啊!糊里糊涂答应人家这种东西,这样子做事会很麻烦耶!再说,你哪来的军队和经费啊?就算是豆腐脑,偶尔也该想一想吧!”

“住口!作妹妹的,怎么可以批评哥哥是豆腐脑?”兰斯洛道:“是因为人家长辈信任本大爷的能力,而我身为一个有上进心的男子汉,当然要表现我的能力给他们看,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喔!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有雪赞叹道:“英明神武,志气不凡,真是堂堂男子汉啊!”

“呃…是这样吗?还是你根本就睡得迷迷糊糊,莫名其妙就答应了人家?被那一堆白胡子老头包围,轮流轰炸,感觉很不好受吧?”源五郎叹道:“或许,你自己心里也正在后悔,只是为了面子,打死也不肯承认,对不对?”

心内感受全被揭穿,兰斯洛顿时有种快要崩溃掉的感觉,但仍是板着脸道:“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要想办法做到,临阵退缩是不行的。”

“大家慢慢讨论吧!我要去想一点事情。”没再答腔,源五郎一摆手,迳自走出了室外。他的背影仍是潇洒自在,但望上去,总让人觉得有几分萧瑟…

兰斯洛皱眉道:“这家伙,居然在这种时候逃跑!”

“原谅他吧!看得出来,他也是很苦恼的。”小草微笑地说着。

源五郎的困惑,她完全可以明白,但现在也只有让他独自去思索,毕竟,有能力去影响他决定的那人,并不是自己…

将兰斯洛放下的大批宗卷接过来,小草道:“基本上,这些约定对我们而言是有利的。只要把约定的内容公开,那么就会变成雷因斯王廷与你做的约定,当老公你完成他们的要求,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登位。这样子,总比大家闷着头一直玩暗盘游戏要好得多。”

“哦?这么说,我果然没有做错事啊!”心头一块大石落地,兰斯洛着实松了一口气。

“事情没有对与错,有办法的人总是能将危机变成转机。”小草微笑道:“不过老公你实在是应该争取更好一点的条件啊!”

谈话间,小草动作俐落,已经将资料堆里最重要的几样资讯找出,整理记下,道:“守城、平定叛乱都需要兵力,目前雷因斯各城的警备队兵力,我们都无权掌控,简单来说,就是无兵可用。”

妮儿道:“一点都没有吗?我记得你…嫂嫂你不是魔导公会的主席吗?现在还可以调动他们吧!”

“是可以。莉雅女王亡故后,魔导公会主席之位,暂时由梅琳老师唯一的弟子,也就是我苍月草打理。”因为妮儿刚才的称呼,小草几乎是用一种感动的表情在回望小姑。

“把魔导公会能够上阵的兵力统筹,大概是两万名魔导部队。但因为对我这忽然冒出来的新人不满,估计会有部份人马流失。”

“敌人的兵力呢?”

“七省内各大城市的兵力总和,加上响应其号召而前往的稷下学员、白家子弟、雷因斯百姓,还有来自国外的投机份子,全部算在一起,估计有不下五十万的兵力。”

“两万对五十万?”妮儿喃哺道:“不用天位力量怎么打得下去嘛!”

“有一个值得欣喜的消息。驻守在西西科嘉岛上,雷因斯最精锐的部队,五色旗,是宣誓站在我们这边,愿意服从我们调度的。”对于妮儿的欣喜,小草歉然道:“可是根据资料上说的,他们也同时宣誓,不参与此次的雷因斯内战。”

“不参与雷因斯内战?可是我们现在就是在打内战啊!”妮儿的喜悦表情立刻垮下来,道:“那样的话还不是等于没有用。”

“以我们如今在雷因斯的名气、人望,招募军队的可能性不高,不但可能被奸细趁隙混入,训练上也来不及。我想过了,最快的方法,就是用钱招募佣兵。”小草道:“在西西科嘉岛上,除了驻守的五色旗,佣兵部队也是不弱的一支劲旅,有那样的战力,应该足够应付这次的内战,不过要实现这个想法,先决条件是要有钱,所以怎么弄到资金,是我们的当前要务。”

“你以前在这里是干女王的,像你们这种干邪教的,私房钱应该贪污了不少吧!不要那么小气,拿出来用吧!”

“很遗憾,雷因斯是神职人员治国,身为女王,要为全国人民表率,于理不能囤积太多的金钱。”小草叹道:“私房钱是有一些,要拿出来也不是问题,但要筹措佣兵部队的薪水、粮饷,那笔钱顶多撑上十日,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啊!”

虽然不满,却也晓得对方说的是事实,妮儿转头向兄长怒斥道:“都是你不好,做贼就做贼嘛!偏要做什么义贼,把赚来的钱又送了出去,搞到现在不但被全大陆通缉,还连起码的资金都没有,要不是你这样滥当好人,我们用得着这样穷哈哈的吗?”

“啊!你怪我?”兰斯洛摇头道:“你自己那时候煮粥送钱,还不是干得很高兴,现在有事才怪我,不公平吧!”

兄妹两人正要斗嘴,有雪已迳自走到墙壁旁,先是摸摸墙壁,再打量一下屋内摆设,最后推开窗子,凝望外头的景物。

“老大,就算你还不是雷因斯王,但至少现在你可以支配象牙白塔没错吧!”

“是啊!那又怎么样?”

“你看看这些摆设、建筑,好像价值不莽耶!”有雪道:“我瞧这宫里古董玩物之类的东西着实不少,通通拿去卖了,可以换不少钱吧!就算是外头那根白色大柱子,雕工那么漂亮,我想也一定有很多人愿意买的,这样的话,军费不就有着落了吗?”

兰斯洛与妮儿对望一眼,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仔细看看,象牙白塔虽说是建筑朴素,但镶金嵌玉的地方着实不少,又因传国久远,具有历史价值的珍奇古玩不计其数,把这些通通算起来,那是一笔很大的资产。

“好!决定了,先把这个桌子卖掉,连带这一套白玉椅子,就够我们这阵子的生活费了。”

“哇!不可以啦!”慌忙阻止的是小草,“这套桌椅是人家妈妈的妈妈最喜欢的一套,不可以卖掉啦:”

“那把墙上那几幅画拿去卖好了,画得歪七扭八的,横竖也没人看得懂,卖掉省事。”

“也不行啦!那是以前白鹿洞掌门送给雷因斯的礼物,拿去卖会产生外交纠纷啦!”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是你作主还是我作主?”兰斯洛桌子一拍,站起身来,拔出腰间风华刀,朝外走去,哺哺道:“那只好砍柱子去卖了,这么大件,多少可以换个几百枚银币回来吧!”

小草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乎是拖着丈夫,阻止他往前走去,“哇!那样不行啦!那根柱子人家小时候常常在那里玩,砍掉的话,就没有回忆童年的地方了,呜…”

“放手,不要拉住我,你…你这算鬼压身吗?”

财政纠纷一时无法解决,有雪慨叹着望向门外,道:“除了钱,人的问题也很麻烦啊!老三一副要跑要跑的样子,不赶快想个办法把他拉回来,真的让他跑掉,我们一定会很头痛的。”

这句话点醒了兰斯洛,他思索半晌,最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哼!区区一个死人妖,不怕他飞上了天去,本大爷自有对付他的方法。”彷佛是名军师一样的成竹在胸,兰斯洛摇头晃脑,道:“我有条妙计,只要依计行事,明天死老三就会回来帮我们料理一切,这个妙计就是…”

当兰斯洛把他的计策说完,众人无不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才出现一声沉重的闷响。

虽然房里找不到现成的大石头,不过让一个白玉凳子砸碎在头上,那也实在够惨的了。

“你…你用这么硬的东西砸我:想要我死啊!”

“要自己妹妹做这种事,你还算是人吗?”

“开个玩笑而已,有什么关系?连这种玩笑都开不起,你还算是女人吗?”

惊见兄妹两人剑拔弩张,有雪慌忙劝解道:“妮儿小姐,其实你没必要这么紧张,说不定人家对你根本就没有兴趣,又或者咱们的人妖老三性向特别,爱男人不爱女人,那即使你脱光衣服大跳艳舞,对他也是没有诱惑力的。”

这话之后又是一声问响,只不过凳子没碎,另一样东西抢先倒地——没有天位力量护体,也没有乙太不灭体催愈,结果就是必然的惨重。

妮儿甩门出去,而兰斯洛的惊叫声在房内响起。

“不得了了,老婆,你赶快救人啊!你…你看,老四的血像鲸鱼一样噗噗喷个不停啊!”

“时势如此大好,真乃天助我也,大家好好的干,我们的荣华富贵就在眼前了。”

兴高采烈,白天行鼓舞着同志,让他们相信前方有可期的未来。

近一个月的时局演变,彷佛溜滑梯一般大起大落,复杂到让人意会不过来,当白天行定下神来,却只发现一切情势均是大好于己。

他并不是一个野心太大的人,虽然期望能坐上白家家主之位,但多少也还知道自己的地位与分寸,不曾奢望没可能属于己的东西。

但现在综观雷因斯境内,时局乱成一团,有能力角逐王座的人,看来看去实在没几个人比得过自己,若说自己对雷因斯王位无心,那只是把王位让给一些不如自己的人罢了。

何况那个脑袋里装豆腐的白痴亲王,一举一动都如此地配合,还没到王都,就已经让雷因斯人民憎恶有加,心中鄙夷,相形之下,本来有篡夺王位之嫌的自己,反而成了替天行道的英雄角色,特别是白家子弟,许多都表示过,希望能追随自己,赶走那可鄙的盗贼头。

只是在这种情形下,稷下学宫的反应就很难理解,本来自己也安排了人,在其中鼓动,一面阻止那亲王入城,一面给宫廷派的诸位大老压力,希望能获得他们的认可,名正言顺地取得合法继承权。

可是莫名其妙,一个多年行踪不明的稷下宫主忽然出现,以雷因斯第一长老的身份,压得各派系大老噤若寒蝉,而白无忌也挺身表态,让正统继承权落到了那粗鄙强盗头的手上。

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情势现在已经演变到非*武力不能解决,而在别无选择下,越来越多的人力与物力,集中在自己旗下。本来自己仅有把握掌控住五省的兵马,但因为那白痴亲王在雅各城的暴行,现在已经扩张到七省,并且推举自己为盟主。

如今,自己可说掌握了雷因斯一半的军队,随着人才与钱财的汇集,正以无人能及的实力,逐步问鼎王座。

“根据估计,即使是正面爆发武力冲突,在西西科嘉岛五色旗不参战的情形下,纯以军队对决,我方的胜算在七成以上,这是十分有利的局面。”

集合众心腹与同志召开的战略会议上,聆听这样的报告,众人都感到满意,仅有少数人能听出这段报告另有所指。

“纯以军队对决啊?那如果对方直接出动顶级高手,不以军队战来决胜呢?”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质问,而在座众人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继而深深担忧起来。

众人皆已知道,随着兰斯洛一同来到雷因斯的,还有数名部属。其中,兰斯洛本身以及妹妹山本五十六,都是已经晋身天位级数的强人。天位力量到底有多厉害,这点已经可以逐渐从大陆上的众多风波得到证明。

当日李煜剑试天下,凭着一人一剑,打得天下群雄束手,兰斯洛与其妹,率领区区四十名马贼,与石家、花家对峙,周旋有年,不落下风。这都是天位力量的最好证明。

而重新翻阅昔日有关九州大战的纪录,内中对于双方高手的描述,在过去都被认为是一种被夸饰的神话,现在则被重新赋予定义,想像到要与那些手能撕天、足可破地的强人作战,不管动员多少军队,也未必能取得优势。

众人的忧心,白天行全看在眼内,他必须要设法消弭这种忧惧,否则尚未开战,众人便已被敌方的气势压倒。

“关于这点,各位不用太过担心。单纯的暴力,没有推动历史的力量,天位力量虽然可怕,但并不代表一切。”白天行道:“第一,我得到消息,稷下已对那贼头做出约束,若他与其党羽在战时对一般军民使用天位力量,他将被取消正统继承人的资格。”

这件事让众人大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有无法安心的地方,毕竟那贼头残暴不仁,若是他毁诺使用天位力量,那己方仍是处于不利地位。

“第二,天位高手并非仅仅敌方所拥有。”白天行朗声道:“在我诚意感召、重金礼聘之下,亦有天位高手加入我方的阵营。”

顺着白天行的手势,众人注意到了房间东首,一个始终背对众人的座椅,在白天行说完这段话之后,仿佛要配合他一样,无比沉重的压迫感,令得众人气息不顺,冷汗不由自主地流遍全身,充分感受到这位神秘高手的不凡威力。

“第三,我白家的太古魔道研究,天下驰名,我已掌握到相当有利的武器,绝对能在战时对天位高手产生钳制,给他们一个意料之外的惨败。”白天行朗声道:“而第四点,亦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邪绝不胜正,代表人民与正义的我们,不管怎么样,绝不会败给那群邪恶的盗匪。”

这番话配合著激昂表情说出,立刻产生了相当激励作用,赢得满座掌声,更给予众人强大的信心,有把握去赢得接下来的那一仗。

而坐在座椅上,已沉闷至快要睡着的他,则是轻轻地笑了起来。谁说白天行不是纯正嫡系的白家人呢?要说不正常的地方,他确实是有啊!…一般人想蠢成这个样子,还真正是不容易呢!

管他去死,只要这蠢蛋肯老老实实按时付钱,就先替他卖命一阵子吧!

赏月,是一件极度风雅的事,尽管仰望明月的源五郎,此刻心中乱糟糟的极是烦闷,但以他的翩翩俊逸,倚窗观月静思,看在旁人眼里,仍然是一幅几乎可以成画的美丽景象。

许久没有来到稷下了,象牙白塔还是一样的美丽,月色迷人也一如当年,只是自己熟悉的许多东西却已不再…

凝望月色,源五郎思潮如涌,面色变幻不定。

在雷因斯官吏看来,兰斯洛一行人里头,这个相貌俊美,举止谈吐都流露丰富学识、温雅风度的神官,无疑是最得他们喜爱的人,倘使女王嫁的人是他,说不定国民就可以欣然接受,不会有任何反对动作。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