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一卷 第七章 女王丧礼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一卷 第七章 女王丧礼(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二日雷因斯稷下王都

“…很高兴今晚有那么多的宾客,来参加我死去妻子的告别式,她生前是温柔聪颖、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子,死后想必也不希望大家太过为她哀伤,所以就请各位尽可能地节哀顺变,反正也就是少掉些无谓的眼泪,我看大家就干脆开心给她笑吧!”

大型露天广场的前方,站在台上,兰斯洛以雷因斯亲王的身份致词。

身为丧家,眉开眼笑地叫宾客节哀顺变,这实在是一幕让人恼怒的光景。连带前头的部份,整个致词不长,言者也无、心,但听在满怀着对女王崇敬之心而来的雷因斯人耳里,几乎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如果不是顾忌不可在众多外国贵宾之前失礼,这场别开生面的告别式,马上就会掀起暴动了。

像这么重要的致词,本来应该由源五郎拟稿,不过,根据以前的经验,当兰斯洛祭出“死者本人同意”的王牌,写好的稿子也只会给人当废纸,源五郎便直接省了这工作。

“来此的宾客很多,有外国的朋友,也有本国的子民…我知道,在你们大中,有很多仍然对我不服气、看我不顺眼的人…”

这段话让场内气氛大为紧绷,人们都在担心,是否雅各宣言的暴力事件又要续演了?

幸好,兰斯洛仅是挥挥手,豁达地笑道:“不过这些都没关系,看在我那死去的黄脸婆的份”,今晚无分敌我,大家好好地开心畅饮一番吧!“

语毕,新任亲王敲碎了放在讲台上的酒瓶瓶口,带头畅饮,后头的乐队开始奏乐,宣告举行告别式。

既定程序该有的追思、缅怀、宣扬故人生平、祈祷冥福,全部省略,改为戏剧表演、时下流行音乐演奏…之类的娱乐项目。

来自境外的诸多使者们,面面相腼。这等怪异的丧礼,莫说听闻,连想都未曾想过,一时也不知是该继续严守身为使者的礼节,还是该照丧家的意思,放开身叫去欢乐。

宫廷派的众大老,早已气得脸色发白。他们不是没有试图阻止,但却被兰斯洛以那唯一的王牌给挡住,“此事经由死者同意,若不相信,请与往生者当面对质”。

当面对质,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众大老也曾亲赴神殿,诸神官行法,询问已故女王的意思。

虽说宗教治国,众大老对于幽冥之说,也只是半信半疑,但前后一百零八次,掷杯都出现同样的结果,众人、心头无不冒起一阵寒意,不敢多置一词。

摆平老一辈,却仍有少壮派的问题。稷下学宫的年轻贵族,对于如此蔑视已故女王的作法气愤难当,推选妮儿为首,入宫质问新任亲王居心何在?

耐着性子,聆听完他们的诉求,兰斯洛皱眉问道:“你们说,女王陛下的告别式,不该请一比一三流艺人作低俗的表演,是吗?”

“对!这种行为简直侮辱我雷因斯的国格,还…”

“可是,如果我能像去年学宫庆一样,请到冷梦雪上台演唱,那你们的意思如何!”

从妮儿开始,所有人都露出无限向往的表情。一年前的稷下学宫校庆,冷梦雪应莉雅女王之邀,到此献声演唱,结果真是万人空巷,声势浩大,回想起那时聆听到的绝美歌声,众人犹自如痴如醉。

“但…这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是冷大小姐,那就要另外考量…”

“那结果还不是都一样!”兰斯洛拍桌怒道:“混帐东西!嫌节目水准差,那就给我钱啊!只有这么一点经费,办得了什么东西?你们以为这是办园游会吗?”

狂狮般的怒吼,轰走了抗议代表,一切就此底定。

飞身下台后,兰斯洛和藏身在人群中的妻子,有着短暂交谈。

“自己的丧礼自己办,感想如河?”

“这个嘛…你自己也办一次就知道了。”

辛辣的回答,让兰斯洛只有猛抓头发的份。只是环顾这场宴会,他始终觉得缺了什么。

“真奇怪!你到底派枫儿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她明明答应说会尽快赶回来的。”

这个问题,小草答不上来。比较可能的答案,大概是香格里拉那边的业绩大好,青楼联盟不肯放人,为了顾全大局,只好让枫儿继续逗留在香格里拉…

不能逗留太久,当瞻仰遗容的告别仪式开始,兰斯洛则在场中招呼自己的宾客。大多数的熟面孔都来了,反而是那个怪里怪气、提议举办本次宴会的阿猫缺席,不晓得又摸到什么地方去偷香了。

轻快的乐声飞扬,兰斯洛和他所邀来的一众酒友,二问好,饮酒叙话,平民身份的他们,都有如梦似幻的感觉。若是平常,这种必须受邀才能进入的场合,根本就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场内过千名群众里,他们是兰斯洛少之又少的宾客。

大多数参与告别式的贵族,在进行瞻仰遗容后,都离广场前方远远的,连食物饮料都自备,彻底划清界限,表示自己和这场闹剧毫无干系。

也幸亏如此,不然以兰斯洛贫乏的经费,在增加这么多额外开支后,还真支付不出这许多宾客的餐饮费用。

可是,虽表明要划清界线,这群自持甚高的贵族们,却又没法贯彻理想,蜂涌围绕在妮儿身旁献好,做着言行不一的怪异行为。

由于死者无法参与活动,妮儿可以说是今晚宴会最抢眼的女主角,艳光四射。

褪下戎装,也不再穿平时的短裙长靴,为了今晚的工作,妮儿换上了一袭纯黑色的小礼服。长长裙摆直垂到地面,手腕上戴了黑纱手套,及肩长发也用缎带系住,薄施脂粉,让本来的俏美更添深度,看起来真是有一国公主的典雅姿态。

首次见到这样风貌的妮儿,已为她所吸引的众年轻贵族,再次深深倾倒于这迷人倩姿,特别是那暴露在外的香肩、小半截雪白的胸口,顿时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仿似众星拱月,妮儿就给大批仰慕者包围在中央。

盯着这幕景象,亦是身穿礼服的源五郎,拉长了脸。如果可以,他真想赶奔前去,把那些碍眼的苍蝇全部妇开,让自己成为最接近明月的那颗星。

无奈,自从昨晚的宣言发表后,自己这贤者传人已成为雷因斯诸长老的最爱,给他们层层包围,诉苦不休,而且此刻,最麻烦的那个对手来了。

众宾客中最重量级的一位,艾尔铁诺周大元帅,独自朝这边走来。察觉到他的接近,围绕在源五郎周遭的雷因斯大老们,沉默下来,纷纷让出道路给这铁面雪衣的大元帅。

纵然年长,却没有人敢小觎这“月贤者”陆游的代表弟子,之所以没有成为白鹿洞掌门,也只是因为他宁愿作一个守备边疆的军人,现在猜想到这对“师兄弟”或许有机密话题要交谈,所有人无不识趣地闪开。

对望片刻,源五郎笑道:“师弟,闻名不如见面,没有你这英雄人物的存在,不会有今天艾尔铁诺的存在,果真是了得!”

听到这番称赞,对方却没有任何亲昵的反应,如果说之前公瑾一直维持着冷淡的态度,现在更是寒若玄冰。

“你是谁?”

“昨晚的宣言,我已将一切说得明白,既然你已知道我的身分,却仍是这样的态度,看来你并不承认我这大师兄啊!”

“彼此心知肚明,谎言已再没必要,何必再说这些侮辱彼此智慧的话。”公瑾冷冷道:“师傅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弟子,特别是我的师兄…”

“哦!为何了?”源五郎低声笑道:“是否因为你从没亲眼见过这位大师兄,亦或者所谓的陆游首徒根本只是笑话一件?”

简单的话语,却令公瑾为之剧震,喃喃道:“你果然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不免得年代久远,真实就会随之隐没。”源五郎道:“我之前已经说过,能否定我身份的,只有陆游恩师一人,如果你对我这师兄有任河的不满,就请我们那长年闭关的恩师出来做主吧!”

短暂交谈,双方已把立场表明,由于两人始终态度平和,说话声音也以功力压制,外人根本想不到,他们的对谈是如此针锋相对。

对于恩师陆游,公瑾所知远比其他弟子为多,但仍有许多事是他所不知的。这源五郎会如此有恃无恐,莫非真是与恩师有所渊源?

公瑾绝非饶舌多言之人,话既挑明,尽管他仍看不透这貌似女子的俊美男子,觉得对方掌握了许多自己未必知晓的秘密,但无疑地,这人必是一名极难缠的对手。

揭不揭穿已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要在祸害实际产生之前,将其歼灭。只是,要在今晚吗?

不,逐二兔者不得其了,何况自己今晚目标已不只两个,还是把力量集中,方为上策。

没有再答话,公瑾转头而去,临行前稍稍欠身,看在旁人眼里,倒像是他在向师兄行礼致敬。

源五郎、心中为之一凛。公瑾的动作他不意外,因为事关恩师的机密,在此时闹开对谁也没有好处,可是这人全然不受自己挑衅,足见深沉能忍,委实是不好应付啊!

看他的模样,是已准备在今晚动手,可是,凭什么呢?

公瑾一方目前已然暴露、且为自己所知的实力里,有花字世家的花残缺、出手狠辣的郝可莲,这两人都拥有天位修为,但仅凭这样,并不可能掌控今晚的大局。

周公瑾本人仅有地界修为,兼之身分特殊,绝不可能亲自动手,落人话柄。那么,是身为小天位第一人的紫钰,已悄然潜入此地了吗?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够,若要刺杀兰斯洛,那必须在极短的时间,不让众人发觉,顷刻间便将他杀掉,这样才不致惹起太大骚动。想做到这个目标,实力起码要超越兰斯洛五倍以上,紫钰虽强,却也还没到这种地步。

今晚之前,小草与己就想不透,公瑾敢来此地,必是有着足以镇压一切的自信,但迄今自己仍不了解,究竟他的底牌为河?

举目环视,源五郎发现一件奇事。公瑾的、心腹蒋忠,在随行人员的名单上,却没有出席这场告别式,公瑾把他派到哪里去了?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吗?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