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二卷 第七章 韩特出招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二卷 第七章 韩特出招(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雷因斯稷下

“…所以,我和我的同事都说,那个伪王真是世上最差劲的男人了,像这样子的勒索行为,对象还是全大陆,简直胆大妄为到了极点。”

“唔,这种说法也是满有道理的啦…”

如往常一样的午间相会,兰斯洛正自与爱菱对谈,听到她这样子批判自己的行为,确实也只有苦笑的份。

勒索的结果已经慢慢浮现了,七大宗门里,只有东方世家付上五千金币,表面上说是为了维持恶魔岛驻军的费用,其实彼此心照不宣,兰斯洛衷心感谢义兄东方玄龙的献金。

不过东方世家本身财政也不见得多宽裕,加上白鹿洞的政治压力,能给出五千金币已经是极限了,没法供给更多的援助。倒是有另外一笔五千金币的献金,对方是透过自由都市的钱庄来捐赠,出手相当大方,就是不晓得是何方神圣在赞助。

能一出手就五千金币,这份财力纵非是大陆上的主要势力,那便是富商巨贾。

由于此事出乎预期,小草特别花心思去调查,费了不少力气之后,得到了一个让人错愕的结论。

五千金币来自艾尔铁诺皇家,有极大可能是经由曹寿授意认可后拨发下来的!实在难以想像有这种可能,小草一时间也呆住了,怎样也料不到,那个痴肥愚蠢的曹寿,居然也会像自己夫君一样,偶有惊人之举啊!而根据魔导公会藏伏在艾尔铁诺宫廷的眼线,再配合青楼的情报,推出了最接近事实的结论:听到恶魔岛即将撤军,曹寿被吓得屁滚尿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密令宫内省汇钱过去。

得知此事的兰斯洛,惊愣处绝不少于妻子,万难料到自己当初抢劫艾尔铁诺皇帝的壮举,竟然在这种情形下得到实现。看来,那个死老胖子是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或许是认为远在雷因斯的战祸与他无关,反倒是恶魔岛的结界若破,大批魔族入侵人界,更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帝位,所以忙不迭地付上赎款,期望能保持现状。

对于这结论,兰斯洛只有苦笑,特别是想到自己居然如此给人瞧不起,这苦笑实在是笑得很难看,西对小爱菱的愤怒,也就显得没精打彩。

“当好人没人相信,做坏人又做得半调子,这年头作人真是难啊…”

小爱菱接着也提到日前在报上看到的东西,有关兰斯洛对医疗体制发表的演说,她就像社论上说的一样,把批评话语再重复一次。

这就是两人多日来相处的过程。有些时候,爱菱会教兰斯洛一些大古魔道的相关常识,再不然,就是与兰斯洛谈及她在研究院里的工作,听得出来,她以自己的天分,在研究院里备受器重,总是参与此极重要的研究课题。

不是人类,却能在研究院里独挑大梁,光是这样,就足以证明她的真材实学,每每念及此处,兰斯洛就感觉到万分佩服。

两人谈话时,那尾小小的机械狗就一直在桌下乱跑,有时候还会坐下来,用脚抓抓耳朵,看那股灵活模样,几乎就和真的生物没有两样。

兰斯洛眼光一直瞄着这阴险的小动物,从初次碰到至今,不知给它咬了几口?

这小东西的智能设计非常地卑鄙,平常总爱偷偷躲在桌下,逮着机会就忽然窜出来,专门咬人脚踝最痛的地方,实在是可恶之至。

爱菱解释过,狗狗设计是看到凶恶的人就采取敌对,关于这点,兰斯洛就常常感叹,自己是不是真的长得像坏人?

兰斯洛拾起一根树枝,往左侧一掷,狗狗汪汪叫着跑去拾起,反覆几次后,手劲大了,树枝卡在一株小树上,位置大高,机械狗碰不到,跳了几下,无功而落,跟着就一口咬上小树根部,一声爆响,那株小树从中炸成两段,整个烧了起来。树枝也随之化为灰烬,狗儿没东西可咬,只好悲呜着跑了回来,贴在爱菱腿边磨蹭。

兰斯洛则是看得眼睛也斜了,惊道:“这狗…”

爱菱笑着把狗抱起来,捧在怀里,笑道:“六十七号是我最新的作品,我常常把一些薪的发现和想法加到里头去,希望有一天狗狗可以真的活过来喔!”

“不是,我是有点好奇…”兰斯洛道:“你养条狗弄这么大杀伤力做什么?”

“没办法啊!最近在所里头研究的、做的几乎都是这些东西。”爱菱道:“其实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把新技术用在武器上呢?战争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不然,怎么所里在研究武器上头的经费花得那么大方,其他时候又好吝啬?”

身为掀起战争的祸首,兰斯洛只能讪讪地说不出话来。

“呃…这个…”

“不过满多时候真的很难说。人们把新技术应用在武器制造上,可是在开发新武器的时候,又刺激了新技术的诞生,所以,世界上的事很多时候真是难以论断呢:”

对最后一句话深有所感,兰斯洛连连点头,才刚想要答话,爱菱发现时间已晚,得要赶回研究院了。

“喂!小爱菱啊!”兰斯洛把机械狗拎着脖子提了起来,阻止它再次发动偷袭的企图。

“你说希望这小东西有一天能真的活过来,我觉得这想法很好,可是,对于一个真的有生命的生物来说,你整天这样用编号叫它,我想它一定很难过的。”

“啊!那该叫什么名字好呢?”整天忙着工作,爱菱只能利用闲暇时间作自己的研究,忙得都昏了头,当然没有闲情逸致去为实验体取名字。

“随便啊,像是…叫卡布其诺就还不坏。”

“好啊!谢谢大郎先生的命名,卡布其诺,我们走吧!”

爱菱领着机械狗往研究院方向跑回去,兰斯洛则是预备回宫去,继续处理那堆让人烦闷的问题。

这时,连串雷声爆响人耳,天位战的激烈能源波弥漫在大气中,兰斯洛察觉到事情不对。

“怎么搞的?是什么人打起来了?”

电光灿闪,轰隆声大作,一道道金蛇连续晃动问,爆发出强大冲击波,令伫立在城头的众人呼吸维艰,不得不撤足后退。

豁尽全力,韩特就没有做任何保留,剑势夹着雷电,源源不断地攻击。仅仅数年之前,一旦使用就会让身体被吸成干尸的大耗力招数,现在已经可以运用自如,在天位力量的支援下,急电窜发,不往往敌人身上攻去。

与上趟在基格鲁相比,韩特武功明显大有长进,呜雷断空一式,本是集电于剑上,直劈而下,但他现在随意挥洒,斩、挑、刺,于强大威力下,做出细密而快速的变招,使得杀伤力更增。

妮儿暗自咋舌,那天看这家伙与天草敌对,甫一照面就重伤落败,委实是满看不起他的,却想不到他武功果然有不凡之处,当日之败,实在只是因为对手太强…在韩特的一轮急攻下,妮儿仅有招架之力,一方面犹自脑筋迷糊,不知能不能使用天位力量与这人放手对拼;另一方面,终究是吃了长途跋涉的亏,手足酸软,又没有兵器,只能竭力问躲。

“对了!这家伙是佣兵,又是外地人,不能算是雷因斯的一般军民,用天位力量与他对战,不算违规!”

心念一动,妮儿几下身形变动,迅捷无伦,已用上了九曜极速的部份诀窍,以源五郎与她的关系深厚,自然会将这天下无双的保命绝技相授,转眼间自韩特剑网中脱出,斜斜地直往上飞,与他拉开距离。

“你跑得了便跑吧!”

急喝声中,韩特如附骨之蛆,快速追来。位置一高,呼唤雷电的速度更快,层层剑网阻住妮儿退路,慢慢收拢。

只是一旦与城墙拉远距离,毋须顾虑波及他人,妮儿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天位力量发动,周围的感觉变得阴森凝重,无形的腐蚀异劲慢慢朝敌人卷去。身在空中,韩特忽然觉得气息不顺,手腕衣袖斑驳碎裂,跟着就是肌肤微痛,像是被什么烈性毒药给腐蚀了。

“云梦古泽的金蛊化龙诀?这野蛮女人从哪里学会这么歹毒的功夫?看来似乎比传说中的威力更强啊!”

心中一凛,韩特忙收回几分功力自保,手下剑网劲道登减。把握住这个空档,妮儿将天魔劲剧烈爆发,如江河倒溃的强猛势道,瞬间就攻破已力弱的剑网,更直飘射到敌人跟前。

“以为这样就行了吗?你太天真了!”

韩特手腕一转,又是一式呜雷断空,剑上电光闪烁,近距离朝妮儿当头劈下。

九曜极速仅是初窥门径,妮儿没法像源五郎一样,瞬间闪形避过,但之前连对了多记呜雷断空,已经大概知晓这招的威力,趁着韩特两招远发的空隙,忽地拿出一个早就揣在怀里的护身镜符。

镜子模样的小东西,却是由魔导公会主席苍月草亲自施咒的护身符。当日与韩特联手战天草,见到天草以咒术阻止呜雷剑唤雷,妮儿心里就暗自记下,因为顾虑到往后可能再遇上这样的对手,甚至硬拼韩特的呜雷断空,所以她便向小草索取一个能令招雷咒术暂缓的法器,却想不到这么快便派上用场。

镜符一现,呜雷剑上的电光登时黯然,在这没有雷电助威的一瞬,妮儿举臂硬档宝剑,贴身发动硬攻。

韩特的呜雷剑虽非神兵,却也是一柄难得利剑,又是灌注天位力量,一拼之下,妮儿手臂登时见血,但她却也如愿贴近敌人,一发重拳就往韩特身上轰过去。没有其余的招数相辅,仅是平实的一拳,正中对方胸口,之后天魔劲汹涌爆发开来,单凭这样,已是让人难以招架,把韩特击飞了出去。

下方的呼叫声不住传来,那都是妮儿的拥护者,见她战胜,喜悦地大叫,但妮儿却累得直喘气,在长程奔跑后,体力已消耗得七七八八,再经历这样一轮交手,几乎要趴下来了,手臂“的伤尤其痛得厉害。

“傻瓜!你的呜雷断空有致命缺点,天草当初就说过了,你还死都不改…”

妮儿轻声说着,扯下另只手的衣袖,包裹臂伤。呜雷断空虽然强,但致命缺点却早就被天草窥破,令自己有法可破,加上使用次数过多,什么细微奥妙都被人看光,要恃之作为得胜杀着,委实是不够。

“是吗?那就如你所愿,大家来看点新东西吧!”

冷冷的一声传入耳内,然后便是闪光骤起,一道厉电猛往妮儿劈来。

“来不及避开…”

电光来得太急,要问避已不可能,妮儿一面举起镜符,一回运起护身气劲,预备硬接下这一击。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