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三卷 第三章 北门天关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三卷 第三章 北门天关(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雷因斯?北门天关

北门天关这个地方,在过往的数百年里,一直是隶属于风之大陆西北方的势力,从最早石氏王朝的大石帝国,到现在曹氏王朝的艾尔铁诺,始终座落在龙腾山脉的隘口,居高临下地俯视东方的雷因斯。蒂伦。

照当初建筑关卡的大石国创师估计,想要自外围攻下北门天关,非有百万雄兵不能做到,而纵有百万强兵攻至,北门天关也能凭地利与驻兵暂阻一时。

这个自我评断中肯与否不得而知,但却在不久之前被打破,失败的理由有三:防御结界的操作法失传、建筑年久失修与天位高手的重现。

当时,妮儿的深蓝判决与天草四郎的镇魂音剑激烈对撞,以力量面言,仅以地界推动的深蓝判决,怎么也不可能敌得过强天位力量,只是,天草四郎漏算了一件事,耶路撒冷的教廷武学有一定程度是向神明祈愿,倍增本身威力,就如同武炼的引神入体术。

一般情形下,这种实功甚至可以发挥出超越使用者本身的实力,但在那时,却出现了一个创招之人未曾料到的局面。从古至今,便是魔族本身也从未有人能与深蓝魔王缔结契约,创出镇魂音剑的先人,自然也无从估计深蓝判决的威力。

双方神明级数相差悬殊,结果,当两力相碰,妮儿的力量虽然远远不及,可是蕴含在招数里的深蓝魔力,却在瞬间压倒了镇魂音剑里的神圣气息。非战之罪,两股威力齐往天草四郎倒卷而归,在将他轰退的同时,爆发出的冲击波横扫整座北门天关。

天崩地裂,威力绝不亚于十数道龙卷风同时逞威,驻守北门天关的部队死伤惨重,巡防城头的士兵瞬间就尸骨无存,坚固石材在冲击波狂扫下,比面粉做的还要脆弱,摧枯拉朽般化作碎砾、石粉,消失在暴风强光之中。

当一切归于平静,这座屹立数百年不摇的名关,几乎成了一个血流成河的废墟。目睹这一切的发生,幸存的士兵相顾愕然,仅能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事后,驻军代表向花家总堡提出申请,希望能拨款重修北门天关,同时调派别批人马来此驻守。无奈,花家内部大乱特乱,这些申请无人受理,更无人能处理,重修进度极度缓慢。

一个多月过去,正当北门天关守军个个垂头丧气,没精打彩地驻守这座破落废墟的时候,北门天关落成以来的首批敌人,终于发动攻击。悄没声息地出现,精确迅速的效率,完整的规划,几乎只是一瞬间,他们就凭压倒性实力控制了大局。

守军九成以上都不抵抗投降了,而在知道敌人的身份后,他们甚至有一种战栗感,庆幸自己选择正确。雷因斯的五色旗,两千年来号称大陆第一的强兵,名声远播魔界,纵是关卡完好,也未必能与之一敌,更河况是凄惨的现在。

反抗者全数活埋,一个不留,投降的守军则受到保障,除了提供食物与医疗,也立即将他们重新编组,成为新的守关力量。因为谁也看得出来,不管五色旗在传说中怎么强也好,这支仅有一万五千人不到的部队,确实是人手不足啊!

看着飘扬在城头的雷因斯军旗,这些原本领取艾尔铁诺薪俸的士兵,心情很是复杂,特别是看到那个抱了一把五弦琴,独坐新盖好的城楼上,缓缓弹奏的俊美男子。

这个人就是他们目前的新主帅。和旧领导人花天邪相比,这个秀气得几近纤弱的男子,看起来实在很*不住,然而,事实证明,看起来很*得住的花天邪,在面临大事时,表现委实令人失望,那么,这个叫做天野源五郎的男人,会不会有一些比较值得期待的表现呢?

独自坐在城楼飞檐,源五郎放眼远眺眼前的苍郁崇山,心中颇感舒畅,再回看自己脚下已经快完成一半的新建筑,不由得哑然失笑。

不愧是白字世家的菁英,能以这么高的效率在短时间内重建北门天关,除了白字世家的技工,风之大陆上恐怕没有别支工兵部队能够做到。远自十多年之前,由白家创师群组成的侍者队,其名声就响遍大陆。

当时,各大世家均有比夸富豪的习惯,但相较于其他世家夸耀财宝的俗气举动,白无忌以更大手笔的动作,奠定风之大陆首富的地位。

白家携带用展示室、白家携带用庭园、白家携带用美术馆、白家携带用神殿…地点是香格里拉,在麦第奇、石家两家家主的面前,白无忌一声令下,由众多巧匠、创师组成的侍者队,平地起高楼,随着当家主的命令,变换拼组出不同的房舍建筑。

当一间金碧辉煌、装饰满无数高价珠宝的“白家携带用精舍”,于一刻钟内矗立在众人眼前,瑰丽生光,在白无忌的开朗大笑中,纵然是一向光彩夺目、抢尽群众目光的旭烈兀,刹那间也不得不黯淡下来,俯首认输。

这样的壮举,在寻常民众的眼中,只看见白字世家的无比财富,但在明眼人看来,却同时也暗示了没有高手坐镇的白字世家,仍有着不容忽视的组织力与实力,非独是麦第奇与石家,就连青楼联盟高层也为之震动,成功地暂时吓阻了外来势力对雷因斯的进逼。

此事之后,虽然白无忌没有再参加任何夸耀富豪的比赛,但全大陆人都将这整天穿着白袍、木屐,在稷下城里“踢踏踢踏”漫步的悠闲男子尊为风之大陆首富,而未曾再现的白家侍者队,也为民众津津乐道,让雷因斯人大感面上生光。

当源五郎知道北门天关的概况,便明白要夺取这个已经没有防卫力量的废墟并不困难,麻烦处是如何据地而守,那么与其需要强兵,更需要一支效率奇高的工兵部队,之后,向小草查询手边资源,这才惊讶地晓得,所谓的侍者队,便是五色旗的一部份。

这对于源五郎来说,当然是意外之喜。要如何防守北门天关,他心中已有腹案。时代已经不同,现在的攻城战,不仅是要防敌人大军,更要与万夫莫敌的天位高手对抗,如果不在这上头下功夫,那么区区一道城墙根本毫无意义,为此,源五郎需要一支高效率的工兵部队。

很幸运地,虽然做不到“白家携带用北门天关”这么夸张,但这支侍者队确实是以惊人的高速,把北门天关依照源五郎的新设计重建起来。如此一来,当敌人攻至,爆发天位战时,源五郎就很好奇对方的脸色。

对于自己现在所统率的这支五色旗,和两千年前的资料相比,也有不少地方让源五郎感到惊奇。当双方终于碰头,他的第一个感想就是:旗分五色,姓氏倒是清一色啊!

打开名册,五色旗的士兵九成以上都是同一个姓:白。换言之,这支驻扎在西西科嘉岛上的部队,经过两千年的重组、排除异己,已经完全变成白字世家的私人部队,之所以会在内战爆发时,宣誓效忠正统王权,与其说是遵从女王遗命,不如说是现任家主的授意吧。

——原来如此,连青楼联盟也不敢确定的所谓里白家,是真正存在的…

这点源五郎很清楚,因为他交付给五色旗代表的命令书上,只有寥寥五个大字:“他、是、自、己、人”。那个字迹不像苍月草的手笔,恐怕就是当家主的直接授命。

在人数上,五色旗号称二十余万,但是根据源五郎的观察,实际人数应该不只如此,这次奉命自恶魔岛撤军的,仅有一万五千人,据他们表示的理由,是因为既然目标是北门天关,兵贵神速,为求以第一时间抵达,一万五千人是五色旗目前最大战速所能运输的极限人数。

这句话源五郎明白,他事先也规划好一条路线,让一万五千骑兵翻山越岭,循山路小径急速前进,沿途行踪保密,该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给敌人一个意想不到的奇袭。然而,不久之后,他才明白五色旗那句话的真正意义。

“我没有看见马匹,该不会…你们都是步兵吧?”

“如果要求最大行进速度,骑兵队会造成阻碍,所以我们都是步兵。”

“步兵队要比骑兵队还快,又要能长途跋涉,你们该不会…”

聆听对方的说话,源五郎脑里出现许多念头。在正常情形下,一支全是武学好手的部队,全力施展轻功奔驰,在崎岖山路上,确实有可能比马匹更快。但是一万五千人的部队,不可能每个人轻功修为一致,跋涉起来会有先后之分,造成脱队;另外,若在奔驰中用尽体力,没法上阵作战,那也是毫无意义,以五色旗的素质,没可能犯下这种错误,那么,他们的计画是…

想到白字世家一直以来给予外界的印象,源五郎就有些发毛,开始猜测他们的运输工具。

北门天关一战,以高度神速震惊于世,各大势力都认为,能制造如此战果,除了五色旗本身的快速移动外,肯定是兰斯洛甫至稷下时,就已经对五色旗下了命令,不然再快也不可能如此快法。

这个结论并不正确,因为兰斯洛自己也暗自纳闷。照时间来算,从源五郎与五色旗会合,到他正式拿下北门天关,时间短得吓人,算起来,倒是很像以天位力量飞行赶路的速度,然而,如果仅是源五郎一人那还有话说,总不可能整支五色旗部队都有天位力量吧?

这个推想只对一半。整支部队里头,拥有天位力量的仅有源五郎一人,但他们确实是用飞的抵达北门天关。

行军时,望着后头的飞行大军,源五郎喃喃自语:“飞毯、飞船、个人飞行器…你们两千年前的资料,好像没这么夸张?”

“因为时代在进步。”回答的是紫旗统领,负责协助源五郎统帅全军的青年军官,白千浪。

“两千年来,我白字世家记取当日九州大战的教训,不断开发新技术、挖掘太古遗迹,再将研究心得与魔导之术结合,缔造如今的成绩,当人魔大战再次爆发,这次吃亏的可就不是人类了。”

源五郎回头审视后方大军,那里头包含了许多不同的飞行方法。有些人是乘坐飞毯,这种流传在别块大陆上的魔导器物,风之大陆的魔导公会尚未开发成功,白家经营航运,竟从别块大陆秘密引进。

有十来艘大铁鸟一样的飞行物,是太古魔道的飞船,以机械力量推动,速度比气球、滑翔翼快得太多。还有少数人背后背了一个喷火的铁块,叫做个人飞行器,据说还没有到实用阶段,这次是顺便进行测试。

为了这次奇袭,五色旗确实是集结手上所有的空运设备,将一万五千人的部队横越雷因斯领地,飞天运到目标。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