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三卷 第五章 计划将成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三卷 第五章 计划将成(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研究所里头的状况怎么样?那些家伙有没有很慌张?如果他们不慌张的话,计画就有问题了。”

“大家都被吓到了,虽然没有明说,但还是看得出来,他们都很担心一个月以后,研究所不知道会怎么样?”

对于爱菱的叙述感到满意,兰斯洛点头道:“这样最好。那些家伙一向眼高于顶,该是时候给他们一些教训了。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他们永远也都自以为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为了庆祝计画成功,两人在半夜相约聚餐。自从上次从白德昭府里劫掠了一票,两人的经济状况大为改善,该可以吃一些昂贵料理,不过,在讨论之后,他们仍然是决定到巷口的小面摊,蹲坐在街边,吃着热呼呼的面条。

“不过,大郎先生比我想像的还要聪明呢!计画能够成功,都是你的功劳。”爱菱皱眉道:“可是,那个伪王…兰斯洛亲王那边,大郎先生不是他的护卫吗?如果他因此而受伤了,那不是很糟糕吗?”

前两天硬接光炮,手臂给打得发麻,为此兰斯洛确实感到恼怒,但此时自然不能明说,仅是含糊道:“不用担心这个啦!那个人狂妄自大惯了,就连我这个当护卫的也看不过眼,难得有机会让他受受教训也好,你不是讨厌他吗?现在就正好让你出气啊!”

聆听这个解释,爱菱点点头,从大碗里喝了口热汤。她的吃法并不会特别含蓄,但和身边兰斯洛大口、快手的粗鲁效率相比,她总觉得自己吃得好慢。

依照计画,太古魔道研究院受迫于双方压力,必须要尽速找出内奸,或是尽速设计出足以抗衡的兵器。爱菱在研究院内从未有过表现机会,根本也就没人知道她的天赋与实力,研究院的调查始终也没有想到这方面,换言之,要找出内奸应该是不可能的。

当情形陷入胶着,只要找个机会让爱菱脱颖而出,以她的实力去解决这个问题,就可以建立她在研究院的实绩与形象,一跃而成为领导者,这样计画也就大功告成。

计画本身尚称完美,但细部实施还有些问题,因为兰斯洛和爱菱都不是那种善于筹谋、施计的细心人物,事实上,光是能顺利走到目前,兰斯洛就已经觉得真是老天保佑。

如果和妻子商量,藉助她的智慧,应该可以更安全一些了。但不知怎地,兰斯洛这次很是有种冲动,想要一切*自己来试试看…

“大郎先生。”

“嗯?”

“为什么作人得要这样呢?”低头看着面碗,爱菱道:“我只是想在研究院里做研究而已,并不想要当头,也不想要在谁之上,为什么非得要像现在这样子呢?”

简单却困难的问题,兰斯洛一时为之语塞,直思索了好半晌,才缓缓回话。

“这问题不好回答啊!丫头,因为作人就是这么样的麻烦。好比每个人都想要和平,但到头来,和平这东西却非弱者所能拥有。”兰斯洛道:“当你所处的环境一开始就不给你公平,不管你怎么付出善意、忍耐,旁人也只会嘲笑你。除非你能展示出自己的实力,让他们震惊和佩服,这时候,尊重才会在彼此间出现。”

“可是,这样子好累喔!为什么不能和和气气的相处呢?那样不是比较舒服吗?”

“因为生命的本身,打从一开始就不给我们太多的选择,像你的出身、我的个性,都只能依照弱肉强食这个规律走下去。”

在爱菱肩上一拍,兰斯洛笑道:“但最起码,我们还有二选一的机会。既然别人不接受我们的和平共处,那么我们就雄霸天下,他妈的去骑在这些家伙头顶上吧!”

给这股豪气、霸意感染,爱菱呆呆地点了点头,然而,承受她信赖视线的兰斯洛,自己心中却仍在迷惘…

制订计画的两人正在密谈,但于此同时,另外一场密谈也在稷下城内发生。既然那拥有天位力量的强人宣称在一月后要血洗研究院,研究院高层又怎会不做准备,任由这狂徒恣意胡为了?

除了备妥各项武器,他们也需要更直接的武力。众研究员虽有修习白家神功,但多数没有战斗经验,虽然修为不弱,却未必能在厮杀中派上用场,为此,几名研究院的首脑人物,费了不少辛苦,终于在今夜联络上匿迹多日的当家主,共商大计。

对着裸着上半身、躺坐在皮椅上、旁边有上空婢女倒酒伺候的白无忌,几位大老报告目前研究院的准备与对策。以当家主的堂叔白军泽为首,席上三人都是高当家主一辈的长者,知道白家在西西科嘉岛上的真正实力,希望当家主能够表态,守护白家的利益。

“之前我们已一直在隐忍,但是这个兰斯洛今次实在闹得太过份,直接欺侮到我们头上来了。若不是我们白家的忍让,他能在雷因斯这样嚣张吗?如果不在此时给他一些教训,让他明白谁才是雷因斯真正的主人,恐怕他以后无法无天,再也不把我们白家放在眼里了!”

“是啊,家主,这场闹剧闹得也够久了。天行小子的这场骚动,闹到这里也该结束了。既然三小姐过世,雷因斯不再需要女王,不如由您正式出面,将雷因斯正式置于我白家的统治,结束世家三百年来的等待吧!”

你一言、我一语,众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希望当家主拿定主意。在整个过程中,白无忌任由这些长辈说话,自己和旁边的美婢打情骂俏,对那些报告恍若无闻。

明显的不受尊重,众人自然深感屈辱与怒意,但却没有形诸于外,仍是态度恭谨的述发己见。

他们太清楚一个事实:不管人格、(缺)有多荒唐,白家当家主的位置上从未坐过庸才,若有人对这事实存有怀疑、对那看起来像一件废物的当家主、心存不屑,他的生命就像风中残烛一样危险。

正因为他们了解此事,所以他们才得以长命至今,成为白家上一代硕果仅存的几名长辈之一

话说了许久,而当终于听够了建言,白无忌有了动作。他从躺椅上坐起身,拎过热毛巾敷脸,之后,他热烈的鼓掌起来。

“呵…好主意啊!横竖我妹妹死了,又何必让那个便宜妹夫占便宜?现在把他给干掉,再发动白家的所有实力,席卷雷因斯,最后再继承金星祖先的遗志,让白家一举雄霸天下,这样我就是白家史上最了不起的当家主了!”

说话同时,白无忌大笑起来,声音似乎极度开怀,而受到这股欢愉气氛感染,三名白家长辈也跟着笑起来,只是越笑越感到心虚,因为像这样几乎把眼泪笑出来的狂笑,完全不合白无忌平时的形象。

“为了庆祝这个了不起的好点子,咱们就好好干一杯吧!”

在笑声中,白无忌拎起桌上的酒瓶,倒转过来,毫不客气地将冰凉的葡萄酒浇洒在三位长辈的头上。

美酒的味道虽然芬芳馥郁,但在这种情形下,相信没人能够好好品尝。冰凉酒液与心内沸腾的怒火成为极端对比,若不是仍存一丝的理智竭力克制,他们都有出手的冲动,以压元功将这不识好歹的后辈轰杀。

只是在这时候,一把比酒液更冰凉的声音,再次冻结了他们的怒火。

“真是一群又老又没用的丑陋东西,说话颠三倒四,做事也乱七八糟,也许当年我就不该劝大哥留你们活命,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家人胆敢质疑当家主的决定了?”

白无忌在三人因前坐了下来,面上表情与其说是凝若寒霜,不如说是一无所有。饶是如此,他此刻散发出来的压迫气势,却比之前的每一刻更强大百倍。久远的畏惧感觉,让他们想起了上一任白家主人的绝对威严,三人噤若寒蝉,进一步在心理上被压倒。

“口口声声为着白家,结果你们到底为白家作了什么?近百年来,研究院既没有重大的技术突破,也没有培育出宗匠级的人物。我辛苦赚来的钱,就只是为了养一群抬着鼻子看人、与现实脱节的废物吗?”

“那、那是因为…”

三人都想要辩解,和设置在西西科嘉岛上的总部相比,稷下分部掌握的资源和技术都不足,会落后也是理所当然,这不该是他们的错啊!

“嘿!想拿恶魔岛的本部来当借口吗?但如果你们真的有能力,为何不可以反过来,让分部的成就超越本部?你们好像忘了,白家人憎恶无能的同志,更胜于强力的敌人啊!”

白无忌的武功深浅,一直以来众人都不清楚,但从未有人见他展露或修习武功,感觉上应该不会太高。论实力,在座三人联手,要杀他应该不是难事,可是在这一连串说话中,一种冷澈的压迫感,慢慢压倒了他们,连句话也讲不出来。

“既然知道我那便宜妹夫能在雷因斯横行,是因为我的纵容,那你们还来多问什么?他要血洗研究院,我并不反对,因为你们这些几乎已经变成瘀血的东西,是该好好被清洗一下了。如果想要生存下去的话,一个月后就*自己的力量把敌人打退吧!”

白无忌冷冷道:“至于有一点我很好奇。遇到了这样的事,你们不先设法去对付我那便宜妹夫,却跑来我这边哭诉,该不会…你们是认为我没有他可怕吧?”

威力十足的一句话,众人根本无法应答。相较于来时的趾高气昂,他们几乎是以踉跄窜逃的姿态离开,而把自己态度表明的白无忌,看着这三名长辈的背影,喃喃自语。

“除了九叔公还懂得进退之外,白家实在没剩什么值得期望的长者了。大哥,或许你说得对,让该死的人留下来,总是很麻烦啊!”

同时为白天行、兰斯洛两大阵营所排斥,当家主又摆出了这样的冰冷姿态,太古魔道研究院可以说是完全给当权者抛弃了。

一直以来,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研究院始终保持超然态度,不干涉俗事,或许亦因为如此,研究员们都养成了一种高人一等的心态,但现在,强烈风暴终于吹进研究院内部,疯狂地席卷一切。

在三名长者将当家主的回答告知所有高层人员后,最后一张可以依恃的底牌也已失去,那感觉就好比直接被宣判了死刑。中下阶层的研究员,虽然不清楚这些内幕,但看到本来自信满满、一副高深莫测模样的长老们,忽然间垂首丧志,像是受到重大打击的样子,当然对前途更加悲观。

各项武器的开发,全部加紧步伐,希望能派上用场。努力的目标一共有三个:找出内奸、造出可以摧毁轨道光炮的武器,还有…能够击杀兰斯洛亲王的武器。

三项目标一时间都没有进展。研究员们本来就不是侦探的人才,调查范围也仅限于研究员之间。如果仅是器材流出那还好,但白天行一方既然能掌握更胜研究院的技术,又有谁会想到,罪魁祸首仅是个在研究院打杂的垃圾小妹?

特别是,当连续调查没有得到结果,众长老早就把嫌疑犯的来处,直指恶魔岛本部,因而放弃了持续追查。

在击毁白天行武器的制作进度上,众人知道,那台轨道光炮如今是位于肉眼难见、人类难以到达的虚渺高空。即使是使用最强力的浑沌火弩,要将之击毁,那就要拥有将浑沌火弩送至该处的技术,然而…

“怎么可能说有就有?那是长程弹道的技术啊!能做到这种事的话,就可以直接用浑沌火弩攻击白鹿洞或是大雪山了啊!”

这件事的困难,每个研究员都知道,而越是深入检讨,他们越是惊于白天行背后那位智囊的绝高技术!

不需要数十丈高的巨大建筑,也不用分节脱落的推进器,单凭一座简易搭造的发射台,就把一尊轨道光炮准确送到目标地。

同样是浑沌火弩,对方却已经掌握到以微生物自动清理放射能的技术,那已经不单单是器物的设计组装,牵涉到的层面之广,简直骇人听闻。

如若对方是一个组织、团体,有极大的可能,对方在挖掘太古遗迹的成绩上,远远超过白家,所以才能有此全方位的超越,如果对方仅是一个人,那与其说是天才,无疑更像是个全能神了。

现在,存在研究员心中的共同疑问就是:对方的技术到底领先研究院几个世纪?

焦躁、茫然,直接导致了判断错误,一直以来深信自己站在太古魔道的顶端,更是最优秀的人类,这份精英自信忽然间破灭,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镇定下来的,众研究员们如今就像走入一个无底迷宫,浑然找不到出路。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