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七卷 第一章 重做冯妇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七卷 第一章 重做冯妇(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自由都市地带“…情势极度不妙,小弟身中奇毒,任人鱼肉,盼昔日故友念诸旧情,亲赴稷下,一救小弟于水深火热之中…”

完手上的信件,华扁鹊面无表情地一甩手,将这封求救信抛入旁边的火堆,转眼间焚化殆尽。

“或许不应该成为青楼宾客的,它们的情报网虽然不错,但是整日送来这些垃圾很烦人啊!”

掌握全风之大陆情报的青楼联盟,向来着意笼络各方奇人异士,在目前的列表中,华扁鹊既是天下有数的神医,亦是极有可能已晋身天位高手的人选,当年在大雪山交换学生的教程中,更曾闹得云梦古泽天翻地覆,令毒皇一脉面上无光,这样的优秀人才,怎可轻易放过?

对于华扁鹊来说,能够与青楼搭上线,往后做事也会得到不少便利,自然不排斥受邀成为宾客。

只是,最近青楼信差除了送来最新情报,还频频送来韩特的求救信,看了实在是很碍眼啊…

(不过…用太古魔道、魔导之术联合制造出来的人造生命啊,这确实是满吸引人的…)韩特在信中不只叙述自己的处境,也把对白起的观察与资料搜集一并奉上,希望能引起这冷面鬼婆的好奇心,前来稷下。只是,目前被手边工作耽搁的华扁鹊,全然没有离开住处的打算。

将目光瞥向木桌上的一封信纸,上头以魔法拼音文字,写着一些残缺不全的咒文,虽然寥寥数语,但看在华扁鹊这样的大行家眼中,却是非同小可,也正是她连续多日逗留此地的主要理由。

“…同为修习魔导之术的同志,你也想一窥黑魔法中五极天式的奥秘吧?只要能完成我的请求,届时便将蛊冥恸哭破、星辰之门两式的秘诀倾囊相告…”

信尾端的签字,是魔导公会主席苍月草,看穿自己不受拘束的个性,没有要求自己加入魔导公会,反而以具有足够引诱力的法术秘诀为饵,这实在是很聪明的手法。

五极天式,号称魔法师对抗天位武者的最后兵器,这样强力的黑暗咒文,说不动心是骗人的,只不过,对方开出的条件委实不好办到,相形之下,倘若只是要上升龙山屠龙,或许还轻松一点…

“请将我派去的使者,在魔法上训练成材”是苍月草开出的条件,但一直以来,习惯独善其身的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教师,更不像师傅山中老人那样是个教育狂,对于调教他人一事,委实感到棘手,也因此进度缓慢。

(不过这样一来,五极天式什么时候才能到手,就很难说了…)想着想着,华扁鹊烦闷起来,斜眼睨视着一旁新收的学徒,冷声道:“怎么这么久?捣个药而已,花这么久时间,你不想要左手了吗?”

“好了、好了…已经好了,照老师你的意思,把苍蝇的眼睛、蝙蝠翅膀、蟾蜍油、史莱姆的黏液…七种材料捣成一起,已经全部好了。”

“好了是吗?那就喝个一半下去吧!我要记录一下新药品的反应。”

“啊?!喝一半下去?”

“你不满意可以全喝,不过这次可能不是变成青蛙这么简单。”

闻言,可怜的雪特人学徒脸如土色,忙不迭地将手里的混和药剂喝了下去,心中悲叹自己为何如此命苦。

本来在象牙白塔里,过着饱食终日、混吃等死的日子,作战什么的全与自己无关,正乐得享受,但却给小草小姐劝说,觉得大家目前情形不妙,说不准随时给赶出稷下,劝自己先行离开,前往北门天关,安全一点。

离开稷下时,奉命绕道去自由都市送信,到了目的地之后,见着那所药芦的主人,心里就狂跳不已,大叫不妙,什么人不好见,居然是见到这黑袍女巫,而看她阅信时面色阴晴不定,最后更以一种诡异的眯眯微笑瞧着自己,有雪险些当场口吐白沫的晕去。

后来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在华扁鹊严厉的监督下,有雪开始了刻苦、非人道的魔导修行,每天被逼着背诵咒文、辨识神明、调配魔导药剂。暗无天日的生活,让原本期望一趟悠闲旅游的他,如同身坠地狱,除了尝试偷偷开溜之外,也数度被逼得铤而走险,设法干掉华鬼婆,逃出生天。

无奈种种尝试迄今无一成功,敌人不仅狡狯无比,更兼之心狠手辣,自己暗中下的毒物,全给她一眼看破,最后逼得自己吃下,不知道是不是平常三餐中毒物吞得多了,有了抗体,因此侥幸生存至今,不过上一趟,给这冷面鬼婆下“极乐合欢散”失败,被逼着把那碗下药的红烧肉吃光,那才真是惨痛的教训…

(这一任的主席也真是怪人,居然想要把雪特人调教成魔法师,这又是哪门子的创举了?)心中纳闷,华扁鹊一时间也找不到办法,只有整日把“好好练,你一天没变成大魔导师,我就每天剥你三层皮”挂在嘴边,跟着忍受雪特人如同龟爬的迟缓进展。

无趣的日子,在不速之客的到访下,有了变化。当感应到有人到来,华扁鹊推门出芦,看到自己最伤脑筋的一名访客。

反戴着一顶鸭舌帽,压住秀发,枫儿穿着一袭贴身劲装,明艳无俦地站在门外,等候着主人的回应。

“死人面孔的,你在香格里拉有歌不唱,到这里来又想做什么?”

向师姐欠身一礼,以示尊重,枫儿晓得,此刻稷下伤亡众多,单是大洗礼中造成的病患,就不是轻易能处理妥当,若是能请到师姐亲临稷下,肯定大有助益,所以,不管怎样困难,都要请师姐与自己同行。

“师姐,无论怎样,我今天都要请您与我同赴稷下,请您助我一臂之力吧!”

华扁鹊阴沉着一张脸。她对外界发生的种种全不关心,就算稷下的人类全部死光,也与她无关,但是,就连她也无法否认,这意志坚强的师妹,是个很缠人的对象,要怎样才能摆脱呢?

微一思索,华扁鹊有了主意,冷笑道:“要我外出看诊吗?可以啊!如果你肯跪下来扮狗,对着我叫三声,就是答应你又有何妨?”

太研院的大会后,小草离去调阅资料,希望能研究出兄长的力量之秘,兰斯洛不便跟随,迳自回到白德昭提供的住所,等候妻子的消息。

对于白起的力量之秘,兰斯洛确实是很感兴趣。如果他真是像计算资料上写的一样,现在就应该是一个病气奄奄,整天躺在床上,常常发烧,身体虚弱的病人,全然没有可能修习武术。

但是众人眼前的白起,不但武艺强绝,天位力量所向无敌,智慧更几乎掌握着一切,越是与他交手,兰斯洛越是觉得自己每一个动作、想法都在他计算中,这感觉自是不好受,但对于白起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则更是让人好奇的一件事。

小草推测,应该还是与巫宫那边有关。与黑暗神明签订契约,依其咒力所形成的咒禁武学,很多时候常常有不可思议的效果,会造成如此变化并不稀奇。只是,这类武学往往需要付出重大代价,损人不利己,小草觉得有必要知道,兄长究竟付出了什么?

兰斯洛心里,还另有一事觉得不解。据小草所说,把自己从韩特剑下救回的,就是白起。用乙太不灭体救人,这全然违反了乙太不灭体的运功法门,技术上近乎不可能,至少自己把功诀来回想个几十遍,还是不理解这名大舅子如何做到。

另外更值得纳闷的一点是,明明彼此互为死敌,为何他要动手救人呢?

只要他不出手,自己当时可说在韩特手中必死无疑。会是要玩弄敌人吗?怎么想都不可能,那死矮子行事简单确实,绝不做半件没有意义的事,玩弄敌人、讲究武者尊严,这不是他的作风。

那么…他出手救助,甚至破关参战的理由是什么呢?越想越是不明白了…

思索间,外头传来脚步声,跟着便是敲门。

“呃…怎么会是你们?”

打开门,兰斯洛颇为讶异地发现,竟然是平素在酒店街的一众酒友,十多个人携同酒瓶、酒瓮,前来探病,塞满了整间房。

“咦?怎么才几日不见,就变成独眼龙啦!”

“你也太差劲了吧!说走就走,说退位就退位,也不来和大家打一声招呼,太没义气啦…”

“如果说你现在不是亲王了,我们可以摸你吗?”

众人七嘴八舌,平淡的气氛,反而让兰斯洛觉得舒适,放心地与他们闲谈,几句聊天话说过后,众人互看一眼,由代表者从包袱中取出一份卷轴。

“这是我们酒店街七千六百四十二人的连署签名,嘿!我们都是粗人,不懂得什么叫做政治,但大概就是这样统合很多人的意思吧…”

“连署的目的是?”

“我们希望你能重新回来,继续担任亲王,来领导我们。”

虽然当他们拿出联名书时,兰斯洛就猜到了,但心里确实有些讶异。

“你们有没有搞错,我可是背叛你们、舍弃你们的人啊?还让我坐上王位,你们一个个都不想活了吗?”

“刚开始是有点寒心,不过想一想,换做是我们自己,在那种情形下,也不可能答应那种要求,所以,你的决定没有什么不对…”

“反而我们自己也有些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你也帮稷下做了不少事,但是为了求生存,大家就这么软弱地赶你走,这样说起来,稷下的百姓也是出卖你的人了。”

“是啊!如果让逼你自杀的那家伙坐上王座,我们才真的是没有活路呢!那矮鬼太可怕了,听说他对自己的军队都心狠手辣,如果统治了稷下,谁知道哪天会不会把我们都杀光?”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到最后,归纳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所以,大家想一想,商量之后,还是觉得你当王比较好,虽然乱七八糟了一点,但是在你统治稷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啊!”

没有才怪,兰斯洛心里想着,自己在稷下的这段时间,可说是错误百出,整天捅出财政漏洞,现在只是因为白起给人的恐惧太过强烈,他们宁愿选择自己而已,这点自知之明是必须要有的。

当初讲说要离开,但现在显然是走不了,又有人民慰留,答应他们的请求也不是不行。然而,酒店街的人民和自己较为亲近,所以推选自己为保护者,但其余的人民呢?

一念及此,兰斯洛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这里虽非军事重地,但也不是平民百姓能进,这些酒友们是怎么进来的呢?

“嗯!你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么重大的事,光*酒店街的大家,好像还不能代表稷下百姓全体吧!光是你们连署,并没有用啊!”

“那么…就让够份量的代表来请求吧!”

如兰斯洛的预料与感应,这句话一说完,雷因斯宫廷派硕果仅存的大老白德昭,出现在门口,向兰斯洛拱手为礼。

这里是白德昭的府第,如果没有他的同意,平民百姓怎可能进得来?而他亲自现身,又代表着支持的立场,这点委实让兰斯洛不解。

“连德昭长老都出马相请,我真是受宠若惊。”兰斯洛道:“不过,我是个惨兮兮的失败者,当初答应大老们的三个条件,几乎全部都没有做到,这样的我还继续当亲王,妥当吗?”

初入稷下时,兰斯洛答应了大老们三个要求,为此缚手缚脚,之后随着战事激烈,三个要求几乎全被打破,依照当时的诺言,现在已经丧失角逐王座资格的他,应该被驱逐出境了。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会议上的见证者,除了我之外,都已经不在人世,再固执这些条约已经没有意义了。”

宫廷派的大老们,除了白德昭因为称病在家逃过一劫,剩下的都已在早上给白起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无法再为兰斯洛的诺言作见证了。

“和我这个老人说话大概很枯燥,所以,我就只问两个问题。”白德昭道:“兰斯洛殿下,您会舍弃稷下的人民,独自离开吗?”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