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十七卷 第八章 回到未来
设置

第一部 第十七卷 第八章 回到未来(1 / 2)


“妈巴羔子的小畜生,你被蛇咬屁股了吗?鬼叫鬼叫的,起床啦!”

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兰斯洛脸上,让惊愣不已的他,自恶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似乎已经回到白德昭提供的那所府第内,衣着整齐,什么战斗受伤都只是幻梦一场,而面前坐在椅子上、粗鲁地翘着腿的那人是…

“你个老色鬼,没事为什么打我耳光?当人义兄很了不起吗?咦?爱菱丫头到哪里去了?

她应该和我在一起的啊,喂,你可别趁机对她作一些很奇怪的事啊…“一开口便连续问了这许多问题,而对方显然没有什么耐性,一巴掌又挥了过来,兰斯洛偏头想躲,但不知怎地竟没能躲过,左面颊上**辣地一痛,又给打了一记耳光。

“混蛋小畜生,才不过到外面混了一段日子,就这样没大没小的,谁是老色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好色了?”

话意不对,粗鲁的动作也不对,义兄东方玄龙不会有这么蛮横的举止,也不会这样老实不客气地见面就打,那么…在这世上,还与义兄有着同样一张面孔的人是…是…

不敢置信,兰斯洛睁大眼睛,看着身边的一切。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房子里的所有景物,一桌一凳,看来是那么的熟悉,那只缺了盖子的破茶壶,仍像当初自己离开时一样,放在门旁边的凳子上,还有自己编来玩的虎牙项炼、捡来酿酒的蜂巢,全都放在记忆中的位置…这里,正是杭州山上的那间小屋,自己度过生命中前十九年的家。

“老…老头子,真的…真的是你?”

回答这句问话的不是言语,对方的坏脾气就像记忆中那样,臭烘烘的大脚直接就踹了过来,踢中额头,重新撞躺回床上。

“死小畜生,从小就告诉过你不知多少次,是师父,什么死老头子,没大没小…去你妈的,养条狗都比你聪明啊!”

仍然是这样不客气的谩骂,但听在耳里,却有一种让人怀念不已的温馨。老天爷对自己实在是不错,在一切的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后,仍肯给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机会,去弥补当初没能完成的遗憾。

“老头子,你不是…我听爱菱丫头说,你已经…”

“嗯,丫头并没有说谎。”

月光下,皇太极的表情变得和缓,试着表现轻松,却又有几分掩不住地遗憾。

“其实呢,当你看到我在这里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是不在人世了。”

“老头子,你不觉得自己这么说很奇怪吗?你明明就站在我前头啊!而且,就算是变成幽灵了,你的嗓门还是大得吓人啊。”

“闭嘴!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一口吼回来兰斯洛的疑问,皇太极道:“你现在所看到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是我用最后一分力量,把我的精神烙印复制在铁牌里面,配合太古魔道的技术,用来再给你这笨蛋一点指导的最后机会。”

即使没有这么说,兰斯洛自己也知道,这次见面后,将与面前这个老人永诀,然而,亲口听他说出最后两个字,仍不禁感到一股难言的悲伤,袭上心头。

“少露出一副这种倒楣脸,去你妈的,你现在就要哭墓了吗?”

“呃…老头子,我听爱菱丫头说,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嘴巴好像没那么坏…”

“爱菱丫头是个可爱的小小姐,和你这小畜生怎么相同?养你就是为了心里不爽的时候有个东西可以叫过来踹,还用得着客气吗?”

这话当然不是真的,不过,这样子的对谈,对兰斯洛而言却是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的安心,渐渐地也冲淡了忧伤气氛。

“看你这副跩样,在外头好像也混出了些名堂,说出来让我听听吧!好的、坏的,都无所谓,让我听听你在外头干了些什么。”

对着坐在前头、翘腿抖脚,一副揶揄笑意的老人,兰斯洛慢慢说着自己下山以来的一切。

“…在暹罗城里遇到我义兄的时候,真是给他吓了一跳,真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人与你那张丑恶嘴脸一模一样…”

“…枯耳山上那一战真是好险,突然那么多蜥蜴怪物一拥而上,杀得我们屁滚尿流,还有那个臭女人,枉费脸长得那么漂亮,下手竟然这样毒辣!喂,老头,你那个结拜兄弟未免也太不够意思,我不过在艾尔铁诺干了几票买卖,他居然派徒弟来砸我的场!”

“…王五师兄真是个好人啊!在我老婆的告别式上,他还亲自来这边帮我祝贺。老头,他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啊?”

“…小爱菱是个很棒的女孩子,老头你怎么会遇上她?还有,你太不够意思了,大家都说你是太古魔道的大宗师,可是我跟了你这么久,半点屁都没有学到,丫头跟了你才多久?

你就把一切都传她,你这下流老头一定是见色起意、有异性没徒弟…“

兰斯洛不停地说着,有时兴奋地比手划脚,有时慨叹垂首,但面前的老人却始终维持着那样一副微笑表情,静静地聆听自己的诉说。

感觉上,时间仿佛倒流到许久之前,在自己的童年,还是个毛头小鬼的时候,每当作了什么事,总会立刻跑到这唯一亲人的面前,高兴地报告自己的成就,抓到一条大鱼、找到一片四叶幸运草、发现了蝌蚪群聚的清澈水潭、拿到了可口的蜂蜜…

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当自己满心欢喜地向养父诉说,当时身体已经不好的他,总是一面咳嗽、一面摸着自己的头,以示嘉奖,而脸上流露出的和煦笑容,就与现在毫无二异。

自己不曾有过父亲,也失去了为人父的机会,所以无法理解,所谓的父亲,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与这个老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也让自己很迷惑。是师徒?是父子?还是朋友?三者都很像,却又不只是那样。自从知道自己身上拥有强大的内力,极可能是来自于他的传功,他绝不只是一个普通老头之后,每当夜阑人静,心里也会有一种莫名的疑问:倘使老头子这么厉害,为什么要孤伶伶地隐居荒山?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内力传给自己,却又只字未提?

特别是在听见白起一生的故事时,更有一个恐怖的念头袭上心房。会不会…老头子只是想要利用自己去作某些事?

这个想法曾让自己很不安、很难受,然而,直到此刻,重新面对养父,自己才明白一件事。

所谓的父亲,到底应该作哪些事呢?仔细想来,大概就是老头子曾经为自己做过的这些事吧!假如说,对孩子抱以期望、呵护、教育、磨练,这些是父亲应尽的责任,那么他一件都没有少作啊!这样的他,是应该被自己视为父亲对待的,而就算他想要利用自己些什么,为了过去曾经享有过的那些温暖回忆,是可以不用去追究的…

如此说来,这会不会也是白起的想法呢?自己并不认为他会蠢到完全没发现母亲的计画,但他显然从未对母亲有个任何怨恨…

“在想什么?一副快要掉眼泪的表情,你老爸死啦?”

老人以一副嘲笑的表情说着,但兰斯洛却知道,养父并非是视男人流泪为耻辱的人。对自己的教育中,他一再强调要作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然而,他的观念虽然很大男人,但却具有很高的柔性。

他一直是这么说:“为什么要去压抑?想笑的时候就笑,想哭的时候就哭,这样才是这正常的啊!在想哭的时候拼命忍住,装出一副了不起的酷样,这样不叫男子汉,叫做孬种。

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只有当你勇敢地去面对自己的软弱,这样才是一个男人。“

不知不觉地垂下了头,兰斯洛低声道:“对不起啊…”

“对不起什么?一个男人讲话不要婆婆妈妈…”

“那天…我不该用石头偷袭你的,害得你…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当日之所以能偷溜下山,主要是因为趁着老头子似乎生了点病,盘膝调息时,拿块石头从后砸了过去,将他打倒,一溜烟地跑出去,这才得以开溜成功。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十九年来,自己为了离开这鬼地方,不知道偷袭过他多少次,比这更大块的石头都不知道砸过多少次,这老鬼半点伤痕也没有,这次趁他生病,狠心砸一下,石头还特别选没尖没角的,顶多昏一下,根本不会怎么样。

然而,当自己正式习武,开了见识之后才明白,那日养父面上又发青又发红,浑身冒烟的样子,是习武者最凶险的走火入魔,他年事已高,在这紧要关头自己居然从后偷袭,那根本没有任何抵御之力,后来他过世于阿朗巴特山,说不定就是因为自己这一砸的影响。想到这一点,心中内疚得无以复加。

“胡扯什么?小王八羔子,你算是什么东西?我可是堂堂的日贤者,你那点只能拿来打蚂蚁的力气,能伤得了我这无人能比的绝顶高手?你发梦等下辈子吧!”

“可是…”

“没有可是!不许有可是!”不容反抗的魄力,老人的手掌拍在兰斯洛肩头,严厉的神色慢慢和缓,沉声道:“你是个年轻人吧?既然是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不要想一些无聊事,去耽搁自己的人生。”

“但是…”

“没有但是!不许有但是!”像是一个无理的暴君,老人再次驳回了兰斯洛的话,肩头上的手更加了力道,“作人不要老是想着过去,你明明活在现在,却又硬要背着过去的包袱,这样你不会有未来的。你还有很多的朋友,可以与你共有未来,不要把那些无聊事放在心上…”

兰斯洛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老人的强势给拦住,他严肃起表情,缓声道:“其实我很不满意,你到外头混了这么些时间,为什么这么样地窝囊?我当初要教你的东西,并不是这个样的…”

即使养父不说,兰斯洛自己也知道,下山以来虽然作了不少事,练成武功,拥有常人梦也梦不到的天位力量,成为大陆之名的风云人物,但是在心里,也觉得这样子并不足够。

自己与师兄王五的距离并没有拉近,而和大舅子白起相比,自己所立下的那些显赫功业,就像是顽童胡闹一样地可笑。这样的自己,确实是很窝囊啊…

“你在顾忌些什么东西?畏首畏尾的,不成样子,以前你在山上的时候,不是很肆无忌惮吗?那个从来不把我的规则放在眼里,只照自己意思去进行一切的你,到哪里去了?我皇太极的徒弟,怎会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

老人边说边摇头,面上神色除了失望,更有着怒气,要不是还给这小子几分颜面,立刻就是一记耳光过去了。

“你虽然这样讲…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在意啊,做事如果这样子,会伤害到很多人的,还有…如果我真的这样横行无忌,到时候很难和师兄交代的。”

“放你妈的狗臭屁,是你师兄大还是我大,和他交代会比对我交代更重要吗?整天只想到对人交代,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对自己交代?看你这副乌龟模样,我啊…可是一点都没有想到,辛辛苦苦教大的徒弟会变成这副德行。”

“啊,放屁!你养大我有很辛苦吗?还不是每次都把我赶出去,食物自己找,还要连你的份也一起找,这样也算辛苦?”

“这…我是恨铁不成钢啊!再说你每次出去,我也都很焦急地在屋里等你回来啊!”

“好像不是这样的吧!要是我被老虎狮子吃了怎么办?要是我死在外面,没办法回来,那又怎么办?”

“不怎么办,那样的话,那天的晚饭我就自己煮…”

“混蛋!那不是重点,你这个罔顾人命的死老头!”

“你才混蛋,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死在外面的饭桶,没资格当我皇太极的徒弟!”

老少两人一番对吼,气氛却因此缓和许多,当不可免地仍要面对原先的话题,兰斯洛拉拉头发,叹道:“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讲得那么轻松呢?你们对我的期望,我可以理解,但是要什么都不在乎,全凭自己意志来做事,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