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一部 第二十卷 第五章 战场妖姬
设置

第一部 第二十卷 第五章 战场妖姬(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三月艾尔铁诺北门天关

负责扫荡城内敌人的五色旗土兵,遇上了超乎预期的大麻烦。由于特殊需求,在源五郎重修北门天关时,就曾考虑过巷战的可能性,特别在北门天关内加装各色机关,也因此,当敌人开始破坏的时候,随便打断一两根柱子,就是弩箭乱飞,或是一不小心便失足落入酸液池里。

厉害的机关,如果是用在一般人身上,早就把来犯敌人全部消灭了,但对于这批不请自来的侵入者,却嫌不太足够。明明弩箭钻身,给射成了刺猬一样,这些人却恍若未觉,继续顶着箭雨奔过来。

“好厉害,这些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显然不是。”

从酸液池中痛呼爬起的入侵者,证明了这个事实。稍微一发劲,身上的单薄衣服就被胀破,露出内里覆盖着皮毛、鳞甲的壮硕躯体,一个个都是兽头人身,踏出来的脚步,在地上印出蹄痕不一的足印,把事实展现在其余人类的眼底。

“原来如此,是兽人啊…”

狮头、虎头、豹头、象头人身的兽人们,一齐仰天发出怒吼,虽然分散在各地,但海啸似的怒吼声,却笼罩整个北门天关,而当他们发现敌人所在,大喝着急奔过来的凶猛姿态,给人一种彷佛战车冲锋而来,即将压倒一切的强大震慑力。

“策略采取对了,如果不以多击寡,这场仗不好打,我们的损失会不小喔。”

即使是有不错修为的武术好手,人类与兽人对上,仍是大为吃亏。先天上的体能差别,兽人族的蛮力与勇悍,本来就是让他们能纵横于战场上的本钱,对人类会造成致命威胁的刀枪羽箭,除非是用机弩投射,或是有武学好手运气增力而发,否则根本就难以砍入他们结实的肌肉。

力量之外,这些不同种族的兽人,反应速度也远在人类之上,如果正面交锋,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

“真是想不到,在正常的世界也能碰上这水准的战争,看来我们不能太大意啊。”

“奇怪,兽人们的栖息范围应该是在武炼啊,为什么会翻山越岭,跑到这种地方来呢?”

这是每个人共有的怀疑,然而现在不是执着于这问题的好时候,在各支部队的迅速动作下,他们在兽人兵之前摆开了阵势。薄弱的部署,既没有弯弓搭箭,也没有准备弩箭机座,兽人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前头的几个索性从旁边屋子柝下梁柱当武器,狂挥着冲了过来。

“好勇气,不过在不把敌人放在眼里这一点上,我们也是一样。”

一声令下,五色旗士兵们手中出现一种黑黝黝的铁块,跟着,从那漆黑的枪口中,无数火花迸射出来,每一发都伴随着吵人的声响,而主动朝敌人冲杀过去的兽人们则发现,一种远比羽箭更具威力的铁弹兵器,轻易地打穿了他们的肌肉,在鲜血溅出的同时,不少同伴因为重创而倒下。

“光*肌肉是敌不过脑的,如果笨到赤手空拳和你们作战,我们还算得上是万物之灵吗?”

“嘿!当家主一定很高兴,这些家伙比魔族好对付多了,最起码子弹不必特别用银子打。”

面对敌人,五色旗土兵们显得游刃有余,轻轻松松,然而,他们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些。

“吼!”

“嗥!”

“呜!”

不同种类的兽嚎,再次响彻了北门天关,那些受到枪击倒地的兽人们,重新站了起来,连同毫发无伤的同伴们,再次朝守军冲了过去。机枪声连续响起,子弹如浪潮般汹涌射出,但这一次却发挥不到什么效果,在狂吼声中,兽人们的肌肉变得更为壮硕,而且也更为坚实,一根根体毛全数如针竖起,子弹与肌肉接触的瞬间,闪出火花,跟着就在金铁相鸣中被弹开,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虽然久居海外,众人仍然对大陆本土上的武学与术法有一定认识,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想不到会在这群兽人身上出现而已。

“大地金刚身啊…”

“这样想也就难怪了,石家本来就是从武陈崛起,如果说石家里头有兽人,那可一点都不值得意外啊。”

“这么说,这些练了大地金刚身的兽人异种,就是石家金刚堂改造出来的秘密战队啰?”

“可恶,白鹿洞和石家居然偷偷联手起来了!”

推出了最接近事实的答案,对于众人来说,并不见得就会比较轻松一点,因为局面正在往更糟的方向逐渐演化。

“报告!敌人人数又增加了,估计又增加了一千人!”

五色旗全力侦测下,总算发现了敌人潜入此地的方法与媒介,一种肉眼难以辨识的符纸。照推测,是将制作完毕的符纸,以物质变化的术法缩小,再透过不明方法遍洒入城内,而将这些散在地上的符纸作为信号接收器,敌人的特殊部队就以空间转移咒法传送进来,从这点来看,现在在敌人的大后方,肯定有一批道术部队正在施咒。

在与魔族的战斗中,五色旗最忌惮的对手,不是那些拥有超强破坏力或防御力的魔物,而是那些明明已经伤重,却会吸收敌人或同伴血肉、精气,进而疗伤复原的怪物。对于这种有着近乎无尽回复力的怪物,五色旗就感到十分棘手与疲惫,白家前辈就是因为这样,潜心创出乙太不灭体这套优势武学。

现在的情形也类似,如果不先破坏敌人的潜入途径,任由他们这样不断地补充援军,无论五色旗再怎么样强大,也一样是会承受不了的。

“妈的,重建工程的时候,应该加入防止空间转移的术法才对的。”

“不是没有,但只能防止一些粗浅的术法,现在敌人一定是在城里放了某种媒介,才能使用法术,我们必须找到这种媒介才行。”

“没有直接遮断外界连线,将媒介与外头的联系全数遮蔽的结界吗?”

“听说是有这个设计,不过本来是打算二期工程才追加的,谁会料到敌人有这么先进,居然会用这种技巧!”

“如果今天不死在这里,以后要把石家列成特殊观察对象。”

众人交相对吼着,而握紧手上机枪,看着前方的兽人们无畏枪弹,大步奔驰过来,如怒涛般汹涌的声势,每个人都有心理准备。

(回到大陆本土,却碰上更加荒唐的怪物,世上怎么有这么荒唐的事?这一仗…真的是有够衰了…)

尽管早已预测到当战争开打时,会有天位高手冲杀过来,但当实际遇到,花残缺、郝可莲仍是吃了一惊。

过去在稷下交手时,他们曾经领教过源五郎九曜极速在狭窄空间之内,发挥出无比灵动的变化效果,但这一次,明明双方相隔里许遥距,九曜极速仍是有着缩地成寸的奇效,只是眨眼功夫,源五郎就已经迫近过来,更准确地发现了两人的位置。

因为考虑到会进行天位战,一开始指挥权就已经交托给信得过的将领负责,不过,由于整体大局都是由花天邪操控,估计旁人也做不了什么。花天邪并非无能,只要把天位高手这个因素排除,像现在这样单纯地战术场面,正好是他发挥才干的时候,如果能够充分配合公瑾的计画,那么要夺取胜利,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迎着朝这方向射来的源五郎,两人一同飞身拦截。北门天关的的天位高手,是山本五十六和眼前的人妖男,虽然不晓得那头怪力暴龙女跑到哪里去了,但如果能趁这机会,以二敌一,将这棘手敌人先给解决,那即使最后攻不下北门天关,也划得来了。

在与敌人接触之前,花残缺已经运起花家腿功,夹带着急劲狂风,更在最尖端形成锥体,令腿招威力更形集中地往敌人攻去。这一腿可以说是相当杰出的一记攻击,然而,当前所有天位高手中,再没有哪个人比源五郎更熟悉花家武学的破绽。

(把我当成第一目标吗?伤脑筋,我可不想被人看成是软柿子啊!)

(紫微玄鉴,为我找出敌人的破绽吧!)

不用刻意闭目,当天心意识开始运转,在源五郎眼中的敌人,就像是被切画成无数个细小区块,而在这些区块中,数十个细小部位开始放大,让源五郎将敌人招数的威力所在、破绽位置一目了然。

双方正式接触,花残缺想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尽管事前对这个貌似女子的美丽男子有很高评价,但怎也想不到,他的武功竟比上趟在稷下交手还要高得多,轻轻几下旋身,就将腿招威力全数避过。

花家腿功以敏捷神速见长,但遇上九曜极速却相形见绌,源五郎合并剑指,出手如电,在与花残缺近身接触的刹那,连续在他右腿上十余处穴位点过。

(这股力量…不是单纯的指劲,是剑气!)

结论并没有错,花残缺还想鼓劲护身,以白鹿洞内功抵御敌人的点穴,争取回复时间,怎知源五郎不仅是招数灵动,连内劲亦是无比刁钻,入体之后立刻分头钻去,准确地截停花家腿功的运气穴位。

“这么说满不好意思的,不过你和我的程度相差太多了,我只要认真起来,你这样的武功根本就不够看。”

如果碰上源五郎以外的小天位高手,还可以多支撑一会儿吧,然而,环顾小天位众高手,在韩特、妮儿、兰斯洛纷纷有所提升的情形下,这数月来没有什么进步的花残缺,确实已经变成小天位高手中最末的一人。

只是,任他们事先怎样估计源五郎了得,也计决想不到花残缺在他手里连一招也接不下。没有下杀手,在破去腿招同时,也用“小天星剑”暂时封死他体内气脉运行,跟着用犀利言词刺激,让本来就真气涣散的花残缺,更加难以凝聚功力,大叫一声,狼狈之至地往下坠去。

“搞定一个了,现在…美丽性感的郝可莲小姐,你不觉得比起生死相搏,我们应该去做一点更符合我们气质的事吗?”

原本在出击前,郝可莲与花残缺有商议过两人联手夹击的策略,结果现在伙伴一招落败,郝可莲心中不能说不受震撼,但在表面上仍看不出半丝动摇。

“嗯,说得也是呢…那么,绝世美男和无双艳女,有什么事是我们应该做的呢?”

声音又娇又嗲,配合那一副既嗔还怨的美艳容颜,真是会让人看到心神荡漾,不能自制。不过,当美人儿招招夺命,诱人肢体在晃动同时,也散出阵阵不只是醉人鼻端,更烂人皮肤的剧毒香气时,要欣赏这朵毒花的妖艳美感,就要相当的本事了。

“这个嘛…有很多事可以做,不过都不适合在这么煞风景的地方,可莲小姐如果愿意,我们两人找一个四下无人的僻静之所,私下研究研究如何?”

敌人的招数极是诡奇,绝非正道武功,源五即见识虽广,一时间也难以判别,只好打起精神,见招拆招。

(唔,紫微玄鉴,把她的破绽找出来吧…)

比起天心意识,小天位内几乎无人能及的修为,是源五郎的对敌利器,只是当他再次运起紫微玄鉴,想像击败花残缺那样地重施故技,却惊讶于郝可莲这女子的不简单。

天心意识之间的差距,如果被发现破绽,那往往是当事人未能察觉,也难以防御的致命破绽。经过天心扫描,源五郎看出了敌人十余处破绽,比花残缺要少,这并不值得奇怪,古怪的是,她好像也明白自己武功破绽所在似的,虽然限于功力,无法防御补救,却以莫名毒物安置其上,让想要趁隙攻之的人心有所忌,不敢放手攻击。

而她体内的毒物确实是极为厉害,自己冒险沾染了微量,却发现无法立刻化解驱出,若是重重击中她一下,或是被她重击一记,看来都不是轻易可以化解的。

和这样的敌人交手,几乎等若与天魔功高手对战,所不同的是,由毒物造成的腐蚀效果,虽然没有天魔功那样侵经蚀脉,却有其他晕眩、手脚不听使唤的作用,实在是很不好应付。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