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一卷 第三章 杀神计划
设置

第二部 第一卷 第三章 杀神计划(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四月日本京都

当日本使臣到达象牙白塔,极力要稳定两国关系的时候,在日本本土,也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大家听好,家主已经下达命令了,目前在日本的各处分舵,全都要做好准备。我们白字世家谋夺日本的大计,要正式开始了。”

在某一间小屋内,有一群人进行这样的谈论。他们都是白字世家派到日本来作地下工作的人,有些来了不过数年;有些却来了许久,在此地娶妻生子,开枝散叶;还有一些更为久远,其家族从数代之前就已到此潜伏。

众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白字世家能拿下这一块邻近的土地,拓展世家势力。数代之前的白家家主曾经允诺过,若然有朝一日拿下日本,就交由潜伏于此地的白家子弟来统治。

虽然觉得祖先这个承诺欠缺现实考量,不是什么好做法,但现任白家家主白无忌并无意去推翻它,也因此,这些潜伏于日本境内的白家人,一直都很努力地做着准备,等待时机。

而现在,这个时机终于到了。家主白无忌的指令,以最快速度传遍日本每一个支部,告诉他们,拿下日本的时候到了,所有白家子弟全都动起来,秘密准备好武器,等待总部派过来的高手协助,里应外合地起事,一举把日本拿下。

“终于等到这一天,大家的辛苦都有意义了,从今之后,我白字世家要在海外扬眉吐气!”

“真是久啊,从我祖父开始,我们一家部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家主终于下了决定,我们也可以不用再隐藏了。”

“但是…不知道总部派过来的高手会是什么人?要动日本可不容易呢,毕竟这边有天草四郎啊!”

提到这名字,众人不禁沉默下来。在日本潜伏多年,他们又怎会不清楚天草四郎在民众心中是有如神魔一般的伟大存在,与陆游齐名,这位名列三大神剑之一的绝顶高手,就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挑衅的对象。

即使以白家潜伏在日本的所有实力发动攻击,恐怕也挡不住他三剑吧!

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觉悟,然而,领头组长说出的一个消息,却让他们担忧的心情,如遇着阳光的雪水一般消融了。

“大家不用担心,根据本部传过来的消息,北门天关一场大战,天草四郎惨败在陆游老儿手上,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不足为惧了。”

难以想像的好消息,产生了强烈的鼓舞作用,众人都在彼此眼中看到喜色,忍不住鼓掌叫好。

“太好了,如果天草四郎真的倒下,这样子一来,我们的大事就水到渠成,没有失败的理由了。”

“是啊,没有了天草四郎,日本这边等于是无人了,凭我们的实力,里应外合,三个月之内就可以完全征服这块上地!”

虽然心情兴奋,但众人仍然没有失去商谈机密大事应有的警戒心,所有声音都压得很低,然而,在他们把话说完之后,却有一把低语传进每个人耳里。

“日本无人吗?多谢各位叔叔伯伯把我们看成这样啊,不过不管怎么看,你们的论点好像都有点问题啊。”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得众人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连串的撕裂破风声响起,众人置身的木屋已经被碎裂开来。

“有高手!”

“是什么人?”

“天草四郎杀来了吗?”

即使是白家人,也不是每一个都像五色旗成员那样地杰出,骤然遇到攻击,仍不免慌乱,特别是当他们察觉,敌人的力量比估计中更强横,恐怕他们之中无人能敌时,恐惧与不安就很自然地出现了。

“别待在屋子里,到外头去,别让人一网打尽了。”

在屋子崩裂开的时候,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呼声,跟着众人便翻跃出去,预备应变突围。

照猜想,如果有人撞破这样的谋反大事,官府一定派出大批人马围捕,但出乎预期的是,外头一片死寂,只是在街心站了两个人,除此之外,一点声音都没有。

饶是这样,众人却都知道自己已经身陷重围。这处分舵并不是什么偏僻所在,周围也有些人家,但现在却完全感受不到还有生人气息,只有远方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显示有人已经控制住这整个区域,并且安抚一般民众,不让他们出来妨碍。

但,这实在太不合理了。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地下工作者,本身也有相当的武学修为,倘使真的有人做工这么多动作,自己为什么完全没有察觉到呢?难道自己已经聋了,或是瞎了吗?

众人都有这样的疑惑与担忧,而从某个角度上看来,他们的想法并没有错,因为确实是有人使用天心意识,将他们的感应能力完全遮断,以至于虽然告知周遭百姓走避,但他们却没有察觉。

而这群白家人现在所要面对的,就是那站立在街心的两个人。

左边的一个少年,穿着武士服,腰间配刀,看来身材有些矮小,月光下看不清楚面孔,虽然站在那边,却是很不安分地把玩自己刀柄上的穗花。

站在他旁边的,是个穿着一袭纯白色宽袍的女子。女子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这个面具的两颊上都画着一道神秘的符号,紧紧的贴在她的脸上,将她的脸部整个藏在里面,只有口鼻和一双冰冷的眼睛露在外面。

仅仅两个人,但是当他们沉默不语,一股肃杀气氛就自然而然地笼罩四周,告诉这群白家人,敌人并不简单。

感应到这个讯息,白家众人凝神运功,预备要以雷霆手段杀敌。为了掩饰身分,像他们这些地下人员,练得最熟的,反而是白家以外的旁门神功,有人甚至通晓白鹿洞的上乘武功,这一番运起功来,十来个人气劲爆射,震破上衣,端的是声势不凡。

“白鹿洞的柳絮气功、石字世家的大地金刚身…啧啧,居然连我们天然理心流的合气走脉都有?真是了不起啊!”

淡淡语句,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却听得众人整个心都凉了起来。对方似乎没有怎么在看,只是随便瞥过一眼,就把众人的武学说得清清楚楚,更散发出一种令他们不敢妄动的气势。这份眼力与实力,似非地界武者所有,日本何时出现这样的强人了?

“虽然只是小小的岛国,但岛国之民也是有自尊的,大家可别小看岛国之民啊…”

月光下,少年的相貌渐渐清晰,赫然是个俊美得让人难以相信的男孩,他一手按放在腰间武士刀刀柄上,一手托着下巴,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顽童般,频频对众人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纯真的笑容中,众人就像是被某种大型噬肉凶兽给盯住般,动也没法动一下。怪的是,明明心内连续响起警讯,但对着这微笑的秀美男孩,脑里只觉得很想与他继续亲近,不想走开或是躲避。

如果照这样下去,他们要被全灭,只是敌人弹指间事。然而,少年却不打算这样轻松了结。

“京都的治安,实在是越来越糟糕了,如果不好好整顿一下,什么蟑螂老鼠的,是不是全都要爬上地面了呢?各位叔叔伯伯,很抱歉,不过我必须要拿你们开刀了,为了你们好,你们并下会有成为战俘的机会。我是新撰组一号队队长,冲田宗次郎总司。”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少年身上进发了几乎令人冻澈心肺的冷凝杀气,但是,出手的人却不是他。

“上吧,泉樱。”

“知道了。”

几乎只是声音一停,他身边的蒙面女子就消失了踪影,紧接着,血腥与死亡,就开始在人群中出现。

“什么功夫?”

因为面对冲田总司的震慑力,众人的动作慢了半拍,在应变上有些来不及。

起初,他们感到宽心,因为袭体而来的劲道并不怎么强,但这想法却在死前瞬间得到改变,因为明明不足以突破自己护身神功的劲道,在某种难以理解的巧妙运用下,轻易地就在自己身体上留下“伤口”。

说是伤口大概不恰当,因为当那只纤纤素手挥过,接触到的部位,就像是遭到猛兽噬咬,瞬间就少掉了一大块,由于劲道太过凌厉,一时间甚至还流不出血来。

看到自己躯干忽然少掉一大块,死亡的恐惧淹没了一切,而当痛楚终于传至脑部,他们痛极而呼,倒卧在疯狂喷出的血泉中。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没用,确实是有人闪躲过了袭身而来的那一爪,或是伤口没有这么大,没有立刻倒下,但他们也得不到还击的机会。敌人在一爪无功之后,素手翻动,一股如飓风般狂卷的猛烈气劲,朝幸存者飙卷了过去。

要抵抗是不可能的,还来不及运起千斤坠一类的定身功夫,他们就已经被这凛冽气旋卷起,身不由主地腾身半空。

这样的武功,他们过去从未见过,但却曾经从长辈的口中听过,那是一种有如神龙升天时,气息吹拂大地的凛冽罡风,一种被称做“升龙气旋”的神功。

只是,如果依照传说,被卷入这升龙气旋的自己,除了头晕目眩之外,更应该感受到痛楚,为何此刻除了肢体麻木,自己却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答案很快出现,只见那神秘女子的左腕剧震,重重地击打在施展升龙气旋的右腕之上,瞬间,一股无声的强力震波传了过来。明明听不见声音,但却仿佛有股极为神圣的音波,笔直传人脑内,洗涤着疲惫身心,将体内每一分血肉全泄出体外。

没有给敌人哼痛的机会,配合著急旋气劲,这无比强劲的一击,眨眼间就将几名敌人化作一堆血沫,直吹向空中。

无比狠辣而迅捷的杀敌手段,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料理了敌人,这本来就是意料中事,所以对在旁观察的当事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他只是睁大眼睛,看看自己救回来的新宠物,究竟回复了几成力量。

“嘻,镇魂音剑可用得不错啊。虽然已经偏离了原有的真髓,但是配合龙族武学使用,似乎更见威力呢。”

“…都是少爷教导有方。”

不知道是因为连杀多人,还是因为什么别的理由,这个被唤做“泉樱”的女子,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惧意,当她朝着宗次郎走了过去,身体甚至不由自主地打着寒颤,到后来,根本是掩饰不住地剧烈发抖起来。

“唔,这么快就撑不住了吗?比上次更短呢,果然应该等你伤势再好一点,才让你出来的。对不起啊,泉樱。”

说也奇怪,当少年的手掌碰触到她身上,剧烈颤抖就平息了下来,过了片刻,连本来很痛苦的粗重喘息声都回复平静。

“事情解决了,泉樱你要好好养伤喔,因为下一次的对手,就不会只是地界这么简单了,听说雷因斯有很多高手,我正在期待呢…咦?这次的事情要怎么对外解释呢?我想想,就说有猛兽从动物园跑出来,再被我们制服之前,闯入民宅,不小心伤到一户人家,这样应该可以吧?”

对着少年很灿烂的笑脸,她说不了什么,只能强自忍下那种让身心快要崩溃的不快感受,很无力地说道:“一切看少爷的意思,不过…可不可以不要再戴这个面具呢?感觉…好奇怪啊。”

“咦~~?泉樱你不喜欢我做的面具吗?”像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男孩露出了伤心欲泣的表情,转身一把就将身边的女伴紧紧抱住,小脸在她腰间来回摩赠。

“这是现在最当红的女杀手打扮啊,是我参照我最喜欢的那本,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你看你看,你面具上的花纹多漂亮…咦?不太对,书里头人家是用剑的,下次应该要再帮你找把剑来。”

像是给一尾巨蟒拦腰缠住,她险些就喘不过气,只能苦笑地勉力说话。

“不…不用了,如果可以,我希望少爷可以把我的朱枪还给我…”

“不要不行哦,如果你拒绝我的点子,下一次出任务时候的角色扮演,我就让你打扮成那本里头的另一个女杀手…穿得很露,很迷人的那一个喔!”

“…”

艾尔铁诺的王城中都,前一阵子有些冷清。虽然说是一国首都,但是因为国力日衰,失去一个堂堂大国的应有威仪,居住在中都的百姓,都感觉得到,中都正在一日一日地失去活力。

这样的情形,在前一阵子到达最严重的高峰。身为一国之君的曹寿,以巡查政务之名,频频微服出巡,由于艾尔铁诺的行政体制,是皇帝亲政体系,现在皇帝丢下国事,长时间离开都城,整个宫廷又怎么不会乱成一团了?

而且,说到那微服出巡,这简直是大笑话。每次离开皇宫,就有一支队伍沿途吹打乐器,三百多人的豪华车队,一千人的骑兵护送,浩浩荡荡地出城门去,中间有一辆以纯金打造,镶嵌各色名贵宝石的马车,所有门户被封得死紧,生怕外头有人发现内里乘客身分一样。这不只不叫微服出巡,就连预备行剌的刺客都会看到傻眼,完全不用花时间去寻找目标所在。

近三年来,曹寿之所以没有遇到刺杀行动,固然是因为身边护卫保卫得当,但另一方面,没人有兴趣行剠这不知所谓的皇帝,亦是主要理由。当前艾尔铁诺的国运,已经完全不由曹寿掌握,五大军团长分握大权之势已成,无论曹寿死不死,都改变不了什么。

意识到这—点,中都的百姓都觉得有些悲哀,特别是前一阵子花家在北门天关爆发战事,结果却凄惨落败,数十万大军甚至毁于一旦,当家主花天邪失踪,曾在风之大陆上显赫近千年之久,传家历史甚至还超过艾尔铁诺的花字世家,就此树倒猢狮散,一夕之间土崩瓦解了。

当这个消息传至艾尔铁诺每个角落,举国哗然,而雷因斯新主兰斯洛王的几次发言,对艾尔铁诺的敌意昭然若揭,这再次令他们感到强烈不安,而纷纷探问,这个兰斯洛王究竟是什么人物?

答案很快地出来了。人们知道,这位兰斯洛王,以前曾是盗匪首领,组织四十大盗纵横于花家领地,后来被官兵歼灭,流亡雷因斯,取得帝位之后,现在要反攻过来报仇了。

这个消息还好,但真正造成威吓力的,是百姓们听说,这位兰斯洛王的身边,有着众多天位高手的支持,亦是因此,他的势力才急剧壮大起来。到底天位高手是什么东西?这点艾尔铁诺人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多年前剑仙李煜以一人一剑,闯遍艾尔铁诺,无人能阻,无物能克,什么高手、军队都不堪他神剑一击的无敌景象,仍深烙在他们的记忆里,倘若有好几个李煜同时来到艾尔铁诺烧杀破坏,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恐怖画面呢?

当初制服李煜的,是天下第一人“剑圣”陆游,这位剑中神人的存在,给了艾尔铁诺百姓一丝希望,不少人甚至暗暗祈祷,月贤者亲自出手,将雷因斯那恶人给消灭了,阻止他的不法企图,免得掀起战争,牵连黎民。

结果,这个希望很快地宣告破灭了。因为一个难辨真假的流言,迅速地在艾尔铁诺之中流窜。当日北门天关一场大战,花字世家请出“剑爵”天草四郎压阵,本来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拿下北门天关,不料闭关数百年不问世事的陆游忽然出现,帮助雷因斯一方守城,重创天草四郎。

长久以来,“月贤者”陆游在全风之大陆的人民心中,就像天神一样高不可攀,这种崇拜感在艾尔铁诺人身上特别明显。现在听说剑圣大人协助他国击败艾尔铁诺大军,心理上受到的冲击委实非同小可。

“这…这怎有可能了?剑圣宗师不是应该站在我们这一边吗?”

“是因为天草四郎吧?他可是月贤者大人的仇敌,罪无可赦的嗜杀恶魔啊,月贤者大人为了伏魔,所以才出手的。”

“但也不能挑在那种时候动手啊,这样子相助敌人,那不是等于叛国吗?”

“不…当初,是因为有剑圣宗师的认同,所以才有艾尔铁诺吧,如果无法得到宗师他的支持,曹氏皇族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立国的。”

“难、难道说,宗师他认为那个兰斯洛王才是天命所归,所以才出手助他退敌的吗?”

无数的臆测,无数的耳语,像洪水一样,在艾尔铁诺境内迅速传开,令得本来就已经惶恐不安的人心,更加地焦躁与忧惧。倘使白鹿洞在这时发表一些言论,澄清所有误会,那么局面或许可以好一点,但打从事发之后,一直到此刻,白鹿洞守口如瓶,完全不对此事做任何评断,就连素来被人视为月贤者代言人的周公瑾元帅,都异常地保持沉默,这点就让人不知该怎样才好。

当然,在这一点上头,当前的白鹿洞长老们也觉得非常苦恼。那一战闹得太大,想要全力压住舆论,说这一切都是谣言,陆游宗师没有离开过白鹿洞,亦没有相助雷因斯,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陆游宗师回到他的居处继续闭关后,众人曾前往请示,该如何应对这一次的问题,他却完全不给半点指示,要众人退下。

这样一来,众长老根本就做不了什么。虽然曾努力地想与海牙搭上线,询问公瑾公子的意见,但无论是水镜也好,其他术法也好,海牙那边完全断了联系,让他们伤透脑筋。

因为不知道如何是好,对外表现出来的,自然就是一副神神秘秘,高深莫测的样子,让感受到诡异气氛的艾尔铁诺人,分外担忧自己国家的气数,这种气氛,又以中都最为严重。

这样子的沉闷气氛,直到某天终于有了改变。为这一切带来改变的,是过去一向为中都百姓引导流行风潮的天之骄子,这一段时间,由于他悄悄地离开了中都,不知去向,让已经习惯繁华与喧闹的中部百姓,顿时若有所失,而当石字世家门人藉机扩张势力范围,频生的事端,更让人怀念这位贵公子的存在。

这天,负责守卫中部东城门的士兵们,照往常那样在清晨把城门打开,预备让城外的商旅与路人进城。各个大城的规炬,每日午夜之后,四方城门都会关闭,没能赶上的旅人,就只能在城外数里处的凉亭或是旅店暂歇,等候隔日开门后进城。

如果照平常那样,应该会看到稀稀落落的商旅,缓慢地从凉亭那边过来,然而,这天打开城门后,士兵们却惊楞于眼前的景象。数里之外,那个应该是凉亭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帐棚,七彩混织的锦缎,远远看去,真是无比鲜艳,衬着碧蓝天幕、白洁云朵,还有自帐棚后跃升而出的灿烂金光,构造成了一幅壮阔奇幻的华丽景象。

难以置信的画面,看得守门士兵目瞪口呆,几乎以为自己犹自身在梦中。而内中隐约传来人声鼎沸、丝竹鸣奏,像是在举行什么大型宴会,却在察觉这边已将城门打开后,所有乐声嘎然而止,紧跟着,帐幕朝两旁掀开,一样东西从里头飙射出来,扬起滚滚黄沙,一路迳往城门射来。

“什、什么东西?”

“是快马?还是什么高手?该、该不会是天位高手吧?”

尘沙扑面,众士兵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心下忐忑,而当年李煜单枪匹马独闯中都皇城,一剑斩开城门的威猛气势,到现在仍令他们心有余悸,现在风头正紧,每个人嘴上不说,心里却都担忧,可别哪一天天位高手大举来袭,到时候将军与贵族纷纷躲避,自己这些当小兵的,就只有成为敌人展示力量的第一批炮灰了。

虽然无奈,但如果在此时一哄而散,之后军法审判肯定是以死罪论处,众人唯有强自压下转身溃逃的冲动,布阵以待。

紧张的气氛,在片刻之后得到解除,随着来人越*越近,士兵们认出了那熟悉的轰隆轰隆声响。这种曾在数月前令中都居民半夜不得安眠的噪音,现在却比什么乐章都更能振奋人心,在士兵们的大声狂呼中,一辆银白色的流线型跑车已经呼啸而过,车上驾驶更朝士兵们挥了挥手,动作潇洒自在。

举世无双的帅气,比什么文件都更能证明身分。就像是太研院士对他们新任院长的崇拜,守城士兵们彷佛看到了偶像回归,人人抛去手中长枪,相拥着大跳大叫,喜极而泣,全然不管跟着那辆跑车后头进城的大票人马。

“公子回来了!”

“定远君回来了!旭烈兀公子回来了!”

“艾尔铁诺有救了,我们有救了,公子回来了!”

当引擎噪音响彻大街小巷,听在中都居民耳里,仿佛天降纶音,不少人立刻奔出门去,把这喜讯告知亲友,更有人开始焚香祝祷,沿着高速甩尾留下的车轮长痕放炮庆祝。

驾驶着崭新的跑车,旭烈兀一身白色西装,领口敞开,悬挂着一条指头粗的金链,戴着墨镜,一头金发很散漫地披在脑后,随风飘扬,嘴角还叼着一根武炼特产的雪茄,散着袅袅白烟,凝留不散。与过去整洁干净形象截然不同的打扮,重回中都的旭烈兀,看上去就很有一股颓废气质,散发着与过去相异的魅力。

而不管他怎样改变造型,从两旁的尖叫、不住抛掷过来的鲜花来看,中都百姓对旭烈兀的支持,全然不受到影响。这其中,很是有一些耐人寻味的理由。

气度不凡、文武双全、相貌英俊、掌握一方强权,这些都是旭烈兀的有利条件。环视同年纪、同辈分的新一代高手,他的成就确实无比杰出,更重要的是懂得广结善缘,不住化敌为友,更拥有陆游这样的大*山支持,迅速得到了艾尔铁诺人与白鹿洞子弟的好感。不过,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说,则将人们对他的拥戴推至高峰,并将他视为艾尔铁诺的中兴希望。

在麦地奇家与石字世家发动战争,相互攻击时,一个传闻由石字世家放了出来:旭烈兀是艾尔铁诺皇帝曹寿的亲生儿子!

如果照正式文件上记载,旭烈兀和忽必烈的父亲,是上两任的麦地奇家族主。

当时,麦地奇家只是武炼一个中等规模的部族,虽然族人勇悍,但论实力,远不能与如日方中的王字世家比肩。

后来,艾尔铁诺有心在武炼栽培其他部族,以制衡实力渐成威胁的王家,考虑之后,选中麦地奇家,于是特别以公主和亲下嫁,以示重视。而所谓的公主,据说并不具有皇家血统,只是一个曹寿玩厌的美貌宫女。为了避免意外的反感,曹寿还特别选了一个有兽人血统的宫女,封予公主头衔下嫁。

亦是这位公主,生下了忽必烈与旭烈兀这对兄弟。在麦地奇家主的众多子嗣中,这两人显得出类拔萃,轻易击败所有同胞兄弟,将麦地奇家引导向富强之路。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