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二卷 第四章 梦幻几何
设置

第二部 第二卷 第四章 梦幻几何(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五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内最大的演艺场地,是半年前新完成,由鸣玉阁、黑月屋、巴巴罗沙家族…等数大商会出资赞助,被称为“艾波巨蛋”的圆顶建筑。

直径长达两里,濒近市中心的精华地带,雪白的圆形屋顶,无分日夜都反映著炫目光华,引尽市民的目光。内部无论建材或是装潢,都是一时之选,设计上更采用了许多大胆而新奇的点子,使得艾波巨蛋的建筑风格除了奢华之外,更让人感到一股旺盛的活力,吸引大量的青年男女来此参加活动。

巨蛋中心的巨大舞台,是各种照明、特效设备的集中点,为了充分发挥效果,青楼联盟还动用了手上为数不多的太古魔道仪器,制造出火花、光影、烟气等视觉效果。而环绕著舞台的层层观众席上,无论是坐椅、走道扶梯,都采用印象派的奇特设计,以鲜艳色彩、奇异形状而让人印象深刻。

至于当人们为著那画成扭曲面孔的鲜艳椅背,好奇是由何人设计时,一个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从香格里拉的八卦杂志泄漏出来。

“麦地奇家的家主,那位旭烈兀公子?!”

“是啊,听说他花了大笔金钱赞助,但是坚持要取得场内装潢的设计权,让他的美术概念名留青史,为了这件事,他还暗地里干预营建委员的选举,收买了近半委员呢。”

“这些有钱公子哥的想法,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有钱人本来多半都是怪人,而有钱的艺术家就更…”

姑且不论这些幕后的种种,艾波巨蛋开始运作时,由当红巨星冷梦雪亲自登台献声,在场内所造成的大轰动,鲜花与彩缎漫空飞洒的景象,迄今仍让许多人印象深刻。

本来依照预定宣告,从开幕到六月初的这段时间里,为了冷梦雪而专门撰写的舞台剧“梦幻几何”,将会在艾波巨蛋的舞台上演,不过,当冷梦雪受邀至海外演艺,远赴其他大陆,半年内不会出现的消息传出后,香格里拉市民为之大失所望。空出合约的艾波巨蛋,也就被用来进行其余活动,诸如各类吟唱、相声表演、球类比赛,甚至还举办了香格里拉最新流行的水球大赛。

不过,就在七天之前,艾波巨蛋重新贴出了告示,“梦幻几何”将在巨蛋内隆重登场。这告示在一天内,于香格里拉的大小媒体上出现,而看到这消息的市民则是大感惊讶,难道冷梦雪这么快就结束海外行程了吗?

众人相争探问的结果是,天香苑即将有新人出道,而为了让她们迅速取得高人气,天香苑不但斥巨资签到艾波巨蛋的使用合约,更让她们以师姊冷梦雪的舞台剧名当作艺名,在正式登台献艺之前,就让群众印象深刻。

天香苑在香格里拉,是一个很奇特的存在。从香格里拉建立的时候就已经开张,以培育演艺人员为业,不时举办巡回演出,虽说与其他同行相比,天香苑旗下的艺人少得可怜,但只要一出道,其高超技艺与艳色,都是千万中选一的飘然出尘,顺理成章地成为群众目光焦点,在热烈拥戴之余,为天香苑赚进大笔金钱。

可是,天香苑又从未将这些钱用来扩张规模,以至于它数百年来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组织,而其所在的位置,更仅是一个与艺人们光鲜亮丽印象截然相反的破旧宅院,令得追星到此的人们错愕难当。

无论如何,数百年的名声累积,由天香苑出道的艺人,几乎就是一种品质保证,这次似乎也不例外。在正式登台演出之前,一张看不清面容的海报,就在各种平面媒体上刊行。

以无月的明净星空为背景,散发著袅袅热气的温泉中,有两名少女的身影,因为烟雾弥漫,看得不是很真切。一人坐在池畔,雪白无瑕的双足轻轻踢打水面。一人大半个身体浸在泉水中,却因为朝同伴泼水玩耍的动作,而隐约地看见那极其健美的曲线。

整张海报兼具优美、典雅、性感,虽然仅是简单的一个画面,却已给人深刻印象,未等两人正式出道,就已经引起轰动,充分达到宣传效果。

而当她们在艾波巨蛋作第一次的献声演出,虽然距离海报出现仅有三天,但所有预售票已经被抢购一空,座无虚席,数万双目光集中在舞台上,看著那在瑰丽彩光中出现的两道身影。

刚开始,是一阵清爽的琴音流泄出来。这对新人组合中的“几何”,坐在一把木椅上,素净的白色长裙与委地黑发,柔顺地披垂著,长长浏海遮掩住如雪娇颜,她专心地拨弄膝上的七弦琴,让清脆音符从那一根根的琴弦中倾泄出来。

不久,节奏做出改变,原本流泄的音符几乎是飞跃似地离开琴弦,强而有力地敲击著人心,就在所有人听觉受到强烈震撼,为著这与海报里文雅印象不合的快捷节奏而讶异时,“梦幻”在他们眼前活生生地上演了。

和搭档的“几何”全然是不同的气质,“梦幻”以一件白色无袖背心,披上黑色亮皮外套的衣著登场,未有过膝的黑色短皮裙,分外显现出那一双美腿的修长,特别是当灯光集中,照在白皙得恍若雪粉般的肌肤上,*近前排的观众忍不住为这长腿美人大声吹出口哨。

“我是西优洁兰。妮,今晚的听众,你们好,传说…要揭幕了。”

看不出是第一次登台演唱的新手,少女毫不怯场地向全场观众行礼问好,左手画出一个大动作的弧形,行礼动作就如那个弧线一样地顺畅,紧跟著,她全然不给观众半点喘息间隙,在一旁搭档的快节奏旋律下,充满动感的歌声揭开了这场飨宴的序幕。

“为著恋爱而喜悦的少女。

就像是七彩宝石一样地明艳动人。

甜甜蜜蜜的春天气息,

盛开绽放的红色玫瑰,

请替少女传达向天空许下的愿望吧!

倒映在月河中的白色小花,

在爱你与讨厌你的涟漪中摆荡,

我期待与不安的心中充满焦虑,

想要把心情传到你的耳边,

聆听的你请为我传达吧少女的小小愿望。“

在完结前半段歌词,等待间奏时,少女略为停顿了下来,给予听众们仔细品味适才歌声的时间。平心而论,纯以歌喉做比较,这和冷梦雪之前的绝美音色有著明显差距,没有那种甫一入耳便让人飘飘失神的感觉,但和每次演唱都仅是站在台上,没有太多动作的冷梦雪相比,这名少女的肢体动作却能弥补一切。

在停止歌唱的间奏时间,她并没有呆呆地站在那里,而是随著节奏,热烈地摆动著她青春结实的俏丽**,作出种种曼妙的舞姿。

经过精心设计与排练,热舞中的她所散发出来的,已不只是少女的青春活力,而是洋溢著一种小女人的艳与媚了。

灯光、音乐,都在做出配合,将巨蛋内数万观众的目光全集中在演唱者身上,让她变成一颗最耀眼的太阳,向场内每个角落散发著无比的光与热。

“为著恋爱而忧愁的少女,

就像是雨后彩虹一样地引人心动。

巴巴罗沙的魔法手环,

蓝色琉璃的爱情秘药,

请替少女实现向天空许下的诺言吧!

摇曳在春风中的大波斯菊,

在爱你与讨厌你的占卜中缤纷,

我期待与不安的心中充满恐惧,

想要把心情传到你的身边,

微笑的你为我传达吧少女的小小愿望!

下过雨的天空一定会有彩虹,

诚心的祈祷一定会得到回应,

人生中恋爱是最美的颜色,

爱情的魔箭令人难以自制,

使人目眩神迷的~~恋爱中的少女!“

跟著歌曲的进行,巨蛋内气氛不住攀向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无论是挥动手臂的弧线、扭摆小蛮腰的动作,还有那随著及肩金发甩动时溅出的汗水,都成了引动群众呐喊、欢呼声的源头。

而虽然和演唱者相比之下显得黯淡,但在旁默默弹奏的琴师,那令人震惊的高超技艺却是不得不提。仅仅用一张七弦琴,在十指纷飞间,拨弄出节奏强劲的轻快舞曲,每当场内气氛略为沉寂下来,乐曲马上就调强为更激昂、几乎将听众心神卷入风暴中的急劲曲调,让场内气氛一直维持在高峰。

整整一个半时辰,艾波巨蛋进行著如梦似幻的音乐飨宴,欢呼、汗水、彩缎、热舞,为这一页传说留下了纪录,继冷梦雪之后,天香苑再次缔造了一个能满足市民幻想的美梦。

一直到演唱会结束,离去的群众仍然沉浸于乐曲余韵中,边和身旁同伴谈论,边不自禁地稍稍摆动肢体,未能由那强烈的心灵风暴中回复。

飨宴之后的寂静,往往最是让人难以接受。给予观众荣光与美梦,是艺人的工作,至于承受这份难耐的冷清,则是艺人的责任。这是天香苑教导旗下艺人的规章,而在演唱会结束后的此刻,她环顾周遭,看著空荡荡的观众台,对比起不久前的盛大场面,一切显得那么地不真实。

闭上眼睛,静静地调匀呼吸。那种震耳欲聋的欢呼、叫嚷,彷佛还在耳畔震动,自己并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不过,与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不同,像这样子在数万观众之前的演艺,又是另一种满足与昂扬。

好像是刚刚和强敌作战完毕,全身的每一分精力都毫无保留地挥洒出去,寂静下来的冷清感,虽然让身心倍感疲惫,然而,那种想要再来一次的**之火,却仍在胸口燃烧著。

这感觉…真是不错。

“铮!”

一声清响,是身后的搭档察觉了她的疲累,弹著细柔的乐音,缓慢地洗涤身心。

“真是奇怪,我用唱的,你用弹的,一个半时辰下来我都觉得累了,你怎么还像没事人一样?你的手指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的啊?”

“妮儿小姐还是新手,当然不能和我比啦,我以前在自由都市打混的时候,就常常在街头卖艺,*弹琴画画来赚钱。当初我和老大相遇的时候,我就是在饭馆里弹琴呢。”

如果有人听到这段话,一定会觉得很惊讶,因为在演唱会中一直默默弹琴的“几何”,居然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而这对天香苑所推出的新人,赫然便是雷因斯兰斯洛王手底下的两名大将。

难以想像的情形,解释起来却是不难。当初接到兰斯洛的密令,妮儿与源五郎赶往自由都市,一路上,妮儿暗自纳闷,兄长要交给青楼首脑的密函中,究竟隐藏著什么要的外交秘密?

将妮儿的困惑看在眼里,源五郎已经料到兰斯洛的意图,而且估算得到,在自己两人动身的同时,肯定另有使者以最快速将另一封密函送达青楼,让对方有时间准备。

果不其然,抵达香格里拉,在源五郎的指引下,两人来到了传说中的香格里拉魔屋。隔著一层珠帘,青楼的那位女首领说出了密函内容,令得妮儿大吃一惊。

为了加强雷因斯与青楼联盟的合作关系,由青楼联盟对雷因斯提供情报协助,代价是雷因斯派出高手,协助青楼解决问题,而兰斯洛为了表示诚意,竟然在此用人之际,将麾下两大天位高手一起派了过来。

万万意想不到密函中是这样的内容,妮儿顿时有一种被出卖的不快感。然而,根据过去的经验,她也知道青楼联盟的情报系统对己方有多重要,所以唯有压抑心头的不满,静待对方的指示。

照理说,要利用自己与源五郎这样的天位高手,最符合利益的途径,自然是委托自己二人去扫荡一些平时不易铲除的敌人。妮儿不喜欢杀人,更厌恶被利用去当个杀手,所以声音中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反感。

不过,珠帘后的那个女人似乎不以为忤,更作出了让妮儿错愕难当的委托。

“咦?不会吧?!要我…当歌手?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

“一点也不是开玩笑啊,山本小姐,当初在稷下的时候,我们的使者就应该已经向你提过了,你有作为艺人的潜质,只要由我们来打造,你很快就可以变成明日之星。”

记起来确实是有这么回事的,在自己初到稷下的那时候,稷下学宫内掀起了大骚动,那时候青楼联盟就有使者来探自己口风,表明如果自己有兴趣从事演艺事业,青楼联盟将会非常欢迎。

那时候的玩笑话,没想到会有实现的一刻,妮儿真是觉得啼笑皆非。尽管看不见对方表情,但听起来,这不像是开玩笑,那么,自己该如何作回应呢?

老实说,自己诚然感到心动,可是,自己怎么说都是北门天关的一军之将,抛下自己的士兵不管,在香格里拉从事演艺事业,这样说得过去吗?

感到犹疑难定,妮儿想听听看源五郎的建议,但转过头去,却找不到他的身影。

“啊,久等了,两位女士已经谈出个结果了吗?”

“喔,好久没看到你盛装的样子了啊,要你亲自过来果然是正确的决定啊。”

如果是兰斯洛与有雪在场,那么或许不会有太大反应,但是初次见到源五郎以女装登场的妮儿,差点连下巴也吓掉在地上。

“你…你…你这是什么鬼样子啊?”

吼叫的声音几乎要掀掉屋顶,而只有珠帘后的她才听得出来,在少女的气愤中,那丝藏不住的羡慕与忌妒。

这也是很正常的。本来源五郎就是个堪称俊秀无双的美男子,特有的书卷气息,在他把长发放下,不作梳绑时,看起来就很容易被误认为女性,更别说现在特别换上女装,经过打扮,看上去全然就是一位美丽的女性了。

“不用叫得那么大声啊,我以前在青楼联盟打工的时候,作过一段时间的配乐演奏。天香苑的乐团里面没有男性,女装是唯一的制服,久了就习惯了。”

“就算是这样,可是你看你的样子,你也不用…不用穿得这么正式吧!”

“穿得不正式就麻烦了,我在这边打工时学到的变装名言就是:被人误认为是女人那还无所谓,要是被人当作是人妖来看待,演艺生命就毁了,所以盛装是有必要的。”

一面说著,源五郎熟练地系上袖扣,拉紧袖子,让自己看起来更形纤瘦,如此一来,虽然身形有点高,但换上长裙之后,搭配过一些耳环、手环之类的装饰品,看上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件长裙还不是普通的礼服,蓝天鹅绒的料子,从左上至右下,斜斜剪裁开来,露出踩在高跟鞋上的腿部曲线。肌肤白皙的动人程度,即使是素来以一双美腿自傲的妮儿,也不禁心中忌妒,更何况如果以美丽的深度与广度来说,她和换上女装的源五郎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呢?山本小姐,我们开的是青楼,不过我们从来不逼良为娼…小五,我保证,如果你继续给我笑成那个样子,你今年内一定会痛不欲生…总之,演艺事业是不能强迫的,山本小姐,你的意下如何呢?我们与雷因斯的约定是,只要能找到一个暂时取代冷梦雪的新人,我们就廉价提供情报服务,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们直接捧小五出道也是可以的。”

从珠帘后头传过来的舒缓笑语,给了犹豫中的妮儿最后一击。

“好,我干了,不管怎么样,最起码我没理由输给一个男人吧!”妮儿道:“不过,除了本来谈好的条约外,我另外有一个条件!”

“哦?”

“哼!哼!哼!哼!”一阵忍不住抖耸肩头的诡异笑声后,妮儿兴奋地道:“我要换名字!忍了好久了,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被取了那种怪里怪气的名字,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好日子过,现在终于等到让我翻身的机会了,我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名字。”

珠帘后的她,并没有多事到去问是谁取了“山本五十六”这种怪名字,仅是问道:“可以啊,那么,你想取什么名字呢?”

“…西优洁兰。妮。”

就这样,妮儿和源五郎开始了在香格里拉的工作。认真照著天香苑的计划表排练,少女所不知道的事情是,在枫儿嫁到日本的消息传至香格里拉后,青楼联盟便向雷因斯高层表示了她们的愤怒与威胁,其认真程度已经超过外交虚套,倘使雷因斯无动于衷,那么一向中立的青楼联盟,不但要对雷因斯发动情报、经济封锁,更将倒向艾尔铁诺。

青楼联盟的实力非同小可,一但双方关系破裂,小草自认承受不了这种损失,于是在双方紧急磋商之下,青楼联盟这边提出来的条件是,倘使无法召回冷梦雪,那么雷因斯就必须负责提供一名可以取代她的人才,到香格里拉受训。

小草虽然有人选,但却没有这个能力去要求。而这难关在兰斯洛回宫后,立刻就被解决了,妮儿和源五郎成了外交下的“牺牲者”,亲手把卖身契带到香格里拉,缔结了这出卖人身自由的约定。

不过,从后来的经过与结果看来,这安排并不坏。妮儿和源五郎用“梦幻几何”

的二重唱歌手身分出道,在充分的造势之后,一如原先预期的那样,得到了高人气。

天香苑并不是盲目投资。虽然顶著“天香苑艺人”的招牌出道,就几乎是票房上的保证,但如果没有一定实力,是不可能把这股拥戴狂热燃烧下去,而这两个人当初在稷下学宫造成的轰动,就证明他们有吸引人心,让群众迅速热爱他们的特质。经过包装与训练,这就是最好的艺人资质。

在筹备功夫上,源五郎倒是还好,他的外貌无懈可击,琴艺也是早就在香格里拉训练出师,只要稍稍把一些疏于练习的地方调整回来就行了。

相较之下,妮儿的资质则是让青楼方面为之惊叹。普通情形下,即使有著武学基础,要抓住舞蹈的节奏感、肢体动作,仍然不是容易的事,但妮儿在这方面的表现,却使青楼的指导教练直呼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

教练们很肯定地向源五郎保证,妮儿在这方面前途不可限量。

“只要多花点时间去训练、造势,到时候连咒文歌都不用,她的演艺事业一定不下于梦雪…不,有源五郎大人的搭档,绝对可以超越梦雪的。真是让人很讶异,她简直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什么东西一教就会。”

(那是当然的,你们如果知道她是怎么进天位的,你们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了…

…)

比预期中的时间更短,天香苑把出道预定日一再提前,而且立刻开始了事前宣传,为了要把广告效果发挥到最高,天香苑特别使用了艾波巨蛋,在充分的造势活动后,让新人一出场就获得高人气。

对于这样的转业,妮儿心里有些不安。虽然自己玩得很高兴,可是抛开了本来任务,对于在北门天关的那些弟兄,自己要如何交代呢?现在这样子,算不算是怠忽职守呢?

察觉到她的心情,源五郎向她作出提点。青楼联盟的幕后历史,远比白鹿洞、雷因斯都还要久远,内中保存已失传的古武学、对这些武学的研究心得,不是其他门派能相提并论的,如果能和青楼联盟打好关系,从这里得到好处,就长远来看,是很有益处的投资。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常常像哈巴狗一样,刻意去讨好他们吗?”

“…请你说是抱著忍辱负重的心情,委曲求全地与第三势力拉拢关系。如果交由你来掌政,可能在即位的第一天,就已经和青楼联盟翻脸,让他们与艾尔铁诺联合,顶多八个月时间,你的政权就要玩完了。”

虽然在舞台上合作无间,但是每次看到源五郎的扮相,妮儿就不禁一股火气直冒上来。过去只听过传闻,从来不曾实际看过源五郎的女装扮相,哪里想得到,他这样变装之后的效果是如此惊人,连自己都不禁会怦然心动的美丽,每次看到他,心里实在是很火大,如果世上的男人都长成这样,那自己就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特别是,每次要排演、上场之前,因为化妆师的手法太拙劣,往往都是已经打扮完毕的源五郎过来帮忙,而自己也才发现,原来他对化妆、梳头、打扮的功夫这么地擅长。

“真是无奈啊,又不是我自己想要生成这种脸的。”太多类似的情况,源五郎对这样的误会早已没有了火气,之所以把化妆技巧弄得那么熟练,或许也就是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情吧。

“我现在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我要向你说声对不起,我和哥哥以前一直笑你是人妖,其实…我们都错了,你并不是人妖,这点我终于明白了。”

“哦?真的吗?太好了,妮儿小姐你终于能明白我的苦衷了。”

“是的。你不是人妖,你是个有女装僻的变态男人!”

决定性的一击,不管长相有多俊美,一但表情扭曲,也是没有美感可言的。这也是妮儿无可奈何的苦中作乐了,不管在这边玩得多开心,她还是常常会想起目前正在日本的兄长。

“对了,天野源五郎这个名字,是日本的名字吧?现在哥哥到你的故乡去了,不知道会不会把你这个一直扮神秘的家伙揪出狐狸尾巴呢?”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