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三卷 第一章 夜探香阁
设置

第二部 第三卷 第一章 夜探香阁(1 / 2)


艾尔铁诺历???年?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人声呼喝、马鸣嘶昂,夹杂著兵刃碰撞、箭矢破空的声响,浓烈的血腥气味直冲九霄,残破的城壁上,染满乾涸的黑红血渍,更随时因为尸骸倒卧,增添新的痕迹。

连续多场大战,号称不落之城的稷下,也显得残破不堪,即使是最令雷因斯一方视之为傲的最终防御系统,也在太过频繁的天位决战破坏下,被摧毁九成,处于难以修复的情况。

之前多次的激烈战争,虽然让高手群习于战斗,因而实力突飞猛进,但却也因此大幅削弱了稷下的防卫能力,在强敌发动突袭时,只能窘迫应付。

失去了城壁掩护,稷下城内的高手、军民,仍是豁尽全力与敌人死战,保卫家园。然而,这次来犯的敌人却比过往更强,比武炼兽人更强健的**,寻常刀剑根本就没有作用。太古魔道兵器虽然能发挥杀伤力,但是当敌人强大的自愈、回复能力渐渐显现,太古魔道兵器的威力也渐渐被抑制下来。

“僧侣部队,吟唱圣歌。结界营,张设防御结界。魔导师营,配合信号发射炎球、闪电波,全力掩护部队攻击!”

深藏不露的魔导公会,不得不正式展露实力。也唯有在大群吟唱神圣咒歌的僧侣援护之下,战士们的刀剑、太古魔道兵器才能发挥作用,给予来犯的魔族打击。

是的,自九州大战后两千年,魔族再次兵临城下,进犯雷因斯。彷彿旧日的恶梦重临,哭嚎、悲鸣、濒死的惨叫声,再次将炼狱呈现在人间。

比宗卷中的记载更强,虽然因为圣歌与结界的压制,前排的魔族感到剧烈痛苦,不停地发出怒嚎,但后方的魔族大军却毫不停步,如潮水般不断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踩扁前方挡路的同伴,在受到神圣咒力干扰之前,具有飞行能力的魔族部队已经腾身而起,由云端最高处俯冲下攻。

有绝顶高手随队压阵,魔族大军的凶猛攻击,很快就让稷下这边的术者阵营受到损伤。随著伤者、死者人数的迅速累积,术者的援护出现了漏洞,神圣咒歌若断若续,本来焕发著圣光的各色结界,也在黑暗中迅速被一一吞没。

没了术者部队的支援,陷入苦战中的战斗部队更形不利,无论是自愈性极强的魔族、难以用纯物理攻击打倒的不死生物,都不是寻常士兵能够抵挡,也令有相当武术修为的军官们万分头痛。

假使天位高手能充分发挥那鬼神一般的恐怖实力,应该就有扭转乾坤的可能,但魔族乃有备而来,麾下高手分别以一对一、多对一的模式,与稷下一方的高手群缠斗,彼此不分胜败,有些方面甚至还占了上风,令得众高手眼见战局不利,心中焦虑,却偏偏没法可想,只能任由胜战的天秤慢慢倒向敌方。

“进攻、进攻、进攻,杀光所有敌人,把这些没有实力、却占据丰饶土地的没用生物全都送到地狱去!”

在这样的煽动与打气之下,魔族的士气更增,虽然说多数都只是发著没意义的单音节怪声,但攻击的势道之猛烈,就像是万千流星直坠地面,以崩天之势,在一瞬间便让人间界联军伤亡惨重。

情势就是如此危急,所有人甚至克制不住一个不应有的想法,倘使连这一战都败了,人类是否要就此覆亡了?

最后实力已集结于此,如果再败,以魔族的凶残成性,人类确实有可能就此灭亡,不过,这种末日般的情景却没可能出现,因为身为人间界一份子的他不允许。就凭著一人一剑,已经忍无可忍的他,要把这一切改变过来。

“所有同胞躲到我身后!有本大王在此,没人可以把我的子民伤害!”

彷彿是黑暗中的救世明光,伤疲不堪的人们纷纷躲到这位守护神身后,祈求他的庇护。

“所有敌人由本大王一人去杀尽!子民们,从今日起,你们的苦难将彻底结束了。”

独自面临万马千军,看著那犹如怒涛般直冲过来的魔族骑兵、狂战士,他毫无惧色,淡淡地看著漫空飞射的羽箭、魔法光束,却不作任何反应。千钧一发的危急情势,让救世主身后的千百美女不由得尖叫出声。

“错!在这种时候,只有本大王的敌人才需要尖叫。卑微的小虫们,准备呼吸你们的最后一口气吧!”

双掌合什,他口中念念有词,在整个身体慢慢漂浮起来的同时,唱诵著已经失传数千年的禁忌咒语,全身亦渐渐笼罩在一层七彩虹光之中。

而当他睁开眼睛,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连同强大冲击波,猛往前方狂扫出去。

犹如最强劲的飓风激扫,百里内刹时间气流狂卷,沙尘蔽日,连天上的云层也被吸扯下来,更有无数雷电轰闪,金蛇乱窜,霹雳震耳。

风、火、雷、电,四种强悍至极的元素被他蕴含于一招之内,轻而易举地轰发了出去。夹杂著轰雷、紫电,火蛇恣意吐发惊人热力的巨大风暴,席卷著方圆百里,任是再怎么强的生物,在这沛然天威之前,也像一张薄纸般脆弱,不堪一击,亦只有被他以七彩咒圈笼罩住的人们,才能在庇护之下躲过这狂怒天劫。

“怎么可能?东方仙术里最深奥的‘末日诛仙阵’、防护系魔法里最强的‘彩虹曙光’,他单凭一个人就能做到?”

“没可能的,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人?这绝对没有可能啊!”

“而且…还用得那么帅,那么风度翩翩,这根本没有可能啊!”

惊呼声很快便被惨叫所取代,但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魔族中仍然有著强人,即使是在这样不利的情形下,他们仍能生存,冷静地等待时机,联手发动致命一击,正如此刻…

“人类,下地狱去吧!”

“地狱?像本大王这样的绝世美男去地狱不是太可惜了吗?你们这些家伙才该早点下去。”

不再多说一句废话,他振臂一抖,耀眼夺目的无双神兵,已经在手里暴射锋芒,凛冽剑气足以冻澈每个敌人的心肺,让他们为这毫无意义的送死行为流泪痛悔。

彷彿嫌烦一样,他抛去手中宝剑,任那绝世神兵似废铁般坠插地上,跟著竖起左手小指,先是由左到右,跟著由上到下,迅捷无伦地画了个十字,而致命攻击也就随著这个十字一同发出。

“怎么会这样?皇玺剑印的十字星皇斩,他单用小指头就能施展?”

“这力量…超越太天位…无法估计…”

“而且…还是像刚刚一样帅…太风度翩翩了…太没天理了…”

什么最强、极强、无敌的称号,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一切,在这毫无天理可言的狂暴攻击下,百万魔军甚至撑不到一刻钟便被消灭殆尽,敌方高手个个重伤,不是重度残障便是濒临死亡,人类的大危机被瞬间逆转,面对这只能用神迹来形容的变化,人人都将崇敬的目光,投向他们的王者,就连已经伤疲交加的高手群,亦不得不发出衷心称赞。

韩特:“我韩特从来不服人,可是今天对你不得不写一个服字啊。”

爱菱:“MyHero!”

源五郎:“真是太厉害了…我们兄弟俩可以私下切磋一下,传授小弟我一点东西吗?”

华扁鹊:“果然是真硬汉…”

妮儿:“想不到你这么强,从今天开始,可以让我崇拜你吗?”

王五:“英雄无双。”

枫儿:“…佩服。”

旭烈兀:“想不到能和这么华丽俊美的盟友联手,世上还有比你更帅的人吗?”

李煜:“有你这样的好兄弟,我李煜毕生荣幸。”

小草:“你简直就是完美,从今以后,所有人间界的美女一定会爱死你的。”

兰斯洛:“只有你这样的人才,才配作领袖。老大,以后请让我跟随你打天下吧!”

满天鲜花瓣飞洒,周围美女们迫不急待地献上香吻,放眼看去,什么剑爵、剑圣、大魔神王,全都跪倒在一旁,卑微地侧垂过脸,流著心悦诚服的泪水,默默挥舞著手里的一面小白旗。

无比的荣耀与显赫,此情此境,已经是人生得意的颠峰,然后…还应该有什么然后吗?

然后…

他就醒过来了!

“好、好可怕的梦啊…”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有雪浑身发著冷汗,回想起适才所做的梦,除了诧异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怪梦之外,也感到一阵说不出滋味的怪异。

“唔…你做的梦好奇怪啊…”

听见声音,有雪才惊觉还有人在自己身旁,转头过去看,却在近距离与一张猪脸打了照面。

“哇!”

实在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更何况是刚刚惊醒,有雪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翻跌下床,略一定神,这才想起刚刚兰斯洛的手指似乎就放在自己太阳穴上,再从他说的话来推判,难道跃升至强天位后的老大,已经有窥知他人梦境的能力了?

而这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哼!哼!哼!哼!”

不怀好意的笑声,让有雪浑身发毛,却又不知道该胡扯什么解释来度过难关。

“有雪,你胆子真是不小啊,连本大爷的位置你也想坐吗?”

“没、没有啊,这只是作梦而已,我怎么知道自己会做哪种梦呢?”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会有这样的梦,一定是白天有过那种念头。你白天居然敢给我想这种东西?胆子不小啊!”

“哇,老大,饶命啊!”

还说不上磕头如捣蒜,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所有雪特人都很清楚在**体系中对独裁者功高震主的下场,自己的功劳虽然不高,但现在却肯定是将这猪头独裁者大震特震,说不定等一下就要被宰掉了。

“…算了,看在你没有胆大到对本大爷女人痴心妄想的程度,这次我就当作没看到吧。”兰斯洛摇头道:“不过,既然你想要当英雄,我又怎么能不给你这机会呢?从现在起…”

“哎呀!老大,不要太刁难啊!”

“从现在起,外头那些人由你来指挥,往京都的一路上,有什么危险你要自己摆平,我不会出手帮你,要是有个什么差错,就准备提头来见吧!”

“呃…老大,这样好像不太公平,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头变成那样子,就对其他正常人的头看不顺眼,然后就要…”

“住嘴!”

一口打回有雪的辩驳,兰斯洛回到自己的床位,没一会儿功夫就呼呼大睡,只剩下犹自懊恼不已的雪特人。

“什么嘛…因为一己的喜好,就随便下命令,这种独裁者,一点都不考虑底下人的死活…”

抱怨归抱怨,有雪也知道,要兰斯洛改变主意的机会不大。有资格让他改变想法的人,目前都不在这里,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好,要干的话,那就大干一次吧。我、我好歹也当过超级忍者雾隐鬼藏呢!”

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住想著,当时是因为有源五郎撑腰,*著他那无比廉价的回复咒文,雾隐鬼藏才能苟活至今,现在身边没有这样的高手,倘使遇上战斗,自己这伪装忍者的命运肯定凄惨落魄。

只是,被赶鸭子上架的雪特人,如今已经没有选择。在没有发现对面床上兰斯洛正偷偷窃笑的情形下,他不住向自己打气,要完成这次的任务。

第二天一早,有雪召集众人,说明兰斯洛陛下已将这次任务的指挥权交给自己。

与白无忌有相当交情,又有兰斯洛在背后撑腰,自然不会有人质疑雪特人的领导地位,然而,对于潜入京都,这位领导人有什么计划呢?

“先别惊动在日本的其余白家人,我们的目的是安全抵达京都。”

“问题是怎么混进去呢?京都的戒备森严,像我们这样的外国人,一下子就被认出身分,要无声无息地进去很太容易。”白澜雄道:“我们之前考虑过,用运送和亲公主嫁妆的名义进入京都,但是这样一来,我们的人就太过集中,很容易被集中击破。”

“这我也知道,不过天赐良机,要冒充另一批外国人混进去的装备,那边不就有吗?”

有雪说著,指向昨天攻击炎之大陆使者船队时,所扣留的大批衣物与礼品。从这样看来,或许昨日兰斯洛在下令扣押时,就已经有了利用这批东西伪装身份的打算了。

“哦,有雪大人果然睿智,这样的方法也想得出来。”

“不要拍雪特人马屁了,太虚伪了,赶快做应该做的事吧。”

“那么…我们昨晚也研究了这批使者的名册,要潜入京都,使用他们的名字是最合适的。我们已经分配了担任的角色,至于使臣本人,原来是打算由陛下担任的,但既然陛下将责任交托给有雪大人,现在自然就得要*您了,您看看,这个名字的感觉如何?高大又英俊,威猛又有气质,实在是最适合您形象的…”

“等等,白澜雄,你真的是白家子弟吗?我怎么一直觉得你好像是一流推销员?”

“这个没有办法,我以前在海外工作时就是负责推销找下线,后来被调回来当战斗员,可是职业病已经改不掉了…嗯,那么,您觉得这个名字如何?”

“嗯…古高俊太郎,听起来乱爽一把的,好,就决定用这名字。通知众兄弟,大家立刻启程,随本大使古高俊太郎上京去吧!”

之前已经潜入过一次,记熟了城内地形,枫儿再次潜入京都城,一切都显得驾轻就熟。

大雪山、青楼联盟的嫡传匿踪身法,以天位力量推动的结果,虽然还没办法作到九曜极速那样的效果,却已使她在城内身法飘忽,形若鬼魅,常人肉眼根本就捕捉不到她的踪迹。

天位以下的敌人,枫儿根本就不担心,事实上,即使同为天位,一般的天位高手也无法发现匿息后的自己。

(记忆中的位置是…)

几下飞跃,空中的黑影匆匆掠过圆月,朝著那栋被孤立的小楼而去。高速行进下,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像头猫儿一样,枫儿无声地落地,探查周遭情势。已经夜深,小楼中没有半点灯光,但却隐约传来乐声鸣奏,显然里头的人尚未安睡。

要掠近过去很容易,从这里到小楼的距离,提气一掠,甚至不用换气,然而,上趟在这边莫名受挫的经验,让枫儿有所防备。她本身并不擅长魔法,只是,以前小草曾经帮忙制作过一些道具,或许就可以在此时派上用场。

从怀中取出破结界符,枫儿其实没有太大把握。当初小草制作完这张破结界符时,曾经说过,能够在不被敌人察觉到的情形下,破除世上九成二的结界。可是,像这种可以威胁天位高手的结界法阵,自己是首次遇上,这张符印在脱离术者操控的情形下,还能发挥多少威力,这点就很让人担心了。

方自寻思,那漆黑屋里忽然响起一把清亮的琵琶声,在周遭的静寂中,听得分外清晰,而当琵琶高高低低地响过几回后,一个稚嫩嗓音唱了起来。

“人间五十年,去事恍如梦幻,下天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歌词是日语,枫儿虽然听得懂,但是对日本歌谣没有研究的她,却不明白这首是人类尚未进化到如今两、三百年平均寿命的古老时代,所传承下来的歌谣。

这首歌给人的感觉很奇异,像是豁达,但听在耳里,却又有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愁怀,教人心生黯然。特别是配合演唱者那虽然稚嫩,却没有什么起伏,像是对任何事物都无动于衷的清冷音调,那股凄凉感受就似夕幕秋风一样席卷人心。

也正是因为这样,枫儿肯定自己的目标就在屋内。

“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

一面聆听,枫儿已经有了动作。由于无法确认结界位置,她将手中的破结界符贯劲掷出,令那薄薄的一张纸如羽箭飞射,钉往那肉眼难视的结界上头。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

当琴声骤拔为高亢时,符箭已经和结界接触。一声不响,整个笼罩小屋的强力结界,已经被破解殆尽,确认这一点的枫儿,飞身急掠,以第一速度贴近小屋。

结界破解得无声无息,照理说应该是没有惊动到对方,然而,明明歌声、琴音都还在耳畔回响,已经贴近小屋的枫儿,却蓦地惊觉颈后的一抹微微寒意。

像是微风拂来,几乎细不可察,惹不起半丝警觉,如果不是身兼大雪山、青楼两家之长的枫儿,换作其他天位高手,就绝对不可能察觉,作出正确判断。

(不好!)

千钧一发,枫儿旋身急掠,骤地往左上拔高,闪过了那从后而来的一击,同时飞身跃起,要抢先占一个有利位置,脑里也快速归纳著资料。

对方一击而空,却没有对周遭事物造成破坏,但是能让自己有所警觉的力量,肯定是天位级数的出力。会有这样结果,就代表对方已经修练到了劲力收发由心,运转如意的境界,换言之,对方是像源五郎一样,天心意识极度优秀的高手。

翔动中往下一瞥,一眼看遍下方庭院的每一个角落,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形迹,这表示在自己腾身急掠时,对方也同时收招,跟著跃起,而且速度可能还在自己之上。

(会让我看不见的死角…后面?还是上面?)

无暇细思,枫儿抖手掣开腰间光剑“追日”。这是爱菱在入主太研院之后,专门为天位高手分别制作的强化武器,不但能够承受天位力量,还能协助持有者将自身威力提高半成,并且拥有各自特性,像是枫儿手中的这柄“追日”,剑刃光柱便是漆黑如墨,在夜晚挥动起来,无形无影,最利于潜踪工作的进行。

不敢大意,出手便是东方家的烽火神剑。传自大雪山的独特紫火劲,在追日的特别效果下,敛去紫芒,转为深沉的黑色,剑刃更突破过往长度限制,形成一条数尺长的黑火鞭,护住周身的同时,像毒蛇一样笞噬向敌人。

乾净俐落的一击,却再度无功。枫儿甚至已经感觉到火剑扫到敌人衣角,却仍给那人在瞬间消失形影,火剑击空。

(好快…)

这一下惊叹,枫儿才发现屋内歌声已停,感觉不到半点生人气息。是因为那少女惊觉到外面的打斗,所以躲起来了吗?还是…和自己交手的人就是她本人?

不只惊讶于对方可能拥有天位力量的事实,枫儿更想到,自己掠近小屋时,歌声还在屋里,可是顷刻间便有敌人从后袭来,假使对方人数只有一人,那就表示对方的行动速度已经超越音波传递,这等修为委实可畏可怖。

(是擅长高速战的类型吗?绝不能和她比速度。)

身经百战,枫儿立刻有了决定,降落在小屋的飞檐瓦顶上,屏气静心,以静制动,抢回战局的主动。

身形甫定,对方的斩击就连接而来。无法确认是不是使用兵器,斩击过来的力道不是很强,至少,和自己相比略逊一筹。但双方气劲交击时,枫儿却有一种奇异感受,就是每当自己的劲道占了上风,想要把对方黏过来,进一步重击时,对方却猝然以惊人高速飞身而退,藉此卸去所有入体敌劲。

除此之外,进攻时的那种迅捷,也绝非寻常派门的轻功能及,因为,在正常情形下,小天位高手中几乎没有人能和兼得两家之长的枫儿比速度。

(这种身法和运气诀窍…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是源五郎大人的九曜极速。)

不仅是像,在连续又挨了十多记斩击之后,枫儿终于肯定,这确实就是源五郎恃之纵横天位战的绝技,九曜极速。除了这号称天下第一快的身法与独门运气诀窍,没有哪种武功能以速度逼得自己还不了手。

(对了,这里是日本啊,源五郎大人来自日本,他的武功也是由此而来,如此说来,这位小姐是不是也会使源五郎大人的其余绝学呢?)

答案很快揭晓,除了九曜极速,一种源五郎所独用的化劲奇功也在对方身上出现,使得内力较弱的她,能够轻易承受枫儿的重击,并且以更快的回气、反击速度,自四面八方挥斩过来。

时间一长,枫儿就感到非常吃力,要不是占著手中光鞭易于防守的便宜,自己早已跟不上对方的速度,但这样一来,内力消耗便大,顶多再撑一刻钟,自己就肯定落败了。

(要反击,只能趁现在了。)

把握到对手进攻,两人劲道交击的机会,枫儿蓦地变招,由烽火神剑急转为六阳第二诀“熊火显乾坤”。经过东方家主东方玄龙的秘密指点,得知正统六阳尊诀的秘诀后,这一招更有了新的应用。

所有火劲骤然收束成一个小圈,在极度压缩的同时,更发挥出囚锁作用,以两倍于平时的强大力量,锁住敌刃,令敌人在一定时间内受到牵制,专门用以对付持有神兵,或是身法奇快的高手。

右手的火劲收束,锁住敌人兵刃,枫儿急吸一口气,熊火显乾坤的后半式,赫然由她左手爆发开来,炽热火劲猛攻向敌人。

猛招临头,对方的动作看不出有什么吃惊或疑虑,同样也是急吸一口气。刹那间,本来还犹豫自己是否出手太重的枫儿,忽然升起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令她什么也顾不得地抽身急退。

相信自己直觉的她,确实做了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在下一刻,一道难以形容的绝世锋芒,令她打从心底发著震颤。

(这、这是…)

像是流星猝过天际,炫丽夺目的光彩,深深印烙在眼眸中,但真正使人心悸的,仍是那道独一无二的绝世锋芒,恍若天地之间无物可挡,划破天幕,直直刺向星河尽头。

(师父以前曾经提过的,这剑气…这种感觉是…星贤者卡达尔的星野天河剑!)

脑中闪过这念头,仅是分毫之差,她就听到一丝细微破风声,擦发而过,但这并不代表她已安全,因为星野天河剑的剑气先声音而至。

“刷啦”一声,发丝飞散,枫儿只觉得脑后一阵剧痛,眼中克制不住地盈满泪水,在承受到部分剑威的同时,除了**上的痛楚,更似乎有一种力量随之入体,让自己心灵激起阵阵涟漪。

说不出的恐惧感觉,枫儿虽然不知道怎样解释,可是…那股力量似乎正试著窥视自己的心灵,许多错杂纷乱的回忆片段,在脑中走马灯似的快速闪过。

(这是…魔法的精神攻击?!)

如若是真的,那么这敌人果真非同小可,不但拥有天位力量,更兼修魔法,是自己生平仅见的天位魔导师,日本宫廷居然隐藏这样的奇人?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