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四卷 第三章 魔血噬体
设置

第二部 第四卷 第三章 魔血噬体(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六月日本京都

“真是乱七八糟的混帐东西,偏偏就是需要他的时候找不到人,这浑蛋雪特人,难道要我在这里呆上一晚吗?”

为了要照料伤者,兰斯洛坐在床边,百般无聊,不由得皱起眉头。

屋子已经修好。虽然说不上完好如初,起码遮风避雨不成问题,外观上也看不太出曾经受过重大破损。修屋子的当然不是兰斯洛,天位高手的破坏能力虽强,修东西的本事却是大大差劲,只得急召人手支援,白家的工兵部队天下驰名,修一间小小木屋,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当屋子修好,人去楼空,兰斯洛的烦恼也随之出现。

有雪发了一顿脾气后,就跑得没踪没影,多半是找白澜雄喝酒去了。这蜥蜴女被自己一掌打晕,犹自未醒,结果反而弄到自己不好出去,屋子里的酒又喝光了,这下子真是麻烦。

把她丢下,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考虑到她此刻昏迷不醒,若是随便丢下她,一个人在屋内,说不定就有什么变化发生,要是落在别人手里,此事势必让自己大大头痛。说来也是好笑,如果不是因为封住了她的武功,现在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但若就此解除封印,自己却又不愿,只能说是自寻烦恼了。

夕阳淡淡地自窗口照进来,凄红伴紫,为屋内添上一层瑰丽颜色。洒在昏迷中的泉樱身上,分外显得纤影苗条,肌肤柔嫩,不过大前提是别去看那张脸。

兰斯洛那一下出手著实不轻,虽然说出手刹那,理智抑制了大半力道,不至于取人性命,但是打在这么一个娇怯的小女人身上,仍是很重的一击,连颅骨都出现了裂痕。

尽管没有对有雪明说,但是兰斯洛的心头确实有悔意,也不能理解为何自己要出这样重的手?

如果要杀人,那一出手就杀了,把人打得半死不活,这并不合自己的作风。更何况,明明已经把这女子定位为“拘禁身边,痛加折磨”,为什么又会忽然按耐不住,一掌打得她险死还生呢?

这实在是难以解释。只记得,当她作著旧日的打扮,恍若当日枯耳山上的女龙将一般,持枪傲立于自己面前时,自己胸中就极为不快,愤怒、失望的情绪,像海涛般拍击胸口,而后,当她冰冷著容颜,将那句威吓话语说出,自己脑里便“轰”地一声,失去了理智,在狂怒中出手,一掌便击了出去。

要不是在力道迸发的前一刻急忙收劲,那就不只是把人打飞出去,而是真的会伤她性命了。自己的控制力为何如此差劲?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嗯…”

昏迷中的泉樱,好像哼了几声,兰斯洛没去理会,只是将手掌贴放在她脸蛋上,缓缓运劲。即使是强天位高手也无法对魔法无师自通,回复咒文他用不出来,白起大舅子逆运乙太不灭体的本事,他既不会,也不可能用在这臭蜥蜴女的身上。

不过,拜在打工大夫华扁鹊门下的有雪之赐,此次东来日本时,带了不少疗伤妙药,现下在泉樱身上派到用场,兰斯洛帮她敷上药膏后,便潜运内力,缓缓揉按,帮著药力加速行开。

而看著那张淤肿的脸蛋,兰斯洛有些好笑,自己的失常纵有千般理由,也绝不会是因为被女色所迷。看这么一副肿成猪头的丑样子,难道自己会放著家里的美人儿不爱,去和这个猪头女看对眼吗?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只是,想到有雪临去时所言,兰斯洛不禁面色一沉,这个义弟善于察言观色,确实是看出了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事。

枯耳山一战之后,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经历了这么多的变化,自己的思想、价值观都有所改变。尽管不太想承认,但是心里确实觉得,光凭著一腔热血大喊报仇,这种做法不但傻,而且很容易因此失去更值得被重视的事。

特别是,随著时间过去,心里的仇恨、愤慨越来越淡,不由自主地用理性观点来审视整宗枯耳山事件时,心里实在是有著说不出的恐惧。

对于放弃复仇的自己,弟兄们会感到怨恨吗?这一点倒是还好,真正让兰斯洛害怕的,是对弟兄们的怨恨感到满不在乎的自己。

过去那个重情分、讲义气的自己,是不是已经不见了呢?放弃为弟兄们报仇的自己,是不是就是一个没义气的东西呢?

自己可以漠视所谓的道德规章,但说到底,自己仍与大舅子不同,不可能像他一样,视世上一切规范如无物。只要想到有一天自己变成一个没道义、没情分的大贱人,那种感觉可真是让人想吐。

然而,就为了不想当坏人,所以才固执著想要替弟兄们报仇,这个心态本身就已经不能说是正确了吧?而基于这种心态,对弱质女流大加折磨,这种做法怎么看都是很卑鄙无耻的。

有雪也就是因为看穿了这点,所以才对自己那么反感吧。

念及此处,兰斯洛不禁苦笑了起来。连一个小小复仇都可以牵扯出这么多事、这么多迷惘,看来复仇果然是一件很得不偿失的事啊。

“嗯…夫君大人…请你原谅贱妾…下次不敢了…”

昏迷中,泉樱轻声呢喃,身子还忽然缩了一缩,显然甚是畏惧,兰斯洛见状不由得苦笑。

“夫君”、“贱妾”这些称呼,是自己从戏文故事里学来的,当初并没有多想什么,只不过想起这蜥蜴女以前一副温文典雅的模样,这种文诌诌的叫法比较适合她,听在耳里也比较爽,却没想到现在的她,全然没有过去的温雅气质,将这叫法叫得这般可爱,自己每次听到她自称“贱妾”,心里就觉得一阵好笑,全然没了本来意义。

“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啊…叫你蜥蜴女还真是没有叫错,到底哪一个你,才是真正的你呢?”

独自思量,兰斯洛忽然有一丝迷惘。

在与有雪相互叫骂时,自己曾经质疑有雪是不是被这蜥蜴女的美色所迷,这才忘记弟兄仇恨,为她说话。那时,曾有一个念头连续几次出现在脑海,就是和有雪说,既然他这么同情这女人,乾脆把这女人送他算了。

可是,这轻而易举的一句话,虽然连续几次出现在脑中,却是怎么样也说不出口,此事亦是非常没有道理,难道…不只是有雪,连自己也被这妖女的美色所迷了吗?

“真是荒唐透顶…”

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惊讶之余,兰斯洛的苦笑声更显得刺耳,在泉樱面颊上轻轻搓揉的手掌,顿时僵住了…

结束了北海道之行,枫儿与宗次郎赶回京都,在途中,她开始整理此行得到的一些情报。

与花天邪在荒山上一会,是枫儿所没有料到的事。看他的言谈,虽然仍像过往那般狂妄,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但是感觉上却已有所不同,而武功上的增进更不待言,他潜地行踪,又能在奇雷斯爪下逃生,单是从这一点来看,他已经是个不容小觑的强敌。

花天邪已经到了日本,这个情报枫儿立刻传回雷因斯,但是却隐去了自己蒙他所救的事。如果要提到此事,势必就要解释花天邪为何会出手相救自己,这里头的原由,若是让兰斯洛大人晓得,想必脸色不会太好看,小草小姐也很尴尬吧。

而那人是一副绝顶心高气傲的性情,想必也不愿让此事为人所知,自己这样做,应该是最好的处置方法。

奇雷斯的存在,也是一项重要情报。与宗次郎这个人畜无害的小魔族不同,奇雷斯的出现,证实了魔人们已经涉足人间界,而且力量极其强大,已经到了不容被忽视的地步。

想到奇雷斯,枫儿忽然忆起一事。记得那日窃听时,除了奇雷斯,还另外有一个“人”,正在与奇雷斯谈话。由于没看见相貌,所以无法肯定,究竟那也是一个人类?亦或者是另一个来自魔界的魔人?

如果是魔人,那么就代表魔界来此的高手,又多一名,值得仔细注意,特别是,自己曾听到那人称奇雷斯为兄,如若两人真是兄弟,又功力相若;连起手来,人间界恐怕只有三大神剑联手,方能将之稳当挫败。

但如果是人类呢?那么又有一个疑团出现了。

花天邪相救自己一事,自己并无法确认,会不会…当时与奇雷斯谈话的人就是他?而所谓的相救自己,只是他为了排除嫌疑,故意演的一场戏呢?以这人的自傲,这不太像是他的作风,但花天邪过去的纪录极其不良,一个会丧尽二十万同宗子弟兵,用以提升自身力量的狂人,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念及此处,枫儿便将这个可能性一并写上,传回雷因斯,希望目前的决策人员能够根据这些,做出妥当的判断。

不过,小草小姐不在,目前有谁比较派得上用场呢?无忌公子吗?想想实在是让人担心。

才一回到京都,白家人员马上送来有用情报。和天位奥秘息息相关的日本三神器,其确切位置究竟在何处,是目前要调查的第一要务,如若能够破解奥秘,找到突破天位的方法,这个利益之大,甚至比拿下日本更加重要。

三神器中的八咫琼勾玉,枫儿曾经在宗次郎身上看过,尽管感觉不出其神异处,但确实是不凡的珍宝,而从宗次郎的语气听来,这东西的来历大有蹊跷,说不定是流传到人间界的魔族重宝,假如是真,那么确实大有可能关系到天位奥秘。

八咫镜、天丛云之剑的下落,自己就不清楚了,或许该要找宗次郎再问问。不过,日本宫廷所排定的婚期越来越近,如果要赶在婚礼之前有个了断,好像没什么时间慢慢调查了啊。

还有一件事情,也是很不寻常。因为白无忌的命令,京都分舵的白家子弟使用太古魔道仪器,尽可能地监听、留意京都范围内的可疑对话,本来目标仅是京都城内、新撰组寓所几处重要地点,但是数日前,京都城外曾经传来强大的魔力波动,引起了监测人员的注意。

日本传国久远,国土上有许多灵波强烈的古祭坛,侦测灵波并不容易,但是白无忌日前下令,要留意日本境内的强力魔导术者,还特别送来一套由太研院院长亲手制作的特殊仪器,监测三千里方圆内的一切魔力波动,这才发现了那股隐藏在结界中的灵波,并且立刻调用仪器,监听附近声音。

“受到结界影响,监听的效果并不好,只听见‘除魔’、‘碍手碍脚的丫头’、‘换新人’、‘圣咒’这些字眼,断断续续的,也没办法很确定是不是这些字…”

向枫儿报告的白澜雄,低声道:“不过,对话中曾经出现一个较完整的句子,我们不是很敢肯定,而这句子也让人难以索解。”

“是什么?”

“对话中提到‘谨遵日贤者大人的…’,这一句话,就是我们最后得到的讯息了。”

知道白澜雄话中有话,果然,他接著便说出,在截获这讯息不久后,藏匿于农庄中窃听的该分舵,全部被歼灭,没留下半个活口。

“之所以还能保留下这些情报,是因为在接收到窃听字句的同时,也发一份讯息到稷下分部的系统,所以才能保存下来。”

白澜雄提到,这种太古魔道的监听,似乎也被敌人察觉,使用了类似狮子吼之类的声波武学,破坏了窃听用的卫星,更透过系统,将窃听中的分舵人员震杀,连带整个农庄都被冲击波扫得乱七八糟。

“那太研院呢?如果有传声到太研院,那边可有伤亡?”

“很幸运地,半个都没有…好像是因为那个接收系统,是院长大人仓促间赶制的不良品,开动收讯没多少时间后,就喷火花炸掉了,还搞到整个太研院系统大当机,因为这样逃过了一劫。”

该说是傻人有傻福吗?知道那位小姑娘没事,枫儿心头顿安,尽管彼此没多少交情,见面次数亦数得出来,但她却知道爱菱对兰斯洛的重要性,雅不愿见到她遭受伤害,现在事情能这样了结,也是不错。

不过,整件事到现在,阴谋的气息越来越浓了,似乎有某个组织在暗中策划些什么。说是要除魔,这口气倒很像是那日出现在京都城的魔导师们,但是提到日贤者之名,这却又是怎么一回事?

据自己所知,日贤者皇太极已然亡故,唯一的弟子就是兰斯洛大人,如果把太古魔道的技巧算上去,爱菱小姐也算一个,除此之外并无其余的弟子传世,为何他的名字会再被提起呢?

这个疑团,枫儿解之不开。本来想要等候命令,再继续调查,却忽然想到一件事。现下小草不在,白无忌又不好直接对自己下命令,如果要等候上级命令,那可不知道要等至何时,还是主动些比较妥当。

存著这想法,枫儿唯有再找上宗次郎,虽说向这孩子套话,令自己心头不安,但这总好过去面对他的姊妹,那位一开口就近乎是精神攻击的美丽小公主。

虽然尚未成婚,随意进出京都城不合礼法,但枫儿最近出入频繁,守卫们几乎连问都不问,很和气地请枫儿入城。

只是,这次来的时间却似乎不太对,因为当枫儿来到宗次郎的居所,听见里头有人在交谈,感觉上气氛不是很愉快,而听那声音,赫然便是天草四郎。

天草四郎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他们师徒两人又在谈些什么?枫儿很好奇,却也知道那并非是自己所能窃听。这样近的距离,太容易被天草四郎给发现,到时候徒然被他取笑一番。

枫儿没有再*近,也没有刻意运功倾听,不久后,只听见天草四郎似乎说什么“总之你把他放出去就是不对,这次的事情,你这样做就是错了”,说完,屋内便是一阵光亮,似乎是为了避免与枫儿见面尴尬,天草四郎由另一个方向走了。

不明白他们师徒两人在争执些什么,枫儿开门进去,只见宗次郎很疲倦似的趴在桌上,看到她进来,笑了一笑。

“宗次郎,你还好吗?”枫儿到来,是为了要向宗次郎确认一下,那天的几名魔导师,在向他提及诛魔工作时,还有没有提到什么东西?但是看这孩子疲累的模样,心中怜惜,掏出手帕帮他抹汗。

“和天草大师范吵架了吗?为什么呢?”

“嗯,师父觉得我有些事情做得不对,养了宠物就不应该随便放走,还有一些和诚实有关的问题…嗯,枫儿姊姊,你是来找我出去玩的吗?”

“我们等一下再一起去玩吧,姊姊有一些事,想要先找你问一问。”枫儿道:“那天那些…神官们拜访你的时候,有没有提到什么别的事呢?想想看,他们还有没有说些什么?”

“嗯…像是什么啊?”

“像是…有没有提到和日贤者有关的事?或者是其他什么听起来很重要的。”

被问到了这点,宗次郎像是想起了什么,两手捂住嘴巴,很怀疑似的看著枫儿。

“那些事情…你不能说吗?”

宗次郎点点头,枫儿自然也问不出个什么东西,虽然知道这之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但宗次郎既然不愿意说,自己总不能逼问他吧。

两人商谈片刻后,枫儿便打算与宗次郎一起外出,实现带他出去玩的承诺,这时,宗次郎忽然一下扑过来,将她拦腰抱住,重现那许久未见的招牌动作。

枫儿有些讶异,因为自从两人熟稔之后,宗次郎就没有再这么做了,是有什么事令他极为不快吗?

“枫儿姊姊,你觉得待人诚实是对的吗?”

闻言,枫儿不由得一愣。以自己的立场,当然希望宗次来对己永不说谎,不然从他那边得来的情报,岂不是毫无用处?基于这个考量来回答,似乎是很自私,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诚实总是一件美德。

“当然啊,诚实是好事,枫儿姊姊很喜欢诚实的宗次郎呢。”

这显然就是宗次郎所期待的答案,所以他登时笑逐颜开,放开紧抱的双手,拉著枫儿一起往外跑。

而看到这样子的转变,枫儿也不禁有著一丝疑虑。宗次郎这孩子看似天真,但却有他精明的一面,自己这样子回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经过一夜调养,泉樱的情况已经大有好转。除了要归功于华扁鹊调制的药膏,她自身的体质也很有关系。

似乎是因为服食生死花的关系,泉樱的**多少起了一些变化,虽然不像枫儿那样魔化,可是确实因此有著较寻常人类要快的新陈代谢,以致于**痊愈速度略为增快。

不过,生死花在人间界是难得的毒物,当年枫儿中毒,绝不可能吞食太多,更没理由多过泉樱,那为何枫儿产生**魔化的速度与症状都比泉樱要强呢?

嗯,想来一个是人类,一个是龙族,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差别吧。

看著已经能够坐起来进食的泉樱,兰斯洛心中思索著这些差别,若有所悟。

华扁鹊的药膏极灵,经过自己以内力催行药效,一夜之后,脸颊上的淤肿已经好得多,断裂骨头亦已愈合,不过,自己在使用药膏时,隐约有感应到魔力波动,又嗅不出这药膏的成分为何,想想最好还是别追问这药膏是怎么调出来的。

“昨天晚上,你一夜都守在我旁边吗?”将白粥慢慢地用完,泉樱捧著陶碗,对身旁的男人小声发问,却在与他丝毫不见和缓的眼神相视后,连忙改口。

“夫君,贱妾…贱妾想请问您…是否昨夜…”

“够了,你先休息吧。”

兰斯洛实在是有些搞不懂,这些女人的神经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就算自己真的是在她身边一夜不睡,这也是照顾病人的常理,用得著这么感动吗?

正要起身,忽然手被拉住,偏头一看,却是泉樱拉住自己,小声说了句谢谢。

“贱妾好高兴喔,能够让夫君你这样守著一夜,就算再被你打一次我都会笑呢。”

“不要在自称贱妾的同时用这种语气说话,那很白痴…你这女人,你知不知道自己昨天差一点就没命了?光这样就愿意再被打一次,你是花痴啊?”

冷酷的嘲讽,如果是别的女性,一定当场就变了脸色,但泉樱只是看著正上方,眼神中一片悠远,轻声道:“醒来之后,身边的事,有好多我都不懂,我也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傻了呢…可是,如果终究要痴,为花而痴、为花而狂,不是也很美吗?

而且…夫君你喜欢花痴的女人吗?假使你喜欢,那我变花痴也可以啊。“

说著,泉樱望向与她执手相握的男人,在彼此目光相触的刹那,兰斯洛顿觉心头一震。

胸中骤惊,握在掌中的柔嫩小手忽然变成火焰般赤烫,兰斯洛像是甩开一尾毒蛇似的,甩去泉樱的手掌,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背后似乎响起了一声轻叹,这究竟代表了什么,兰斯洛已经不愿意去想,只是来到屋外,努力釐清混乱的思绪。

事情不应该是变成这样的。当初向泉樱伪称夫妻名份,还胡扯了那堆故事,只是为了让她不起怀疑,即使自己痛加折磨,她也不会起反抗之心。

这效果确实是达到了,要不是泉樱全然相信那些谎话,在自己这样的折辱之下,别说是素来高傲的她,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女人都会反抗、逃跑。

既然一切如同预料,那为何事情会渐渐脱出掌握呢?

照著本来的估算,尽管自己没有残她肢体,也没有作出什么重大伤害的行为,但以堂堂天位高手之尊,被人为奴驱策,这样的羞辱,当事人心头的愤恨可想而知。若是自己落得这般处境,纵然不刎颈自杀,也一定会切齿发誓报仇。

但是泉樱没有。这个叫做泉樱的小女人,彷彿彻底与前半生没了关系,一点都见不到过去的傲骨,笑著将自己这许多严苛折辱承受了下来。

她感觉不到痛苦吗?这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只是比起外在的压力,她内心的苦痛更加剧烈,为了赎那份根本不存在的罪,她对那些不合理的折磨表现了宽容,用她那双看似纤细的肩膀,扛起了赎罪的责任。

而自己又没法如同预期般那样铁石心肠,对著埋头苦干的泉樱,越来越是心软。

就像有雪说的一样,若是撇除旧仇不算,现在的泉樱确实是个好姑娘啊,残忍地伤害这样的弱女,自己还算是人吗?

最糟糕的一点,已经在刚才发生。她看自己的一眼,那眼神…好熟悉。妻子小草在杭州与自己相依为伴时,每当自己回过头去,所看到的就是这种眼神,那时自己不懂,现在回想起来,那眼神依稀是孕育著深情,而此刻这眼神为何会在这蜥蜴女的身上出现?

虽说是为了复仇,但是与她伪称夫妻,兰斯洛心里已自不安,若是因此牵扯情孽在身,到时候要如何对身边的人交代?见了小草、枫儿,自己就真的要当一辈子猪头了。

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突破天位、征服日本,是这趟海外之行的目的,像复仇之类的私事,不该再耽误正事,要早点作个了断。泉樱既然感觉不到痛苦,受到这些折磨困扰的,反而是心存不忍的自己,而心中的情愫蠢动,更是不妙,要在事情更不可收拾之前,有个了断。

对于泉樱,自己已无杀意,残她肢体之类的重手,亦是不适,但枯耳山上数十条人命,不能就此作罢,如果不以命偿命,那么就只有夺走她视为第二生命的东西了。

女性的第二生命,除非是扁鹊鬼婆、郝可莲那样的女人,不然不是容貌就是贞操。自己连断她手臂也不愿意,更何况毁去她那绝世容颜,那么,该做的事情就只剩一样了…

尽管当惯了强盗,但为了给妹妹作个好榜样,兰斯洛从未对妇女有不规矩的动作,现在忽然面对这等尴尬事,委实有些手足无措。

(又不是没经验,像傻子一样站著,像话吗…)

沉吟片刻,兰斯洛把心一横,重新就冲进房里去。

这些天以来,在睡觉的问题上头,兰斯洛是老实不客气地占了床位,泉樱若不是趴在桌子上睡,就是铺张毛毯睡在地上,尽管兰斯洛曾数次要泉樱上床来,但是对夫君近乎百依百顺的她,却对此事非常坚持,心中有鬼的兰斯洛并未相强,不过这情形终于要有所改变了。

冲进房间,兰斯洛二话不说,挥手便打断一根床柱,增加凶暴声势,跟著,在泉樱的诧异眼神中,猛地一把便将她盖在身上的薄被掀去。

(糟糕,脑子里头一片空白…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是不是应该先吃药再冲进来?)

与过去所习惯的夫妻敦伦不同,兰斯洛的动作虽说粗暴,却看得出明显的僵硬,假使他真是任兽欲勃发,那倒是还好处理,可偏生是刻意为之,这下子就很麻烦了。

所幸,泉樱并没有看出他的不自然。当兰斯洛一把将薄被掀落地上,她本能地一声惊呼,整个人猛往角落缩去,单薄睡袍遮掩不住纤巧身形,凹凸有致的**曲线,更是让兰斯洛为之眼前一亮,不由分说就扑上床去。

“啊…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子…”

给兰斯洛压在身下,浓烈的男子气味直迫过来,泉樱本就不甚清醒的意识,更是大乱,只能盲目的挥手摆足,作著没意义的徒劳挣扎。

双方气力不成正比,这场男女角力,很快就分出了胜负。泉樱整个被压倒,双腕被兰斯洛一手握住,抬过头顶,身体虽然犹自不肯放弃,竭力扭摆,试图挣脱,但在床上这狭小空间里,激烈的挣扎动作,却只让两具紧密相贴的躯体来回摩擦,没几下子,兰斯洛眼中的一抹火焰,就显示他已经认真起来,没有多余的考虑了。

“你怕什么?我们是夫妻,这种事以前不知道作过多少次了?你不是也希望我高兴吗?那为什么要躲?你看到我现在的脸,所以嫌弃丈夫了吗?”

“不要…我不想要像这样子…不该是这样子的…”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