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八卷 第一章 束手无策
设置

第二部 第八卷 第一章 束手无策(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七月艾尔铁诺边境升龙山位于艾尔铁诺和武炼的边境地带,周围被蛮荒森林所包围,人迹罕至,升龙山长年云雾缭绕,看上去像是一座笔直参天的青色巨柱,大半个苍郁山峰全部都深埋在云里,仰之弥高,特别是间歇响起的龙啸,威传百里。

由于是龙族的根据地,附近数十里之内,各类飞禽走兽都感应得到山上的凛冽龙气,相争走避,龙族本身也拒绝外人的*近,就以这样子的封闭型态,度过了千万年之久的漫长岁月。入云的山腰上,百余头不同体型、颜色的飞龙,盘旋翔动,发出威猛的龙啸,震慑四方。山腰丛林间的村落,是龙族世代居住之地,附近的山林洞穴中,则是各类飞龙栖息的所在,只要闻得主人呼哨,就会赶来。飞龙是寿命极长、生育力极低,数量又非常稀少的生物,即使在升龙山上,飞龙的数目也不多,年前和天草四郎遭遇时,折损数十头,大大伤及了升龙山的战力,尤其令龙族感到痛惜。

族长紫钰在北门天关一战中失踪,生死不明,但族人们的反应看不出多少担忧,甚至可以说丝毫不受影响。原本在紫钰病体痊愈、自杭州返回升龙山之前,龙族事务就由三大长老联合执掌,有没有这个族长的存在,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

相较于紫钰持重谨慎的态度,新一代的龙族人早已感到不耐,期望能以更快见效的方式,重新取回龙族应有的荣光和尊崇。如果不是因为对外界的大批天位高手有所顾忌,自恃龙骑兵威力举世无双的他们,早已采取实际行动了。

不过,等待已久的时机终于到来。每一名龙族人都知道,三大长老已经与艾尔铁诺当前最有势力的权臣共谋合作,预备结合双方力量,镇压整个大陆的混乱局势,在奠定艾尔铁诺霸权的同时,也让龙族荣光重新显赫于世。

而对于当前的天位高手,他们也有了应付的策略。

只要想到这一点,每一名龙族人都会忍不住地望向升龙山的密窟。昔日传自赤龙神之血的圣物、堪称是龙族至宝之一的黄金龙,在得到外人帮助,取得魔法技术突破后,如今已经可以繁殖,并且很快就会有结果。而当新编组出来的黄金龙骑团出现于世,龙族就会得到新生,再次得到这块大陆上所有生物的敬畏。

自豪之余,龙族人偶尔也会抬头望向上方。升龙山的山腰部分,是龙族的居所,长年缭绕在云雾之中,但是更上方的山顶,已经傲立于云海之上,不受雾岚遮挡。传闻中,龙族人的祖先,赤龙神座下的五大龙神,就栖息在这与尘世彻底隔绝的圣地峰顶,祂们拥有着寻常生物梦也梦不到的强大力量,然而,传说终究只是传说,龙族千万年来除了族主,谁也不敢踏上圣地一步,谁也不敢确定,升龙山的山顶上,是否真的有五头龙神栖息?

长年封闭,禁绝任何生物探索的绝峰,连龙族人自己也无法进入。除非是继承了圣母龙血统的龙骑士,其余的龙族人,即使是尊贵的长老们,只要一碰触到圣地的结界,立刻就会被弹出百里之外,或者直接四分五裂。

可是,在龙族人全然没有察觉到的情形下,这已经静寂千万年的绝峰,今日赫然有了访客。

一切的强力结界,对她都起不了作用,因为只要是和魔法有关的事物,在她之前,就只是随手可破去的东西。同时,针对生物所布下的结界,也不可能对「非生者」产生什么效果。

彼此的交谈,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讨论因为双方立场的坚持,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而相较于她细细的甜美嗓音,对方的每一句回答,都与天地共鸣,卷动狂风,排啸四方,震得下方云海起了阵阵涟漪,不住朝外头翻滚而去。

这种闷雷似的声响,听在下方龙族人的耳里,想必会以为山顶正在雷电大作吧,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威势,龙这种生物才会傲居于万物之上,俯视着这块大陆。

自己没有实体,应该说是此刻最大的幸运了,因为若非如此,单是近距离承受这些沉雷轰响,耳边一个接着一个的霹雳大作,自己恐怕就要给震成内伤。

「…吾等的存在,只为维持这块土地上的平衡,避免有超越常理的存在出现,或是异大陆力量入侵。日本并不属于风之大陆疆界,吾等不愿也无法干涉。」

黄金色的龙瞳,光是那颗眼睛,已经比自己半身还要大,面对着如此巨硕的生物,想要据理力争,还真是需要些勇气,然而,自己也有不能轻易退缩的理由。

「我明白,然而,即使是神明,也有应该担负的责任与义务吧?现在在日本的那一位,难道不是你们的责任吗?」

目光缓缓望向东北方,在那层层云朵之后的千万里,丈夫与姊妹们想必正陷入苦战吧?为了支持他们,为了让这场一面倒的战斗有转机,自己也必须努力才行。

「乱七八糟,到底是在搞什么?昆仑山是火山地带吗?」

瞪着眼前的情境,妮儿一面指挥居民往安全的方向退避,一面恨恨地说着。

地震像是没有休止一样,持续摇晃着地面,空中狂风大作,浓密乌云急涌而来,遮天蔽日,把一切笼罩于黑暗之下,但受到高密度能量激烈撞击的影响,乌云里头电光乱窜,不停地发出爆裂声。

应该是黑暗一片的环境,却被其它的闪耀光源照得亮如白昼。火红的滚烫岩浆,从迸炸开的山峰顶上喷出,沿着山线迅速流下,将沿途所碰触到的草木竹树,全部点燃起火,继而吞没在滚滚岩浆流之中。

比起岩浆,正在激斗中的双方,则是焕闪着更强烈的锋芒。多尔衮的烈焰刀,火光飞腾,变幻无方,以各种刁钻角度,突破大蛇的防御,重重击在敌人身上,迸闪出朱血一般的鲜艳赤色。

高温火焰、刺骨冰霜等等的强大能量,一波又一波地自大蛇口中喷发,每一次发射,就是长长一道力量之墙,厚实高耸,无隙可趁,令得全力猛攻的多尔衮,不得不闪身退避,或是被迫撤刀回防。

攻守之间,均是极为抢眼的杰作,看得在大老远旁观的兰斯洛血脉贲张,把风华刀一摆,就要上前帮忙,只是才一跨步,就被源五郎拉住。

「等一下,要帮忙也要看人啊,你师叔是这么的…加上被我们设计之后,怒气冲天,九成九会趁你和大蛇作战时,背后给你一刀,到时候你就等着当大蛇点心吧。」

源五郎摇头道:「要帮手是可以的,除非几个强天位高手一起合作,不然胜利无望。可是,至少我们要确定,你师叔除了杀蛇之外,已经没有多余力气来捅我们,那个时候动手,才对我们有利。」

「嗯,你说得有道理,那么我们就是在这边继续看吗?」

「元气地窟已经开启,在打倒大蛇之前,我们不可能把它关上,既然你也觉得力量在增长,那就趁机会去适应、掌握这股力量。」源五郎狡狯地一笑,道:「帮忙的方式,并不只是一种,除了参战,我们应该还有些别的事情可作。」

「你是说…」

两人对望一眼,很快就有了决定,开始了动作。

和这两个有闲暇时间在下头休息的小辈不同,在半空中苦战的多尔衮,根本就是陷身于一场灾难。

原本只是打算躲在地底,伺机而动,不但可以坐收渔人之利,甚至有可能在掌握破绽后,给予这八歧大蛇致命一击,怎知藏身位置被大蛇所发现,不但所图成空,而且还被迫离开地底,与大蛇交锋。

早先源五郎与兰斯洛联手,对上这九头大蛇,也不敢正面揽其缨,而是*灵活身法游斗,但不擅长高速身法的多尔衮却是正面抗敌,以一己之力,独抗那每一个蛇头都不逊于自己的九头大蛇。

*着自己的强绝武功,还有老辣的战斗经验,多尔衮将大日功发挥到极限,烈焰刀纵横来去,所向披靡,纵然大蛇神威,也无法将他压下,远远望去,一个渺小的人体,单独对抗一座庞然巨物,威风有若天神。

但这却只是假象,大日功本来使的是纯阳正气,如同王五那般,以和煦大日,不急不徐,光化万物,但在多尔衮手上,为了追求更为霸杀的强横威力,将大日功推向另一个极峰,虽然威力更霸、更强,但却出现了耗力过大、后劲不继的隐忧。

如果是和自己级数相若的对手交战,那么高度集中的大日功,所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可以在极短时间内速战速决,把敌人压下、解决,令得隐忧不显,可是对上更胜自己一筹的敌人,战斗不得不延长进行时,他的缺点也就开始暴露。

一如此刻,纵然从外头看起来,多尔衮仍然能维持有攻有守的形势,但事实上他却自知不利。以这样的形式催运大日功,相当地损耗自身真元,估计再过不久,就要被迫反攻为守,届时面对大蛇的反攻,气势已衰的自己将再难为继。

瞬间于同一处连续攻击,确实可以突破大蛇的护身气罩,但要造成效果,至少也要是强天位程度的出力,想偷懒一点都不成,更何况大蛇鳞甲甚硬,自己的烈阳劲突破气罩后,已是强弩之末,击打在雪亮白鳞之上,徒然耀闪着火光,起不了多少作用。

这样子战下去,自然是有败无胜,大蛇九头齐轰的气劲交集,力量远远不是自身所能承受,特别是面对那些不同属性的攻击,相互增补威力,烈焰刀所能推出去的距离也越来越短,渐渐无法突破火壁、酸液的阻碍。

不过,除了理性考量之外,多尔衮更有一种无法用理智去估量的斗志。

或许该说是一种武痴的本质,面对战斗、置身于杀戮当中,令他无可抑制地处于高度亢奋中。眼前的敌人越强,他的战意就燃烧得越旺盛,人生于世,难得碰到这样子的强悍生物,如果不能放手一搏,岂不是抱憾终生?是以明知道久战不利,仍是一口气狂攻过去。

然而他也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除了眼前强敌,其余敌人的动向,令他心中难安。主客形势对调,本来在与大蛇苦战的敌人,现在跑到一旁乘凉,他们会不会偷袭自己,这件事难说得很,自己不得不分出多余心神去注意。

忽然,一阵喧闹声音传入耳里,远遁到远方的兰斯洛和源五郎有了动作,两个人在数十里外疯狂鼓掌,高声叫喊。

「师叔,你真了不起,勇猛强悍,实在是弟子的楷模。」

「多尔衮大人,你好样的,单枪匹马杀蛇,我们小辈佩服得五体投地,将来一定要向您好好请教。」

「能把大日功使得这么威风凛凛,比我师兄更霸道,师叔你果然是真硬汉,我他妈的太崇拜你了。」

「了不起啊,偶像!多尔衮大人,你确实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真男人!加油,不要放弃,我们买你赢啊!」

「再加把劲,砍重一点,师叔,不要害得我输钱啊,必胜、必胜,师叔、必胜!」

一句一句摆明是看好戏的揶揄,传入多尔衮耳中,险些令他气炸了肺,斜眼瞥望过去,只见兰斯洛、源五郎坐在大老远的一个土丘上,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坛酒,正自举坛痛饮,跟着就对这边拍掌叫好,挥手致意,就好象正在看一场精采的擂台赛,只差没有喝得高兴,把酒坛也扔上来。

「两头狗畜生!」

让人怒火中烧的景象,多尔衮气得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战场,就要飞身过去,将这两个敌人一一斩杀,可是身子才一动,就被大蛇的火焰轰个正着,整个人都被火焰吞没,当下只得敛起心神,运劲护身之余,全力应战。

(两头畜生!不把你们像狗一样地屠杀,这笔帐不能算完…)

怎样愤怒也是没用,兰斯洛两人继续以这样的方式,远远地加油,希望这位强手主将能够在战斗中,把大蛇的弱点逐步暴露。

另外一方面,没有能力参与战斗,在山下忙得不可开交的三女,则是全神灌注于疏散人群的工作上。

从整个昆仑山脉的河水山泉尽染赤红开始,附近百姓就已经知道不对,只是根据千百年来的经验,他们都固执地认为山中巫女、神官们,会一如过去那样地让大蛇沉睡,一切重归平静,哪知道地震越来越厉害,各种异象不停地出现,到最后天崩地裂,仿佛末日到来般的景象,甚至连大蛇都破山而出,这才知道事情不妙。

要让这群世代居住于此、朝夕务农的村民,拋下赖以为生的土地逃跑,并不是件容易事,但总之就是凛于大蛇凶残,在泉樱、枫儿的分头疏散下,人们开始缓缓移动。

泉樱的气度沉稳,枫儿见惯了大场面,两位大美人儿不慌不惊的态度,确实的稳定人心,舒缓了百姓的恐慌,让疏散行动不至于失去秩序。妮儿就比较使不上力,不会说日语的她,即使要向人解说什么,也只会越闹越忙,因此便飘身于空中,向撤退中的人群指引方向。

「上面战得好象很激烈,又看不到兰斯洛大人,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相信夫君,他一定没问题的。」

没有太多的时间,枫儿和泉樱这样简短地交换两句,让彼此心安。这样的动作,看在上方妮儿的眼中,实在让少女感到不解。

如果依照兄长的解释,之所以不对这蜥蜴女动手的理由,是要利用她去对付大蛇,耗损这九头怪物的气力,那么,现在在与大蛇战斗的,就应该是她才对,为何自始至终,都是兄长和小五在卖命,这女子却好整以暇地作着轻松工作呢?

而且,看她的表情,似乎对兄长非常地关心,单从那种神情来看,绝对不是两个感情不深的人所会有,换言之,在自己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她与兄长之间…

(不,这个样子下去,哪里有天理?如果没有别的人肯作,那么,就由我亲自来把她给…)

瞥向泉樱的背影,妮儿把手握紧成拳,考虑着由自己出手,趁着对方没有提防时,给予她致命一击的可行性。兄长和小五正紧盯着大蛇那边的战况,如果自己出手,他们绝对来不及阻拦,而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形下,这一击有着很大的成功率。

(只要一击,就可以报弟兄们的仇了…)

越想越是觉得蠢蠢欲动,虽然知道现在处于非常时刻,不可以意气用事,要顾全大局,救人为先,可是看着蜥蜴女的身影,枯耳山上的回忆一幕幕自脑中闪过,妮儿气得握紧了手,竭力压抑那不住拍击胸口的狂愤。

「不好啦!岩浆下来啦~~」

地上民众的惊呼声,让妮儿惊醒过来,只见山头的岩浆喷发越益激烈,流速增快,其中一道沿着山脊,几乎是笔直而下,烧毁房舍,填越山溪,已经快要蔓延到山脚。以速度来看,很快就要追上殿后的民众,届时便是惨重伤亡。

不是想其它事的时候,妮儿镇定下来,心内略一估算各种招数的效果后,朝岩浆漫流的方向飞掠而去,越过一群又一群奔逃中的人民,口中低声吟诵法咒,碧蓝色的波光在身边闪耀,开始祭起了双重禁咒曲,预备发动深蓝的判决。

「自九幽地渊之底复现,我以自身鲜血为誓,传承彼幽暗之力…」

乍见到这片蓝光,泉樱不由得一呆,只觉得恍惚之间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在何处见过,一些朦胧的印象,在脑内掠过,好象想起了什么,却又完全记不起来。

(我过去…曾经见过这一招?曾经挨过这一招吗?这么美的蓝色光泽,我曾经看过吗?)

看着妮儿周身闪耀的蓝宝石光华,泉樱呆呆地站着,一时间全然忘了身外之物。

「赐予所能触及的一切,彼之判决!」

法咒在妮儿唱诵完毕、双臂挥出的剎那间发动,蓝白色的光球,迅速增大了体积,形成气墙与冲击波,对着岩浆涌来的路线推去。纯以力量来算,这一下并不会比天位力量要强,但是属于黑暗法咒所带有的寒气,却是镇压岩浆热流的绝妙利器。

两边一接触,滚烫的岩浆很快地冒起袅袅青烟,变成黑晶状的半固体,跟着被深蓝判决的冲击威力一推,整个倒卷回去,笔直往后推送,一下子就倒推了半里,暂时遏止了岩浆奔流的危机。

全身被瑰丽的宝蓝色光华所包围,妮儿绑在脑后的马尾束发,也随之飘扬起来,焕发着明耀而深邃的蓝光,一闪一闪,看在忙于奔逃的群众眼中,就像是一名不属于这世界的女神,以其独一无二的方式,呈现着美丽的姿态,不少人甚至看得忘了奔跑,对着这幕景象,开始祈祷。

假如妮儿察觉到这件事,想必会乐得手舞足蹈吧,不过猛盯着山上各处岩浆奔流位置的她,心中只是在计算,应该移动到哪边,继续阻止岩浆奔流,或者,直接杀上喷发中的火山口,设法将之封闭,彻底封住岩浆。

无奈,这道宝蓝之幕实在太过耀眼,不只是山下的人群,就连山上正在与敌人缠斗的双方,都注意到了妮儿的存在。多尔衮以一敌九,战得正自痛快淋漓,又不住听着兰斯洛两人的吶喊加油,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根本无暇去管﹔但大蛇察觉到这道蓝光之后,其中一个头立刻转过方向,朝这边喷出极冻冰霜。

「啊,糟糕…」

寒气扑面而来,速度实在太快,正在施放深蓝判决的妮儿,全然来不及收手撤招,当下唯有将力量集中,径自以法咒威力抵御冰霜。

过去,深蓝的判决曾经数度为妮儿扭转败局,发挥出连双方当事人都意想不到的强大威力,可是那毕竟不是常态。威力仅仅限于地界的双重禁咒曲,无法发挥出深蓝判决应有威力的千百分之一,之所以能挫败天草、击破五极天式,那全是凭着咒术中传自深蓝魔王的气息。

此刻,大蛇的冰霜轰击中既没有混合法咒增威,也不是任何黑暗系的术法,而是百分百纯力量的冲击,这股强大威力,就连兰斯洛、多尔衮这样的强天位高手也要先避其锋,更何况是只以地界力量去抵抗的妮儿。

冰霜与深蓝光幕一接触,便将光幕撕毁破入,直向妮儿攻涌过去。施展中的法咒被破,妮儿不及回气,只能拼尽眼下能凝聚的力量,交叉双臂,抵挡这一记雪崩云裂似的冰霜冲击。

整个身体为之血液僵凝,眉发瞬间结冻,但是在这些感觉之前,剧烈痛楚先撕扯着少女的痛觉,手臂、小腿、小腹都被那夹带强大威力的冰霜击破出血,涌出来的血液却又马上被冻住,待得察觉,所有关节都已经僵化,连根小指头都动弹不得了。

(不、不会吧…我就要这样完蛋了吗?我…)

面对过不少次出生入死的大场面,但却是第一次在这么毫无预兆的情形下,瞬间迫近死亡,少女的脑中无数念头纷至沓来,只觉得强烈的不甘心。

忽然,眼前一花,好象有什么人跳到自己身前,截断了冰霜对自己的袭击,令寒冻痛楚稍稍减弱。

会这样子赶来相救,是哥哥?还是小五?朦胧中,那身影看来好纤细,是小五吧?毕竟每次自己有危险时,他都会赶过来相救,虽然他总是迟到,也总是等自己已经伤痕累累之后才登场,但如果自己倒下,却总会有他垫在背后…

一只手掌搭在肩头,已经知觉麻痹的妮儿并没有发现,但当灼热火劲自肩头透入,迅速传遍全身,化解体内寒气,散化僵封处的气血凝滞,妮儿很快地回复意识,看见是枫儿出现在一旁,以她的火系内力助己打通气血。

「走!」

枫儿一拉一带,整个身体虚脱无力的妮儿,便被她拉着飞退起来。离地时朝前方一看,一名女子旋动朱枪,以天位力量张开防御壁,抵挡着猛烈袭来的霜雪,却不是泉樱是谁?

「我们…她…」意识还没完全回复,妮儿没法把话说得很清楚。亲身体验过大蛇的威力之后,她很清楚,单单一名小天位,怎么能和如此强大的力量抗衡?

「看到妮儿小姐有事,泉樱小姐动身的时候就说了,先救你,不要管她,别让两个人都失陷在里头。」

枫儿道:「你是兰斯洛大人的妹妹,如果你有什么闪失,我们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你哥哥。」

被所憎恶的敌人所救,那感觉实在很怪异,而枫儿刚才说了「我们」两字,更是让妮儿理解不过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反而变成被排挤在己方团体之外的人了呢?

这个疑问并没有机会提出来,因为才一把妮儿拉退,枫儿再用柔劲一推一送,把妮儿送到安全地方,她自己就赶去支持泉樱。

小天位和地界,力量相差云泥,但是在这连强天位高手都接得险象环生的巨大力量之前,却也没什么分别,泉樱虽是有备而来,竭力张开防御壁,然而与冰霜冲击一碰,防御壁根本施展不开,半边身体立刻笼罩在霜雪中。

情形危急之至,只不过为了让枫儿有时间救人,泉樱竭力苦撑下去,当察觉到枫儿已经把人带走,想要跃离,却发现自己关节僵凝,动弹不得,连跃起都做不到。

(果然是太勉强了吗…)

低温之下,意识很快就昏昏沉沉,正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昏睡过去,忽然间一声震天大吼,仿佛九天龙啸,穿越遥远时空,由心灵深处直震向脑门,把模糊不清的意识整个弄醒过来。

(这是…什么声音…好怀念、好象很熟悉的感觉…)

一股热流在体内飞快运作,将本来冻凝住的气血一一化开,打通淤结经脉,随着意识苏醒,灵台一片清明,体内陡然增生出一股大力,双臂本能地往前一推,竟与势道已老的无尽冰霜拼个势均力敌,甚至还将之倒推回一两尺。

(好机会!)

趁着冰霜未能袭体的良机,泉樱往后一跃,刚好迎向飞掠而来的枫儿,两人手一搭,加速离去,避过了大蛇喷击过来的第二下极冻冰霜。

落地之后,泉樱脚下踉跄,险些就一跤摔跌下去。适才支撑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耗力、伤势却都不轻,血脉行开之后,本来被封冻住的伤口都泊泊流出血来。

「你还支撑得住吗?」

「我没事,和上一次的伤比起来,现在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强装出笑脸,泉樱以这样的方式为战友打气,跟着便抬头搜寻妮儿的踪迹。

「妮儿她没事吗?」

「说不上没事,不过,至少不会比你更严重。」

这个解释让泉樱心里稍安。在人群中找到妮儿,与她目光相接,但她却将脸别开,拒绝这样的接触。泉樱心中惋惜,以彼此的关系来说,她是夫君的妹妹,自己应该要和这女孩好好相处的,而且,即使不计自己过去对她的负欠,这少女确实是一个很有朝气、心地正直的好女孩,如果可能,自己希望能与她相结为友。

方要说话,脑内突然闪过许多的画面,自从适才「听」见那声龙啸之后,整个脑袋就不太对劲,现在更开始疼痛起来。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为什么身体就这么给自己找麻烦呢?

「泉樱小姐,你没事吧?」看出了战友的异样,枫儿担心地问道。

「没事,祇不过有点头痛而已,不碍事的。不过,如果你继续叫我小姐,我的头就会痛下去,可能一直都好不了。」勉强一笑,泉樱道:「就算不论我们与同一个男人的关系,现在我们好歹也是战友吧?叫得那么生疏,我觉得好别扭喔,喂,如果你再这样叫我,我也要叫你公主娘娘喔。」

如果是以前,枫儿一定不会有所响应,不过现在听到泉樱这么说,她只是微微一笑。

「知道了,我们一起奋战吧,泉樱。」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