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十卷 第一章 乍获重宝
设置

第二部 第十卷 第一章 乍获重宝(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七月日本昆仑山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已经出来了吗?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啊?京都旁边的山有这么大吗?咦?这些岩浆怎么这么眼熟?八歧大蛇又死到哪里去了?”

脱离意识世界,在八歧大蛇冲入昆仑山前,兰斯洛等人被弹射了出来,掉落在一片碎石瓦砾间,被弄得昏头转向。

握紧风华刀,缓缓地站起来,从周遭景物认出这里是昆仑山,兰斯洛一时还想不清楚,为何在京都作战的自己,会又跑回昆仑山来?

搜寻著枫儿与泉樱的身影,一时间并无所获,正要回头再找,一股剧痛忽然沿著脊椎笔直窜上脑门,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千针齐刺,险些当场就晕了过去,意识也渐渐模糊不清,只见眼前一片白影。

(难、难道是诅咒要发作了?可恶,居然挑在这种时候…日本的事情没有解决,八歧大蛇也还没有打倒,真是不甘心…)

当意识慢慢消失,风华刀脱手落地,兰斯洛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兰斯洛大人?”

“夫君?”

感应到兰斯洛的气息,枫儿与泉樱从不同方向赶奔过来。织田香被枫儿抱在怀里,仍然在深深的沉睡中。与八歧大蛇这一番折腾,精神力耗损之大,正常情形下,至少要有几个月的长眠才能回复过来。

“泉樱小姐?你有看见兰斯洛大人吗?”

“枫儿姊姊你…”

由于要出口的是同一个问题,所以就直接省略了。泉樱看著枫儿,与意识世界不同,她身上穿戴整齐,没有留给人任何的调侃机会。

只是,适才明明有感觉到气息的,为什么在这里却什么都没看到呢?但风华刀却又落在地上…

枫儿与泉樱方自迷惘,忽然看到一道黑影迅速消失在一旁的岩石边,追了过去,那道黑影速度快得惊人,竟然又跑到另一边去,就这么追逐了两圈,这才用分头包抄的方式,把黑影给拦截下来。

“啊!这是…”

眼前的景象,让枫儿与泉樱齐声惊呼。一头极为壮硕的黑色大毛猪,以极快的速度,从拦路的泉樱腿边窜过,一下子就消失了踪影。

把所看到的东西与事实产生正确联想,著实花了点时间,两女最后以不可置信的眼光望向对方,询问著相同的一件事。

“那头猪该不会是…”

黑猪以不逊于奔马的高速窜走,最后被拦了下来,阻在它身前的,是两道人影。

“李二哥,你觉得…这头东西该不会就是我们的结拜老大吧?”

“有也是你的,我才不会认一头猪当老大。”

挡在兰斯洛身前的,自然就是他的两名结义兄弟,李煜和源五郎。因为计算到兰斯洛身上的诅咒可能已经发作,众人分为两批寻找,梅琳、韩特带著妮儿,走向错误方向,源五郎和李煜却往正确位置拦截。

“完全变猪之后,诅咒的效果已经流遍全身,你已经不过一时三刻之命。”李煜道:“这样子你也敢到处乱跑,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喂,我记得你前一阵子的猪头不是这颜色,怎么一变成完全体,就成了一头大黑猪啦?”

即使是诅咒发作,整个身体变成了猪,脾气暴躁的人也不会因此就变得温和。听到了这样的问话,黑猪几乎是暴跳如雷地朝李煜撞去。

“伤脑筋啊,解咒的方法,需要一位美女的自我牺牲,等一下泉樱小姐和枫儿小姐中,必须要牺牲一个人才行。”

源五郎道:“可惜这名美女必须要自愿,不然趁著有人还在昏睡,直接拿她来牺牲,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昏睡不醒的美人,自然是指织田香了,为了不让妮儿加入自愿牺牲者的行列,源五郎也是煞费苦心,故意把人调开。

“我对那孩子还满有好感的,比起你的那个烂招,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李煜阴森森地笑道:“解除诅咒不是需要美女吗?如果单就相貌来说,能和你比美的人实在不多,大家好歹也是一场兄弟,乾脆你就情愿一点,牺牲你一个人就好了。”

“什么?要我去吻…”源五郎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再强自镇定道:“不成,梅琳老师说过,破除诅咒的唯一方法,就是在诅咒完全发作的时候,由圣洁的处女献上真心之吻,用真爱来破除诅咒。我的样子虽然不错,但没有真爱就不行啊。”

这就是梅琳由西王母族长老口中拷问出的答案,当时连梅琳本身都大吃一惊,不明白这些老太婆脑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该说是太不通世务,还是言情看得太多了…”

当时梅琳只有这样的感叹,那些昆仑长老们似乎久久不接触男女情事,所以很固执地相信,世间情爱皆属虚幻,一旦一个男人丑化为猪,决不可能有人肯以真爱与之一吻。

“这种解咒法的破绽其实很多,如果时间充裕,有太多方法可以取巧,不过,事先倒是完全想不到会用这么荒唐的方式来破咒,这点才是真的把我吓到了。”

“这点我也承认,不过,老师,我也有一个问题。”源五郎问道:“如果有一天陆游宗师中了诅咒,你愿意为他解咒吗?”

这当然是个不怀好意的问题,站在不远处的李煜虽然看似漠不关心,但却也在侧耳倾听。

“呵呵,比起担心这种问题,我倒是比较想知道,如果有一天中诅咒的是我,有没有人愿意来帮我这老太婆解咒呢。”

“嗯,我猜他们会先打一架,活著的那个得到这荣幸。”

“哦?小伙子,那你呢?你这样的美男子,如果有一天变成猪了,有没有人愿意帮你解咒呢?”

毕竟姜是老的辣,这个严厉反击让源五郎只有苦笑的份。这不只牵涉到双方情谊,也还牵涉到女方个性,妮儿或许愿意为了自己断去一臂或是冒生命危险,但要她去吻变成猪的自己,那她倒大有可能先把自己的猪头给砍下来。

确认了解咒方法后,众人分头寻找,源五郎和李煜这边捷足先登,把人给成功拦下。

“不过,老三,解咒的方法有点奇怪,一下子说是要美女,一下子说是要圣洁的处女,到底神明是要哪种女人?”

“这个就不清楚了,可能是圣洁的处女…美女为佳,不然如果是一个长相很恐怖的夜叉处女,神明大概也会被吓跑吧…唉唷!”

因为迟迟没有拿出个方法出来,黑猪发怒如雷,在源五郎脚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哈哈,糟糕啦,这个诅咒不知道会不会传染,如果会的话,你就要设法再去找自己的圣女来救啦!”

一反当初结义时的誓言,李大剑仙完全没有感同身受的痛楚,而是趁机在旁得意地大笑。

“你这家伙,改天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源五郎苦笑著,看向慢步从旁边大石踱出的两道人影,道:“那么,两位女士夫人,已经有决定了吗?”

枫儿踏前一步,但却被泉樱挥出的手臂拦住。

“抱歉了,枫儿姊姊,不过,还抱著孩子的母亲,不太适合这项工作的,你应该多为女儿的教育著想啊。”

用巧妙的说法,泉樱避免了刺激枫儿的不快,跟著道:“请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吧,我与他的再相逢,一开始就是以这面目相见,为了预备今天这个场面,我也早就做过练习与调适。由我来作,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不便。”

微微一笑,泉樱向枫儿点了点头,挺身走出,目光投向自己的夫君。

外表虽然完全不同了,但那个眼神却熟悉一如平时,仍旧是那么高傲、充满霸气,只不过…和他平常那么神采飞扬的样子相比,现在更多了几分愧怯与不知所措。

“好高兴喔,如果不是因为遇到这种情况,你大概永远都不会让我看到你的这一面吧?”

很明显地,那头猪似乎想要逃躲,但却仍止住动作,很不情愿地看著蹲跪在它身前的泉樱。

“你没有必要特别躲开啊,在我们来出云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就算你这辈子都不能回复,我还是会一直陪著你的,所以,现在这样的场面,我已经有过充分的心理准备了。”

轻轻柔柔地说著,泉樱对著自己丈夫一笑,作了她该做的事。

这一幕情景应该是非常温馨,但是看在人们眼里,不知怎地总是让人觉得好悲伤,至少…源五郎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忍住,不然肯定会被这种高度残缺美的画面弄得热泪盈眶。

枫儿也只有佩服的份了,尽管她也愿意做著同样的事,但仓促间一定无法做得和泉樱一样,把场面的气氛弄得这么好。毕竟,亲吻可爱的孩子和亲吻黑猪,那是两码子事。

李煜沉吟不语,虽然他一开始确实是很想笑,也和源五郎一样地在忍笑,可是,凝望著这名旧日师门的小师妹,他看出了一点不寻常的东西。

一切就像魔法之梦那样地展开,在“轰”的一声中,烟雾四散弥漫,一道壮硕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嗯?糟糕了…”看著烟雾里头的人影,源五郎表情凝重,若有所思的样子。

“有什么不对?解咒失败,要提前收尸吗?”

“还不至于,不过我忽然想到千古帝王的名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你是说这小子要开始大杀功臣了?但你看我这小师妹娇滴滴的,花朵般的美人儿,他舍得吗?普天之下,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愿意笑著吻他那个猪头的女人了。”

“是舍不得,所以…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走人了吗?”

对于兰斯洛的性情,源五郎真是料得一点也没错,几乎是才刚刚一说,烟雾里就传来了兰斯洛愤怒的大吼。

“你们两个龟蛋!有种不要跑,我要一人斩你们一千八百刀!”

“哈哈哈,小臣一生忠君爱国,可万万不敢与陛下交手啊!”

“斩我?就凭你这个和天草四郎抢倒数的强天位?等来世吧!”

口中这样说著,源五郎和李煜的动作却很一致,分别朝两个方向急掠出去,因为已经气到快疯掉的兰斯洛,是真的打算挥刀斩人,尽管两人都有著不弱于他的实力,却也因为各自的理由,**状况极度不佳,真的和他动起手来,恐怕数招之内就要死在他刀下。

“不要跑!两个没义气的龟蛋,我要追你们到天涯海角!”

从泉樱腰间抢过风华刀,兰斯洛大步就冲了出去,誓要找这两个落井下石的家伙算帐。

枫儿有些担心地瞥向泉樱,顾虑才做出这等牺牲的她,立刻就被主君忽视而产生不快,然而,泉樱仍是一脸笑吟吟的表情,似乎心情很好。

(早就猜到了,一定会是这样子的…)

在诅咒解开时,泉樱就已经料到,夫君等会儿一定是立刻冲出去找人算帐。因为,对一个不擅长说谢谢、又想要掩饰内心羞愧的人来说,气愤的表情与立即离开,是最好的逃避方法。

“不要跑!”

“不跑不行啊,陛下你怎么不试著往另一个方向追?你是挑天位级数来追人的吗?欺负弱者可会遭到天谴喔!”

“放屁!真的有天谴,天上就马上打雷,地也会裂开,活埋了你们两个龟蛋!”

兰斯洛的诅咒出奇地有效,话才一说完,天上虽然没有打雷,地面却轰然炸开。

轰隆轰隆的巨大响声,地面裂开了十数道长达里许的错纵深痕,每一道都黑黝黝地见不到底。

巨大的变化,每个人都停下动作,惊异交加地看著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不好!出事了。”

源五郎立刻判断出来,会出现这样大规模的地变,肯定是某样大灾变的前兆。仔细想想,脚下这块土地陆沉在即,本来就该马上撤退,没有时间在这里嘻笑玩闹了。

在大地毫无预警地崩裂后,一缕刺眼的红光,由裂痕的最深处迅速膨胀上来,同一时间,一场让整个地面上下弹跳、凹凸抖荡的大地震爆发了。

从明显感受得到的热气、浓烟,枫儿发现地底红光的真面目正是滚烫岩浆,而不待她出声示警,本已稍微停歇的岩浆洪流,再次弥漫昆仑山各个山头,朝下方窜流而下。

巨大的岩石崩落,与其他的巨石相撞,变成了大小碎石块,才落在地上,马上就被岩浆洪流所吞没。一道道巨大裂痕出现在地面,冒出氤氲热气后不久,岩浆也随之涌出,将所触及的一切化作熊熊烈火,迅速掩过。

经历连场剧战,众人皆是伤疲不堪,体力、功力都降至低点,这时见到如此天威,谁也不愿意冒险,一起展开轻功,朝安全所在撤退。

“大家小心,不要被这些东西给喷著了,会受伤的。”

“废话,难道有人会故意去碰这东西吗?”

这个警告的确有其必要性。纵然是强天位高手的护体力量,也仅能在这些高温岩浆之前做到短时间的保护,若是时间过久也是会受伤,而若是失足跌入那些满溢岩浆的地坑,无法挣脱,九成九是一命呜呼。

其实兰斯洛很想问问李煜,以他此刻的武功,能否痛快洗个岩浆澡而不死不伤?

可是看他步履蹒跚,似乎因为某些理由而无法提气,若不是旁边有源五郎扶携,甚至连飞都飞不起来,这个问题还是等著下次吧。

运起天位力量,众人都飞行在天上,尽管有人必须扶著或抱著别人飞,但也不至于算是太大负担。看著地面变成了一个岩浆大池,**地冒著赤红火泡,烈焰飞腾,热腾腾的蒸气,纵然已拔升到百尺高空,仍然觉得炙肤生疼,众人相顾骇然。

“轰隆~~”

连续的土石崩裂声,从高空望去,庞大的昆仑山,出现了许多处的凹陷,正在不住缩减体积,从地底那闷雷似的巨大声响,还有能量冲撞,显然未死透的八歧大蛇,仍在下头以最后力量发泄愤怒,照这样下去,整座山完全崩毁,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真是悲哀,西王母族这么悠久的历史,如今就和昆仑山一起…”

看著传承久远的西王母族,与其所依附的圣山一同覆灭,源五郎的语气有些感伤。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每个人都想到了昆仑山中,那些巨大的无底深洞,或许,昆仑山也就和西王母族一样,是一个毫无根底可言的虚幻之物,最终也将归于虚幻吧。

而比起感伤这个,其实兰斯洛和源五郎都还有一个疑问。当初前来出云之国,打倒八歧大蛇的目的,是为了夺取天丛云圣剑。一开始的推测,圣剑该是藏在八歧大蛇体内,但现在八歧大蛇已经被打倒,尸骸也埋在亿万吨土石之下,天丛云剑又到哪去了呢?

被多尔衮捷足先登取走了吗?还是与八歧大蛇一起沉没,在日本陆沉之后,将埋葬于地底深处,永永远远地不见天日?这答案一时间大概没有揭晓的机会了。

前方出现了妮儿等人的身影,正对著这边挥手叫喊,见到彼此平安,都是大喜,相互接近预备会合。

忽然想起风华,兰斯洛心中一惊,正想要说些什么,下头又是一声巨大声响。

由于连串天地大变,像这种程度的声响,实在是已经无法引起众人的注意,所以明明听到闷响,他们也没有做出反应,直到察觉内里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却是已经迟了一步。

这阵地鸣的起源,是元素冲击波的巨大能量。八歧大蛇的最后一击,果真非同小可,轰穿了地层,贯穿厚密乌云,笔直穿向天际。

如果只有这样子还好,然而,昆仑山一带,目前仍处于四大龙神合力封锁的结界中,八歧大蛇的重击,与这结界相抵触、激荡的结果,就产生了强烈的能源风暴,将地面岩浆掀起千尺巨浪,刮起高热狂风,将地狱般的火海景象带上了天空。

众人猝不及防,在岩浆浪潮中左闪右避,甚是狼狈。妮儿那边,梅琳一个人护住了两名小辈,可是兰斯洛这边全是伤军,几下子就闹得险象环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受到烫伤,糟糕一点的甚至衣衫起火燃烧。

在这样的情形下,怀中还要抱著人的枫儿,就是最吃亏的一个。身法本来是她的强项,可是为了要保护女儿,不让岩浆滴到她娇嫩的肌肤,枫儿的闪躲就很吃力。

兰斯洛好几次都大喊著,要枫儿不要顾虑那个死小鬼,拿她来挡岩浆才是正确做法,反正这小鬼催愈**轻而易举。然而,如果会让这种事情成真,枫儿也就不是枫儿了。

苦苦撑了一会儿之后,最坏的情形发生了,在能源风暴的高峰,激荡起来的岩浆,由四面八方一起怒涌过来,众人勉力爬升上去,但是却发现枫儿落在最后头,岩浆浪潮距离她已经没有多远了。

“枫儿!”

兰斯洛险些惊得魂飞天外,急忙赶下去抢救,只是先前战斗耗力过大,一时间有些力不从心,身法速度大为减慢,更被高温蒸气影响,还没碰到枫儿,身上就已经多处起火。

以兰斯洛而言,当面临生死险关,如果不能逃避,他会希望与心爱的女人一起面对,但这却不是枫儿的作风…

劲风扑面,兰斯洛胸前一沉,愕然看著枫儿将怀中的织田香抛给自己,力道奇大,将自己反撞得往后飞去,而她本身则加快下坠,一道岩浆浪潮则朝她涌吞而来。

“飕”的一声,泉樱甩出锁链枪,但是被旁边的热风一荡,既没能缠住枫儿,也来不及让她抓到,反而被一道岩浆热浪撞个正著,立刻起火熔解。

“枫儿姊姊!”

这一下叫声可以说是极为惨痛,因为谁也知道被岩浆吞没的后果是什么,泉樱惊得魂飞魄散,却还得强自镇定下来,拉住就要往下冲的兰斯洛。

距离不算太远,可是在闪电轰雷的影响下,兰斯洛喊出的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让枫儿很是有些遗憾。

对自己的生命有过许多猜想,但这种形式确实不在预期之内,幸好…还能够见到兰斯洛大人,幸好孩子已经交给兰斯洛大人,剩下的事…

岩浆还没碰到身体,但热气熏得意识有些模糊,身上的衣服好像著火起来了,这点自己并不是很在意。

然而,当颈上一痛,那个涵义重大的项圈烧了起来,枫儿登时惊醒,伸手想要把项圈上的火头扑灭。

火被扑灭,但是已经给烧出断口的项圈,却朝下方掉落,枫儿反手一抓没能抓到,心中焦急。

这个项圈对她而言,意义超过一切,是绝对不可以失去的东西,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往岩浆浪潮中冲去,脑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在项圈焚毁之前,把东西抢救回来。

晚了一步,项圈已经掉入岩浆里,而即使是小天位高手,沉没入岩浆潮中的下场也只有一个。眼见情形就要无可挽回,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变化,忽然发生。

“吼~~”

雄浑苍劲的龙啸,鸣响于整个空间之内,刹那间,所有人都以为八歧大蛇即将要重现了。

一波一波的岩浆浪潮,更形波涛汹涌,直往天上喷射而去,但却避开了枫儿,在她身前整个排开,变成了一个毫无阻隔的空道。

滚烫的岩浆,喷发著火舌,全部阻挡在身旁数尺之外,空气拂面的感觉,也没有半丝灼热,而是让人舒畅的清凉,连带本来身上的灼痛、不适,全都不翼而飞了。

(这是…强天位天心意识的环境改造?是兰斯洛大人吗?)

感觉不太像,因为虽然有著强天位的能力,但在天位力量与天心意识的比重中,兰斯洛比较不擅长天心意识的细腻使用,而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景象,却把环境改造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至。

那么,究竟是哪位高手救了自己呢?

不只是枫儿,这疑问是所有旁观者共同的困惑点,只是大部分的人还在为著适才那声龙啸,脑袋昏昏,竭力回复清醒。

而当答案以具体现实出现于众人眼前,那可不是目瞪口呆四字所能解释,尤其是兰斯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枫儿东侧不远处,滚烫的岩浆波浪中,一道巨大的黄金光影,在众人眼前若隐若现,强烈的金色光华,让人难以正视,而当看得真切,那赫然是一头庞大的青色巨龙。

虽然是黄金色的眼瞳,但却不是八歧大蛇那样的巨蟒外形。这头有著利爪、龙翼,鳞甲闪著青色碧光,黄金眼瞳中充满威仪的巨龙,无疑就是当今升龙山上的四大龙神之一。

“具有著善良与义勇的女子啊…”

龙神开口了,声音雄浑而高亢,直传百里,但距离近的人却又不觉得震耳,反而像是被一股澄澈的能源波动洗涤过身心。

“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贯彻了侠义与慈爱,令我们受到感动,所以特别来把你失落的东西还给你。”

近距离面对神明,枫儿也显得反应迟钝,张口结舌地不知该说什么,直到被龙神的最后一句话提醒,这才脱口道:“我遗失的东西只有一样,请把我的项圈还给我。”

这句话才说完,两个精致华贵的项圈,就在枫儿眼前出现,一个用纯金打造,一个用白银制作,两个金银项圈上都有美丽的图腾雕饰,镶嵌著七个不同颜色的炫目宝石。

“具有著善良与义勇的女子啊,你所遗失的,是左边这个金项圈吗?”

“不是,我遗失项圈的是…”

“那么,是右边这个银项圈吗?”

“也不是,龙神大人,我所遗失的,是兰斯洛大人赐给我的皮革项圈,虽然已经损伤了,但那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完全没有顾虑到这么说的后果,枫儿急切地说出了想说的话。

两个耀闪著圣光的金银项圈立刻消失,龙神在简短的沉默后,重新以祂雄浑的声音开口了。

“诚实,是人世间高尚的美德,你没有半点贪欲的纯洁心灵,应该获得嘉奖。”

颈部忽然觉得一阵温暖,那个先前被烧毁的皮革项圈,重新在枫儿的雪颈上戴好。重要的失物复得,枫儿满心欢喜,但一句谢谢还没来得及出口,龙神又说话了。

距离很近,但是那双充满威严的黄金龙瞳中,似乎满溢著和煦的笑意。

“而为了奖励你的付出与勇敢,我们一致同意,将我族的重宝托付与你。”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