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第十卷 第三章 流民四窜
设置

第二部 第十卷 第三章 流民四窜(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七月风之大陆东北外海孤岛酒吧

“坦白说,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透,那个老家伙怎么会对我这么优待,用封魔针这么高档次的东西来招呼我?”

回忆到初闻“封魔针”一词时候的呆滞表情,韩特也颇觉好笑。

在各种封锁力量的魔导器中,封魔针无疑是最令魔族高手闻之色变的一种。以奇雷斯之强,在连续被十多根封魔针刺入体内后,竟然功力狂泄,屈辱地被打落天位。

然而,这么恐怖的东西被刺入体内,对当时的韩特却几乎没有影响。

“听说,封魔针是专门对付顶级魔族高手,甚至用来封锁魔神的。不过,那时的我,只是地界中不入流的小角色,别说区区三根封魔针,就算插上三百根,也是不关痛痒啊,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拿太阳来烤鸡屁股嘛…哈哈哈!”

同样是中了封魔针,韩特的开朗程度是奇雷斯一万倍以上。自从知道手臂上金针的来历后,唯一困扰过他的事,就是有没有办法把封魔针起出,拿去卖钱?这么有名的顶级魔导器,应该价值不菲吧?

封魔针仍然是有着一定的效果,至少,由于它封锁魔气的强大作用,让韩特的变形得以稳定,这么多年来,除了生死关头外,从不曾暴露出魔族的真面目过。

但是,一些高等魔导器就做得到的事,有必要浪费三根封魔针来做吗?韩特到现在还是想不出所以然来,而那个老人之后也从未再出现过,只是徒然留下了无数的谜团。

“那个老太婆要我加入青楼,还向我展示组织的实力,但我始终觉得她们的风格不合我个性,所以从没答应过。老太婆说,既然我不是青楼中人,她就不能传授我武功,一切只能*自己。”

也就是因为这样,青楼联盟引荐韩特前往恶魔岛。对于一个有着上乘武功基础,却缺乏实际死战经验的少年,恶魔岛确实是一个绝佳的修练所在。

明明自己就是魔族,但却要和人类连成一气,捕杀由境界隧道出来的不速之客,这点韩特觉得十分讽刺。不过,在广大深远的魔界,各种族类多如天上繁星,彼此间的关系差距十万八千里,韩特并没有什么残杀同胞的心理负担。

在恶魔岛上,结识了友人白飞,过了一段相当有意思的生活,武功方面,也为着日后的突飞猛进打下基础。

结束恶魔岛上的佣兵生涯后,跟着便是开始在大陆各地当奖金猎人,一面为自身武技找寻精进、突破之路,一面也寻找可能已经来到人间界的妹妹,这时,青楼联盟的使者,再度出现在他面前。

“茫茫人海,要找出一个人,那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与我们合作吧,这才是对你真正有益的正道。”

在香格里拉的魔屋中,那位女士再次提出了招揽的要求,可是韩特也又一次地拒绝了。

点头答应是件很简单的事,不但可以让青楼联盟帮着自己找人,而且还可以修习她们所保存的千年绝学,甚至是异大陆的绝世神功,但韩特这次拒绝的理由,却与之前有所不同。

初到人间时,韩特对什么都抱持着戒心,不喜欢青楼的风格,更不信任这群诡秘莫测的女人,但经过时间的肯定,他开始分辨出什么人是真心地为己着想,提供着援助,所以心态不知不觉地转变成“如果答应了,这个恩情就是欠一辈子,永远不能还清了”。

已经习惯独来独往的生活,在“该做的事”做完之前,韩特拒绝身有所属,所以婉拒了那位女士的好意,转而委托她,用青楼的情报网协助找人。

对于不熟悉韩特的人,很难想像他有这样细腻的一面,但将他视之为子侄的那位女士,却是可以完全理解的。因此,她啼笑皆非地接受了这个年轻人的坚持。

非青楼成员,却要这样使用青楼的情报网,代价就是大笔金钱。而当搜索范围越来越大,天文数字般的帐单金额也就一再暴增,虽然那位女士总是优雅地说,只要加入青楼,所有债款一笔勾消,但固执的韩特就是死都不答应,开始奔走在风之大陆的各个角落,变成了一个卖命赚钱还债的吸金鬼猎人。

“…所以,你们就该知道,我最开始的时候,其实不是那么嗜钱如命的。”

韩特的这番剖白,却没有获得两名同伴的多少共鸣,李煜看看源五郎,问道:“这家伙说他以前不爱钱,你觉得呢?”

“这个嘛…就像东方玄龙老前辈说他三百年前其实不像今天那么好色,不偷窥不偷女人内衣;天草四郎说他当年是个认路专家…也许是事实,但听了就是很想笑啊!”

说完,这对义兄弟很有默契地大笑起来,前仰后翻,还相互倒酒,干了一杯,直到韩特脸色铁青地拔剑斩桌子,他们才讪讪地收敛下来。

其实,如果他们的反应不是这样,而是沉默地为友人流下眼泪,韩特自己反而会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吧?

朋友…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关系。

“你的事情我曾经听那位女士说过。青楼联盟成立以来,像你这样的案例真是不多。”源五郎道:“追查了那么久,却一直没有线索,这点确实是很怪。”

青楼联盟组织庞大,千百年来盘根错节,深入各个阶层角落,却终究不是全知全能,有时候也会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即使找不到人,多多少少也能够有点线索,判断出可能下落,或是存殁与否。

依照过去经验来判断,目标人物身殁的可能性很大,可是听韩特的描述,他妹妹并不像是那种会没没无闻死在路边的人,所以,那位女士研判出两种可能性。

第一,纯仍然在魔界,并未来到人间界,必须要在魔界展开调查。

第二,纯已经到了人间界,但是却像韩特一样,隐藏起本来相貌,用一个完全不同的新身分开始生活。

韩特认同这个判断,但是,在魔界调查的困难度,比搜查风之大陆更麻烦,委托金额也是再次激增,令得韩特必须舍弃猎人尊严,开始接快递业务的零工。

他期望那位女士的第一个判断没错,因为如果妹妹不在魔界,而是以人类的面孔生存在人间界,又掩饰一身力量,安于平凡,那么真是没有可能找到她了。

“还有一个线索被你漏掉了,就是给你封魔针的那个老人。”

“没漏,我一开始就想到他,但是想到又怎样呢?”

光是持有封魔针、会使用时空转移咒法,这本身就很可疑了,更别说那老者突如其来的出现,告知纯的下落,还把韩特送到人间界,怎么看都透着丝丝阴谋气息。

然而,要追查这位老者是什么人,就要回魔界作调查。即使回去了也没有用,因为根本不知道该追查些什么。以韩特今时今日的眼界回想,那名老人的外貌,根本就是以力量或是魔法刻意变形而成,无论身高、肤色、年纪、嗓音、形貌,全部都不可*,青楼照自己描述的样子去找人,肯定没有下落。

如果再见那老者一次,以韩特如今的天位力量与眼力,定然可以看穿伪装下的一些东西,但当日的他无此能力,记忆也不能提供些什么,这条线索等若是断绝。

“封魔针是魔族的至宝,但是近两千年来,有办法做出封魔针的只有隆?贝多芬,有没有试着从那边去找线索?”

源五郎实在是问了一句废话。因为抵达人间界的韩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再回魔界去,自然也就无法去魔界找隆?贝多芬查探,而且,以隆?贝多芬的怪僻脾气,被一个三流小辈上门叨扰,肯定会立刻把他轰得尸骨无存。

“没有。当我得知隆老头住在另一处境界隧道的人魔边境,那是旁边这位李大兄给我介绍好买卖之后的事了…”

在黄金像事件中,韩特一直在留意着爱菱的言语动作,并且于阿朗巴特魔震后,开门见山地向这位大姊头询问其父亲所在,然而,知道了隆?贝多芬住处的韩特,并没有前去造访,因为爱菱口中的西玛大人,怎么听都不像当初引导自己到人间界的那名老者。

调查封魔针完成品的去向,是一个方法,但是爱菱说,封魔针铸造完成后,就交给了各个委托人,大多是交给了当时魔族的军部或是王室,经历两千多年的流传,早就不知道被散到哪里去了。

“确实是个很棘手的问题啊。”源五郎道:“不过说到封魔针,你有没有想过取出封魔针呢?以你现在的力量,即使拿出封魔针,也可以很妥当地用天位力量来控制外表变形吧?而且…”

不需要说出来的那句话是,即使露出了真面目,韩特的友人中,也没有人会因为他身为魔族,就改变这段友情的…

“不是没想过啊,整天在手里插着针,你以为不会麻的吗?”

韩特道:“要解开封魔针,就要找到当初施针时下的咒语,这点可是只有那个老头知道。”

“有法固有破,密码也不是牢不可破,我就知道有一个人…”本来要推荐可以请莉雅女王协助的源五郎,略一沉吟后,改口道:“就是你们那个黑巫女华大巫师啊。”

“你说鬼婆啊?有啊,我有去找过她,她倒是很爽快,一口答应帮我研究封魔针的解咒法,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拔出来之后,她要再把针插进去一次…”

上次施针,因为韩特仅有地界程度,并未触发封魔针的真正效果,因此后来就算他进入天位,也不受封魔针效应影响;但如果拔出封魔针,在他已经进入天位的此刻重插回去,封魔针的效果就会出现,那时候会产生什么后果,根本没人可以保证。

…但九成以上的可能,是力量立刻被打落天位,经脉萎缩,变得比常人还要不如。

“唔,我猜那个鬼婆就在期待这种画面,说不定还打算用这借口帮我解剖咧…”

或许有刻板印象是一件不好的事,但是,没有人想反驳韩特的这个未来假设。

而当天色将明,这一夜就要结束,三人之间就只剩下一个问题。

不好开口,但是如果要协助搜寻,不弄清楚这个答案是不行的。在源五郎的注视下,李煜问道:“如果找到了你妹妹,你打算怎么做?”

“…不清楚,反正不会是哭哭啼啼的热烈拥抱…”

那么,到底会是什么呢?韩特并没有说,三个饮酒的男人也因此陷入了一段漫长沉默。或许,他是不愿意将那残酷的答案说出口…又或许,连他自己也还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

隔天,非常让人讶异的是,所有人都非常晚起。

聊了一整个晚上通宵的三个男人,在日光出来之前回到了休憩处,开始呼呼大睡。

尽管可以用打坐调息的方式来驱除疲劳,但是睡眠的形式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甚至是享受。在连场恶斗之后,他们很需要这样古老形式的休息方法,将身心所承受的疲劳一一洗涤。

不过,对于这样的做法,还是有人强烈批评。

“先是在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就睡成一头死猪,男人这种生物最差劲了。”

在吧台上趴着睡了半晚,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被遗弃在空荡荡的酒吧里,妮儿的怒气甚至找不到人爆发。因为顾虑到她醒来后可能立刻找自己算帐的源五郎,不想在睡梦中被人踢上天去,特别找了个隐密所在躲了起来,让妮儿找不到人。

在岛上到处奔走找人的妮儿,可能是这个海岛上最有活力的生物了,然而,喝醉大睡这种事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和这事相比,还有一件事更会让妮儿大呼过分,想要踢人泄愤。

在泉樱房里度过一夜的兰斯洛,也是几乎到天方明才入睡,疲惫程度似乎较诸苦战大蛇犹有过之。

“要命…好久都没有这么累了…”

回想起来,好像自从离开风之大陆,抵达日本后,就一直处于禁欲状态,虽然说这是很正常的事,不过想想还是有几分好笑。

以自己的胸膛为枕,泉樱正躺在自己胸前,甜甜地熟睡着。鬓发散乱,神情慵倦的娇艳容颜,在晨光柔和的拂照下,美得几乎让人屏息,而薄被下全裸的雪白身躯、两人肌肤相摩擦所传来的奇妙感受…兰斯洛反覆地深深吸气,不想因为发出声音,吵醒了妻子,因为只要张开口,他一定会大声地笑出来。

当人觉得很快乐,当那种幸福感受满溢着身心,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尽管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但是只要一张口,就是会莫名的微笑。

女性,确实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能够这么简单地就消去了自己心头的阴霾。和小草那种消去所有魔法的异能相比,兰斯洛觉得泉樱也会用魔法,不然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转变了自己的心情呢?

不再想那些不太开心的事情,兰斯洛以愉快的心情,开始策划着未来,首先是有关日本遗民的安置问题,接下来就是回到雷因斯之后的国政。

事情是那么多,未来的路也不一定好走,可是搂着怀中甜睡的美丽人儿,兰斯洛就觉得自己充满信心,能够无惧一切…

这一天,众人的休息直到傍晚时分,睡着的、沉思的、穴居的,才又重新出现。

枫儿的现身,给大家带来惊奇,因为不只是她,就连一身盛装和服打扮的织田香,也贴在她身边一起出现。

如果是正常情形,前一天还打得要死要活的敌人,不太可能立刻就握手言和,情感上的重大转折,任谁都会感到尴尬。但这问题在织田香身上并不存在,跟着枫儿的她,就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面无表情地向众人点头问好。

当已经决定了今后立场,织田香的表现就很明快,没有会困扰着一般人类的尴尬或苦恼。不管昨天怎么样,这些人现在是友方,就照着对待友方的态度去处理就好了,至于明天会怎么样,那是明天再看着办的事,完全照时势而行,不需要浪费精神。

会让她产生那种理智外的“怪怪”感觉,只有身旁的枫儿妈妈而已,前面的这些人,并不是能让自身理智失控的人选。

“大家好,我是织田香,往后请多多指教。”

颔首点头,众人对于这位美丽小公主的问好,以不同的方式回应。源五郎有礼的、韩特随意地微一欠身,算是还礼。

之前在昆仑山有过一面之缘,李煜却没有说些什么,甚至连回礼都没有,只是在那边大剌剌地喝着酒。不过,施礼之人和受礼之人都心中有数,这样子就够了。

相较之下,妮儿的态度就显得很暧昧。一方面,她很高兴能与小公主化敌为友,不用兵戎相见,但是另外一方面,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可爱的宗次郎,妮儿又觉得非常可惜。

不过,和另外一件事相比,这件事就显得微不足道。和泉樱一起出现的兰斯洛,两个人之间的态度亲匿,较诸前一天更进一大步的差别,任谁也是一眼就看出来。

枫儿有几分讶异,但表情上却看得出明显的喜悦;韩特与源五郎同样是面露讶色,而正在往自己杯中倒酒的李煜,则是老实不客气地一声口哨吹出来。

妮儿的反应最是尴尬,怒气勃发、想要发作的她,还没开口,旁边李煜就和韩特唱起双簧。

“吾友啊,你知道吗?这个世界真是太现实了。”

“世界本来就很现实,不过你是指哪一样啊?”

“有些人在危险的时候一起打生打死,救来救去的,多么亲热?可是战斗一结束就翻脸不认人,捅人家背后,真是势利眼啊。”

“哇~~哪个女人这么恶毒啊?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将来也不怕生个没屁眼的儿子吗?”

一面说话,手指还有意无意地朝着妮儿乱抖,明嘲暗讽齐施,让妮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偏生就是发作不得。而抬眼更看见泉樱几乎是哀求的温柔眼神,心肠本就很软的妮儿哪里还硬得下去,闷哼一声,两手托腮,就在吧台上坐了下来。

但是很快就有人为她报仇,先前指着她背后说话的韩特,话才一说完,就被源五郎掐住脖子。

“喂,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什么都可以,拿人家儿子来诅咒就是不行。”

“奇怪了,她生儿子没屁眼关你屁事?没屁眼的儿子是跟你生的啊?呃!好痛…喘不过气了…”

这是一段足以媲美雪特人说话的污言秽语,不过却因为当事人被掐得脸色发青,失去了再继续下去的机会。

兰斯洛暗暗向李煜投过一个感激目光,后者摇了摇酒杯作为示意。如果不是用这方法巧妙化解了本来会出现的冲突,兰斯洛和泉樱一定会很尴尬。

之后众人谈起了日本遗民的安置问题,李煜和韩特对这话题漠不关心,但其余众人却必须认真处理。

有织田香出面,应该可以抚平难民们的情绪,之后就是送回大陆本土安顿的问题,但是顾虑到日本遗民的心情,很多地方都有着障碍,而为了让事情顺利进行,源五郎提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方案。

“以我们现在的角色,想要说服日本民众,大概很困难吧,最理想的方式,就是让他们觉得我们是自己人。”

“说得比唱的还简单,我们又不是日本人,怎么让他们觉得是自己人?和亲吗?”

“对,就是和亲。”源五郎笑道:“如果日本公主嫁入雷因斯王室,日本遗民对于老大和雷因斯都会觉得亲近一点吧?反过来当然也是这样,而你们原先不就有婚约吗?趁这机会,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吧。”

源五郎玩笑似的提案,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强烈反弹,兰斯洛的表情,看来就像是吸入了过多的毒气;妮儿拍桌子大骂,问说怎么可以提出这么没有良心的计划;枫儿甚至是主动把女儿抱在身边,像是要保护一样地看着源五郎。然而,却有人出奇地表示赞成。

“我同意,这是一个很好的提案。和亲一向在各种民族融合的政策中,被当政者率先使用,从现实面考量,如果雷因斯与日本的政治层峰和亲,两边的人民会比较亲近,对于将要融合的两个民族,这样不会产生无谓的排斥与歧视,是相当有实效的做法。”

无视于众人的诧异眼神,织田香冷静地说道:“就尽速举行婚礼吧…不,其实婚礼并不重要,只要向两国人民宣布既成事实就够了,但是,如果是为了增强宣传效果,盛大的婚礼仍然是有举行的需要。”

和众人的惊愣、不知所措相比,织田香的态度平淡到几乎让人错以为要结婚的是别人。

可是,就织田香来说,这些人类的反应才是奇怪。她可以看出这些人的吃惊,但却不能理解他们吃惊的理由,以政治理论上来说,和亲是宣告民族融合的良策,过去历史上藉由两个王族的通婚,将彼此帝国合并的例子不在少数,源五郎是聪明人,所以才提出这个方略,但为何此刻连他看来都有几分尴尬呢?

当人们感觉到尴尬、惊愕时,自己需要做的反应又该是什么呢?

“哈哈哈哈~~~”

织田香的话说到一个段落,没等兰斯洛开口,旁边已经响起了大笑声,李煜放下酒杯,走了过来,将一样东西扔到兰斯洛面前。

“小公主的提案很有意思啊,就照着她的话去做吧,如果你和她成亲,这东西就送给你当结婚礼物…嘿,雷因斯国王和日本公主的和亲,有意思,哈哈哈哈~~”

这人摆明是以看热闹的心态在促成,但是他所扔出来的东西,却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那是一张巴掌大的金色小卡片,由黄金打造,上头以白金丝串铸成奇异的线条,似乎是某种符文,但却连知识渊博的源五郎都看不懂,兰斯洛也仅能从白起记忆库里的讯息,判断出这不是风之大陆上的文字。

“当初我和我的便宜师父分开前,他送给我三样东西:明肌雪木剑、七情龙丹,还有这个东西。”

没有特别指明,但每个人都知道李煜口中的便宜师父,绝对不可能是陆游。

“他当时说,拿这张卡去找青楼联盟,往后就衣食无缺,我还以为这是什么青楼宾客的身分证件,谁知道那老太婆看了这张卡,就给我大笔金银,我说没地方放,她就用我的名字,在香格里拉盖一个招贤馆,名义上是款待四方豪杰,但其实就是高级旅店,每次去住那边都有豪华享受,我还以为青楼的钱多到可以随便乱花…”

一句话解了众人心头疑惑。当年李煜以“唐殇君”之名,位列四大公子之首,并且在香格里拉盖了招贤馆,源五郎和妮儿旅居香格里拉时,甚至还去看过那栋已经成为观光景点的华丽宅院,但却都想不透,以这人的孤僻个性,会没事去盖什么招贤馆?又从哪里来的资金?原来一切理由就是为此。

“一直到我去了海外,我才弄清楚这张卡片的来历。我那便宜师父开创的自在门,与炎之大陆、冰之大陆的王室有很深渊源,所以才有了这张东西。听说,只要拿这张东西到青楼去,不管是要多少钱,青楼都会满足持卡人的要求。”

早就听师兄王五说过,青楼联盟的背后,是一个横跨鲲仑世界四块大陆的巨大组织,但兰斯洛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会吧?青楼会比我二舅子更有钱吗?”

“那就很难说了,因为又不是青楼联盟自己花钱,一切的金钱都会从另外两个大陆跨海运来。有另外两块大陆的独裁者做金源,付钱的青楼那边不痛不痒咧。”

“那…这张卡片的额度上限是多少?”

“不清楚,我没怎么用过,但是听老太婆说,没有上限,要多少就给多少,反正有另外两块大陆的国库撑着。”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