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一卷 第三章 灭绝神功
设置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一卷 第三章 灭绝神功(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八月艾尔铁诺麦第奇总堡

自从艾尔铁诺东线爆发战事,石家部队入侵雷因斯,麦第奇家的动向就很受到注意。

不可免的,在占领了花家旧领地,又对雷因斯用兵后,石家的兵力分散,在中都的实力相对薄弱,如果麦第奇家要趁机做些什么,是大有可能成功的,即使发动政变,将石家总堡扑灭,分兵于雷因斯的石家,根本无法迅速回援,只会陷入被麦第奇家、雷因斯东西夹击的窘境。

把握时势,麦第奇家将取得天下,众多幕僚人员大著胆子,向家主进谏,务必要把握天时之利,但旭烈兀最近似乎是打定了主意,窝在总堡里头当个颓废的败家子,整天不是举办以他一人为听众的豪华音乐会,就是开着跑车外出,四下游荡。

“家主,请您顺应天时吧,只要把握时机,麦第奇家就能成就大业,请您回应百姓的期望,讨伐石家吧!”

属下们的劝进声都快要变成哀嚎了,旭烈兀却仍不为所动。这名相貌潇洒的金发贵公子,以他独一无二的俊美表情,很畏惧似的说:“石家军队不在,但是高手仍然存在,那个多尔衮看起来好像很可怕的样子,我才不要和那种蛮牛动手咧。”

这确实是可虑之处,但谁都知道那不过是推托之词,因为在麦第奇家子弟的眼中,这位胆大无畏的家主,从来不曾顾虑过什么,简直就是把“百无禁忌”当成玩乐准则,哪边越是有危险,就越要往那边去闯,找寻刺激。

没有人知道旭烈兀心里在想什么,就连几位早已为他领袖魅力所征服的长老,都只能对焦急的后辈子弟摇头叹气。

而在石家与雷因斯开战后不久,一个不知道由何处传出的谣言,开始在艾尔铁诺蔓延。

九州大战后,位于人间界高手顶点的陆游,曾与雷因斯有过约定,为了让他永远掌控人间界的霸权,每隔一段时间,要让人间界陷入动乱,趁机扫除所有对白鹿洞霸权有碍的势力。

因为这个理由,白鹿洞当初辅佐曹家取代大石国,压制花字世家,之后坐视曹家的**,如今,白鹿洞觉得曹家的艾尔铁诺王国开始碍眼,决定要辅佐雷因斯,毁灭曹家了。

这个谣言至少有一半是事实,三贤者当初确实有密约,在人间界和平到一段时间后,再次让人间界动乱起来,培育出可*的高手。但后来卡达尔、皇太极先后逝世,只有陆游独自执行这个密约的内容。

得知此事的,除了三贤者自身,便只有当时的雷因斯女王,以及西王母、龙族的首脑。两千年来,这都是绝对机密,不知道为何会在最近被揭露出来。

更糟糕的是,这个机密的泄漏,更以扭曲的形式呈现,变成了一个最具杀伤力的丑闻。

只要想到白鹿洞这些年来的作为,还有上次北门天关之战,陆游出手相助雷因斯的事实,百姓就肯定了这谣言的真实性。

一如当初泉樱的反应,没有谁会喜欢被牵扯入阴谋之中,单单是听到这个丑闻,就已经足够刺激人们的反感了,更何况一个谣言正是其他一百个谣言的开端,在连续的口耳相传下,白鹿洞无疑是成为了诸恶之源,就好像什么天灾**都是因为白鹿洞幕后影响。

白鹿洞方面连忙澄清灭火。在他们看来,这个谣言能在短短数日之内,以野火燎原之势,蔓烧到整个风之大陆,摆明是有人在暗地里操作。特别是,随之衍生出的众多传闻中,还有人传说,虽然周公瑾元帅奋力守护国土,但陆游的亲传弟子中,却有一名女性与雷因斯的兰斯洛王私通,这一切都是经过陆游默许,正是白鹿洞想要脚踏两条船的最佳证明。

陆游收了七名亲传弟子一事,世所共知,但却没多少人知道其中有女性,这个消息的出处,实在很不寻常。

白鹿洞上下尽管忙着澄清谣言,但是和沸腾的批评声浪相比,他们的处境实在显得很尴尬,偏生又不可能请陆游出关,为此事表示些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越演越烈。

怨气很快地就由民间传到官方,首当其冲的,就是现任皇帝曹寿陛下。尽管刻意封锁了消息,但文武百官都看到了皇帝的盛怒,连续多次拍桌怒骂白鹿洞居心叵测,意图谋反,而根据内侍们传出的消息,皇帝陛下每晚都在寝宫中恐惧颤抖,生怕白鹿洞随时改变立场,自己皇位不保。

在这样的气氛中,白鹿洞与艾尔铁诺王朝的关系,紧绷到极点,连带所及,身为陆游亲传弟子的周公瑾、旭烈兀,也被宫廷刻意疏远了关系,只见曹寿终日与石崇为伴,仿佛只有这个精明干练的谋臣,才是唯一值得皇帝陛下信赖的支柱。

“谣言是蛊惑的源头,火种已经点燃了,接下来的火势,要往哪个方向烧呢?”

聆听着属下的报告,旭烈兀十指交叠,这么喃喃自语着。俊秀脸庞上出现一丝迷惘,但是在熟悉他个性的长老们看来,这位家主只怕正在思考,是该闪避火头呢?还是往火烧得最烈的地方跳?

“不管是往哪一边,可以运用的资源实在是太少了,这种时候…如果哥哥也在,那就太好了。”

毫没由来地,旭烈兀冒出了这一句,而看着身旁众人露出的迷惘表情,他微微一笑,没有做任何解释。

※※※

得到小草的圣力治疗,有雪的伤势已经痊愈,所谓的统兵,其实就是游手好闲,整天除了喝酒,就是找来亲卫兵,赌博聊天,偶然遇到小股的石家军队,那就是一声令下,万箭齐飞,大石砸死蟹,轻而易举地赢得胜利。

石家的散军,并非全部都是兽人,而是改造兽人与一般人类兵丁的混合军队,众人在数量上占了优势,又倚仗器械之利,强弓硬弩,连续几场战斗,胜得轻易之至,毫不费力。

“真是搞不懂,这种战争有什么意义呢?石家怎么好像是在送人给我们杀啊?”

部属中,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左大丞相却全然答不出来,只能摸摸鼻子,不知所措的傻笑着。事实上,不只是有雪,这个问题困扰着雷因斯决策阶层的每一个人。

军队缓慢地前进,为了顾虑安全,甚至可以说是龟速,但是在将要*近北门天关时,众人遇到了大批由北门天关处逃亡过来的难民。

“难民里头可能会有奸细,不过为了保护民众,我们还是要予以收容,派兵护送回内地安置,但是每个难民都要严加搜查,身上带有兵器的可能就不是好人,带了大批金银的尤其不是好东西,要送来由我亲自审问。”

对于最后一个命令,幕僚们不置可否,却相对地提出,会不会还有难民正朝着这边行来,需要救助呢?这附近徘徊的石家散军不少,即使是一、两百人的难民群,也不堪十人一队的改造兽人袭击,有必要派兵出去接应。

“嗯,这样确实有可虑之处,不过,公主元帅事先有交代,要我们千万不能把军力分散,这样子分兵出去,不是很危险吗?”

“丞相,您这样子的说法,就不怕招致怯懦的批评吗?”

“我无所谓,反正你们也不曾期望雪特人会英勇上阵杀敌吧?”

在这种时候,雪特人的形象,反而成为了最好的借口,没有人奢望雪特人会变成战场上的勇将,也不会有人鼓励他主动出击。

正当一切都顺利进展,营地里忽然发生了骚动,有雪不以为意,派身边的人出去处理,但当喧闹声越来越近,火光也开始出现,有雪这才知道不妙,连忙奔出帅帐。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丞相!不好了,难民群里面混着兽人军,渗透进来以后开始大肆破坏了。”

“一群饭桶,为什么连兽人也认不出来?难道一头老虎混在人群里面,你们也把它当作是人吗?”

“不是的,他们用人类的样子混进来,然后忽然变身,刚才难民人数众多,我们还没点查完毕,他们就变身开始破坏。”

骚动程度越来越大,进入狂暴状态的强化兽人,各自为战,没有团结合力的企图,只是胡乱窜走,破坏、撕杀着接触到的生物,这种毫无章法的野蛮战术,反而令雷因斯军更难应付。

过去与强化兽人遭遇战时,都是大老远地就发现,然后远距离发射弓箭、机弩,将敌人小队射杀,不给他们接近的机会,但是从另一方面而言,也就完全没有和兽人接近战的经验。现在被兽人杀入军中,雷因斯军的素质与战力又都不够水准,登时慌了手脚。

幸好,撇开最高统帅本人不谈,剩下的高阶军官,多半出身西西科嘉岛军系,有很丰富的战争经验。在他们的指挥调度之下,骚动慢慢得到控制,从几个不同的角度,将兽人围困歼灭。

“呼,好险啊,幸好没有弄到要我亲自出去实战的地步,要不然就真的糟糕了。”

看着前方渐渐被扑灭的火光,有雪心中大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旁边的部属们则趁机拍胸担保。

“左宰大人,请您不用担心,只要我们有一口气在,将会誓死护卫您的安全,我们…”

一句话还没有清楚地说完,一蓬血雨喷洒出来,淋了雪特丞相满头满脸,当有雪抹抹眼睛,从那一片红色中看清眼前东西,这才赫然发现那名忠勇的护卫兵被一支羽箭透胸而过,已经当场毙命了。

“哇!”

雪特人的凄厉惨叫声,几乎盖过了轰隆隆的兽人冲锋踏步声,几声号角吹响之后,大批兽人从营地外头杀了过来。

先让部分散兵侵入敌阵,大肆破坏,趁着敌阵大乱,无暇对外发射弩箭的空档,再让大军从外突袭。成功的战术,果然将雷因斯军闹了个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骚乱中,一群拿着狼牙棒的兽人,大步冲入敌阵中心,捣毁每个营帐,挥动着手中的尖锐巨棒,把一个个*近过来的士兵打飞老远,更不时发出慑人吼声,显然是敌人特选的精锐突击队。

“吼~~头在哪里?敌人的头在哪里?快点把头找出来!”

兽人们把突袭目的高喊出来,听在有雪耳里,不啻是一声声的催命符。摸摸自己脖子,这颗肥肥的脑袋要是被狼牙棒当头一砸,那还不立刻变成稀巴烂?

眼见兽人越*越近,像是风吹落叶般,把阻挡在前头的士兵扫开,有雪惊得魂飞天外,大叫一声,从行囊中取出神行符绑上,拔腿就跑。

“护驾!护驾!所有雷因斯士兵,来保护你们的丞相啊!快点放箭射那些兽人,谁的手上有箭啊?有箭的都死到哪里去啦?我如果不死,你们就全部死定啦!”

杀猪似的惨叫,随着雪特丞相的仓皇奔逃,在雷因斯阵营里到处响起。有雪只知道自己正是兽人们的目标,跑迟一步就会没命,全力拔腿狂奔,顾不了周围的事物。

“有雪大人…”

“丞相,您…”

“左宰大人…”

士兵们好像在自己身后叫些什么,可是兽人的嘶吼声依旧响亮,有雪早已跑得眼前昏昏,汗出如浆,也不管东南西北,就在军营里头乱冲一气,尽是往人多的地方跑,希望兽人去找其他的士兵屠杀,忘记追杀自己的任务,但那群兽人似乎认准了自己,吼声始终紧跟在后头。

可惜的是,如果他肯稍稍停步,听一下旁边士兵的呼唤,那么就会听见比较令他安心的话语。

“有雪大人,不用担心,我们来保护你了。”

“丞相,情形已经得到控制,那些兽人正在被歼灭中,您受惊了。”

“左宰大人,您后头已经没有兽人在追了,请停下脚步吧!”

早在源五郎离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敌人可能会采取这样的形式进攻,所以迳自对一众高阶军官们嘱咐,遇到这样场面时,该当如何如何。在兽人们于阵营内大闹时,军官们就依预定计划行事,将兽人群诱入陷阱,一阵淬毒的强力机弩乱射,致其死命,但敌人数目超乎预期,不慎让一支精锐突击队杀到帅营附近,造成了损伤。

这确实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军官们连忙带兵赶去护卫主帅,却发现他一马当先冲了出来,后头像是牵粽子一样,拖着长长一串兽人喊打喊杀。

军官们忙着率兵追赶了上去,衔尾追杀,由于有雪的策略正确,专门跑向人多的地方,所以穷追在后的兽人群也正面撞上了一层又一层重兵,没过多久,就被切割分散在十数个包围圈中,受到百倍以上的敌人围攻,毙命身亡。

可是,令得雷因斯军能迅速歼灭敌人的大功臣,却对这一切无知无觉,仍是跑在最前头,而且还是以无人能及的高速,让一众想要向他报喜的护卫军官狂追得傻眼,力竭汗喘,想不透丞相是如何练出这样出类拔萃的飞毛快腿?

结果,就在全体雷因斯军的眼前,宰相大人展现了不逊于天位高手的神技,以那一双肥肥的短腿,在极短时间内绕跑军营四圈之后,毫不回头地甩开护卫兵众,朝着西方扬尘而去。

追赶不上的军官们,累得在地上一跤坐倒,相对喘气。

“果、果然名不虚传,我从来没见过跑得这么快的雪特人…”

“喘死我了…听妮儿元帅说,左宰大人练了一种叫做‘雪特不死身’的奇门功夫,可能就因为这样,才跑得特别快…”

※※※

听不见背后部属的焦急呼唤,有雪跑到眼冒金星,直至再也跑不动了,这才停下脚步,虚弱得趴*在旁边的大树上,像狗一样吐着舌头散热。

“嘿,全部给我甩开了吧?不、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远远地奔出了军营,有雪终于有时间看看自己的所在,发现此刻已经陷身树林当中,不知道距离营地究竟有多远。

“要死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不过,还好那些兽人已经被甩光了,这下子应该是安全了吧?”

自我认知完全与实际情形脱节,有雪庆幸自己逃出生天,同时为那些可能已经被兽人们杀光的同僚哀悼。

“所以说,跑得快才是乱世生存的最佳筹码啊…”

这么感叹着的雪特人,眼睛忽然睁大,呆呆地盯着出现在前方的三名熊头兽人。

“哇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终于可以活宰敌人头头了。”

“不、不是吧?兽人居然也会念成语?”

“哈哈哈,雪特杂种都会说书了,兽人难道就不可以说成语吗?告诉你,我们生撕胖子的时候,一向都会念诗!”

“哇!不要啊!”

再次落入险地,看着周围渐渐出现的兽人群,连背后也给包围了,有雪几乎以为自己闯进了敌人巢穴,正当他想要拔腿再跑,背后一名离他最近的狂笑兽人,颈上忽然出现了一条火线。

那是满难形容的情形,碧绿的火光,在兽人颈上一现即逝,那名兽人的眼睛甚至还很奇怪地瞥向颈部,跟着,一切的表情就冻住了,一只雪白玉手提着他头上鬃毛,将这颗与身体分离的脑袋拎了起来。

“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有雪老公,你当上宰相之后,有没有见异思迁?晚上有没有想起过奴奴啊?”

“郝、郝可莲?”

娇滴滴的声音,甜甜的笑容,有雪和兽人们的瞳孔一同放大,看着这名甩开手上兽头,盈盈走到有雪身边的火辣美人。

“干什么用这眼神看着奴奴?才不过几个月时间没见,我的样子应该没有变老吧?”

甜腻的嗓音,完全感觉不出周围的肃杀气氛,事实上,也没有所谓的肃杀气氛可言,双方战力与身形比例恰恰相反,在郝可莲出手的三下呼吸之内,周围已经没有半个活着的兽人。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怎么会…”有雪结结巴巴,没法把话说得清楚,感觉上自己目前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但似乎也说不上安全,自己与这女人确实是旧识,却没有任何友情可言。

“他们好歹也算是艾尔铁诺军,我是艾尔铁诺人,所以我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奇怪。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郝可莲瞥了地上兽人尸体一眼,笑道:“我和你的交情怎么都比他们强吧?如果两边只能选一边,他们当然就只好死啦。”

乍听之下好像很有道理,但有雪仍是听得脑袋昏昏,想不透这蛇蝎女究竟要拿自己怎么样。

双方气氛极度诡异,最后郝可莲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我没有打算要在这里肢解你、痛宰你,让你像这些东西一样死躺在地上,那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僵硬?我们一起坐下来谈一谈?”

“你这样说,谁会相信啊?”有雪颤声道:“你跟他们都是艾尔铁诺人,你们都是一伙的,你连自己人都能杀,谁知道会不会忽然翻脸杀我?”

“现在还有谁会为了国家而杀人?就算是同一国的,他们是石家阵营,我是周大元帅的麾下,两边完全扯不上关系。”郝可莲道:“坦白说,我这次来,本来是希望能够会见雷因斯方面的领导阶层,告诉你们一个重要情报的。”

“呼…早点说嘛,你早点这样说,我不就放心了吗?”嘴上这么说,有雪的行动却似乎不做如是想,口中说话,人却不停地往后移动,想要拔腿开溜的意图,任谁都看得出来。

令人懊恼的情形,就连郝可莲也没办法再维持脸上笑容,神色一冷,在一颗大石上坐下,道:“胖子,在我数到三之前,到我旁边坐下,不然…哼哼!”

不然会如何已经不用说出口了,雪特人一声不吭,飞快地移到郝可莲旁边,却不是坐下,而是像小狗一样,两手低垂,小心翼翼地蹲坐着。

“喂!你这是在作什么?”

“你是女王,我要到你旁边,当然就只好变成这样。”

“你们雷因斯人都是用这种姿势去晋见女王?”

“雷因斯人在宫廷里怎么做我不清楚,不过我每次和太研院的变态群,一起到‘不是猛龙不过江俱乐部’纾解压力的时候,都是用这种姿势晋见女王,求她处罚的…你别误会啊,我们以前是常去,不过自从我的鬼婆女师父常跑太研院之后,大家就不再去俱乐部找女王了。”

一本正经的解释,反而令郝可莲忍不住笑了出来,摇头道:“你这人也是怪有趣的,我都说过不会拿你怎么样了,你用得着怕成这样?我的样子很可怕吗?”

“你的样子是不可怕,但就因为这样才更糟糕,看着看着就忘记你是个危险人物,这就比什么都可怕了。”有雪道:“你也不想一想,在自由都市的时候,你下手有多毒辣,人家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被你那样子活宰,是人看了都会怕的。”

“既然是敌人,要杀就杀了,管他是什么人,我…”似乎是觉得没必要向一个雪特人辩解,郝可莲微笑摇头,伸了一个懒腰。

“唉,累死了,睡眠不足可是美女的大敌呢,最近都在奔波出公差,夜里还要远远地盯着你们,根本没机会好好休息,连睡觉都只能睡在树上。”

“你这么大老远地离开中都,盯着我们是想做什么?”

“石崇最近的动作很诡异,身为公瑾大人的铁卫,只好主动一点出去侦查,我的拍档前一阵子又挂点了,一个人做两人份的工作,当然就累了。其实最麻烦的还是你们那个源五郎,如果不是有他碍事,我就轻松多了。”

“为什么?你和他过去有过一腿,不想见老姘头啊?”

“和我有过一腿?他想得美。不过论武功,他确实是你们这一行人里头最优秀的,也只有他才发现了我的窥视,一直在布置陷阱,诱我出来。这个人的武功很怪,我不想和他交手,所以一直拖到今天,我才有办法与你们接触。”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源五郎放弃了捕捉窥视者,认为与其持续这种对峙,不如让她与己方接触,说不定对情势比较有利,并且释放出这样的讯息,郝可莲这才现身出来。

“简单来说,我是奉命要告诉你们,请你们小心,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不过石家似乎想要掌握太古魔道方面的技术,最近已经秘密成立专职部门,钻研兵器,有很大的可能,他会派人到稷下的太研院窃取技术。”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有雪还真想不到石崇会有这种企图,恐怕连源五郎和小草小姐都没料到吧,不过自己也不用多想,只要把这情报传回去,让己方决策阶层来判断就好了。

“这个情报确实很宝贵,我们是很感谢啦,可是你这么告诉我,石崇岂不是被你害惨了?”

郝可莲微笑道:“石崇怎么样,根本不关我们的事,以我们的立场而言,最好石崇与雷因斯斗得两败俱伤,周大元帅就可以有机会重整艾尔铁诺。”

这件事恐怕风之大陆的人都很清楚,但会从身为公瑾心腹的郝可莲口中直接说出,就显示两边关系已经紧绷到极限了。

“喂!你为什么这么效忠那个铁面人?他的武功那么烂,连天位的边都挨不上,你现在还跟着他,以后不是好没前途?”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