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四卷 第一章 底牌浮现
设置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四卷 第一章 底牌浮现(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联盟暹罗

经历一段不算长的攻防战,暹罗城落入了艾尔铁诺军手里,成为最新的战利品。在控制城内秩序後,第二集团军主帅周公瑾并未封闭暹罗城的对外交通,只是在各处入城关卡加强检查。

因为交通不曾受阻,暹罗城还能维持著一定程度的货物流通,不至於陷入恐慌。由於周公瑾身在此地,暹罗城一时间也变成各国间谍、密探聚集之处,除了探查情报,也有人意图在下一场战争爆发前,刺杀第二集团军的重要干部。

一时间,暹罗城内气氛紧张,短短十余个时辰内,各色商人、担夫、马帮迅速涌入,里头不可免地夹杂了许多怀有异心的人士,在其中,就有两个极为危险的旅人。

「为什么说这里是一切的起源?在自由都市里头,暹罗城算不上什么文物古迹啊?」

泉樱微微皱起她美丽的眉梢,为了不引人注目,她不但作著男装打扮,连平素用的锁链枪都藏入随身行囊,目光扫过街上行人,停留在跟前的海稼轩身上。

「如果要算年代久远,自由都市里的开罗、雅典,应该比较合乎你的意思吧;即使要看特殊风情,艾尔哈札特也比暹罗有味道,为什么要选择暹罗呢?」

「你之前说过,你是有夫之妇?」

「是啊,有道之士,你对小妇人有什么指教吗?」

「雷因斯的兰斯洛陛下,自号我意王,这称号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不过众所周知,这位国王陛下是干强盗起家,他第一票名扬国际的大案子,就是在这里干下的。」

数年前,被卷入暹罗事件的兰斯洛,最後率领四十大盗,将石家的大批昂贵财宝洗劫一空,扬长而去,这件事撼动了整个风之大陆,令兰斯洛一夜之间声名鹊起。

「以一介盗贼之身,在短短数年间夺国建业,成为当前风之大陆上的霸主,这是近百年内最辉煌的传奇故事了,假如把暹罗城看做是我意王霸业的起点,那么说这里是初始之城,梦想的发源处,这说法并无不妥。」

海稼轩道:「我之前听说,兰斯洛陛下称王後,很多盗贼特别选择暹罗城来作案,希望能沾沾英雄的喜气,成就功业,所以,这里才是自由都市的观光首选。」

泉樱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不过你是为了周公瑾在这里,所以才到这边来的吧,你与他是旧识?」

「身为白鹿洞子弟,连一点起码的文化修养都没有吗?假如不懂得欣赏这些文化风情,你就愧为文士了。嘿,真是可耻,在这么充满历史情怀的时刻,居然只想谈这种俗气的话题。」

海稼轩闭上眼睛,微笑道:「试著闭上眼睛,去想像一下,千百年後,当一切功过随风而逝,未来的人们就站在这里,遥想当年我意王的辉煌神话,那种感觉…」

暹罗事件发生时,泉樱人在艾尔铁诺,并没有机会参与,事後只能从江湖传闻与情报资料中略窥一二。看著这白发青年在旁闭上眼睛,彷佛入定似的不发一语,她微微一笑,也跟著闭上双眼。

带著灼热气息的风,从街的另一头吹拂过来,隐隐还带著热带水果、椰子的甜香,隔著单薄衣衫,轻柔触抚著肌肤。

战争之後的淡淡血腥味、尘土气味,让人有些不快,却也增添了身在历史潮流中的存在感。

眼下所置身的街道,经过几百年、几千年之後,应该都已经化为尘土了吧!就连这座暹罗城,或许到时候就只是沙漠中的残破墙垣,人们只能看著遗迹,遥遥怀想千百年前的辉煌史事。

可是,也许事情会朝著相反方向发展,也许在数千年後,所立足之处会变成一个比现在还大数十倍的巨大都城,宽广的棋盘式街道在城内四通八达地延伸,无数行人与车马繁忙来去,即使黑夜,灯火仍炽盛得有若白昼。

把渺小的个体,抛投入历史的洪流之中,那种感觉非常醉人,泉樱紧闭著眼睛,直过了好半晌,精神才从那份陶醉感中渐渐苏醒过来,重新感觉到暹罗特有的热风、热带气息、人们的喧嚣,还有…睁开眼睛後,四面八方被人群包围,指指点点,讶异为何有一个年轻人大白天站在路中央闭眼睛?

…而理所当然的,本来在旁边闭眼冥思的海稼轩,早就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居然敢…这样子耍我!」

这么长时间的同行,最後居然被这样子轻易甩掉,泉樱抑制下想要怒叫的冲动,手中不自觉地将紧握的扇子捏成粉碎,露出一个令人心颤的美丽微笑後,也消失在人群中。

小小的事件却是今日暹罗骚动的起始。

「暹罗城在搞什么鬼啊?小小一个地方,守备乱七八糟的,和以前完全都不一样。」

「这个当然,你上一次来这里,是抢财宝,这一次是偷窥尸体,目标不同,遭遇的防备也不同啊!」

雪特人的回答依旧颠三倒四,但妮儿在意的只有一点,「胡说八道,我是来偷窥病人,不是偷窥死人啦。」

「反正都是偷窥,这会好到哪里去吗?喂!你跑快一点好不好,我好几次都快被敌人砍中了。」

可以说是幸运,也可以说极为不幸,去查探第二集团军受毒物感染情形的妮儿与有雪,很快就确认了感染人数,看著数百人躺倒在仓促钉成的木板床上,哀嚎呻吟,情形赫然比预期中严重。

确认了这一点,加上心中不忍,妮儿很快想要离开,但才刚刚有动作,两人就被敌人察觉,围攻了过来。

寻常的刀枪箭矢,对妮儿一点影响都没有,可是当敌方的天位高手出现,情形就整个改变过来。

「敌人的天位战力不是只有郝可莲吗?这个红头发又会玩火的家伙是谁啊?」

「天晓得,你不是一直说要探出敌人的真正实力吗?现在变成这样,不是正合你意?」

「说得也是。」

「是个鬼啊,你还不快一点把我放下,大家各自逃生吧!」

「这么没义气的事,我作不出来啊!」

「哎呀,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喂,快点把人放下啦!」

无视有雪的抱怨,妮儿拎著他的衣领,到处奔逃。她不知道刚才那名神秘男子是何方神圣,不过在要带著有雪离开时,突然有个男人现身拦路,双方一言不合,立刻就动起手来。

几掌一对,妮儿登时晓得不妙,对方的内劲雄强,特别是在对掌的时候,一股股炽热难当的火劲,形成鲜红血焰,源源不绝地焚烧过来。

短时间内连拆了几招,妮儿不落下风,却也心知若战斗时间拉长,对自己不利,更何况身旁还跟了个有雪,不适合在这时与敌人死战,心内毫无战意,便想夺路外逃。

彼此的天位力量同样级数,可是一附上属性攻击,妮儿就感觉吃力,所幸天魔功的吸蚀效果,将炽烈火劲吸收大半,让妮儿得以全身而退。

「不愧是天魔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

似乎过去难得遇到对手,那名男子在被妮儿以天魔功奋力震脱时,说了这样的话语。可是,纵然成功逃脱,当连续奔出数十步後,妮儿也感到胸口灼痛难当。

这种情形并非首次,即使天魔功的吸蚀异能世上无双,但如果遇到极其强大的力量,无法吸蚀化散,余下力道就会在几乎没有抵抗的情形下,直接冲撞经脉。适才动手,敌人的力量虽强,却没有强到这个地步,就是火劲持久不散,以天魔功吸纳之後,无法立即归化成纯能源,反而冲击经脉。

(真麻烦,如果和这种对手长时间交手,没有一定程度修为的天魔功反而变成障碍…)

连续奔逃了一刻钟,妮儿以天心意识把自身气息完全隐藏,但却全然没法把敌人甩开。一时间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天心修为太差,没法摆脱敌人?或者说有其他的理由。

「不行,跑不动了,胸口痛得要死,快要喷火了…」

「喂,不是吧,你们兄妹两个来到暹罗城都要表演喷火?」

妮儿不得不停下脚步,把有雪放了下来,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不行了,现在开始大家分道扬镳,约个时间地点再见吧!」

听妮儿这样一说,有雪才知道事情不妙,道:「老三不是给了你一个锦囊吗?」

「是啊,锦囊里头说…嗯,总之现在还没有危急到非要拆锦囊的地步。」妮儿道:「我们逃不掉,只好和人家交手硬闯了,带著你,就算打得赢也难保你不会被伤到,现在大家分散来跑,起码对你比较安全。」

「这…倒也是。」有雪皱眉道:「没有其他办法吗?我从爱菱丫头那边弄了好些东西过来,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的。」

「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难道你要我跪下来,向老天大声乞讨,万能的天神啊,请你赐我一个能解救危机的俊男吧!」

妮儿很夸张地喊了一声,当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而她吸了一口气,稳住胸口的疼痛,对有雪说话。

「还有,装备别乱用,记得吗?那里头有部分是华大巫婆送来,委托我们交给那死要钱的。郝可莲应该人在自由都市,说不定就在暹罗,那死要钱的不会离目标太远吧?」

妮儿笑了笑,道:「每次和你在一起,到最後都是你有事,我们都可以跑得掉,不过这次太危险了,周公瑾比八歧大蛇还麻烦,会用回复咒文的人又不在这里,你还是使用你的装备,一个人先逃吧!」

话一说完,妮儿往前闯去,还有一个她没说出口的理由是,如果有雪遇上郝可莲,凭著两人的交情,或许可以安然逃脱,但是如果自己也在旁边,那就势必要打上一场了。

视线可及的尽头闪出了火光,那名男子再次出现,手臂一扬,鲜红血焰便燃亮周遭空间,化作明曜火箭,朝妮儿吞噬过去。

「哼,又是同样的一招…」

妮儿运使天魔功,一团黑气凝聚在掌心,振臂旋挥,将缠射过来的火箭全数震溃消灭,跟著就是与敌人正面对上一掌。

炽热炎劲、吸蚀异力,同时入侵对方手腕经脉,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闷哼,妮儿更触动之前未能完全化散的炎劲,胸口痛得厉害。

「我不和无名小辈交手,要变魔术就滚远一点,玩火的家伙,报上名来。」

「偷偷潜入别人城池里的鼠辈,有什么资格问人姓名吗?如果是想告诉雷因斯人凶手的名字,现在才问未免嫌晚了,我是朱炎?尔塔,追随於隆?贝多芬老师座下,目前任职於第二集团军。」

「说了那么多,反正就是铁面人妖的走狗啦!」

「不分青红皂白,单纯因为不是己方就出言贬低,这样有失淑女的格调与修养啊!」

「罗唆!」

双方在说话同时,手上也没有停下,进行极为剧烈的攻防战。妮儿尽展所学,天魔功的吸蚀劲道,在魔龙皇拳、天魔刀的交错运用之下,分外显得凌厉,将近身的血焰一一弹散。

对上魔界皇族的正统绝学,朱炎多少也受到克制,炽盛血焰不若初始时那般猛烈,但他早在阿朗巴特魔震之前便已进入天位,非独功力深厚,实战经验也很丰富,这些方面都不是妮儿所能相比,拉远距离,遥遥拍出一掌,高温火焰燎卷成龙,便箝制住妮儿的进击。

妮儿落在下风,可是一轮交手之後,大致上也心里有数,若是单纯只想逃跑,应该不是问题,但她却开始怀疑,对方可能没有全力以赴,很多时候火劲也并未将威力发挥到极至。

(真是古怪,他不打算在这里分出胜负吗…)

妮儿心中纳闷,另一方面,她也担忧著下头有雪的动静。不过,从四十大盗时期至今,这雪特人也算身经百战,加上带了一堆太研院的精密设备,只要不遇上天位高手拦路,没人能拿他怎样的。

这个料想没有错,在妮儿离开之後,有雪也展开逃逸行动。风之大陆上的盗贼何止千万,但像有雪这样运气与狡狯兼备的逃命之徒,却真找不出几个。

尽管中途被敌人阻截了几次,但是当有雪使用取自华扁鹊的烟雾弹、移动卷轴,寻常的艾尔铁诺军官根本就拦他不住,没几下功夫,就被他闯出包围圈外。特别是华扁鹊亲制的移动卷轴,吸取了日本之役的经验,效果更形强化,每一个卷轴都是以随机性跳跃转移,完全无迹可寻。

「逃跑是跑得满顺利的,不过,这里究竟是哪里啊…」

在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瞬间移动後,有雪赫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上头黑黝黝的,瞧不见天光,周围也看不见窗户。

「转移目的地无迹可寻是很好,但如果每次都转移到迷路,这种不良品和爱菱丫头不就没有差了吗?明明就不懂得忍术,还作什么鬼卷轴?每次转来转去,转得连我自己都不见了,上次打八歧大蛇也是这样…」

有雪四面搜寻了一下,判断出自己所在之处是人工建筑,而且从空气的阴凉味道来看,很像是地下建筑。

「可是,真奇怪啊,这里没有窗户也没有光,如果是地下室,空气应该很污浊,这里的空气不错啊!」

不仅如此,空气中还有一种很特别的清新味道,但要说清新,却让人觉得不太自然,别人可能弄不清楚,但常常出入太研院的有雪却很清楚认出来,这正是使用仪器过滤空气後,所呈现的特殊气味。

「会有这种气味,难道这里是太研院?」

这种事当然是不可能的,华扁鹊精心制作出的移动卷轴,虽然是魔法方面的高度技术结晶,但移动范围有限,再怎么随机移动,也不会脱离暹罗城的范围,更不可能横越万里遥距,把人传送回稷下的太研院。

有雪也知道这点,所以在纳闷,以前听人说过,自由都市这块土地,是旧文明曾经繁盛的遗址,也就是因为史前文明的居民,以他们的武器相互攻击,频繁大战,这才永久破坏了这块土地的磁气与地脉,使得自由都市变成了今日的面貌。

一直到现在,自由都市里还藏著许多未被发现的太古遗迹,是研究太古魔道最重要的考古根据,以前白家常常派出间谍团,到东方世家的领地内作秘密探索,还把挖掘出的东西偷运回国。

是不是,暹罗城地底存在著这样的遗迹,自己被阴错阳差地转移到这里呢?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找个出路比较妥当,不然被封闭在地底,自己就要与这座遗迹枯骨同朽了。

方自纳闷,有雪忽然听见了人声,诡异的事实,令他呆在当地。假如这是史前时代的遗迹,那么仍存活在这里的生物,不是妖怪也是鬼魅了。

这想法闪过脑海,而越来越清楚的谈话声音也传了过来。

「喂,那边好像有人声,你过去看看。」

「大概是哪个家伙喝醉了,到处乱跑吧!」

「朱炎将军交代过了,在东西完全组装完成之前,不可以松懈。」

艾尔铁诺的口音,让有雪明白了敌人身分,但却更加不安,就连想找个掩蔽,都因为旁边一片漆黑,不知道该找什么东西来躲。

(等一下,如果说我看不见别人,别人也看不见我啊,那我直挺挺站著就好,躲干什么呢?)

人有乐观心态是不错,但偏离事实就很糟糕了,有雪心中才在庆幸,蓦然眼前一亮,整个地方被照得通明,这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一个球场般大小的厅堂,上方是数百盏大放光明的电灯,把整个场地照得清清楚楚。

(这…这里不像是遗迹啊,难道是艾尔铁诺军的秘密军事基地?可是,为什么艾尔铁诺人会有太古魔道技术?)

有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意中发现了敌军最大的秘密,只是被突然的强光弄得睁不开眼。没有武术基础的他,无法察觉周围生物的气息,但至少有一样东西,他不会听错,就是在身边一连串响起的声音,包括敌人的沉重呼吸声,还有…几百把枪械同时间上膛完毕的声音。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有雪的问题,也同时就是在场数百名士兵的疑问。当他睁开眼睛,回复视力,只看到周围被几百名艾尔铁诺军团团包围,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紧张,像是要围杀巨龙的兵团,狠狠地盯著中央的猎物。

而单是那满是杀意的目光,就足够让有雪心肺衰竭了。

「这里、这里怎么会有外人侵入啊?」

「为了保密,外头明明已经布下十几层的重兵把守,明明没有被突破的消息传来啊!」

「就算是用魔法潜入,外头也用东方仙术张设九重结界,怎么有人可以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

「连太古魔道的警戒器都没有发现…」

看敌人一个个慌乱的样子,有雪几乎想说声抱歉了,不过,自己既非进行奇袭,也不是有意来此,而是被那鬼卷轴随机传送到此地,就算想发动攻击,身边也没有攻击性道具,现在只有尽快逃跑了。

「对不起,这里有人叫了一个海鲜烩饭便当吗?啊?没有吗?那很抱歉,各位,老子到此一游,现在要…」

有雪拿出了传送卷轴,打算说一番华丽的告别辞後,遁走开溜,但是敌人那边也不是饭桶,几名神射手早已留心潜入者的一举一动,当有雪的手一举起,跟著就是数声枪响。等四周静寂下来,只剩下已化为空中飞舞纸片的卷轴,以及一个以泥塑般僵硬姿势站立的雪特人。

「不要杀他,把这家伙擒住,拷问看看他是怎么进来的。」

敌军很快有了决断,一步步逼近过来,而面临危机的有雪,脑子里只想著该如何在不刺激到敌人的情形下,设法开溜。要使用道具或拔腿逃跑都是不行的,只会让四面八方这几百把枪一起射击,把自己射成蜂窝。

到了最後,他脑里只闪现妮儿先前说过的一句话…

「万能的天神啊,请你赐我一个能解救危机的俊男吧!」

毫没由来地,众艾尔铁诺军只看见那名可疑的矮胖雪特人忽然跪了下来,大张双臂,向上方的天花板高喊了这样一句话。事出突然,每个听到的人全都傻在当地,连开枪都忘记了,就连喊出这句话的本人,都在话出口後为之一呆。

「等等…俊男是妮儿小姐的要求,我应该要求一个绝世美女出来才对,要一个俊男做什么?」

察觉到这一点,有雪正想对空中高喊,要求改换愿望,哪知道两脚忽然一紧,还来不及作什么反应,眼前一黑,就被人从地底抓住脚踝,在周围的惊呼叫喊声中,整个拉到地底去了。

「最近外面是不是得了猪瘟?不然为什么这里的牛排这么难吃?」

「石卿家此言差矣,就算外面流行猪瘟,那也和牛排没有关系,你说话如此颠三倒四,难怪好好一个世家被你管得分崩离析,乱七八糟。才不过吃了几天牢饭,怎么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哦?陛下分得清猪瘟与牛肉的差别?」

「当然分得清楚,不过我是暂摄国政的储君,你应该称呼我为殿下,怎么连陛下与殿下都分得不清不楚?」

「既然能分得清楚,那么殿下的脑子没坏,神智也正常嘛。」

独自坐在监牢里的茅草堆上,石崇仍不改平时的从容气派,微笑道:「臣下只是有些好奇,殿下千金之躯,为何纾尊降贵,到天牢里头来探望草臣?」

「都用上了草这个字,你自己也心里有数啊!上坟嘛,哪有人不顺便拔拔花花草草的?」

隔著一道坚固的牢栏,进行对话的两个人像是多年好友般,开心地笑著。光是从他们面上的笑意,实在很难和这么辛辣的话意联想在一起。

谈话的双方,不管是哪一个人,都是极品富贵的人物,或者说…曾经是。

没有带任何一名从人或是护卫,目前以储君之身暂摄艾尔铁诺国政的旭烈兀?曹,在晌午时分孤身来到天牢,探视被捕下狱的前第一集团军统帅石崇,同时共进午餐。

专门关囚重犯的天牢,阴湿黑暗,还有阵阵的腐臭气味,令人做呕,不过这些东西对旭烈兀没有什么差别。即使身登至尊之位,他仍是不改昔日的奢华排场,在他本人进入天牢之前,各色仆役先运来大批砂石水泥,拆墙铺砖,埋管凿窗,洒扫上蜡,把一切弄得焕然一新之後,还不忘记洒了满地的香水百合。

而所谓的共同用餐,就是石崇在牢栏里头,食用著单调的盘餐;牢栏对面的旭烈兀,用一尘不染的白洁桌巾、纯银餐具,慢条斯理地享用包括前菜、甜点在内,一共一十八道的繁复精美佳肴,当阳光经由四面不同的窗户,依照预定中的角度,闪射在他雪亮的白牙上,甚至还发出耀目的光亮。

虽说为了表示善意与体贴,这位贵公子特别撤去座椅,锯低桌案,席地而坐,让自己与石崇视线维持水平,不过看看牢栏内外的差距,普通人大概早就被气得呕血而死。

「殿下往日与臣不睦,颇有误解,今日居然折节探望罪臣,真是不胜感激。」

「石卿家何必客气,过去我就说过,如果有一天你被人打到颈部以下全部残废,我可以每天都来探病。」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