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四卷 第二章 雾隐鬼藏
设置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四卷 第二章 雾隐鬼藏(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联盟暹罗

「雾、雾隐鬼藏…呃,很熟,很熟。」

一句话,被有雪说得结结巴巴,怎也想不到当自己旧地重游,来到暹罗之後,居然会碰到这号人物。

当初暹罗事件中,在与东方世家接触时,源五郎让有雪冒充耶路撒冷的四骑士之一,就是选择了雾隐鬼藏。事後,众人都知道这是假冒,耶路撒冷也派出调查队,不过在东方玄龙的刻意维护下,调查团没有查出什麽,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被冒充的对象,现在出现在身旁,难道是来找自己算帐的?

「丞相大人,我想你也知道,因为艾尔铁诺人入侵的缘故,我们目前和贵国结成联盟。」

这件事有雪可真是搞不清楚,虽说雷因斯、耶路撒冷都是信奉相同神明,不过两边一向没有往来,怎麽会忽然就结成联盟了?不过,这也代表旁边的雾隐鬼藏目前是友方,他好歹是白夜四骑士之一,名头响亮,对上敌人的厉害角色也有一战之力,跟在这人旁边,总是比较安全的吧!

「小心!」

雾隐鬼藏手中的十字镖射出,正中一条自有雪身侧无声窜出的蟒类巨物,轻轻一响,那东西化为灰烬,什麽也没有剩下。

「这是周公瑾放出来的式神,一直追著我们,体型虽然大,但只要以术克术,很轻易就可以解决掉。」

有雪以前曾经听华扁鹊说过,雾隐鬼藏的忍术,与白鹿洞的东方仙术极有渊源,要对抗周公瑾的术法,耶路撒冷倒是打出了一张好牌。自己是误打误撞闯入那个地库的,但雾隐鬼藏应该是凭著一己之力,以忍术潜入遁进,探查情报後顺手救了自己一把。

「我们…」

有雪开口说了两个字,忽然觉得有种让人发寒的气息,慢慢朝这边*近,速度非常快。

「丞相大人,请屏住气息,敌人放出的式神找到我们,下一波攻击马上就要来了,我们必须立刻移动。」

「呃?什麽式神?我们在哪里啊?」

对方始终只是称呼丞相大人,而非有雪丞相,从称呼上来看,显然也对雪特人没有好感。有雪甚至来不及多问一句话,就被拖著走了。

本来有雪以为,自己所在之处是一个地穴,但现在才弄清楚,那只是遁地行走中途停下的一个凹处。雾隐鬼藏的遁地之术,与东方仙术颇有相通之处,明明是在地底,却好像两旁的泥土全不存在,轻易地快速穿梭,只有碰到岩石时需要回避,偶尔还会穿梭过适才钻出的地道。

(货真价实的忍术,和那种用卷轴模拟出来的效果,果然是不一样,这次有救了…)

忍著口中的泥味,有雪在庆幸自己找到安全地带之余,也暗自在想,有没有机会从这人手上偷学到一、两招忍术,以後出生入死时怎样也保险许多。

而就当他们两人在暹罗城地底穿梭,上方也有人在进行活动。由於一个特殊理由,暹罗城今日陷入动乱,好多地方都冒出了浓烟与火头,特别是艾尔铁诺军的据点,有几处甚至成了半废墟状态,艾尔铁诺军四出搜索可疑份子,令得城内情势紧绷。

妮儿与王右军等人同行,正预备闯关离开暹罗,但就在这样的紧张关头,暹罗城内还是有著一个人迹不至的角落,让某个希望能独自享受这份宁静的访客,悠闲地欣赏风景。

暹罗城中的著名废墟沈家大宅,当初兰斯洛等人暂居於此时,稍稍添了人气,可是当他们离去,这里又变成了传说中的鬼屋。

拥有这所宅院的青楼联盟,基於这里的特殊性,只是偶尔派人过来打扫宅院,维持一定程度的建筑完整,但对於後头的大片梅林,则是从来也不敢擅入,一草一木,任其维持著当年的原貌。

对本地人来说,这里只是一间破旧鬼屋,生人勿近;至於外地人,更是不知道这所破旧大宅有什麽特别,谁也不会妄打主意,因此一直到了今日,距离暹罗事件数年後,才终於又有人踏进这座被遗忘的庭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年,呵,这里的一切又何止十年百年了?」

负手在後,长吟低语,海稼轩缓缓在梅林中踱步,目光在花树间游移。

千载的时光流逝,并没有为这座庭园带来什麽改变。除了周遭的温度变得冰冷冻人,每一株梅树、每一根蔓生枝叶,都不曾在这数百年内有过变化,就连洒落在地上的梅雪香瓣,都洁白得有若透明冰晶。

海稼轩缓步行走,模样虽然甚为悠闲,但步子却算不上优雅,未能行动自如的右腿,成了他的最大负累,一拖一拖,在地上留下了印痕。

整个下午,他都待在这座梅林里,一下起来走走,一下坐在某株梅树底下,嗅嗅梅花的香气,闭目休憩,像是在等待什麽,就这样直至入夜。

「已经来了,为什麽不进来?这里的梅花这麽香,难道不值得敖大小姐一顾吗?」

寂静的梅林里,海稼轩突来的一声,真是有些吓人,不过听在泉樱的耳里,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这一整天的时间,她一面隐匿气息,一面到处追寻海稼轩的踪迹。由於估算到海稼轩没可能离开暹罗城,所以就在城内玩起了捉迷藏,起先并不是太困难,因为海稼轩虽然藏起了气息,但却仍有淡淡的迹象可寻,而她的龙族血脉则有特别强烈的感应力,在追踪方面的能力,比一般的天位武者更形强化。

凭著这些,泉樱跟著追过去,但是在连续误闯多处地方、险些撞到妮儿与王右军,甚至还连挑了六处艾尔铁诺军营後,终於放弃了*天心意识、龙血感应追踪的打算。

海稼轩定是有办法释放出错误讯息,将自己引导到错误地点去,再用这些方法去追踪,不但找不到人,说不定会和公瑾师兄先打起来。

那麽,该怎麽去找人呢?

泉樱忽然想起来,当日在海岛上众人相处时,五师兄李煜曾对妮儿、韩特提起,暹罗城的沈园中有一样事物,日後有机缘到此处,不妨一游。五师兄说这话的时候,旁边源五郎还笑得喷出了口中的酒,指著他哈哈大笑。

海稼轩同样是师承白鹿洞,或许他也知道那件事物,而不论他是否前往沈园,既然五师兄这麽推荐了,自己也该往沈园走上一趟。

结果,才一进入沈园,到了後头的梅林,立刻就遇上了这穷追了一整天的目标,看他悠闲地坐在树下假寐,想不生气都难。

不过,泉樱和妮儿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她更懂得礼节与自制,所以听海稼轩这麽说,也只是微笑著回应一句。

「承蒙邀约,那就不客气了。」泉樱走入梅林,到了海稼轩身前,道:「你在等人?」

依照情形来判断,海稼轩怎样也是在等待自己,但考虑过自己的身分处境,泉樱没有直接问「你在等我」,而是换成这样的表示法。

假如对方是个粗鲁的莽夫,一定察觉不到这些微妙的差别,但海稼轩却有足够的敏锐性,去理解这份心思,所以他的回答也很巧妙。

「是在等人,但也不是等人;是在等你,但等的人却也不是你。」

「为什麽总要把话说得那麽不清不楚?这样说话并没有什麽好处。」

「这样说话,才像是高人。」海稼轩闭目道:「都已经说过,我是个有道之士,既然是有道高人,说话当然不能清清楚楚。」

泉樱微微一笑,知道如果再和这人论道下去,最後只会让自己更加晕头转向。放弃作无谓的口舌之争,泉樱转头仔细看看这座梅林。

与当年的兰斯洛不同,泉樱在踏足梅林的那一刻,不只察觉到这座林子的异常,她的天心意识更迅速洞悉原因,发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影响这座梅林,令此地长年冰寒刺骨,永如严冬。

是什麽力量在影响呢?

泉樱好奇心起,同样也是将一道天位力量暗输入地下,渗透出去。这股正宗白鹿洞的内力,与原本蕴藏在地下的力量一接触,相互震动呼应下,整座梅林登时起了变化。

先是地面轻微地震动了几下,紧接著,一股水蓝色的波光,在地上荡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涟漪圆环,把原本的稀湿泥地改变、硬化。

「咦?」

泉樱只觉得肌肤上感受的寒意,较之前百倍增强,脚下的地面瞬间硬化,往上隆起寸许,才只是眨眼功夫,身边的景观已经完全不同了。

地面由於千百年来吸收腐叶与落梅,形成肥沃的黑土,但现在却像是被冻住结冰一样,变成了六角形的结晶体,块块相连,高高低低,半透明的宝蓝色泽,像是可以一眼看透,却又清澈得反映出上方的倒影,乍看之下,像是数千个龟甲形的镜面,在夜色中辉映著瑰丽的蓝光。

不只是地面,这股令物质变化的力量迅速延伸,把整座园中的梅树都影响。

每一株梅树从表皮开始,变成晶莹剔透,像是被一层流冰覆盖,当整个树干变成透明,末梢的枝叶也粲然如玉,散著各种不同的光泽,五彩缤纷,朱红、嫩绿、鹅黄、水蓝、雪白,交相错落,更不时随著反光变换颜色,在风中轻轻摇晃,发出风铃般的美妙音色。

整座梅园的每一个角落,不住传来叶片摩擦时,发出的叮当脆响,随著夜风拂过,一长串柔和脆音,忽高忽低,此起彼落,如流水、如击玉,令人心神怡。

绽放的梅花,吐著芬芳却淡雅的香气,有些虽然从树上凋落了下来,分解成嫩白花瓣,但却不曾落地,反而像是被某种莫名力量给凌空托住,绕著梅树盘旋打转,重新旋升上枝头,绕飞成一个个洁白的花圈。

置身於此,一切景象如梦似幻,毫不真切,像是一个梦境中的琉璃世界,就连天边初升的明月,看来都散发著一种冰蓝色彩,好像水中幻影来回荡漾,但偏生周围冰寒侵肤,提醒著人们这场梦境的真实。

泉樱感到一种轻微的醉意。不是因为酒精,而是为著眼前的瑰丽景致,尽管她晓得,以强天位天心意识去改造环境,配合类似物质变换的高等应用,可以做出这样的效果,但她的情感却在看见这些的瞬间深深地被触动,只想在一旁的梅树底坐下,闭上眼睛,沉浸在这场琉璃之梦中。

「要不要许个愿?以前有人说过一个白杨梅的故事,只要在圆月夜,满怀诚意为心上人簪上梅花,两个人的感情就能够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海稼轩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泉樱回头一看,他仍是坐在那里,不曾移动过,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望向自己,自顾自地玩著凝玉剑上的剑穗。

「用这一招来追女孩子吗?我是有夫之妇,这个方法很好,可是晚用了几年。」

「呵,我这句话不是对你说的,这麽自鸣得意,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有话不是对我说,那为什麽要说?你这人做事还真是奇怪。」

「有道之士,说话向来都是这个样子的。」

没等泉樱再开口,海稼轩忽然抬眼望天,道:「时间差不多了,入夜以後的暹罗会很热闹,你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

下午在追踪海稼轩时,泉樱就留意到暹罗城的异常,现在听他这样说,心中也担忧起妮儿的安全,立即点头,不过,海稼轩却要她退出梅园,在外稍微等待。

「等?我是有等待的耐心,可是这该不会又是你趁机逃跑的藉口吧?」

「体贴一下瘸子行不行?我动作迟钝,同行朋友等一下也是应该的。」海稼轩道:「有道之士想要和这林子说声再见,请你先到外头等吧!」

泉樱还是不理解他想做什麽,可是从话意里,依稀明白海稼轩有一点个人的事要做,自己不该涉入,当下掉头便走。

临要走出林子前,回头看到的最後一眼,是海稼轩已经站了起来,踩著蹒跚的步子,朝梅林的深处走去。

确认了泉樱的背影消失,海稼轩苦笑了起来,在发现自己背後满是涔涔汗水後,叹了口气。

进入这座林子已经一个下午,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到这堵残壁前看看,但是从进入梅林的那一刻起,一股莫名的胆怯在心头发酵,饶是自己有信心能面对当世任何高手而无惧,最後却踌躇良久,只能像个懦夫般,坐在梅树底下,平稳那紊乱不堪的心跳,尝试再一次站起来。

好几次,明明已经站起来了,却一步都跨不出去,重新又坐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泉樱已经在外面等了,再没有理由可以推拖,是个男人的话,就该爽爽快快走上前去。

「…但愿年年有今日,好月长圆,好花不谢,人长久,梦婵娟…」

长吟著这样似歌非歌的句子,海稼轩踱步到了梅林的深处,那里有著一堵残壁,上头刻著清晰的诗句,被人们遗忘於此,历千年而不曾消褪。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

低声念著写在墙壁上的诗句,海稼轩伸出手,在墙上温柔地抚摸,东看看、西看看,表情非常地温和,这是连他自己都料想不到的事。

「我一直以为…会比现在更激动、更…」

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海稼轩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激动仍在,只是内敛於心,没有急切地爆发出来。只是,这抹笑意很快就添上了苦涩,海稼轩的表情转为黯然,有些落寞地把手放在墙上。

「等了一个下午,该来的人已经来了,可是我期待的人却没有来…」

海稼轩低声说话,尽管梅林里头只有他一个人,但这些话却不是自言自语。这座梅林,与其说随著时间流逝而前进,其实是永远被封冻停留在「过去」,自己说出的话,也成为「过去」中被纪录下来的一部份,只要梅林存在、地底的结界法阵存在,终有一日,会有人来听这些话的。

心情平复下来,海稼轩瞥向墙角,这才发现到那里不知道何时被涂写上新的字句,凝神一看,两条眉毛连带眼角全都斜斜地飞提起来。

「这是哪个浑…哼,彼其娘之,当真是岂有此理,这些话算是什麽东西?写字也就罢了,居然还有涂鸦?居、居然还是乌龟?」

手紧紧贴在墙壁上,海稼轩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最後才轻轻呼了口气。

「罢了…千秋功过,剩下来的东西本来就该是顽童涂鸦,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微笑著这麽说道,海稼轩放开手掌,重新踩著蹒跚的步子,慢慢离开这座回忆之林。而当他把手掌离开墙壁,原本深深刻写在墙上的诗词,忽然淡化了字迹,等到海稼轩的身影不见,那两首词也消失得乾乾净净,一堵墙壁平滑如镜。

…就好像之前什麽也不曾存在过。

「那个…雾隐大侠…」

「丞相,我是忍者,你应该称呼我为雾隐上忍,这样才恰当。」

「喔,雾隐上人,请问我们…」

「丞相,我是忍者,不是和尚,虽然蒙著头套,但还是有头发的,不该叫我上人,我是上忍。」

由於在土中行动快速,说话声音听不清楚,加上雾隐鬼藏的乡音过重,明明双方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却搞得有些语言不通,被困在地底穿梭的有雪和雾隐鬼藏,目前处於一个很麻烦的情形。

不愧为耶路撒冷四骑士之一,雾隐鬼藏确实本领高强,连续攻破十多道公瑾设下的拦截陷阱,或是使用十字镖,或是用一些有雪喊不出名字的神异暗器,一路循行,势如破竹,没有哪一种凶猛式神能稍稍拦阻住他们。

然而,由於带著一个有雪,雾隐鬼藏的忍术虽强,却没法再做到无影无踪。在破去第十八道拦截咒网後,雾隐鬼藏告诉有雪,现在两人所面对的已经不再是敌方结界法阵的自动拦截,而是周公瑾亲自施法主持,专门针对他们两人所做的种种措施。

最明显的徵兆是,明明已经连续突破多道防御网,在地底钻遁了那麽久,照距离来算,早就应该脱离了暹罗城范围,但两人却始终还在地底团团转,这事岂非怪哉?

土遁术的原理,就是以术数在土里辟出奇异的次元空间,穿梭於其间,这才能有缩地成寸的效果。但周公瑾精晓东方仙术,直接施法引导地脉精气,弄弯了土遁术的道路,令两人怎麽穿梭,都只是重复地绕著圈,没法离开暹罗城。

「这该怎麽办?难道周公瑾是想要把我们两个困在地底当乌龟?这可不成。」

「丞相大人,雷因斯的乌龟是不是比较奇怪?乌龟不是应该在水里吗?困在地底和当乌龟有什麽关系?贵国的生物…」

「呃,将就一点吧,一种米养百样龟,我国确实有一种喜好潜地的乌龟,学名「雾隐土龟」,特别是每到繁殖期,它的头就会变成绿色,等我们脱困之後,我请你吃几头试试,但现在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该怎麽逃出去?能不能直接浮上去和他们拼了?」

「哦?世界真奇妙。」

国籍、语言上的隔阂,看似个性沉默寡言的雾隐鬼藏,却屡对有雪的话提出疑问,平添了交涉上的困难。

「直接浮上去是不行的,周公瑾不擅长地底作战,又不能离开法坛,所以不敢下来,只能遥遥箝制我们,但只要一浮上去,就会被他们的高手围攻。」

「我一直没有问,以天位高手的层次来说,雾隐先生的级数是?」

「惭愧,拙者资质鲁钝,七日前才突破地界。」

「哦,这样啊…那我们在地底多躲一下好了。」

有雪心中暗骂,在目前的天位化时代,居然还有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三流战力,这个「安全地带」看来实在不保险,难怪落得在地底当雾隐土龟了。

「不用躲太久,这种对峙的情况不久就会被打破,拙者的同伴预定今晚闯关出城,双方将有一场攻防战,周公瑾将没法兼顾到我等,届时法阵没人操控,要闯出去就很简单了。」

计划听来好棒,不过有雪长期跟在源五郎身边,早已经习惯了任何计划都可能产生变化的最坏状况,特别是现在这个护身符的武功不强,虽说忍术变化多端,但会耍杂技并没有什麽意义,看来保命还是得要*自己。

「我…我有一点东西,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两人并不能在同一处过久停留,因为周公瑾所施放的符兽仍在追踪,如若在同一处待过久,成千上百的式神符兽围攻过来,那就会非常棘手,所以雾隐鬼藏稍稍停留回气,就要继续在地脉迷宫中兜圈子,有雪也必须在再次启程前,看看有没有什麽道具能让情形好转。

爱菱给了不少东西,除了烟雾弹一类的东西,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但却贴著爆裂物标签的东西,适用於地面与空中,但用在地底,等若是自己找死。

「丞相,这一卷铁管是…」

「啊!小心,这个铁管是我们太研院的技术结晶,可以让一般人享受到天位高手的快感,只要一不小心启动,持用人就会自动变成爱国者,笔直飞向空中。」

「爱国者?」

「对,就是爱国者一号。飞向天空之後,完全停不下来,会跟著太阳的移动,自动开始横越风之大陆,倒楣一点的话,有可能成为史上第一个从空中环游鲲仑世界的人,但是如果幸运的话…」

「幸运的话…如何?」

「就会像我一样,在飞到稷下上空时,遇到飞毛腿。」

「飞…飞毛腿?」

「对,冒著熊熊火焰,会把你锁定追踪,保证命中的飞毛腿,没多久就会听见轰的一声,眼前黑黑的,骨头也痛痛的,要是没有因此到那个世界去,那麽大概在病院里躺个半年就行了,康复顺利的话,两周後就可以开始偷摸漂亮女护士的屁股。」

「哦?世界真奇妙。」

雾隐鬼藏摸摸下巴,单从表情来看,他完全想像不到,当日有雪被这个超强力的袖珍个人飞行器缠住,由日本飞回风之大陆,被太研院发射飞毛腿导弹凌空击落的瞬间,那种以为自己已经看到地狱大门的恐怖感觉。

太研院之外,自也少不了有雪恩师的赠礼。由华扁鹊所制作的神行符、各色忍术卷轴,令雾隐鬼藏大为惊奇,尽管在这位忍术大行家眼中,那些卷轴能使用的咒术并不算什麽,但是能够将这麽多繁复咒术封入卷轴,让不曾接受过忍术训练的普通人随意使用,这个技术却让他叹为观止。

「真是高明,这种技术我们已经失传,是只有我们历代宗主相传的那一份,才能作到这种程度,想不到贵国已经开发出来了。」

华扁鹊的成就著实令人赞叹,但她此刻并不在这里,於事无补,而她所制作的符咒与卷轴,若是在平地遇敌,可以发挥不少效果,但目前却派不上用场,更何况敌人是道术高手,封锁型的结界法阵已经启动,那些卷轴几乎都不能用了。

「这些是什麽东西?看来不像是与忍术有关,但是拙者在里头感受到一股很强的能量。」

「这个…不是用在这里的。」

有雪忙乱地把那几个刻有符文的木牌收好,这些东西是华扁鹊特别交代,如若在自由都市遇见韩特,就把这些木牌交给他。华扁鹊并没有说这些木牌的详细用途是什麽,但想来应该也是不允许搞砸的东西。

休息了一会儿,却没有什麽进展,有雪身边的道具派不上用场,而雾隐鬼藏在这之间消灭了四头逼近过来的符兽。

「丞相,我们要启程了…」

像是察觉到了什麽,雾隐鬼藏的话忽然停住,顿了顿,道:「不,我们没有必要走了。」

「为什麽?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周公瑾已经亲自下来杀我们,如果是的话,那我宁愿再当一次爱国者算了。」

「这倒不是。拙者发现法阵有松动的迹象,想必是拙者的同伴发动攻击,扰乱了暹罗城的布防,周公瑾将要离开,这场追逐战要结束了。」

雾隐鬼藏道:「不过,也因为如此,他把残剩在法阵里的力量一次发动,将所有符兽合一,正朝这边过来,只要能将之击破,立刻就可以出去。」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