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六卷 第一章 成王成霸
设置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六卷 第一章 成王成霸(1 / 2)


小的时候,我喜欢看人类的故事,在宗族积满尘埃的书库里,我兴奋地翻着白鹿洞文人撰写的史书,细细读着里头一篇篇的历史故事,每一篇纪录都写尽某个人的一生。小小的一个书库,却蕴藏着无数的人生,这是何等奇妙的事?

现在,请聆听我一生的故事,因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说故事给人听。

我叫王虎,这是我的名字。人们在称呼我王五的同时,给了我很多荣耀的称号,但终我一生,我只是一个固执的傻瓜。

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家乡武炼,就已经是邻国艾尔铁诺的藩属,和有白鹿洞支撑的人类强国相比,由兽人联邦组成的武炼,没有足以相抗的实力,在历经千百年的征战后,我们的祖先向人类臣服,换取休养生息的和平。

由于艾尔铁诺的中衰,武炼不用像数百年前那样送上大量贡品,只要维持著名义上的藩属称号,我们已是完全自主的独立政体,但父亲并不满足。与他许多的亲人、同胞一样,从数代以前,祖先就希望从人类手中夺回尊严与独立,把这个理想寄托于后代子孙,正如我父亲将他的希望寄托于我。

以虎为名,我父亲期望我是个猛虎般的伟大男子汉,可惜这个愿望从来不曾实现过,从四岁开始,父亲就以失望的眼神看我,因为我不愿认真的练刀、习武。

王家代代秘传的“弱水刀术”,是连白鹿洞武者都赞叹不已的上乘武学,可是我这不堪造就的烂泥朽木,宁愿跑进深山玩耍,也不愿像我其他兄弟一样,日夜刻苦地练武。即使父亲把我抓回家去,长跪面壁思悟,我也只是头抵着墙,沉沉地睡了三天。

武炼兽人没有几个脑筋好的,人们会尊重资质不佳、但仍刻苦练武的勇者,却绝对鄙视懒惰懦弱的大懒虫。在那之后,父亲就彻底死了心,我的兄弟将我看做是家族里的耻辱,一头整日双眼惺忪的睡虎…

照武炼的思考模式,这该是一种侮辱,但不知为何,我很喜欢这个称呼,至少,我觉得“睡虎”比“天刀”好听,因为比起一把锋锐的天刀,睡虎是人畜无害的存在。

童年几乎是在瞌睡中度过,唯一比较特别的记忆,就是某天睡得太沉,醒来时已是深夜,当我犹豫着是否该回家,或是继续睡在树上,在满天的繁星中,一个身穿红袍的老人出现,很慈和地与我交谈。

“很多年没来这里了,想不到王家出了一位这么有趣的小老虎朋友,和其他的兽人相比,你很特别啊,呵呵…我该给你什么礼物呢?”

“我喜欢睡觉,可是很容易被吵醒,每次都只能睡两个时辰,有没有可以治失眠的办法?”

“哦?你失眠啊,小老虎朋友,我有一套专治失眠,可以让你睡得更香甜的呼吸术,学会以后,别说三个时辰,睡上三天都不成问题,你要不要学学看啊?”

老人和蔼而豪爽的笑容,让我真心地相信着他,卖力地学那套治疗失眠的呼吸法,在炽盛的阳光、皎洁的月色下,缓缓吸气吐纳,很快就能入睡,在沉沉的睡梦中,任日月光华引导体内阴阳二气轮转交替。

许久之后,我才知道那位老人是皇太极老师,而干阳大日神功确实有着治疗失眠的效果。不过,那时在众人眼中,我仍只是一头没用的长眠睡虎。

不想练武,是因为我还想不通一个答案。我相信世间事到头来都有一个原因,父亲说,练武是为了强大实力,保卫武炼与家族;可是我相信要保卫武炼与家族,有练武以外的方法,有比练武更有效的方法。

相反地,单纯只是练武、过度信任自己的武勇,这并不能守卫家族,反而会招来祸端。书库中那些积满尘埃的史书,反覆上演着这样的故事,只想*着武力解决问题的人类,因为这样的盲目而招致破灭,但一心想从人类手中夺回尊严的同胞们,却不愿意了解他们的“敌人”,而走上相同的路径。

这些想法得不到认同,我并不觉得遗憾,因为当一头睡眼惺忪的大懒虫,整天与动物们玩耍,追逐风云星月,累了就睡,醒了就继续追逐,这是一种很惬意的生活,我不会特别想要改变它。

武炼是我的家,我对这块土地有着一份不能解释的热爱,三十六兽族中从来就不缺英雄豪杰,只要人们可以永远在这土地上安居乐业,我就算一直睡梦不醒,又有什么不好的?

然而,老天却不同意我这想法,改变我生命的人,顺着命运的轨迹,与我的人生交轨。

那天,我在草原上追风奔跑时,旁边多出了一个同伴,虽然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很奇怪,脚力却很好,当所有动物都已经跟不上我的步伐,只有他始终紧追不舍,直至日落。这个年轻人是个有趣的人,他就是我最敬重的义兄──忽必烈?麦第奇。

仅仅在七年之后,义兄就成了在武炼叱吒风云的大豪杰,但那时他还只是个臭名远扬的小人物,虽然身为名门麦第奇的继承人,却整日发表一些挑战故旧权威的改革言论,倍受各族长老的白眼有加,以“麦第奇家的疯子”之名,屡屡引起侧目。

“父亲带我来拜会王家世伯,王家的世兄们要与我切磋武功,被我全打得起不来了,后来我听说王家有个不爱练武、只是整天看书睡觉的傻瓜,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成为我的朋友。”

真是个奇怪的理由,为什么一个疯子会坚持要认识傻瓜?

“如果只懂得苦练家传武学就有用,你的兄弟不会被我全打到趴下。既然苦练那种武学没用,会选择不去练的你,才是值得我结交的聪明人。我听他们说你是睡虎,就静止不动这一点来说,我和你很像,不过我不是睡虎,而是伏龙…总有一天我会冲上天去。”

伏龙,史册中的人类豪杰,常常用这个词来表示心中大志,为什么一个武炼兽人会用这样的比喻?他想要做什么?

这点困惑,在认识日深之后,渐渐得到解答。

“其实我也是个怪人,家族里的长辈都当我是疯子,但你知不知道,武炼就是一个疯狂的环境,每个人都做着不知所谓的事,被人类的文明同化,却拒绝吸收人类的知识;口口声声说要讨回武炼兽人的尊严,可是不但不懂得知己知彼,甚至连团结也不会,三十六兽族一盘散沙,整天逞勇斗殴,在我看来,这些低智能的东西才真是疯了。”

从相识之日起,义兄就展现着超凡的领导魅力,即使是我这个大懒虫,还是可以感受到那种耀眼的光与热。

“真正会动脑的聪明人,在武炼都会受到排斥,但你不用觉得难过,因为这就是生命的自然道理,每个物种都会排挤异端。和聪明人相比,笨蛋一定比较多,所以王虎你绝不是傻瓜,懂得思考的你与我,命中注定会成为武炼的领袖。如果把武炼的未来交给那群杂碎,那我们热爱的家乡就真要完了,所以王虎你也一起来吧,*我们的双手,把武炼改变。”

义兄深信,只有把这些被排斥的异端份子统合起来,予以重用,武炼才有希望。当时的我,感到很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和他一起逐梦,放弃现在的悠闲人生?

可是,义兄的光芒实在太耀眼了,当我明白到他对武炼的同样热爱,困惑就瞬间逝去,心里首次涌上的热情,让我不假思索地握住他伸来的手。

在那天之后,我们一起练武,交流彼此的武学心得,不但钻研自家的武技,我们也研创新的武技。当然,一开始只是弄出来一些不堪一击的废招,可是在这些修练过程中,不时触发出来的灵感火花,让我们的武功进境一日千里。

修练上乘武功其实不难,武炼有着很多的神功、绝刀,只是历来修练者只凭一股蛮力,没有去思考自己究竟修练了什么,没有用心去芜存菁,当我们认真地做到这一点,许多我们早已学会的武学,就一再超越“应有”的威力。

“阿虎,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曾遇过一个比我更疯狂的中年书生。他的脸色像是很久没晒过太阳,模样很英俊,可惜脑子不正常,满口胡说八道,以为自己是人类神话里的贤者,对我说什么我资质过人,将来定能领导武炼,影响整个风之大陆,为了防止有一天魔族重临,他要传授我足以与之抗衡的力量。”

听起来确实是个怪人,可是他把麦第奇家的旧有武学改良,再传给义兄的六神绝,确实是绵延功长的王道武学,虽然仍套着武炼外门硬功的招数,但却融会了白鹿洞心法的极至精华,成为义兄后来延伸改创七神绝的基础。

义兄的无私,让他毫不介意地将这套六神绝传授予我,而我则用大日功的心法作为回礼。日、月两大贤者的武学,在我们手里得到交流,在武艺修为不断突破的同时,我们两兄弟的声名鹊起,在武炼干下了许多英雄事迹。

然而,在声望日隆的同时,也有一丝不祥的隐忧,那就是有关义兄出身的传言。

“很多人都说,我和我弟弟是艾尔铁诺那个狗种皇帝的儿子…”

“义兄…”

“别在意,也不用替我担心。我父亲究竟是谁,这不会影响我的志向,武炼是讲实力的地方,即使我没有麦第奇家的血缘,也没有别人可以和我争夺家主位。武炼是我的家、我的灵魂,我要保卫武炼,让我的同胞强大起来,如果那废物皇帝想要阻挡我,就算他真是我老子,我也会亲手把他斩下,然后…然后…”

义兄虽然有着无比的雄心,但在把武炼强大起来后,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事,就似乎没有想过。又或许他只是不愿意说出来,造成我们兄弟两人的冲突…

些许传闻,不能阻挡义兄的理想,就在那年秋天,他成为麦第奇家的主人,掌握大权后,开始左右着武炼的政局,推动风之大陆的历史。当时的我,虽然已经有了名气,但却只是义兄的跟随者,实力与武功对我只是一种障碍,所以多数时间,我仍是一头睡虎。

擅长组织计划的我,暗中为着我们的理想出力,而在武学上,我与义兄一起完成了鸿翼刀的创发,希望以后把这套刀法广传武炼同胞。为了对我的暗中付出表示谢意,义兄几乎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与我平分共享。

“刚刚传来消息,我已经确定当选三十六蛮族联盟的盟主,但这只是个开始,秋天时我会改编联盟的组织架构,把战力集中,把各蛮族更形结合,阿虎,站出来帮我吧,麦第奇家根本没什么有趣的人才,我已经把副盟主的位置留给你了。”

“义兄说笑了,我是个只懂得睡懒觉的人,不能做大事的,更何况让我这样的无名小卒身登高位,谁肯服气呢?我始终觉得你弟弟是个好人才,不然,请照我们原先的计划去做吧。”

“唔,那我就让你父亲出任副盟主之位。不过,阿虎你不用妄自菲薄,我一生自负无敌,但扪心自问,若要说有谁能够把我斩下,除了白鹿洞的陆老儿,就是一个放下无谓的坚持与婆妈、完全释放怒意与杀心的你,哈哈哈~~”

这句话有三成是玩笑,六成是激励,认真的成分不到一成,义兄似乎不曾真正发现,我在不知不觉中,已有了不弱于他的实力。

在那之后…

“阿虎,我向你介绍一下,这是长老们在我小时候定下的未婚妻,文文静静的,一点活力都没有,不过一喝酒就整个变了样。阿倩,这是我常常提起的义弟阿虎。”

义兄毫不在意的介绍,然而在场的三人都想不到,没过多久,我这个所谓讲义气、重道义的“义弟”,就禽兽不如地夺了义兄的未婚妻。

与阿倩的相互吸引、相恋与结合,我从来也不曾后悔过,即使时光倒转,我仍会让一切再次重演。这一生中,除了我的家乡与同胞,就只有阿倩,让我体会到如此灼热的真爱,然而,这份爱并不能抹去我行为卑劣的事实。

堂堂一代霸主,却被自己信任的义弟,还是一个不起眼的窝囊东西夺去女人,这是义兄从未受过的绝顶侮辱。只是,当我闯入麦第奇家总堡,向义兄请罪,得到的却是豪迈大笑。

“哈哈哈,这有什么要紧?女人不过是玩玩而已的东西,我忽必烈到现在为止干过多少女人,自己数也数不清,难道我会为一个赔钱货失去我的义弟吗?既然你喜欢阿倩,她就是我的弟妹,有谁敢闲言半句,我立刻摘下他的人头!”

那一天,义兄用他平素所重视的威信与尊严,去交换他最重视的道义,亦是因为他做出这“没尊严、没威信”的决定,在三十六蛮族中引起轩然大波,令得他统合武炼各蛮族的大计被迫延后了五年。

可是,这些都不是最令我愧疚的地方。那天,义兄虽然笑得无比开怀,但我却在他眼中见到了深沉的伤痛,豪雄霸主亦是有情,义兄一生中虽然有过无数的女人,但痛失所爱的经验却只有这唯一一次。

我终于明白了这一点,但是却已经太迟。义兄在那之后,变得沉郁寡欢,虽然见面时他表现得一切如常,但是我们见面的时间却少了。

“啊啊,王五哥你不用介意啦,只不过是一个没有魅力的失败男人,被另一个帅哥抢了马子而已,这种事武炼每天都在上演,如果我那没用的老哥因为这样就自暴自弃,那堂堂一代武霸也不过只有如此而已了。”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想爱某人,却难免会伤害到某人。这是我们夫妻俩一起做的选择,而我相信,你义兄是个大智大慧的人,你们兄弟会修复这道裂痕的。”

旭烈兀、阿倩都表现出相当明快的态度,我也深信我们兄弟最后能重新像过去那样,然而,世事的残酷点就在于:逝者如流水,一旦已经成为过去的事,就没有机会再弥补什么…

“五哥,不好了,忽必烈在武威的会盟大宴上举事,要三十六蛮族从今之后归入麦第奇家统驭,交出所有兵权,并且当场斩杀不服的族主立威。”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千叶家的情报,不会错的,而且…公公和你的几位兄长…都已经确认遇害了,请节哀。”

阿倩带来的消息,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震惊,尽管我希望自己能够冷静下来,但之后的混乱事态,却把我推到一个不能自主的处境。

父亲与几名兄长的遇害,将本来只是家里闲人的我,推到继承家主的第一顺位。武炼是个重视实力的地方,一直维持低调的我,仍是因为追随义兄所立的功绩,成为年轻一辈所拥戴的对象,纷纷要求我继承家主位,统领风雨飘摇的王字世家。

对于义兄的做法,我不能理解,已经成为三十六蛮族联盟盟主的他,在武炼万众归心,以他的雄才伟略,只要再过数年,他可以把武炼统合成国,根本无须采用这样的激烈手段。

我伤痛于亲人的亡故,但由义兄掌握武炼大权,对武炼同胞只是好事,我不愿意为了私怨而破坏这个理想的诞生,更何况,我不愿在没弄清楚事情真相前,做出错误的决定。

短短数天之内,事态就往疯狂的方向演变,义兄采取的强势作风,是残暴统治的极至,大量的血腥与杀戮,不只是对付抵抗者,也波及到支持他的人,平素的英明霸主,现在完全变成一个只懂得以武服人的暴汉,特别是在他宣布即将要举兵讨伐艾尔铁诺后,我只能确定,不管义兄在想什么,若让他这样下去,武炼在变成理想国之前,就先要化为人间地狱。

“老公,这是我不知道第几百次说你婆妈了,可是有件事我希望你想一想。在武威举事时,只有我们王字世家,他连归降与否都不问,就先杀了公公与你四名兄长,旁人认为他是想要立威,也有人说他是忌惮公公的武功高强,可是我想应该不是这样,至于真正的理由是什么…你我其实都很清楚。”

到最后,我只有照义兄的期望,举兵向他挑战。我并不想打倒他,只是希望能制止他的狂乱行为,把局面稳定,但事态的急遽发展却非我能掌握,一直拒绝联系的义兄,最后是在鹏奋坡上与我们夫妻见面。

“什么都别再说了,看看我终于得到的领悟吧,这才是天地的力量,而阿虎你别无选择,你若选择避战,这里就是你夫妇二人的葬身之地!”

在人生的路上,我始终得不到选择机会。在那一战中,我突破地界,与义兄激战,并且一再提升,与义兄双双进入强天位,然而,这份力量并没有改变既定的结局。

在最后的一刀比拼之后,我以一条手臂的代价,换取了我并不期望得到的胜利。

“…真是令我失望,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为何你还是这样婆妈?放弃可以把敌人一刀毙命的机会,多付出一条手臂,这样要我如何放心把武炼托付给你?”

“可是…义兄你不是我的敌人,我们是兄弟啊…”

“嘿,你这不知所谓的东西,到这一刻我真是不得不相信,冥冥中早有注定,你这睡虎就是我的天敌,要夺尽我拥有的一切…”

“义兄…”

“不过也只有你,才是我愿意将一切交付的人,与你结为兄弟,我忽必烈一生不曾后悔…阿虎,把我的礼物拿去吧,这是我对兄弟的最后道义,希望它以后能够帮到你,别再让阿倩提心吊胆了…”

义兄亡故之后,武炼在我的守护之下,渐渐完成当初的理想。但在这时我才发现到,当没有了共同作梦的人,梦想就没有意义,而我一度拥有的梦…已经在鹏奋坡上被我亲手打破了。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意义何在,可是当我在暹罗遇到了我的师弟兰斯洛,一个虽然不成气候,但却有着某种与义兄近似特质的青年,在那次会面中,一度燃烧于我心中的火焰,好像再度复燃了。

我尽我所能的帮助他,可是我心里到底在期望些什么,就连我自己都不能肯定。

在我能够有所决断之前,艾尔铁诺军攻入自由都市,耶路撒冷的战事爆发。策划这一切的第二集团军元帅周公瑾,他…很强,无论是力量或智慧,他都堪称是一个令人脊椎发冷的可怕强敌,在槿花之乱后,我就察觉到他的注视,隐身在黑暗中,注视着我的一切,他从未放弃过摧毁我的意图。

面对像周公瑾这样的敌人,如果闯入他设计好的战场,被他掌握主动,我的胜算只有五成,这使我不愿去战。更重要的是,身为武炼的保护者,我不可以因为自己的私欲,把同胞卷入战祸,所以我不断地忍耐,坚守我的原则。我知道这样很傻,但如果一个人连原则都能放弃,他还有什么可以被称做灵魂的东西呢?

但是到了最后,我却还是如此懦弱,如此心软,当感应到羲之所面临的生死险难,血肉相连的亲情,让我不能再忍耐下去,全速赶往耶路撒冷。

愤怒、愧疚,不停地冲激着心灵,当我全力把速度催尽,我就有自信救得了羲之,然而,这却会将原有胜算降到四成以下。

每个身经百战的武者在决斗前,都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感觉,我猜想米迦勒和羲之都感觉到了同样的东西,正如此刻,越来越强的死亡感觉,就在告诉我,我与周公瑾这一战的天命。

我不信命数,只相信人可以改变命运。要是我能够早些做出决定,或许就不用面对这样的困境,但…人的个性,决定了各自的命运,因为我不能改变这婆妈懦弱的个性,所以就要面对我不能逃避的结局。

即使我始终是这么懦弱与固执,这却不代表我没有亲情与道义。今天,我要为着我挚爱的亲人与武炼,面对一场我没有丝毫把握获胜的战斗。

死神真的选中我了吗?

我真的…会死在周公瑾手里吗?

…这一切的问题,还是还问于天吧!

※※※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战争对于自由都市的居民来说,并不是一件太陌生的事情,毕竟,体内流着商人血液的他们,当然不会放过发战争财的机会。

紧紧追着战争的气味,自由都市的商人们不仅没有嗅觉钝化,反而还异常地敏锐。每当艾尔铁诺与别国发生战争,他们便以极为谨慎的目光,紧盯着战争变化,伺机买卖因为战祸牵连而欠缺的物资,只要能抢先一步,往往就可以大捞一票。

自由都市联盟,本身并不是一个太过和平的地方,偶尔也会有几个城市因为某些因素而相互开战,但却仅止于大规模械斗的程度,在演变成实际战争之前,就被东方世家、青楼联盟两大体制镇压下来,避免失控的暴乱损及双方利益。

因为这样,自由都市的市民向来深信,战争不过是权力者私下的游戏,藉着战争来清除一些平时不易除掉的障碍,一切的战乱因素都可以被操作。

纯以自由都市的情形来看,这个论点没有错,但是当自身也被牵扯进去,就没有人可以悠哉地倡述战争理论了。

艾尔铁诺的侵略行动,固然激起了自由都市人民的反感,但自始至终,没有人认为周公瑾能够拿下香格里拉。一周之前,香格里拉的某个媒体作了调查,即使艾尔铁诺拿下耶路撒冷,深信香格里拉不会落陷敌手的民众,仍高居百分之八十九点七。

毕竟,两千年前以魔族大军的声势,都无法征服香格里拉,周公瑾再强,攻破耶路撒冷就已是极限,强弩之末,不可能对香格里拉产生威胁。

过于强烈的信念,往往也就是盲点的开端。这是青楼联盟的开宗戒条之一,多年来青楼联盟也凭着这一点操控人心,可惜的是,他们这次却没有从中发现危机。

率领着一大群“不应该存在”的军队,石崇骤然出现在香格里拉城外数十里处,早应该发出警示讯号的情报网,竟然没有半点反应,任他长驱直入,出现在香格里拉目光可及之处,然后才在全没准备的情形下,面临这破城一战。

比起惊惶失措的市民们,香格里拉权力组织的干部,则是连心脏都要无力跳动了。直至此刻,他们才终于联想起,那个数百年来毫无音讯、没人知晓其身份的第三名分家首领,可能就是造成这一切不合理局面的操盘人。

这个理解很正确,无奈实在是晚了不只一步,石崇历经数百年的策划、等待、经营,既然能瘫痪掉青楼联盟的侦查网,自然也早就准备好了开城的方法。

香格里拉戒备森严,好手众多,单纯要打开城门并不容易,但是要破坏就不算太难,当潜伏于城中的死士,在付出一定的牺牲代价后,把城墙炸出一个大洞,石崇所率领的艾尔铁诺军,就由破洞中杀了进去。

“…香格里拉,你真是一位美丽的女郎,经历数百年的等待,终于让我把你牢牢掌握了。”

缓步入城的石崇,以相当轻松闲适的语气,发表了他身为征服者的感想,数百年来的梦想终于成真,即使以他的深沉个性,亦不禁喜形于色。

石崇麾下的高手、第二集团军的高手,依照事先的缜密计划,分别突袭香格里拉城内的重要地点,除了摧毁城内的反抗能力,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夺取组织的情报资料库。

青楼联盟以操控情报起家,如果不能夺取到她的资料库,即使拿下整个香格里拉,也没有意义。

大部分的攻击实战,都由朱炎指挥。石崇一方除了他本人,并没有出动天位武者。

北门天关的战场,石家出动了两名天位武者,台面上的主力看似花天邪,但伤势尚未痊愈的多尔衮,才是把源五郎钉死在北门天关的最大理由。然而,把事情倒过来说,要让源五郎不能离开北门天关,没有多尔衮是不成的,所以香格里拉的战役尽管重要,石崇却没法将他遣调回来。

为了防备可能出现的天位战,公瑾命朱炎率领第二集团军的精锐,协助石崇。一方面,香格里拉之战非得一次成功不可;一方面,公瑾不希望错过观察石崇实力的机会。

奉公瑾之命,暂时与石崇合作的朱炎,即使对这名合作伙伴没有好感,却仍面无表情地执行任务,以他所擅长的火系武学,将扑上来的青楼联盟高手一一击杀。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