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六卷 第四章 武炼决心
设置

第二部 我意天下 第十六卷 第四章 武炼决心(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耶路撒冷

“虽然有点遗憾,不过我想这样是最好的结局。若是你我坚持要斗下去,闹得两败俱伤,对你对我都不是好事。王五元帅,你的绝世神功我很钦佩,今日的战局我愿认输,往后的一年时间,我不会对你或是对武炼挑衅。”

公瑾做事极为明快,既然已经决定收手罢战,除了客套话之外,他更明白立下誓约。

王五的武功太强,如若自己要将其杀灭,恐怕要连同奇雷斯、多尔衮、石崇,合力战他,这才有必胜把握。算算所需要的准备,没有一年时间是做不到的,立下誓约,表明对武炼没有敌意,以王五的个性,自然会同意就此罢手,双方各自休养生息。

交代完应该交代的东西,公瑾掉头就走,预备离开战场。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作,联络石崇、会同朱炎打开耶路撒冷的地下遗迹、面对雷因斯将作出的反应…还有,奇雷斯的武功照说是足以镇压全场,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回来,难道遇上了什么麻烦问题?

“周大元帅,你不是在与我说笑吧?这样就想走了,你以为这是三岁小孩在打架,说走就可以走了吗?”

似曾相识的语句,听在公瑾耳中,分外让他感到讽刺。王五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而他身上散发出的肃杀霸气,更显示他并非在说笑,为了不给对方偷袭的机会,公瑾缓缓地转过身来。

“我不明白王五元帅的意思。你我都是一军之将,肩头各自担负着无数生命的责任,我听说你是个愿意为家乡、同胞付出生命的汉子,难道你要为了争勇斗狠,让武炼卷入征伐战火吗?”

已经悄悄运劲戒备,公瑾仍不放弃交涉。虽然他不像王五那样厌战,可是没有好处、没有七成胜算的硬仗,他绝对不想打。

“周大元帅,你知道承诺是什么东西吗?”

“嗯?”

“所谓的承诺,是两个男子汉在相互信任的情形下立下约定,是因为对彼此的敬重,承诺才有其意义。”

王五道:“一个不守承诺的人,就会不守第二个承诺,我没必要再去相信他说的任何话。”

公瑾闻言心头一震,自己似乎没有把武炼人的单纯个性考虑到,不过,王五对自己撕毁五十招之约的愤怒,属于私怨,这样的怒意能不能用民族大义来压下呢?

“王五兄,我认为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只要能保住武炼的和平,你不觉得该收敛一下自己的怒意吗?”

合情合理的话语,但王五只是摇摇头,道:“我不喜欢斗争,但我也不是傻瓜,在我提出五十招之约时,我已知道你会毁约不顾,可是我仍然愿意去试,因为我希望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也重视和平,也期望你是个有血性、值得敬重的男子汉…但你的行为却令我失望,如今你在我眼中已经不是一个男人,我不会再和你谈什么了。”

“即使我在你眼中已是个不讲信用的卑鄙小人,可是,一场胜算不足四成的仗,你还要打下去吗?王五不该是个这么愚勇的武夫。”

“周公瑾,世上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算着胜算来作战,不过如果你喜欢算,我就用我们武炼兽人的算法,让你听听我的计算…你是个非常小心的人,没有万全计算,绝对不会从黑幕下冒出来。如果你用中都皇城之战的规模来对付我,再加上你的魔族帮手,我只会和陆游一样收场,那么,我该怎么做,才能避免一个不公平的必死战局?在一个有公平胜算,甚至占点小便宜的情形下战你呢?”

王五寒声道:“危机与转机只是一线之隔,今天我由武炼赶来,消耗掉一半的力量,这是我的致命弱点,但也因此诱得你轻敌大意,居然独自一个人来战我,现在我们两个人身上都重伤,力量都只剩一半,算算其他的影响因素,胜负在五五波上下,是最公平的情况,我如果不趁这机会把你干掉,难道要等一年后的某个月黑风高夜,让你带奇雷斯、多尔衮、石崇合力来灭我武炼吗?”

面对严厉的嘲讽,公瑾微微闭上眼睛,没有再答话,因为他终于也明白,事情已非言语可以解决。自己非但算错了王五的实力,也低估了他的智慧与决心,自己竟是听了他的话才惊觉到,要杀自己,再也没有比此刻更好的机会,可笑的是,自己居然一直认为王五迂腐固执,不足为惧。

这次王五由武炼赶来,想必在路上他就已经有了觉悟,把营救王右军当成次要目的,击杀自己当成主要。五十招之约,是王五为了避战所做的最后努力,但是自己并没有发现这个挽救和平的机会,更在不知不觉中,被王五把整个局势都扭转了。

(王五…这男人真是可怕,明明陷身在我设计的战场,却能在我的战局里另辟新局,反把我设计进去…可恶,我没有时间了,如果不能尽早结束这战,石崇他…

…)

也在此时,公瑾心里微微升起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也许自己当真是作错…真是不该用力地踩下这头睡虎的尾巴的…

***********88

“你已经让我明白,不管我怎么退让、怎么容忍,你最后还是会把我的同胞逼得无路可退,所以要保卫武炼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你死在这里。”

斩钉截铁的语气,宣告了事情的无可转圜,却也显示了王五深沉的痛楚。一直以来,他都为着和平而努力,作着各种尝试与付出,他相信所有生物都有追求平和快乐的天性,但不管他怎样做,最后都总是有人令他的努力成空,逼得他不得不以武力来维持和平。

“既然如此,那还废话些什么?你和忽必烈一起上吧。”

公瑾冷淡地发出挑衅,自己也没有傻傻地站在原地挨打,一句话说出后,他也召唤了自己的“搭档”,耀眼的闪电光雷由九天之上轰下。

“周公瑾,你和你的野心一起倒下吧!”

王五狂喝声中,粗硕的右臂似乎发出某种震波,六枚直击下来的光雷竟然都给挡在一丈开外,全数爆炸消灭,没有半枚能够近身。

六枚光雷没有能够阻慢王五动作,他身形一晃,就已经到公瑾身前,左拳重重轰了过去。

公瑾心中正叫不妙,举臂一挡,狂运内力预备承受冲击,哪知道双方一记硬拼后,公瑾固然是被震退,王五却也是踉跄后跌数步。

(怪了,王五的力量怎么锐减了?如果还有刚才的拳力,这一下不只是手臂破裂见血,骨头都会被打折,为何他…)

讶异还没得到答案,公瑾率先攻出一掌,王五反拳挡架,白鹿洞内功对撼弱水劲,彼此身体都是一晃,稍一回气,又是一次拳掌对击。这次的感觉更是清晰,王五不只力量锐减,连回气速度都与自己相若,只剩下四道的弱水劲,充分证明了自己的想法。

“嘿!”

“喝!”

双方同时发劲,把对手震退,强横内力在已伤的腑脏中激荡,公瑾与王五的口鼻都溢出血丝。两人不约而同地把血一抹,在他们再次交手前,七枚光雷以不同角度击向王五,却仍是与之前一样,尚未近身一丈,就被溃散消灭。

(原来如此,这就是王五的战术…)

光炮的攻击再度无功,公瑾见状登时领悟。在之前的攻击中,王五已经悟出了对应战术,这些光雷的威力很强,几枚一起连发过来,任何强天位高手都得全神应付,也就会被旁边的自己趁机攻击重伤,但这规则在王五身上却出现例外。

一身二用,所有的光雷都由“义兄”去全力应付,这些光雷只是徒有能量,没有天心意识迫增杀伤力,同样的,右臂也只要持续发出震波,组成护罩就成;王五则把全副精神都放在敌人身上,全力杀敌。

之前王五与忽必烈的力量合一时,凭着双倍强天位的巨大力量,爆发着无比的速度与杀伤力,用最简单、直接的战法去摧毁敌人。这种恐怖的打法,令公瑾光是想到就觉得脑后发寒,但越是高度集中的战法,越不能受到干扰,如果王五在攻击中被光炮偷袭,那么可能在胜负分晓之前,他就先倒了下去。

为了保险,王五不再把两股力量合并使用,只是用右臂的力量去清除一切干扰,凭自己的实力去战公瑾。双方都是身负重伤,力量都只剩下原本一半,这一战不但公平,而且胜负难料。

(以最原本的实力决胜负,这就是武炼武者的坚持吗?哼,也好…王五,你堂堂正正的挑战,我周公瑾接下了。)

心念一动,公瑾趁着两人对击,再度将距离拉开的机会,猛地飞身翔空,把距离拉得更远,以便使用他的拿手兵器。

“刷”的一声,银龙也似的长鞭,破云、破空而来,向王五卷去,到了近处,更化成汹涌海浪,像是把所有日光吞噬,朝王五覆盖下来。

以天心意识影响环境,公瑾无疑是当前众多强天位武者中,最擅长使用这个技巧的人。然而,刚刚就连米迦勒都能防御下来的攻击,又怎会难倒王五?

微一转念,王五周遭的大气结构发生改变,由公瑾所激起的怒涛消散无踪,还原成十数道银鞭乱影,像是有生命的异物,不住根据王五的动作,变化着攻击的方位与力道。

“好鞭法,周公瑾,你很喜欢打远距离战吗?我就陪你打吧!”

长喝声中,王五做出反击。他没有如公瑾预期的那样鼓动刀气,只是再次扬起了风,刹时间,几股气流迅速升起,挡住了公瑾的鞭击,而一道强风朝公瑾狂飙过去。

(又是风,这次是风?还是刀气?)

公瑾一时间判别不出,而他所顾虑的事很快就成真,那道狂风在迫近身边时,忽然骤转剧烈,变成一道刚猛刀气,若不是他早已有备,这一下就要伤在王五刀下。

“闪过了吗?别高兴得太早,后头还有啊!”

王五又是送了两道强风过来,公瑾的天心意识无法判断哪一道蕴藏着潜劲,只得两道都挥鞭阻截,果然在震散其中一道气流时,感觉到一股敌劲相抵触。

两人你来我往,转眼间就恶斗了十余招。公瑾的千里神鞭,吞吐迅捷,力道雄浑刚猛,本来是远距离战的利器,但却偏偏碰到了王五,这个手上虽然没有兵器,但却堪称是风之王者的刀客。

整个空间的大气流动全被王五意念操控,每一股气流、每一道强风,都化作他的手脚与钢刀,灵敏地攻击敌人,如果说千里神鞭的攻击范围远达数里,那么王五的风之刀,攻击范围只会比这更广更远,令公瑾完全占不到距离上的优势。

而且,虽然公瑾的千里神鞭,威力逐渐地提升,可是王五也使用了鸿翼刀。

“大江东去。”

连续几十招,王五都只使用这式鸿翼刀的起手刀招,平淡无奇的招数,似乎没有多少杀伤力,可是换成以长风之刃来施展,却骤变为无定无相,诡奇难测,虽然反反覆覆都是这一招,但乘着风势变幻,却像长江巨浪,没有一刻是静止相同的。

公瑾几乎给弄得眼花撩乱,只能紧绷每一根神经,从周遭的大气流动,推测王五哪一招是攻,哪一招又是守,至于平常的战斗经验,这时似乎全部派不上用场。

(…单凭大江东去,看来是占不到上风,白鹿洞武学确实有着天下武术正宗的威力…这样打下去不是问题,但这里毕竟是周公瑾的战场,他有没有埋藏别的高手在附近呢?)

考虑到战场外的因素,王五固然担心公瑾一方会有高手出现,公瑾又何尝不顾虑雷因斯一方的援助?像是东方玄龙,战前明明得到讯息,他已经进入耶路撒冷,可是打到现在仍没见到这老头。若是平时,自己不会把这老人放在心上,可是现在只要随便多一个小天位武者,就能影响这场战斗的胜负,他又怎能不急了?

抵天之剑、赤壁故垒,这两式都是武学中近乎不破的防御招式,但也有着共同缺点,就是能守不能攻,在双方都急于尽早了结此战时,他们放弃了使用这两式绝招,全力主攻。

激战像是永不休止般持续着。两个人使用的兵器都是超长范围,刀之狂风、鞭之银龙,在空间里不住乱击,忽焉在空,忽焉在地,每一下交击都形成能源漩涡,也大量消耗两名决斗者的内力。

在体力消耗的同时,伤势也不住在两人身上出现。虽然双方都是采取不让敌人近身的远距离战术,但倾全力攻击的结果,他们的护身力量都相对减弱,只要挨上一记,受创就严重许多,时间一拉长,两个人都是浑身浴血在作战。

公瑾和王五都有一个认知。他们现在的体力都很衰弱,内力也感到接应不上,而天位力量是由自身内力组合天地元气而成,随着内力的大量消耗,他们的天位力量也越来越弱,再这样打下去,两人很快就要衰退到只有小天位出力,那样子的情形,会是怎样?

不能再想,两人只是专心地交手,而战局的激烈,也让他们没有留力的余裕。公瑾感觉得很清楚,王五的攻势凶猛,不仅半放弃了防守,很多时候甚至使用同归于尽的招数,显然是打定主意,即使牺牲生命,也要把自己当场搏杀,如果自己还不能放下羁绊,攻守之间有所窒碍,败亡就是注定的命运。

然而,很多心障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特别是,对公瑾而言,这场决斗并不在他预期之内。原本自信即使战况不利也能弃战离开的他,并没有生死之战的觉悟,不比王五在前来此地的路上就坚定信念,这时虽然极力宁定心神,但却有很多的东西不能放下…

“怎么了?周公瑾,发现你还有很多东西舍不下吗?”

“彼此彼此,难道王五你又能完全放下?武炼没有了你这根擎天柱,从此就完蛋了,在你死后,武炼会被其他强权彻底并吞,把王字世家彻底从世上抹去。”

这本该是王五最顾虑的事,但是被公瑾冷酷地指出后,他却只是淡淡一笑。

“呵,或许吧,万物有生有死,九州大战之前武炼并不存在,未来也必然有灭亡的一天,如果一个国家的存亡,就系于一个人的生死,这个不正常的国家注定会灭亡。”

“哼!你倒是很看得开,一生守护家国的绝世天刀,最后居然变成了一个历史学家?”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一切事理都很透彻。国家的兴亡与否,无关乎一、两个强人的支撑,而是在于人心,当人心背离,再强大的国家也会灭亡。武炼的诞生,是因为兽人同胞不能见容于人类世界,被限于西南一隅;要是将来兽人能在风之大陆上自由生活、居住,武炼自然会灭亡,在那天之前,不管武炼被灭国几次,都会重新站起来。”

一道刚猛的龙形鞭劲,撕裂翻涌的大气之海,重击向王五。王五不做闪避,让这一鞭在腰侧碎肉断骨,却同时也鼓动刀之风,攻势骤转强烈。

左臂一握一扬,鸿翼刀的雄姿英发一式,让周围空间忽然炽热起来,长风吹拂过的地方,飙射出数百道烈火炎劲飞腾,给风中刀劲一催,不受控制地乱舞纵飞。

无迹可循的乱舞攻击,公瑾也难以尽数挡下,鞭浪气海虽然将其中的大部分给扑灭,却仍是给其中数道破阻而出,在公瑾左臂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

“可是你呢?如果没有你,艾尔铁诺还能延续下去吗?如果有一天,艾尔铁诺亡了,还会有人把它继承复兴吗?这个答案你比谁都清楚,周公瑾,人心早已经背离的国家,没有延续下去的可能,你只是一直在骗自己。”

“胡说!以前的艾尔铁诺,没有好的执政者,又有奸佞在朝,所以才会朝纲大乱,国力日衰,但如今旭烈兀已经在位掌政,石崇也被驱逐流放,艾尔铁诺会重新站起来。”

“没有失去过东西的你,当然可以这样说,可是对于曾在苛政下失去亲友的人,那些梦魇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不能弥补。民心如水,在居上位者为政不德的时候,就会变成巨浪,白鹿洞儒学所倡导的,无非就是顺应天理人心,你只有一个人,怎么挡得住这股巨浪?你以为你真能一辈子都逆天行事吗?”

“王五你给我住口!我不会让艾尔铁诺倒下去的,只要有我在,艾尔铁诺不管怎样都会复兴。”

同样的争辩,也曾出现在公瑾与王右军之间,当时言语激辩失利的公瑾,用绝对力量压得王右军还不出口来,获得完全胜利,可是对上王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不管攻击的鞭势怎样猛烈,王五仍是有攻有守,以实际的武力捍卫本身信念,并且对公瑾的信念发出质疑。

“如果武炼在我死后灭亡,我确实有着遗憾,但即使我与你一起在这里倒下,我的朋友、我的弟兄、我的亲人,会继续把梦想延续,会继续代替我守护武炼…你所说的情形,我王五可以保证不会出现。”

六枚光雷由不同角度旋转击来,王五看也不看,全然信任自己右臂的防御气罩,自身专注于与公瑾之间的防守,振臂招来一道强风,斜斜卸开公瑾的龙形鞭劲,顺风反击过去。

“可是,这件事你周公瑾不会明白。你与陆游一样,一生都只是*自己力量在独撑大局,你不曾与同伴分担梦想,也不会与同伴共同为梦想而努力,因为你没有办法信任自己以外的人,只能单方面对你的部属和机械下命令。为什么?如果你守护艾尔铁诺的理想对得起天地良心,为什么你会怕没有人跟随你?其实你根本就心里有数,你自己就像艾尔铁诺一样,已经众叛亲离,没有挽回余地了。”

在公瑾过去所面对的指控中,再没有比这更严苛的一次了,特别是,这次发出指控的人,公瑾并无法像过去一样,用单纯的力量将之压倒,而王五的存在,仿佛就与天命结合,稳屹不摇地压迫过来,明确地告诉公瑾,他是个逆天命时势而行的人。

(难道…这场战斗的天命流向,真的在王五身上?天命注定,艾尔铁诺的气数已定?)

这个念头在公瑾心中一闪即逝,没有动摇他所坚持的信念,可是,当看到王五在自己与轨道光炮的凌厉夹击下,依然有攻有守,与寄托于他右臂的灵魂并肩作战,合作无间,那一刻,公瑾忽然有一种微微的欣羡感觉。

这时,公瑾就已明白,不管这场战斗的最终胜负如何,在某个角度上,自己已经彻底地惨败,而且是早就已经败了…

※※※

天位战的决斗,双方信念是一个很大的决胜因素。坚强的信念,可以加倍提升天心意识的爆发效果,甚至逆转战局,赢过比自己更强的敌人,缔造奇迹。

公瑾与王五激斗良久,在浑身浴血的苦战中,两人竭尽所能,寻找对方每一丝可能存在的内在、外在破绽。如果在找到这丝缺口前,贸然以猛招全力进攻,那么不但不能克敌制胜,反而容易在全力一击、自身防御降至低点时,被敌人反击,一招毙命。

由于彼此实力相当,又都是心志坚强之人,可能再拼上两天,也未必能找到足以影响战局胜负的缺口,所以他们不得不主动出击,试图为对手制造破绽,而在一轮交锋后,王五终于看见了公瑾的动摇。

心志的动摇,就出现在施展的招数上,如果不能把握这丝破绽,战斗就要日以继夜地持续下去,王五猛吸一口气,左臂忽然变得粗状雄健,血管筋络如同树根般盘错浮凸,饱涨灌满了天位力量。

(王五急着想要分胜负…这么猛的一击,耗力极大,王五未必还能保有强天位力量,他想孤注一掷吗?)

高度的能量汇集,引起了公瑾的警觉,但是在他有所对应之前,王五就已经扬臂发招。

“周公瑾,卷起千堆雪。”

过去对鸿翼刀搜集的资料,在公瑾的印象中,这该是一招与“大江东去”类似,攻守兼备,威力却不算强大的刀招,可是在王五手中,就连这最基本的一招都起了变化。

王五的手臂像是在使着太极劲,又像是弹弄大竖琴,一拉一放之间,大气随之流动,强风也就跟着出现。这次的狂风,不是像先前水平吹拂、弯折变化,而是在原地打转数圈,很快就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风。

没等公瑾表示他的惊讶,王五双臂一推,龙卷风就狂噬过去。这全力一击所造成的内力耗损,让王五的天位力量弱了一个层次,但推出去的龙卷风高速转动,漏斗形的风尾拖卷着地面,吸收着地上的泥沙木石,不住壮大本身威力,转眼间就扩增成一道直径数十尺的巨大龙卷风。

(如果可以用卸劲来躲避,就能保存元气,压倒王五,可是这么大的龙卷风,卸得了吗?)

旋风之中,飙转着鸿翼刀的锋锐刀劲,像涡轮般越转越急,威力也逐次往上提升,公瑾在空中连退了数尺,却觉得这道龙卷风仿佛笼罩整个空间,刀劲像是漫空洒出的细雪,翻涌迫近,越是后退,公瑾越是觉得自己无处可躲。

(不可能卸掉这么大的龙卷风,只能用硬拼来解决,但这样一来,连我也无法维持强天位出力了…)

躲不下去,只有用力量强行破开,公瑾催运护身气劲,抵御激烈斩击的刀劲,主动往龙卷风冲去,同时也施展断绝自身六感的道术,不被龙卷风的高速旋转影响,在侵入龙卷风中心风眼时,乱鞭狂轰出去,数百道沉重鞭劲由内部将整个龙卷风撕扯碎裂,消散无踪。

巨大的龙卷风烟消云散,天光云影回复正常,朗朗日光骤洒下来,公瑾觉得眼前一亮,立刻惊察到不对,日光炽烈得异乎寻常,内中蕴含的压迫感更是不对。

(不好,刚才被龙卷风阻隔,什么都感应不到,王五在这段时间里做了什么?)

公瑾的乱鞭护住周身,睁眼一看,只见天上的云影有了改变,本来定位住云海的八枚烈阳火球,呼应王五的召唤,由天上像陨石般落下,往他身边集射过去,几圈高速旋绕后,八枚烈阳火球排成一线,鲜红色的炽烈火焰,像是岩浆喷发般翻涌喷吐,燃亮了大半天空。

(王五,这招真是毒辣…)

卷起千堆雪,在王五手中既是攻招,也是扰人注意的烟雾。烈焰刀的修为,王五不如多尔衮精纯,仓促间要运使八阳,集气时间会成为最大破绽,是以王五用龙卷风阻断公瑾对外界的感应,在那短暂时间内,将八枚烈阳火球归并,预备做出最后一击。

彼此的**都已伤疲不堪,能流的血几乎都已流出体外,护身气劲也衰弱至小天位出力,如果被八阳烈焰刀正面砍中,公瑾肯定是当场化灰惨死,但事情真能那么顺利吗?

“嘿,王五,你这疯子,你自己同样只剩下小天位力量,你真以为可以驾驭得了八阳境界?”

公瑾的冷笑并非无因,八枚烈阳火球同时运转的八阳境界,是干阳大日心法配合强天位力量催运的结果,王五如今只剩下小天位出力,怎能驾驭这八枚疯马般的烈阳火球?

越是威猛的阳刚武学,失控崩解时的反噬也就越强,事实上,两人都看得很清楚,烈阳刀一组成,其中的两枚烈阳火球立刻崩解消灭,王五运劲的虎口随之破裂出血,只不过立即给高温蒸发,并不明显而已。

“八阳境界确实不是目前的我所能驾驭,但只要它能把你一击毙命就已足够。”

王五身上不住冒出大汗,却又随即蒸发殆尽。他并不是喜欢多话,而是烈阳刀委实太过刚猛,他要将气血波动与之调匀合一,才能挥刀出击。

“你撑不到那时候的,只怕连你自己也在担心,这一刀挥出去,还没斩到人,你自己就先变成一堆灰烬了。”

公瑾尝试着抢近过去,想打断敌人的聚气,但王五一面凝缩烈阳焰球的火劲,一面却把不能控制的炎劲,转化成“雄姿英发”一式乱射出去,顿时方圆数十尺的空间,布满了交错乱射的烈火刀劲,公瑾的乱鞭云海虽能阻挡,却是抢不过去。

“我和你不同。除了我自己之外,我义兄也与我共握着这柄烈阳刀,当我们兄弟两人联手,我就有信心能够驾驭它,斩下一切敌人。”

王五喝道:“义兄,请你再次与我并肩作战,强虏灰飞烟灭,去!”

自从鹏奋坡一战后,鸿翼刀第八式就成了王五的伤心回忆,因此他选择将之封印,在这拼命的最后一刻,他选择攻击性最强的第六式“强虏灰飞烟灭”,放弃了威力随心境而变化的第八式。

虽然有着细微的缺憾,但却已经足够,在强虏灰飞烟灭的推动下,六枚烈阳火球炽盛放光吐焰,化作了一头飞腾的火凤凰,由上而下地向公瑾扑击过去。

刀势还未击到,公瑾已经觉得自己的鞭子承受极大压力,不但鞭势溃散,鞭梢甚至抵御不住那股高温,开始着火燃烧,而自己呼吸困难,内息竟然有些提运不上,还没与烈焰刀交锋,就已经败象毕露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