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三集 第五章 人小鬼大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三集 第五章 人小鬼大(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香格里拉

在魔屋中养伤,枫儿着实挂念身在地下奋斗的亲友,当她们在恶劣环境下奋战时,自己却在这边一个人悠悠闲闲,这真是不可原谅的过错,偏偏身体一时间仍然无法复原。

这时候的枫儿,并不晓得有雪等人正在地下面临战斗,只是直觉地感到一阵不安,而这近乎直觉的不祥感,已困扰了她数日,尤其是在侍女们掩齿窃笑时,这感觉更是强烈,只不过她今天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开门见山,直接询问那位女士,得到的连串回应,是口口声声说着没有问题。话虽如此,枫儿却觉得她有些话没有说出来。担心事关重大,加上疑惑的感觉,她便很直接地逼问了。

“其实呢…这只是一个意外效果啦!当初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也是好事一件,因为我们现在连那个男人的情感层面都搞定了,这难道不是一种收获吗?”

从枫儿的问题看起来,这位义姊的回答无疑是顾左右而言他,进入魔屋至今,这位女主人给人的感觉虽然神秘莫测,隐藏着无数的秘密,但说话时从来没有像这样吞吞吐吐,结果更令枫儿觉得不安。

出于武者的第六感,一种像是被冰冷爬虫类爬过肌肤的不快感觉,让她们坚持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个…这个…虽然不是很好启齿,不过每个演艺人员都会遇到这种事的,其实呢…石崇是冷梦雪的疯狂歌迷。”

“什、什么?”

由于那位女士的最后一句话,是在嗫嚅良久后,忽然像一串溜丸子似的快速说出,枫儿的惊呼声就显得很错愕,但已经累积足够职业经验的她,却马上听懂了这句话,略微一惊后,迅速地回问。

“有多疯狂?”

“嗯…热爱,非常热爱,几乎是到迷恋程度的那种病态爱。”

“这么说,他以前和曹寿一起来听歌,在台下色眯眯地看我,是…”

“喔,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的小梦雪这么冷艳动人,除了那些被魔法歌洗脑付钱的家伙,台下其余的男人,哪个不是色眯眯地看着你?这是美丽女人的独享专利,不要大惊小怪嘛!”

如果被一苹恶心的蛞蝓爬在肌肤上却没有大惊小怪,那个人也就不是女人了。枫儿更想了起来,当时曾多次被安排秘密与曹寿晚餐,石崇作陪,理由是为了雷因斯搜集艾尔铁诺的情报,不过现在想来…

“以前每次秘密晚餐,你收了多少?”

想起来还真是不愉快的经验,毕竟,蒙着面纱共进晚餐,桌子特别拉长距离,用餐时又遮遮掩掩的,每次都吃得想反胃。

“我没有收多少啊!他们送你的贵重礼物、珠宝首饰,我替你变卖折现后,不是都给你了吗?”

“那些是我知道的,还有我不知道的呢?每一次安排的过程,中间人应该有抽成吧?”

“嗯…四千…不,是五千金币。”

非同凡响的金额,让枫儿无言地瞪大了眼睛,但却立即摇头,否决道:“不可能,以你的手段,最起码也是七千金币。”

“为、为何你会知道?”

能让那位女士表现得这般惊愕,或许也足以自傲了,但枫儿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因为在持续的追问下,她才知道原来塑造明星是这么好赚的一门生意。

“这么说,除了我的签名画卷、用过的手巾、帽子、杯子…你连我睡过的枕头和被子也都拿去卖了?”

对照起这一边紧握着拳头、强忍住怒气的冰冷表情,床帘那一边传来的声响,让人只能联想到生物在极度恐惧下发出的颤抖。

“你!枉费我那么相信你,把你当姊姊一样看待…”

“哎呀!女侠饶命啊!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老鸨,什么都不知道的啊!”

纵然心里气得要命,但过去毕竟深受青楼联盟的大恩与照顾,明明知道对方的恐惧是伪装出来的,枫儿却怎么也无法疾言厉色。

“…算了,就这样吧,只要能够有利任务进行,我没有意见,不过我想知道,除了我的晚礼服之外,你们有没有把我的内…内…”

“内衣是一个女人的贴身秘密,我们也是女人,女人是绝对不会出卖女人的。”

“…那还好。”

“不过石崇曾经特别下订单,订了一个等身大比例的冷梦雪抱枕,这东西算不上是贴身物品,也没有肖像权,我们重金卖给他,海噱了他一票,你应该不会有过度反应吧?”

不会才怪,尽管她向来自认是个够坚强的女人,但是近五年来,这是枫儿第一次有想要翻白眼晕过去的感觉。

“想开一点嘛,反正你如今身在这里,石崇那个老色鬼就算再怎么好色,也不可能动到你一根毛啊!”

人的忍耐确实是有其限度,当这一句说完,得到的回应就是一个枕头重重掷出,正中面门,把人给打下椅子。

身在魔屋之中,枫儿干涉不了香格里拉里头正在发生的事,只能尽力祈祷,泉樱千万平安无事,不然…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兰斯洛交代了。

※※※

枫儿的担心,现在正逐渐上演成事实。泉樱确实为着眼前的情形感到焦头烂额,首先是眼前的那个箱子,经过短暂的考虑,她从箱子中随手抽出几份宗卷,放入怀中,然后起手一掌,运起天位力量,把整个箱子连带里头文件毁得干干净净,不留分毫。

“源五郎师兄,你应该要感谢我的…”

泉樱喃喃说着,但她自己也知道已晚了一步,如果真的要向源五郎邀功,那么至少就不能让妮儿看到这箱子里的东西,可是,最不该看的人已经看到了,而且反应还大到当场晕厥过去,看来日后相逢时,源五郎师兄有得头痛了。

“妮儿,妮儿醒醒…”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人给弄醒比较重要,但是泉樱连续唤了几声后,面色微变,发现妮儿晕倒并非是单纯受到惊吓的反应,至于理由是什么,目前根本无法判断。

“麻烦一波接着一波啊…”

泉樱真的是只能苦笑了。她向来被公认为颇富军政之才,但开始接手雷因斯的操盘工作后,她确实体会到过去源五郎和小草的辛苦,这群整天出纰漏的家伙,需要的不是一个军师,而是一个万能的天才保母,随时应变与处理各种层出不穷的意外状况。

单就一个主将的立场来说,己方能够常常发挥出意料之外的潜力,那是一件不值得高兴的喜事。因为惊喜总是伴随着惊吓而来,幸运不是每一次都会出现的,就好像妮儿今晚的突然暴强,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昏过去,如果这两件事调换一下顺序,自己此刻肯定痛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雪太郎怎么办呢?”

棘手事物一件跟着一件,泉樱到这时才有空想起,有雪不知道被关在这里的哪一处,眼下所见一片兵荒马乱,石崇又随时会出现,实在不是去寻找他的好机会。

(没办法,只好先放着不管了,但愿他吉人天相,好在他一向都是洪福齐天那一型的…)

假如泉樱知道有雪正和敌人联手,与另一个敌人大战,那么所采取的措施便会不同,但目前她只是确信,一个连八歧大蛇都伤他不得的福星,在这里多撑上一天应该不成问题的,况且说不定有雪早已趁乱逃回去了呢!

有了取舍,就好办事,泉樱撼着妮儿飞上天空,绕了几圈假动作后,回到了所住的行馆。一落地,问明白有雪尚未前来会合,心里平添一层担忧,但也不多话,问了海稼轩目前的所在,急急忙忙朝他那边走去。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