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三集 第七章 情暖冤家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三集 第七章 情暖冤家(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联盟?香格里拉

当市长官邸的一场剧斗打得如火如荼,最后以这样的形式收场时,身在行馆中的妮儿等人,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

“真是不甘心,被那个蜥蜴女抢光了风采,有机会痛扁石崇,这种机会我也想要啊!”

“痛扁了石崇,却拿不到通天炮,你们是不是有点忘记本来的目的了?再说这机会给你也没用,一个武功全失的废人,到石崇面前又能做什么?谦虚点闭上嘴吧!”

“唷,看看是谁在这里胡吹大气,原来是身高矮矮的海稼轩海大侠,个头虽小,口气倒是不小…你这个死小孩,自己还不是一样武功全失,哪里有资格嘲笑我?告诉你,就算我们两个都失去武功,我的力气还是比你大得多,一样可以把你欺负得死死的。”

“彼你娘之的,力气大有什么用?难道你以为石崇会把你传唤进府,表演大力气举重吗?”

一轮对话充满火爆意味,如果不是因为两人最后尚有自制力地把头别开,说不定就要打起来了。

在泉樱离开后,侍女团则像洪水一样涌了进来,诉苦不绝,妮儿虽然想再对外称病一天,但侍女团的齐声反对,却让她改变了主意。

“嗯,再让歌迷一直等下去,太对不起他们了,我自己也是歌迷出身,非常了解那种感觉的…这样吧!帮我更衣,今天由我亲自上场。”

听到这个要求,侍女团不禁有些面面相觑,但看妮儿这么兴致勃勃,也没有理由拒绝,就以专业速度开始帮她更衣上妆。

“等一下的记者会,妮儿小姐知道该怎么回答吗?”

“不用担心,我以前也当过艺人,和那个没经验的蜥蜴女不一样,再说有什么比较难的问题,你们直接传纸条给我,或是用老样子的悄悄话,那就行了。”

艺人的换装甚是繁琐,要抹药改变发色,也要同时做好发型,一层一层地换上华服长裙,身上还另外喷抹独特薰香。妮儿只着一件贴身的单薄亵衣,尽显少女窈窕的青春曲线,任十多名侍女忙而不乱地快速进行工作,口中还顺便处理问题。

“安全起见,等一下不要让太多人进场…不,或许让多一点人进场,混乱的情形反而对我们有利。”

“妮儿小姐请放心,一般记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石崇那边…”

“石头那边自然有蜥蜴去对付,反正他忙得没法出现,我们就趁机会把事情搞定,一举两得。”

“妮儿小姐…之前一直都没发现,原来你那看起来很贫乏的胸部,脱掉衣服之后还满有料的嘛!这算是发育有成?还是发育太晚?”

在侍女团的大小重点提问声中,这一个问题显得格外刺耳,妮儿先是一呆,跟着就发现原来之前的清场并没有做完全,海稼轩斜斜地倚*在门口,发出冷淡的嘲笑。

察觉到这一点的侍女团似乎想要告罪,但妮儿的反应却直接得多。

不论何时都维持着典雅的微笑,这是天香苑教导的典范,只不过看在侍女团眼中,浑不在意自己几乎半裸的香躯,大剌剌地站起来,笑着朝海稼轩走去的妮儿,那抹微笑却不见温柔,反而像是隐藏着杀气。

“你…呃!”

“轰!”

力气大与力气小的胜负,一瞬间就分出来了,海稼轩虽然以神妙步法闪避,但却吃了步子太小的亏,还没能够移位,就中了妮儿横扫过来的一脚,被踢得飞出去。

“别以为样子变成小鬼我就不敢打你,告诉你,欺善怕恶是女人的特权,下次再得罪我,你就死定了。”

“…普、普通的小鬼早就死了。”

侍女团的窃窃私语,正代表着她们的惊叹与敬畏,尤其是看到海稼轩身后的那半堵墙壁,随着他一起倒飞出去,能够只是快快乐乐当观众,不必实际亲身参与的她们,更是由衷地谢天谢地。

整个准备工作很快地完成,当成果展现出来,侍女团都觉得非常满意。假如是枫儿在此,或者是由石崇这等狂热歌迷来看,或许会觉得有些不对,不过普通人乍看之下应该是分不出差别的。

“装扮上是堪称完美了,可是…体型上好像小了一号。”

“只有将就了,希望人们看不出来吧!比起体型…动作才是大问题呢!”

侍女群的担心并非无因。连她们也没有想到的是,当妮儿换好衣服、上好妆,一看镜子之后,整个人先是呆滞,跟着就显得相当“斗志高昂”、“情绪亢奋”,摆明是第一次做偶像扮演的兴奋过头。

“冲啊!我们上阵去吧!”

当妮儿这样下令,侍女群虽然感到不安,但也没得阻拦,顶多只能要求“梦雪小姐”稍稍冷静,至少别太过两眼通红,不然给误认为雪特人,那就糟糕了。至于梦雪小姐平时行走仪态优雅,从不会做出提起裙摆走路的粗鲁事,这些已经没时间多管了。

代替泉樱上阵的妮儿,虽然略嫌活泼与多话,但大体上应对仍算得体,对着底下一众疾笔奋书的记者侃侃而谈,简单交代了离开香格里拉后,半年多来的主要行程与见闻,同时也正式确认,在十五天后于香格里拉举行演唱会。

简短交代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当话题扯开,问到一些较为生活化的琐事,妮儿的回答就很独特而率性。

“喜欢吃的东西啊…卤蛋很好,螃蟹也不错,不一定要贵的才好,好吃就行了,而且,我也很喜欢吃青菜,从来不挑食,每餐都要三碗饭,甜点另外算…”

“关于男人吗?我没有打算那么早结婚,可是我比较喜欢高大威武、个性爽朗热血的男子汉,什么?猛男吗?不是啦,呵呵…不过勉强也算吧!但最近也开始欣赏温文儒雅有气质的男人,反正我说过,我的口味很广,不挑食的,哈哈哈…”

每回答一个问题,侍女群的心就往下沉一层,到后来不是泪眼汪汪,就是欲哭无泪,纸条如雪片般传递过去,哀求妮儿小姐早点下台,别再折磨她们虚弱的心脏了。

也正因为忙乱,她们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到有一个人影在后台悄悄出现,无声无息,偷偷一动手,就是一名侍女倒了下去。

台前的妮儿仍处于亢奋状态,不料却碰上了麻烦。本来只要单纯接受偷偷传来的纸条或传声,就可以回答的问题,却因为一件由市长亲信所透漏的秘辛,而增添了许多的波澜。人们开始追问,有关私生子的传闻是真是假?

“听说您这趟离开风之大陆,有在海外进行医疗手术,是真的在…”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污辱人了,妮儿甚至想大声吼回去“难道我这么细的腰看起来像是生过孩子吗”,不过,碍于要捍卫偶像的形象,她只能照着传来的纸条回答。

“嗯…我想各位听到的,都是不实的传闻,海外的医疗技术很进步,我也受惠良多,但并不是各位所听到的那个样子。”

“那么可否请问您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手术呢?”

“嗯,我是歌手,我所做的手术,自然是有关唱歌的了,有个专业名称,换做我们的语言就是…嗯,阉、阉割?”

一直苦等纸条不到,妮儿有点支支吾吾,好不容易等到了纸条,妮儿的眼睛险些凸了出来,失声叫了起来,待得满室一片哗然,这才惊觉不妙,急中生智,连忙补过。

“我的意思是…嗯,我其实是说,割…割双眼皮的手术。”

这句话实在转得太硬,无法让人信服。

“为什么割双眼皮就会对声音有帮助呢?梦雪小姐。”

“因为…因为这个…哈哈哈,这个就是所谓异大陆的魔法,为什么割双眼皮就会对声音有帮助,那你得要去问别块大陆的人啊!”

“死无对证”一向是堪称完美的最佳回答,不管碰上什么问题,“异大陆”一词本身就是难以查证的障壁,虽然妮儿的回答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很难笑的笑话,可是人们也将信将疑,被迫中止这个话题。

勉强把窘境应付过去,妮儿隐约从布幕的空隙中,见到海稼轩把昏迷侍女一一拖走的身影,这才知道那张荒唐纸条的由来,心下大恨,只想要冲进去,把这个害自己出丑的臭小鬼给抽筋剥皮,无奈却找不到离开的好理由。

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或是不幸,老天似乎听见了妮儿的祈求,就在她暗自握拳,面上仍然挂着微笑,拳头却已经握到青筋暴露的时候,上头忽然传来轰然声响,有某样东西撞穿了屋顶,笔直掉落下来。

“搞什么鬼?陨石吗?”

假如真是陨石,那么这里就要伤亡惨重了。幸好,撞击的力量与程度比陨石小得多,虽然瞬间将屋子弄得半毁,瓦坠木落,人群尖叫走避,但是看情形,倒不至于出现什么伤亡,只是虚惊一场。

然而,当妮儿以好奇的心情,确认了坠下来的东西,她确实也被吓了一跳。

“怎么…是你们?”

※※※

当泉樱难掩不安地回到行馆,见到侍女群严格把守住各处出口,本来是接待大厅的位置几乎整个塌陷,心里头就知道不妙了。

来不及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抢进屋子里去,才刚踏进去,就听见里头很明显的吵闹声。

“发生什么事了?”

“一言以蔽之,今天在香格里拉上空飞来飞去的人实在太多了,因为空中交通过于频繁,所以就容易出飞安意外。”

戴着一顶鸭舌帽,斜斜*在门边,冷淡回答泉樱问题的,自然是海稼轩了。

“…原来如此,所谓的飞安意外,也包括了不明坠落物体是吗?”

“就是这么一回事,为了纪念今天的特别性,应该将之订为‘香格里拉飞行日’。”

“横竖没有假可以放,什么特殊纪念日倒是都无所谓,不过师兄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

黑眼圈的形成,实在是无妄之灾,当妮儿处于暴怒状态,海稼轩想要上前说两句话时,妮儿突然转过头来,撂下一句“我记起来了,你也有份”,然后也不管目标是否人小力弱,一拳正中左眼。

“…我不想解释,反正,等我武功回复,这个没礼貌的丫头就有好戏可以看了。”

造成海稼轩被波及的骚动,现在正激烈上演中,而骚动的源头,是刚刚破屋而降的雪特人。有雪能够逃脱石崇的掌握,平安归来,这本来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无奈他身边还多了一位昏迷过去的客人。

这个客人的特别处,就是外表看来不但伤势沉重,失血颇多,而且更糟糕的是,她的右半身从右手掌开始,慢慢地呈现石化状态。这种情形如果不是碰上魔法师,就是碰上石字世家的高手,依照香格里拉的情势来推判,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居高。

妮儿与郝可莲有多次敌对的经验,这时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双方敌对的情势壁垒分明,她的主帅周公瑾更是雷因斯死敌,仇人见面,哪有手下留情的道理?只不过因为敌人昏迷不醒,趁这时候下手说不过去,所以妮儿命令侍女们取水来,要把人弄醒,再一掌让她死而无怨。

侍女们应命去取水,但有雪则开始阻拦,先是说应该扣留她当作人质,跟着又说留下她性命,慢慢逼问情报,这才是对雷因斯最有利的做法。

妮儿不是没有考虑过,但郝可莲本身的危险性,还有过往累积的宿怨,不当场毙掉她就已经很不痛快了,更何况要设法医治她的石化与重伤?

反覆考虑了一下,最后妮儿还是宁愿现在就把这大祸害给清除,不用留到未来增添遗憾。而有雪劝说的积极态度,则让她慢慢由狐疑变成肯定,最后更勃然大怒地发起脾气。

“…反正,我这都是为了雷因斯着想,你如果硬要在这时候动手,就是枉顾国家利益,是历史的罪人!是人类与民族的罪人!”

“放你的狗屁,你什么时候学会陆老儿那一套,用人类和历史来当大帽子了?告诉你,那一套过时了,而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根本就是被那个妖女给迷得神魂颠倒,所以才在这里胡说八道。”

本来就不可能隐瞒多久的事,理所当然地被拆穿了,不过争吵的温度却并未稍减,反而越来越趋白热化。

“贪污也就算了…不,贪污就已经够不可饶恕了,你现在还想袒护她,这根本就是叛国的行为。醒醒吧!这女人冷血毒辣,反覆无常,有什么好?”

“有什么不好?人家长得美丽,胸部又比你的大,你这算是忌妒吗?”

被有雪这一下顶撞,妮儿先看了一下郝可莲缓缓起伏的高耸胸口,再看看自己,跟着就大怒道:“你大有什么好?你大淫荡,而且我的也发育健全啊!就连那个刚刚变成小鬼的色狼海稼轩,都抵抗不住诱惑来当偷窥**,不信你问他?”

本来想苦笑着劝解说“你们好像越说越离题,停止争吵吧”的泉樱,闻言双目圆睁,瞪向海稼轩,后者则是一脸惊惶,连忙摇手道:“不、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这边余波荡漾,那边处于争吵中心的两个人,则是仍然鼓躁不休。妮儿质问起有雪,当日也是在自由都市,他曾经亲眼目睹这女人的辣手,而他现在的做法,以后要怎么向枫儿交代?

“总之,你不能忘记自己的立场与身分。迷恋上女人,就变得像公狗一样,这种男人最下流了!”

一番话妮儿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但同样是坚定立场的有雪,也表现出绝不退让的激烈态度,表示再怎么说那又不是自己的妹妹,默哀三分钟就算了,没必要被困锁一辈子,而且…

“…别把我说得好像罪大恶极一样,我高兴当公狗你管得着吗?再说当公狗的又不只我一个,你哥哥还不是一样为了泡妞就把过去的旧帐给抛开了,他是老大,他下流就可以,我有样学样就不行?你们兄妹两个才真的是狼狈为奸!”

口不择言的雪特人,产生的伤害效果相当惊人,而且还重重地波及旁观者,泉樱跨前一步,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却轻轻一掌拍在门柱上,叹了一口气,双肩一垂,掉头离开了。

假如妮儿这时候有任何的表示,不管是什么,都会令泉樱感到相当地难堪吧?然而,妮儿就好像被气昏了一样,对有雪的这句话充耳不闻,往前跨一步,一举手就把他给拎了起来。

“好啊,你这个死男人,以为有一点小成就,就可以得意忘形了吗?告诉你,别以为自己了不起,要不是看在还有一点情分上,我现在一掌就毙了你。”

“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啊?难道我会怕你这个死平胸恐龙女吗?你别忘了,我怎么说也是个宰相,你不帮我,我就投*到石崇那边去,漏光你们的机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