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七集 第六章 劲爆A计划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七集 第六章 劲爆A计划(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冷梦雪的演唱会,出现了意外的变局,本来应该只有短短一刻钟的休息时间,竟然意外延长,这点令会场内外的无数群众感到不满,高声鼓噪。

工作人员对外交代,是因为舞台设备出了一点小差错,正在紧急修复当中,但真正的问题却是发生在后台,那里的混乱情形比舞台外更糟糕,当泉樱把石崇临去时的说话转告,整个工作团体就像是一锅煮沸的热水,轰然崩开了。

“怎、怎么可以做这种事?他知不知道香格里拉的重要性啊?”

“居然妄想破坏香格里拉,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接掌当家主的位置。”

“会不会是搞错了?石崇怎么会这么胆大包天?这会不会只是他的恐吓呢?我们不应该乱了阵脚的。”

各式各样的意见,急速涌到泉樱的耳边,刚开始她甚至觉得有些诧异,因为这些平日都似木偶般只懂得说“是”的青楼人员,好像一下子得到了灵魂,变得七嘴八舌起来。

如果是其他情形,泉樱就会觉得很开心,因为集思广益,怎样都比一个人闭门造车来得妥善,但却绝不是现在,当局面已经迫在眉睫,需要的是立即行动,而不是一再的质疑与讨论。

有为数甚多的青楼人员认为,香格里拉是千叶家在风之大陆上经营数千年的基业之所,几乎可以被视为圣地的地方,过去历史上就算千叶家的几名当家主发生权力斗争,也都小心地避开这座圣城,怎么可能有人大胆到想要故意损毁此地?更何况石崇如今已经得到香格里拉大权,没有必要做出这等鬼祟行为。

这个疑虑泉樱也有,但石崇临去时的表情与语气,让她觉得这男人是认真的,不管怎么说,为了安全起见,做起码的疏散是必要的。

“那我们马上把这个讯息传遍全城,叫他们各自逃命吧!”

“不行!这样会引发大骚动,还没逃离就死伤无数。”

日本陆沉时,泉樱有过很丰富的处理经验,深知像香格里拉这样的大都市,出入口全*东西南北四个城门,不比昆仑山岩浆爆发时四面是旷野,逃跑容易,如果撤退的程序不妥当,引起大骚动,全部堵在城门口出不去,能够逃掉的人绝对十成中到不了一成。

“所以,泉樱小姐的意思,是要我们协助疏散香格里拉的群众,有秩序、不混乱地离开香格里拉是吗?”

“是的,为了避免遗憾的场面发生,我觉得这是最妥善的做法。”

“这…这怎么可能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泉樱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也知道青楼人员为何发出惨叫的理由,正因为她很明白这些,所以她的微笑才这么苦涩。

这个演唱会场是有足够的疏散通道,事前也做过规划,如果发生了什么问题,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妥善疏散会场内的十余万人,可是现在谈的不是如何疏散演唱会场的群众,而是疏散香格里拉城内的数千万居民。

事前没有任何的准备,现在也不是白天,更何况此刻城内各处正举办着盛大的庆典,群众狂热气氛闹到巅峰,多数人的意识甚至随着酒精而昏沉,不管说什么东西他们都听不进去,更何况要他们有条有理地疏散。

(真是最糟糕的时间点,石崇是故意挑选今天的…可是,他的目的何在?就只是为了打击我们?还是一开始就有意要抹杀香格里拉城内这数千万生命?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泉樱摇摇脑袋,把疑惑给挥别出去,现在该是实际思索如何做事的时候,不是思考原因的时候。特别是,当这世上有些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杀人,或是单纯以屠杀为乐时,思索杀人动机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

“…我觉得,如果石崇的威胁属实,现在说要撤离全城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还是务实一点,我们全体人员先做撤退吧,反正不可能的事情做了也没意义,与其要救人,先替他们预备好棺材还实际一点。”

在众多声音中,这个并不算大声的意见,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这意见无疑就是许多人的心声,但就在这意见即将迅速获得共鸣之前,发言人已经被一把扯住衣领。

“你是青楼联盟的人,大概没有去过日本吧?所以…你应该也没有看过日本陆沉的时候,那些在岩浆前面奔跑、哭叫,最后还是被火焰给吞没进去的人们,不会听见那种即使事情过去几个月,仍然会在耳朵边响起的求救声音吧?”

正确答案当然是没有的,但是近距离面对着那双燃着愤怒火焰的炯炯双瞳,却没有人胆敢说出那个“正确答案”来。

“我曾经看过。那时候,即使有人被岩浆淹没、被大地裂缝吞噬下去,他们还是在自己遇难的那一刻,把旁边的亲人推出去得救,这是很伟大的事,但我再也不想看第二次,尤其是今晚…在这里。”

如果换做是别人在这里,大概很难像泉樱一样,迅速有效率地控制住混乱场面,因为能够同时具有凛然正气、领袖气质的人,实在不是很多。无论是在道理上或威势上,泉樱都不许有人反驳,而她的威仪这时确实发生了效用。

“遇到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想要活下去,这是求生的本能,并不可耻,但是…请不要每个人都只想要自己一个人活下去。”

当泉樱的凛然目光环视室内,每一个触及到这目光的人,都仿佛受到鼓励似的,不自禁地点了点头。看见这反应的泉樱,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住场面,这点非常重要,因为刚才只要有片刻迟疑,让那个“异论”在这里发酵,情形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连区区一个房间里的混乱都无法镇压,自己又怎么指望能在冷静平安的状态下,把全城的人安然撤离呢?

“所以,请大家配合我,我会把大家都带出这里的。”

镇压住了场面,可是情形并没有好转。石崇的布置不知何时会发动,而自己仍然没有具体的应变措施,假如再提不出妥善的方法来,这边好不容易镇压下来的情况就会失控,那…该要怎么办才好呢?

在这个节骨眼上,泉樱脑中却突然想起两个人。一个是丈夫兰斯洛,虽然他在这里可能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但只要看见他宽厚的身影,心里就会觉得很踏实,不会虚荡荡地不安。

另一个则是近乎亲人的好友有雪。他的机巧应变,是自己所不及的,现在的这种场面,需要的不是源五郎与自己的智慧,而是有雪那样的急智。

(如果雪太郎在这里就好办了,他说不定会有什么鬼主意…唉,可惜他还被埋在地底下,妮儿去救他不知道救得怎么样了?)

正当泉樱也为妮儿忧心,挂虑她是否因为深处地底,当石崇的机关爆发时会首当其冲,外头突然传来一声轰然巨响,惊动了室内的所有人。刚开始,众人还以为是会场内的歌迷暴动,但仔细一确认,才发现那似乎是某种重物高速坠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哪个人出去看看。”

泉樱不认为这是敌袭,因为石崇临走时既然已经抛出难题,似乎没必要再多此一举,而假若不是敌人攻击,那么最有可能成为空中垃圾、胡乱坠下的人似乎就是…

“哎呀哎呀,你们这边在搞什么鬼啊?有没有医生可以赶快过来一下?啊,医生对天位生物没用的,爱菱那个死丫头到哪里去了?”

在众人包围中冲进来的黑衣胖子,一进门劈头就骂。似曾相识的黑衣打扮,让泉樱心脏狂跳了片刻,却随即认出了有雪,还有斜斜倚*在他肩膀上,脸色惨白如雪的少女。

“妮儿?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到底是…”

见到重伤的妮儿,泉樱连忙抢上前去,着实让有雪费了一番功夫,才把状况解释清楚。

“这个…一群变态碰到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不过这美少女是一头高度危险的凶暴生物,反咬回去,但那群变态也不是普通变态,其中还有人会突然变蛞蝓的…然后,变态与少女,怪异生物对上凶暴生物,乒乒乓乓的一阵,就是这个样子了。”

“…谢谢你,雪太郎,实在是再简明扼要也不过了。”

本来有雪与妮儿突围之后,曾经一度想要折回去,确认郝可莲平安,但是想想一个重伤女子、一个雪特胖子,两个实在算不上什么战力,真的折回去,反而会连累郝可莲难以脱身,如果高速逃脱,敌人倒是会追出来,这样才能减轻郝可莲那边的压力。

这个推论获得了正确的评价,在巨兽飞行到地下三层的时候,那个蛭妖追了上来,双方一阵乱斗,最后有雪和妮儿好不容易冲出洞穴,但是底下的巨兽也已经身受重伤。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