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八集 第二章 绝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八集 第二章 绝(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浑蛋,现在可没有了吧?这些东西到底是量产还是现场制作的?怎么好像用不完似的,都不用花钱吗?”

在一片轰然巨响声中,明耀刺眼的白光划破天际,最后一台苍巾力士迸炸成满地的废铁,一片又一片,与之前九十九具的碎片混在一起,难以分辨出次序。

大发神威,将目光所及的最后一台苍巾力士给彻底破坏,源五郎却也气力不支,需要短暂的回气,单膝跪地,激烈地喘息着,额头、背后与长长发丝的末端,全都渗满了汗珠。

这些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巨大机甲兵确实非同小可,构成它们身体的合金,硬度之高,是源五郎前所未见的坚固,如果不是自己的《紫微玄鉴》、星野天河剑专门克制护体硬功,是天下各门各派护身硬功的克星,正适合用来对付这些无知无觉的金属怪物,换做是其他的天位武者,肯定要花比自己更多一倍到数倍的力气,才能够歼灭它们。

不过,源五郎也不是毫无所获。

一开始面对这些机甲巨兵,源五郎确实感到进退维谷,只能积极闪避腾身,飞掠到它们攻击的死角,发射星野天河剑,凛冽剑气透入它们体内,由内而外,一击就将它们给瓦解崩溃掉,但是星野天河剑的使用极损真元,如果没有节制,一直*这绝技来退敌,不用多久自己就将耗尽体力,任这些东西宰割了。

所幸,源五郎的天心意识之精准,与他的身法速度之快,并列为他对敌时候的两大优势。当他用星野天河剑进行破坏时,他的天心意识也同时进入苍巾力士体内,寻找着它们结构上的弱点。

(一定要找出弱点来,这东西还不知道有多少库存,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也有可能遇到,他们可不会星野天河剑,得为他们找出弱点来…妈的,是哪个疯子设计出这鬼东西来的?)

连续探索二十具之后,源五郎的心中满是震惊之情,因为这二十具的弱点各自不同,一具苍巾力士可能有的结构弱点,在另一具身上可能就是自爆枢纽,贸然下手,只会演变成更糟糕的情势。

(这绝对不是设计用来搬运东西或是处理杂物的,而是百分百的战斗兵器,不过…设计得这么绝,一点余地都不留下,有伤天和,这种文明不会长久的。)

寻隙而攻的战法失败,源五郎只有改采正攻法。话虽如此,他的正攻法仍是远比旁人巧妙,先是连出数掌,拍在苍巾力士的身上,天心意识探测出它的弱点,再用星野天河剑一击而破;随着练习的次数增多,他探测弱点的速度也相应变快,到了最后三十具,他单拍一掌就探测出弱点,也不用星野天河剑,单单使用小天星剑,就能破坏苍巾力士。

但是当他把连续一百架的苍巾力士破坏殆尽,完成“百架斩”的丰功伟业后,源五郎也累得单膝跪地,喉咙干上好一阵子,双臂隐然发酸。打从入夜开始,他就不停地战斗,与多尔衮的一战虽然取胜,但体力也颇有消耗,而与苍巾力士的这场苦斗,更是大量耗损体力,如果这就是敌人的意图,那么他们无疑是成功了。

还有一件事,是源五郎很担心的…

“丫头,你去…去看看地上这些碎片,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纪录装置之类的东西…”

干哑的喉咙,好不容易才喊出这些话语,而旁边也响起了一阵小跑步声,只不过没有跑去检查碎片,而是到源五郎身边,兴奋地大喊。

“神、神官…不,源五郎先生,你好厉害喔!以前在稷下的时候,华姊姊她们都说你是男人头、女屁股的人妖,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人妖也能这么厉害耶,你…你一定是天下第一的人妖了。”

“喂,你老爸是教你用这种方法来激励自己人的吗?没家教!”

纵然是疲累得想当场睡去,一听到自己最在意的话,源五郎仍是霍然站起,指着俏皮少女的鼻子开骂。

刚才源五郎力战苍巾力士的时候,一开始就让爱菱闪到一旁,要她好好看自己大展身手。自恃T1000威能的爱菱本是不愿,但源五郎却主张,自己未必能洞悉这些机甲巨兵的弱点,如果爱菱从旁观察,或许能看见自己所看不见的东西。

“帮助伙伴的方法,不一定只有正面战斗,更何况,观察本来就是科学家的任务…小小的科学家,闪一边去吧!”

说着这样的豪语,源五郎独自接下了这个战局。本来能够避战就尽量逃避的他,自然是不愿意多打这一战,爱菱的T1000有足够自保能力,若是她也下场帮忙,确实是可以减轻自己不少压力。

但是,源五郎却无法估计,T1000与这些东西的战斗能否全身而退,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伤害。假若是平常,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但今晚情形特殊,战完这些消耗体力用的苍巾力士后,马上就会直接对上周公瑾,届时自己无力旁顾,爱菱只能*她本身的力量求生,如果T1000不能发挥完全状态,这点会非常伤脑筋。

这样的考量,就是源五郎身为男子所表现的温柔,但这种温柔却没有必要让爱菱知道。事实上,这世上只有一名独一无二的女性,是源五郎真正希望能理解自己温柔面的人,所有的呵护与体贴,只要她能感受到,那就足够了。

“…嗯…这个有、这个也有…真的就像神官先生料得一样耶,每个苍巾力士里头,都有纪录数值的仪器,就算被轰得粉碎,只要读取纪录数值的黑盒子,就能够明白纪录。”

爱菱说着,把手上的一个黑色圆盘捏成粉碎,既然知道这些东西能够保存纪录,她就顺手把它毁灭,只不过,做完这动作的她马上露出苦笑,道:“可是,大概来不及了,如果我是设计者,不会傻傻地等黑盒子回收,应该是一面战斗,一面就把所有数值回传到分析用的终端机上了。”

这个答案早在源五郎意料中,因为如果自己通晓太古魔道,一定也会做同样的事。

“不过,这些数值虽然很重要,可是源五郎先生这么厉害,应该不打紧吧?”

源五郎苦笑着,他才不敢这么乐观。这些数值能起多少作用,那必须要看落在什么人手上,假如是朱炎、郝可莲这类修为未足,多尔衮、奇雷斯这类凭着本能战斗的天位武者手上,确实作用不大,但假如是个凭*理智分析作战,本身又有强横修为的武者,效果就会非常可怕。

刚刚自己与苍巾力士战斗,一直累积到摧毁约八十架后,才终于掌握到正确的战斗方式,能够把探索时间大幅缩短,并且以低一档次的力量摧毁它们,假如等会儿再遇到苍巾力士,就不用花那么多的时间与体力,随手就能摧毁了。

如今敌人也是在作这种事,藉由百架苍巾力士的战斗,摸索自己的武学运用、招式弱点,当自己将苍巾力士摸索清楚的时候,敌人也把自己查得一清二楚,会发生在苍巾力士的身上,以后就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我们在窥探着黑暗的时候,黑暗也同时在窥视着我们…这是魔导师必修的第一课啊!”

源五郎喃喃说着当年在雷因斯学法时,教授们首先叮咛的信条,就是因为这个顾忌,所以过去他才尽量不用星野天河剑来对敌,今晚的情势实在是不得已。

(已经发生的事,后悔也没有意义,不过,人可不等于机器啊,如果以为这样子就能把我探索清楚,那就尽管放手来吧…)

脑里闪过这样的想法,源五郎转而担心起海稼轩。他的感应已经消失一段时间,多半与周公瑾碰上面了,以这两师徒的琐碎个性,不会甫见面就拔剑动手,应该会说话厘清一些困惑,换言之,如果现在立刻赶去,或许还能来得及阻止。

“丫头,别在那边傻呼呼的,我们要走了…”

源五郎才喊了一声,突然觉得脚底下一震,地面微微晃动,天心意识感应到东面下方有高能源聚集,虽然未必是冲着自己而来,却肯定有事发生。

(搞什么鬼?)

心念一动,源五郎一把拉过爱菱,展开九曜极速奔驰,转眼间就飙出数百尺,飞跃上附近一座最高的荒废大楼,往东面一看,只见一道光束由岛的下缘射出,牵引着某组机械物件,冉冉升空,速度似缓实疾,一下子功夫就已经逼近到岛屿附近。

“啊,那个东西是…通天炮的动力装置!”

爱菱首先失声叫了起来。对太古魔道的了解,让她认出这是什么东西,而一个时辰前,地窟大门打开后,有雪也曾利用太古魔道设备,把这东西的约略形影拍摄传给她,所以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当真?”

要做出决定是很容易的事,因为不管再怎么珍惜通天炮的技术价值,如果这样东西即将落入敌人手里,那么能够采取的方略就只剩一个。

小天星剑的射程难以及远,考虑到目前的距离,只有再次使用星野天河剑。刹那间,星河似的耀眼白光,自源五郎的指尖乍然绽放,那一瞬间的光度之强烈,胜过百万水晶,划破漆黑天幕,直朝那具动力装置激射而去。

眼看就要命中,一道炽烈火焰在最后关头射出,自下方往上拦截,没有正面硬拼,而是用推击的手法,将剑气斜斜地推向上方,偏离本来应该命中的轨道,斜射到金鳌岛上方数百尺的高处,轰然爆炸。

“可恶…”

当那道火光飙闪出现,源五郎就知道自己这一击定然无法得手,所以没等先前那道剑气被击偏,又是两道剑气发出,分从左右迂回进击,一前一后,几乎同时射至。

如果要强行挡下,那么就必须硬接下这两记威力集中的星野天河剑,这是敌人所不敢轻易尝试的事,所以他应变奇速,反手一掌拍在身后的动力装置上,推送出一股柔劲,把动力装置推离原先的轨道,配合牵引光束的拖曳,加快进入百尺外的接收口。

两道剑气射偏,在空中爆炸,强烈的暴风迫得每个人都睁不开眼,但源五郎却抢先射了出去,展开九曜极速,希望凭着高速身法,在接收口的闸门完全关闭之前,抢先飞进去破坏。

“休想得逞!”

早知道源五郎的高速身法驰名天下,敌人也是有备而来,源五郎身形甫动,敌人便已抢先迎了上来,一记火焰掌劲疾劈直下,竟是用着玉石俱焚的打法。

源五郎不欲硬拼,身形急速转折,间不容发地避过这记火焰斩击,身法轻翔灵动,顺手还了一式小天星指,但是给这一耽搁,动力装置已经被吸入接收口,而接收口的巨型闸门也已经放下,十数尺厚的合金闸门,源五郎自忖豁出全力破坏,也要耗上相当时间,不可能拦截到动力装置了,当下闷哼一声,从下方折飞回金鳌岛上。

朱炎拼命阻挡源五郎,好不容易成功,却中了一记小天星指,痛彻心肺,飞坠向金鳌岛,强提一口气压住伤势,才刚要飞身离开,源五郎已经闪身拦在前头。

“啧啧啧…隆·贝多芬的弟子,该说你是不肖或是肖呢?不管怎么说,如果让你就这么离开了,我的面子不就一点都没有了吗?”

语气中有着满溢的恶意,微笑里更是给人危险的感觉,感觉到源五郎不怀好意的朱炎,退了两步,屏息静气,暍问他到底有何打算。

“金鳌岛的防御系统相当高明,我现在无法用天心意识肯定周公瑾的位置,而里头的通道又肯定错综复杂,以白鹿洞一向的作风,八成你们还改造了机关,我这么冒冒然闯进去,实在太危险了,看在令师妹的大面子上,朱炎兄应该不介意当个引路人吧?”

语气温和,但里头的意思却非常明显,朱炎立刻便怒喝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出卖盟友与主君,为敌人带路,而源五郎一派悠然地耸耸肩,淡淡地回答。

“无所谓,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了,不过我也相信你最后还是会说出来的。”

感受着对手身上源源不绝的压迫气势,朱炎冷笑道:“九曜极速是星贤者扬名天下的绝技,不过…”

朱炎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一名快速向这边赶来的少女,让他来不及把话说完。跟着源五郎转换战场的爱菱,才刚刚确认源五郎位置,奔跑过来,就看到了他与师兄朱炎的对峙。

“源、源五郎先生,请住手,这边由我…”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