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八集 第七章 末日将至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八集 第七章 末日将至(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从敌人的俘虏下顺利离开,朱炎欣喜之余,多少有一点遗憾,因为自己并非凭*实力取胜,是*着这座空中岛的强力武器,才得以脱困,单纯就身为一个武者来说,这点很遗憾,然而,就一名太古魔道的学者而言,这却没有什么大不了。

太古时代的科技武器,能够有这样的强大威力,连现今世界最顶尖的高手都受到牵制。目睹这样的一幕,朱炎觉得自己这百多年来的隐居研究,全都有了代价。

没有时间再在这里浪费,朱炎很担忧主帅的战况。之前被源五郎挟持行动时,曾经隐约感受到岛的内部传来波动,尽管经过封锁,但那一阵一阵的波动却显现出战斗的激烈,显然两人的对战已经白热化,只是,那阵波动却突然之间消失。

激战不会这样结束,尽管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但那肯定是公瑾大人或海稼轩刻意封锁,不让旁人感应到战斗的情形。不过,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封锁得住,特别是当朱炎举步欲行,整座金鳌岛却莫名其妙地摇动起来…感受着脚下的摇晃,朱炎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即使是之前轨道光炮狂轰地面,金鳌岛也稳如磐石,没有发生什么动摇,但是此时的能量冲击,竟然撼动整个金鳌岛,朱炎为之骇然失色,想不出要什么样的强大武技,才能产生这种匪夷所思的力量。

(是公瑾大人?还是海稼轩?)

深处于甬道中,朱炎看不见外头的情景,更无法找寻这问题的答案,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立刻赶去主炮控制室,从那边得知一切。前往主炮控制室的路很遥远,沿途又有许多的机关,如果没有人带领,要找到控制室并不容易,但朱炎之前早就把金鳌岛的地形摸得熟透,一路上连连按开各种暗门,切换防御机关,以最快速度赶去。

金鳌岛摇动的时间并不长,在朱炎赶路到一半的时候,整个摇动已经停下。战斗结束了,但胜者是谁,则是朱炎所不知道的事,不过这个答案就在他推开大门的那一刻揭晓。

在一众来来往往的研究员中,公瑾的身影尤其明显。雪白衣袍上虽然沾着血渍,但一双眼眸却神采奕奕,看不出任何血战之后的疲惫,见到头号部属进来,还很慢条斯理地对着他微笑。

“一切辛苦你了,没有你,我没办法完成这场对决。”

一句话,说尽了战斗的结果,朱炎对这样的结局自然感到欣喜,但是没等他开口询问败者的下场,却突然注意到所有技术人员正忙着操作,不知道在处理什么东西。

“公瑾大人,这边是…”

“如你所见的,既然已经取回了完整的能源装置,现在他们正在进行发射通天炮的准备工作。”

既然取回了动力装置,发射通天炮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可是发射的目标是哪里呢?照朱炎的想法,最具有实效性的做法就是雷因斯,那里怎么说都是敌人势力的总部,可是,那里的平民百姓也不少,以公瑾大人的作风,应该不会采用这个做法,毕竟上次他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放弃了直击武炼的大好机会。

对于公瑾大人这样的做法,朱炎为之扼腕,可是就另一方面而言,他也觉得这样子比较好,如果公瑾大人是那种滥用太古魔道兵器,得手后就胡乱轰击,肆无忌惮的人,那么辅佐他行事的自己也会感到不安,再怎么说,身为一个太古魔道研究者,自己虽然没有像小师妹那样清高,但也还是有些基本的理念与原则。

“是的,那么是要轰击雷因斯吗?以稷下为中心,我们应该可以尽量尝试缩小炮击范围。”

“不需要作那种麻烦事,而且我们要攻击的目标也不是稷下。”

“咦?那么是武炼的云龙阁,还是海外的恶魔岛?这两个地方都是敌人势力的重镇,但是考虑到一般平民…”

“不是那么麻烦的地方,我们要轰击的目标,是正下方的香格里拉,时间就是今晚…此刻。”

公瑾的话让朱炎大吃一惊,刹那间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亦或这只是公瑾大人一个难得的玩笑话,可是当他定下神来,再次确认,却得到同样的答案。

“你没有听错,我们正在做对香格里拉轰击的准备工作,除了调整通天炮,还要进行目标诱导,让人群能够集中。”

尽管面上挂着微笑,但公瑾无疑不是在开玩笑,而且由于嘴角的淡淡笑意,让他口中说出的话听来分外残酷。

“可是…今晚的香格里拉,正在举行冷梦雪的演唱会,人山人海,除了本身的市民,连带附近十几个都市的人都远来参加,如果直接炮击此地,那么会…会…”

“你说的这些,我之前全部考虑过了。今晚香格里拉聚集的敌人最多,无论是石崇或是雷因斯,大量的敌人都聚集在这里,再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具攻击效益,只要一炮成功,两方面的敌人都会元气大伤。”

公瑾道:“至于那些聚集起来的人群,则是一块最好的诱因,有这么几千万人群聚在一起,雷因斯一党人自命仁道,决不会抛开他们离去,否则他们一个一个四下飞窜,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并不容易。”

“但这么一来,香格里拉会造成的死伤,岂不是…”

“那样不是很有意思吗?如此一来,当初你离开时与你师父的约定,就可以完成一部份了。”

当初带领研究小组离开魔界时,隆?贝多芬将轨道光炮的使用权交予,却也另外做了一个要求,命令朱炎此行在人间界协助公瑾时,所掀起连串战乱造成的死伤,不得少于一亿人。

朱炎当时并没有反对,但想到公瑾一向的作风,不轻易牵连平民百姓,即使使用轨道光炮作战,也不会伤及无辜,恩师的这个要求,根本没有可能实现,所以只是唯唯诺诺地答应,没有顶撞,而来到人间界与公瑾会合后,谈及此事,公瑾冷冷地不发一词,已经表示了对这命令的反感态度。

不过,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个用微笑表情把残忍命令拿来当趣谈的男人,真的是自己所知的公瑾大人吗?

“假如让人群走散,那就不妙了,所以从动力装置回归之后,技术小组就持续在操作诱导电波,让香格里拉的所有人集中在演唱会场,通天炮可以发挥最大杀伤力。”

朱炎没法形容自己所受到的那股震惊感,仿佛一切仍在梦中,自己仍未从源五郎轰击脑部的那一下晕眩中醒来。本来他是觉得,公瑾大人在战胜归来后,似乎有了一点变化,可是现在这个转变未免太大,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东西…该说是奸狡卑鄙吗?但在那种平淡语气的诉说下,只让人感觉到冷血无情。

环顾周遭,所有技术人员都在忙着手边的工作,之前没时间仔细看,但如今看来,其中有些人的脸上都写着不忍与惶恐。这支追随自己百余年的技术小组,是一枝种族联军,由人类与魔族共同组成,对魔族来说,炮击香格里拉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就人类成员的角度来看,要一举杀掉数千万同胞,成为帮凶,心里想必不好受。

“诱导音波的调整需要指挥,你尽速归队吧!”

公瑾的声音,听来像是在很远的地方响起,但是没等朱炎回答,技术人员的叫喊声就先响起。

“公瑾大人、朱炎大人,香格里拉的情形有些古怪,敌人好像正在用什么方法抗衡我们的诱导电波。我们的电波渐渐失去效果了。”

下方地面的情景透过拍摄仪器,在主萤幕上显像出来,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大量的灯光与火把虽然仍聚集于演唱会场,可是已经开始有部份人组成了人龙,有秩序地朝香格里拉城外撤退。

人龙沿着城内的主要干道,慢慢往外延伸,速度并不快,但看得出是有规划、有秩序的撤离,金鳌岛上发射的诱导电波,慢慢失去了作用。

“古怪,这是怎么回事…是了,香格里拉自古以来就是千叶家的根据地,目前青楼联盟与雷因斯一党人联合,或许是他们正在做些什么,导致我们的电波无效吧!”

不懂得太古魔道技术的公瑾,做出了正确的推判。技术人员跟着就报告,仪表显示有一股蕴含巨大能量的声波,持续干扰着电波的运作,就是这股声波,令金鳌岛的引导电波开始失效。

“声波?也难怪,那边正在开演唱会啊…问题是,动力装置回归,我们应该有着最充沛的能量,这样子还无法收拾掉他们,千叶家的技术真是不可小觑,居然能这么有效地以弱制强。”

公瑾这么感叹着,但这样的技术是己方所欠缺,想要压制对方,就只能持续以更庞大的能量,来压倒对方的技术。可是,无论是提高诱导电波的输出功率,还有加速完成通天炮的发射准备,都需要专才,因此,公瑾的目光望向身前的部属,质疑呆若木鸡的他究竟还要思考多久。

“朱炎,对我要做的事情有疑虑吗?”

“…请问公瑾大人,这些事…是你决定…必须要做的事吗?”

“再没有比今晚更好的机会了,我不会让天时地利一去不复返,你有什么疑问?或者…你想反抗我的命令吗?”

都已经说到这种程度,朱炎也不得不有所觉悟了,自己与公瑾虽是友人,但也是主从关系,在过去的百余年里头,自己从不曾怀疑过他要走的路有什么不对,现在当然也没有反抗他的理由。

“我明白了,公瑾大人,那么请把发射通天炮的工作交给我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朱炎躬身行了个礼,表示对主帅意志的服从,对于属下的这个动作,公瑾的回应是伸出右手,运起天位力量,在“波”的一声轻响中,好几道朝各方位仪器奇袭的剑气被拦截下来。

“有敌人?”

朱炎吃了一惊,转身抬起头来,看见主控室的入口处,一个修长俊逸的身影悄然站在那边,双臂交叉,目光越过自己的脸上,与主帅对视,正是之前被苍巾力士给搂着自爆、失去踪迹的源五郎。

(他不是被苍巾力士给自爆到地上去了吗?就算他没给炸到地上去,但主控室位置机密,他怎么找得到这里来?啊!他是跟着我进来的…)

朱炎恍然大悟,明白源五郎是在被卷入爆炸后,立即脱身,并且利用自己以为他一时间无法行动的大意心理,尾随在后,轻易打开进入主控室的各个机关与暗道,就这么潜入了重要位置,并且一声不吭地发动奇袭。

“真是好无奈的场面啊!明明心里不服气,却因为无法反抗不适当的命令,只得屈从,我该说你尚有一丝人性,还是该说你没有身为学者该坚持的风骨呢?”

源五郎浅浅的笑意中,带着强烈的讽刺意味,虽然摆出来的姿态相当轻松,但他的样子看起来却是另一回事,尤其是阵阵青烟从他身上袅袅冒升,看来微焦的肤色,已经说明他与苍巾力士对峙所受的创伤。

那股爆炸威力着实不小,即使他全力运功护体,仍是身上剧痛,胸口气血翻涌,受了内伤,但他在爆炸时灵机一动,不花时间运功疗伤,反而以九曜极速瞬间由适才出口再潜回金鳌岛,不出所料,就看到朱炎这个死人在那边欢欣鼓舞,之后就尾随他一路来到这个主控室。

看到周公瑾在此,还一副神完气足的模样,这一战的结果不问可知,想到海稼轩的下场,源五郎的心情凉了半截,但周公瑾得胜后居然没什么伤势,那就代表他的实力已经难以估计,自己必须慎重从事,先调息运气,平复伤势,省得仓促出手败得更快。

因此,他看着朱炎与公瑾的小小冲突,直到气血平复,已经不能再等下去,才出手偷袭,希望能够一举破坏附近的机械,只是被公瑾抢先一步察觉,消去剑气,令这次出手徒劳无功。

“偷袭似乎没什么作用啊,不成才的三流军师,你以为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吗?”

“就算是三流军师,也好过没人性的冷血军人,你既然站在这里,我那个白发朋友到哪里去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