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九集 第三章 惨遭蛇吻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九集 第三章 惨遭蛇吻(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地面上,人群持续撤退,妮儿的鼓声、泉樱的歌声,一面引导着人群,一面持续抗衡着金鳌岛的诱导电波。

如果没有这股力量的抗衡,所有人会被诱导电波引导,集中在以演唱会场为圆心的区域,浑浑噩噩,无知无觉,等待最终命运的到来。

所谓的最终命运是什么,妮儿之前并不晓得,但她现在已经彻底弄清楚了。那座漂浮于空中的巨型岛屿,黑暗的底部渐渐浮出光亮,起初并不强烈,只是单纯以底部四根不同方位的锥柱为点,绽放着不同颜色的彩光,而彩光迅速串组成环,以微弱但渐渐增强的形式,逐步添加着光的强度。

这种近似浑沌的彩光,一般人看了可能啧啧称奇,但妮儿却曾经看过,更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上一次在耶路撒冷的地底,那个巨大都市遗迹里头,第一次预备发射通天炮时,四根巨大光柱所缭绕的彩光,就是这个浑沌又瑰丽的色彩。而如今这个色彩重现眼前,代表的事情就只有一样:那个铁面人妖已经预备再次发射通天炮,而且已经选好了炮击目标。

(天啊,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居然想要炮击香格里拉?这里现在有这么多人,那都不是军人,也不是战斗员,而是平民啊…我一直以为,那个死人妖如果有什么优点,就是他还严守儒者荣誉,不会把非战斗人员牵扯进来的。)

妮儿心念急转,已经猜到敌人这么做的目的。与公瑾对朱炎说的解释相同,只要把目标对准香格里拉的大批群众,雷因斯?蒂伦一方势难置身事外,当通天炮轰下来,来不及离开的人们不死也会重伤。

(可恶,照这个样子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完成的,什么人也救不了,连我们自己也要赔上…)

事情显得很清楚,香格里拉市民的人数太多,要在通天炮发射前撤退,能出城的人也只是少数,而通天炮的轰击范围有多远,根本没人知道,即使能够出城,也不表示就能平安无事,可能还是处于炮击范围内,一起完蛋。

真正要解决危机,就必须要有人上金鳌岛去,从内部阻止他们的炮击,不过自己已经分身不得,因为从刚刚开始,每当鼓声稍微减弱,人群中有部分群众就开始做出一些自残举动,从这情形看来,那座岛屿施放的电波里头,大概增添了一些别的东西,逼自己与泉樱无法离开岗位,上去袭击金鳌岛。

自己二人无法分身,就只能指望如今还在金鳌岛内的同伴了。周公瑾是很强没错,但是海稼轩与小五都不是省油的灯,只要他们两人合力,就算周公瑾也拿他们没办法的。

妮儿一面这么想着,一面尽可能地持续击鼓。她觉得自己这样真是蠢笨,完全被敌人操控着走,这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然而,自己的选择并没有做错,因为现在所做的事,就是自己该做的事,要是自己和泉樱不挺身出来救人,所有天位武者都和嗜血狂一个样子,这世界会变成怎么样呢?

不过,妮儿的努力却没有召唤到幸运女神,反而把一个灾星吸引过来,正当妮儿死命咬紧牙关,不让呛到嘴边的热血溢出,豁尽力气击鼓,天边的黑暗乌云中,突然有某个高速物体冲出,笔直朝着下方人群飞射过去,速度奇快无比。

妖异的飞行姿态,浓烈的魔气,妮儿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奇雷斯?他这种时候还跑来搅什么局啊?”

妮儿的仓皇惊叫,伴随着一口热血的喷出,而这也就是奇雷斯降落时候的写照。

只是短短一瞬间,一条街上的数百名行人就消失了形体,在他以天魔功推动的玄冥鬼爪下,连同周围的部分房舍、摆饰,一起被魔气漩涡粉碎,化作满天的血雨、碎肉,直喷向四面八方。

莫说这些人神智昏沉,无从躲避,即使神智清清楚楚,也不可能闪到哪里去,就这么成了恶魔攻击下的首批牺牲者。

稍微用杀戮发泄了心中过热的战斗**,奇雷斯展开蝙蝠魔翼,在空中翱翔滑动,转过方向,直飞往那座空荡荡的演唱会场。

如果只是单纯这么前去,太过没有诚意,而沿途轻易制造的血雨与血路,正是最适合他的“礼物”,所以,当演唱会场的外壁在巨响声中破开大洞,出现了奇雷斯的疯狂身影,大蓬血雨也随之狂洒进来,瞬间就染红了大半座演唱会场。

表现了自己的“诚意”与威势,奇雷斯缓缓降落在妮儿的鼓座前。

“帅妞,我等不及了,给我答案吧!”

黑色翅膀的嗜血恶魔翩然而降,甫一出现便血染四方的声势,不只惊动妮儿,也让香格里拉里的其他人为之震撼。

“奇雷斯?这个疯子来这里做什么?”

抬头望向天空,有雪大声惊叫,怎样都想不到这个黑色煞星为何突然现身,而且偏偏挑在这个节骨眼上,己方根本就分不出人手来对付,即使能分出人手…有雪也不认为己方的几个人合力,就能敌得住这头疯狂东西。

妮儿最近武功突飞猛进,听说正在搞什么天魔变还是什么鬼东西的,本来大可与奇雷斯一斗,但是她现在伤重得全身是血,不躺下已经不错了,还打什么打。

上有周公瑾,下头有石崇的鬼埋伏,现在还多了一个嗜血恶魔来闹场,香格里拉真不愧是多灾多难的魔都,风水简直是好得一塌糊涂,有雪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会比这更糟的了。

(奇雷斯来了…我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这个念头在有雪脑中闪过,他在脚踝上绑好神行符,朝演唱会场疾奔过去,妮儿在那里,奇雷斯也一定会朝那边去的。

换做是平常时候,有雪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对奇雷斯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可是今天的情形却不一样…

“妈的,滚回你们自己的世界去,一直追着我做什么啊!”

在有雪一溜烟朝着演唱会场奔跑的路上,一连串奇形怪状的异兽联军,仍旧追在后头死跟不放,大有不扑倒他势不罢休的样子。

当一个人被一大串锁链给缠住,难以脱身的时候,他就需要一把锋锐的刀子把缠身锁链割开。奇雷斯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不过以刀子来比喻的话,这柄魔刀绝对是超级锋锐的…

而在已经没有闲杂人等的演唱会场中,面对这柄魔刀的就是妮儿。一看到奇雷斯的黑色身影飞翔在空中,妮儿眼中精芒一闪,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鼓棒。

与这疯狂东西有过多次交锋经验,妮儿相当了解他的作风,很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一面与他对峙,一面击鼓。唯一的方法,只有先全神贯注地对付他,而群众那边的问题,就祈祷泉樱好运吧!

“所有人放下工作,去支援外头的撤退工作,连同魔法师在内,不要给我任何帮助…有多远就逃多远吧!”

轻轻一声,妮儿向身边的青楼人员这样交代,手里的鼓棒一放下,整个人就朝天上飙射过去,修练过短时间九曜极速的身法极快,如箭离弦的疾风火影,威势与速度兼备,让人以为她的伤势已经彻底痊愈了。

不过那显然只是错觉,因为在妮儿朝奇雷斯射去的路上,一道鲜艳血线洒过天空。她的激烈动作扯裂伤口,再次溅出的鲜血在空中留下痕迹,猛烈的气势中增添了凄艳感,紧咬牙关的认真表情,美得令人惊心动魄,就连正面目睹这一切的奇雷斯都受到影响。

“真是漂亮啊,帅妞,你已经等不及要投怀送抱了吗?”

玩笑话只能说到这里,妮儿迎面击来的一拳,缭绕着浓烈的天魔劲,在斑斑血迹的点缀下,气势更是霸烈难当,任何高手都不可能笑着面对这一击,即使是自信满满的奇雷斯也不例外。

蝠翼拍动,奇雷斯一下子就在妮儿眼前消失踪影。从身后急响的风声,妮儿判断了他的位置,双掌一错,不再单纯以拳相攻,而是拉出天魔刀环,一道闪亮耀眼的金环朝身后劈去。

“啧啧,好漂亮的天魔刀,无师自通可以练到这种地步,你的武学天份真是不错…如何?愿意和我一起走了吗?我可以让你的武功更上一层楼喔!”

“谁要你的武功,你给我滚得远远的,我讨厌看到你!”

声嘶力竭地喊出来,妮儿的天魔刀半途受阻,被奇雷斯同样发出一道天魔刀劲,中途拦截,两股力量碰撞碎裂,炸成满天的冲击波乱扫。

“你…你一直跟着我,一直扰乱我的心情,世上哪有你这么烦人的东西!”

“嘿嘿,男女之间不都是这个样子吗?不是你追我,就是我追你,看看哪一边先受不了。”

“浑帐!我受不了你了!”

妮儿不顾伤势地穷追猛打,但是任谁也看得出,她的力量越来越弱,在空中回翔折绕的速度也不如刚开始,与奇雷斯诡异灵动的身法相形见拙,尽管敌人一直避免与她硬拼,但这样子打下去,她肯定是落败的一方。

妮儿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她只能顽强奋战。敌人的速度胜过自己,即使想要尝试逃跑,也很快会被他追上,还不如迫他近身战斗,消耗他的力量,只不过这头凶兽大概识破了自己的意图,才不与自己硬拼,总是不远不近地闪躲着。

两人在空中飞行缠斗,这幕景象当然有目击者。演唱会场内的青楼人员,已经遵照妮儿的命令快速撤离,不过在出演唱会场的时候,他们恰好撞见急奔冲入的雪特人,被吩咐离开之后立刻关上所有门户,挡住外头那一大串怪物群。

“…真要命,那家伙背后有翅膀,你还和他空中作战,难道你跑两条腿的飞得过有翅膀的吗?”

有雪看出情形不妙,趁敌人没发现自己,或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他预备进行抢救,把妮儿从奇雷斯手里给救出来。问题是,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如果妮儿当真被奇雷斯擒下,旁人投鼠忌器,就算兰斯洛或源五郎亲至,都不见得有办法救人。

*武功是不行的,但是卷轴内所记载的各种术法中,有一种在这个时候可以派上用场,不过,想到那个术法的禁忌性,有雪不禁整个身体狂冒冷汗,在道义与强烈恐惧中反覆挣扎。

而天上的短暂战斗,很快就接近尾声。妮儿的力量迅速消耗,每一下出拳,身上伤口的剧痛就削弱一分战力,当她无法再维持快速进攻,攻击的节奏出现了停顿,在附近灵巧翔动的黑翼恶魔便闯了过来。

蝠翼增速,奇雷斯一瞬间就越过十余尺的距离,出现在妮儿眼前,当妮儿在惊讶中挥出软弱的一拳,他五爪轻伸,一下子就将少女的粉拳抓住,刹那间拉到后头,轻易钳制住妮儿的双臂,从后头贴近说话。

“桀桀,好香的味道啊,在我闻过的那么多人里头,你的血是最香的一个。”

“你…你这个死变态,快点放开我。”

贴的距离太近,妮儿全力运劲挣扎,但是遇到同样是修练天魔功的高手,运劲冲撞根本就没有效果,所有释放出去的劲道全被吸收,在此消彼长下,天魔劲渐渐入侵体内,侵经蚀脉,全身力气迅速消失。

在这种近距离下,妮儿也可以嗅到身后的气味。奇雷斯本身非常的怪异,身上居然什么味道也没有,只剩下他那套皮革装束的独有气息,沾染的血腥味很淡,看来除了他刚刚现身时的那一击外,最近大概没有什么机会大肆屠杀。

“桀桀,不能放,不能放,好不容易才抓到你,哪有就这么放开的道理?”

“你脑子有病,莫名其妙抓我做什么?你就算抓到我,又能怎么样?不管是什么地方,我绝对不会和你一起走的,你有本事逼我走吗?”

那一次在池塘边交手后,奇雷斯对妮儿提出要胁,如果她想阻止身体的变化持续发生,那么就跟着他离开,去一个地方。妮儿之后一直没有答覆,奇雷斯便穷追不舍,现在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

奇雷斯听妮儿这样反辩,一时还真是愣住。如果只是要让人不能自杀,这倒是很容易,点穴就成了,但这帅妞的武功极高,无论是点穴或其他禁制手法,都很快会被她冲破,一路上徒增困扰。最安全的方法,就是直接用天魔功腐蚀她脑部,这样既能保住性命,又不用怕她反抗逃跑,过去这是魔族擒拿人质的惯用手法,但这么做却又不合自己的打算。

平时杀人杀惯了,遇到什么问题,顺手摧毁就成,难得遇到一个不能用毁灭来解决的事,奇雷斯顿感眼冒金星,脑袋喷烟。不过,不管这问题该怎么解决,多与这帅妞缠扯一刻也不错。

这段时间与她这样纠缠不清,虽然不知所谓,不过奇雷斯却感受到一股杀人以外的乐趣。不再一出手就摧毁目标,而是怀着无比的耐心,压抑不住蠢动的沸腾**,慢慢对目标施加压力,感受她的苦恼、恐惧、忧愁,让这果实越来越成熟,正如同此刻,自己就能享受到摘采果实前,嗅舔果实芬芳的甜美滋味。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