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十五集 第八章 人算?天算?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十五集 第八章 人算?天算?(1 / 2)


狂乱的能量风暴,肆虐中都城一带,摧毁地上大小建筑,把所有树木化为灰烬,也在地面造成各种不同的影响。一部份的地面受到高热影响,连同地表的岩石,一起被烧凝成造型古怪的黑色玻璃石,远远望去,大片地面尽数成为黑色的玻璃;一部份的地面则被能量风暴扫过,整片地面全部变成砂地,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都会以沙漠的形式存在。

地面受到的影响越来越深刻,天空的变化也在暴风规模减小后,得以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金鳌岛、铁达尼要塞都已经爆炸坠毁,连同各自的主炮,都化成了一大团炽烈燃烧的血红火焰。当这两个影响天地元气波动的源头消失,因为能量冲击而造成的种种异象也开始回复平静,七彩极光的淡淡薄雾、狂猛吹袭的龙卷风,都慢慢减弱了规模与威力,最终消于无形。

对普通人而言,现在这里还是一个无法承受的死亡绝境,但是对天位武者来说,最坏的情形已经过去,这种程度的风暴与冲击波,已经不足以造成威胁,可以再次活动了。

公瑾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他的出血仍没止住,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与休养,凭着斋天位催愈异能护体,他的力量已经回复四成,再次取回战力。能够争取到这一段宝贵时间,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因为保护者来得及时,不但张设防壁气墙,不让公瑾在最弱的时候被能源风暴所伤,还为公瑾争取到一些时间,能够静心调息,回复元气。

能源风暴减弱,这是一件可喜的事,但公瑾却没有多少高兴的心情,因为来人虽然帮了自己一把,但却不是自己人…

在通天炮与元始炮正面对轰时,泉樱及时赶到,抢到兰斯洛与公瑾身边,舞动手中朱枪,张设气罩,保护已经气空力尽的两人,不受冲击波之伤。

之前兰斯洛与泉樱同行,但是一路上频频受到血鸦群的阻挠攻击,为求尽快赶到中都,兰斯洛离艇先行一步,泉樱则是留在空军一号上头,保护随艇人员,慢了一步抵达中都,但却到得及时,要不然,没有力气护体保身的兰斯洛与公瑾,可能就在两败俱伤后,很屈辱地一起死在狂卷风沙中。

狂猛的能量风暴,内中蕴含密集的冲击波,即使是天位武者,要全身而退也不轻松,如果单单只有泉樱一个,凭着举世无双的龙体圣甲,她可以很轻易地挨过,但是多了两个人要保护,必须凝气体外,形成护罩,那就非常不轻松,令她此刻汗流浃背,好像刚刚才与敌人激战过一场。

不过,当公瑾站起身来,她也立刻移闪到兰斯洛身旁,以防备敌人出手奇袭。

兰斯洛仍是维持着能源风暴来袭之前的姿势,整个人趴伏在地上,从外表看来,甚至很难判断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但是这姿势给人的感觉,确实是让人能感受到他的诚意。

公瑾的脸色仍然苍白,但目光却已经回复锐利,他俯视着兰斯洛,跟着望向他身边的泉樱,最后则是把视线投向天空。

元始炮与通天炮对击的场面,是他预计中会出现的情形,也想好了应对策略,所以当铁达尼要塞出现,他第一时间抢飞出去,预备以个人力量破坏敌方要塞;然而,当公瑾看见天上异变,时空裂缝变成境界隧道,他就知道自己完全上当了。

石崇故意把通天炮设计图泄漏给雷因斯,这件事情公瑾有注意到,也认为是石崇想促成两虎相争的阴谋,结果石崇坐收渔利是真,但在逼使敌人两败俱伤之余,他却也暗中利用两炮对击的能量,开启境界隧道。这件事情公瑾完全没有想到,当大量魔族军队穿过境界隧道,出现在天空之上,仰望这幕景象的公瑾,心中懊悔得不知怎样表达。

但自己所料不到的事情,未必别人也料不到。铁达尼要塞的最后那一炮,正说明了有人始终维持着旁观者清的超然地位,冷眼看着兰斯洛等人与己方的战斗,连在暗处蠢动的石崇,都被他算计在棋盘上,一一走着他所演算的棋步,当所有棋子全部在棋盘上就定位,他才终于落手下子。

这是那个人在这场棋局中落的唯一一子,只落了这一子,就把敌人完全将死,漂亮的将军了!

只有公瑾这样擅长谋略的人,才会明白这一著有多巧妙,越是细想,越是觉得佩服。那不但把各路人马的动向完美掌握,而且还在最关键的时刻扭转大局,以最少的力气,达成最多的效果,把准、狠、静给发挥到极致,所以就连石崇这样的老狐狸都栽了觔斗。

(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一举杀掉过百万人,就算非我族类,这也不是普通人能下得了的重手…是白起吧?除了他之外,雷因斯不可能有人能作到了。)

抬头望天,除了逐渐回复清朗的澄澈天色外,还有无数的火焰流星,正往地面密集的坠落。

元始炮轰击境界隧道的那一炮,威力强大,不只贯通了境界隧道,冲击波也与热能一同狂扫天空,令得当时漂浮在空中的魔族军队遭受重创,许多都在冲击波扫过后,被烧成焦炭,全身起火,由天空往地面摔坠。

能够从那一炮之威逃生的魔军,只是极少部分的幸运者,看那数量大概有十万之多,虽然还有一定的人数与战力,但却已经战意尽失,一箭未发的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朝着西南边慌忙飞散过去,或许是因为西边有他们的同伴吧,只要朝那个方向去追踪,应该可以找到石崇他们才对。

境界隧道的入口,现在是一团亮得让人无法直视的闪光。这个空间裂缝实在太大,即使通天炮与元始炮都已消失,一时之间仍然无法自动合闭,看来起码要两三天的时间,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隧道内的百万大军被一炮消灭,那理应是石崇筹备多时的魔界精锐,现在被敌人一口气杀光,石崇不可能再两三天内再次组织大军,更何况洞口虽然未闭,但由于元始炮的轰击,空间应该处于高度不稳定的状态,勉强要尝试通行,等若冒着生命危险,智者所不为。

只不过,公瑾并不敢否认,换作是自己,确实有可能冒着危险,把握这最后的两三天再运来些什么,因为这是一去不复返的重要机会。

(白起机关算尽,可以说是算无余计,他应该可以设法关上通道入口,以防魔族利用,之所以不关上,是为了别的理由吧…)

这才是公瑾最在意的一件事。运转斋天位的绝顶天心,公瑾检视整个空间的天地元气,方圆百里之内仍然震荡不安,但是在这以外的范围,自己能力所能够探查到的最远方,天地元气的流动却异常和缓,自从日本陆沉、风之大陆能量系统崩坏后所未有的和缓感觉,如今已经再次出现,显示崩坏的能量系统已获得一定程度的修复。

当初,金鳌岛系统计算出的救世答案,是利用生物能量,还命于天,矫正混乱的自然能量。通天炮的轰击、千万人命的瞬间毁灭,是这条方程式不可缺其一的两大元素,为此,自己预备作一个杀灭千万人的冷血凶手。

不过,两大元素虽然不可缺其一,但却可以代换。元始炮的出力等同通天炮,最后那一炮爆炸而发,威力可能还有过之;魔族的平均寿命比人类长得多,生命能源也强得多,更别说这百万大军是预备进攻人间的特选精锐,虽是百万之数,但以祭品的品质而言,大概也抵得上近千万的人类了。

(呵…真可笑,令我痛苦许久的事,在白起眼中看来,是否就是这么不值一哂呢?)

石崇利用通天、元始对击的能量,开启境界隧道:白起却利用石崇的百万魔军当祭品,修复正崩溃的风之大陆。而同时被这两个人算计与利用,素来自负的公瑾感到脸上发烧,这种令他自觉卑微的感觉…非常不好。

回头望向另一边的天空,曾经像是一尾绝世巨鲸,雄霸整个天空的金鳌岛,脱不了枯、荣、盛、衰的必然经过,在完成了他此次出世的应尽任务后,如今轰然爆炸,在天上解体,变成无数的金属碎块,砸向地面。

(朱炎…)

念及这名追随自己多年,始终扮演忠心部属角色的友人,如今不知生死安危,但是从金鳌岛爆炸的声势看来,想来是凶多吉少。多少艰险大战,他都曾陪自己一路走来,如今更因此战死沙场,说来自己对他实在负疚良多。

(不该这样的啊,他是应该要被保留下来的人才,如果有人该死,那也不应该是他,而是…)

但命运就是这样难测,尽管战前自己煞费苦思,为着朱炎与其他追随自己的部属留好后路,可是到了最后,他们没有一个人用得着这后路,全都随着金鳌岛的毁灭而消失。

该留下来的人都不在了,那一早就抱定必死之心的自己,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金鳌岛毁灭,中都城几乎被夷为平地,市民们应该都逃匿到地底去了,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守护这些人,为他们而战,可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战下去,不能作战的自己,该何去何从?

回海牙吗?即使自己不曾真的对百姓下手,但却曾经有过杀害千万人的计划,这样的自己没有资格再去当什么大元帅。

继续去辅助旭烈兀吗?以他的本事,这种场面伤不了他,多半也是躲在地底吧,之后他应该会与雷因斯联合,共创新局面,曾杀过雷因斯很多人,如果自己继续站在他那边,只会造成不便而已。

认真说来,这些理由其实都是借口,真正令自己不知何去何从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从未想过,这一战之后自己还会生存下来;活着的自己该做些什么,这些东西根本不在最早的计划中。

最早自己研究四大地窟,希望将大量释放的天地元气反吸回地窟,令天位武者从风之大陆上消失,消除这块土地上的动乱源头。金鳌岛上的电子系统,令自己在这研究上大有进展,却也因此发现天地元气的能量循环被破坏,风之大陆即将崩毁,之后当自己决心杀生救世、还道于天,自己心中就有很强烈的求死念头。

要塞对要塞的双炮轰击、郝可莲的叛变与暗算、与兰斯洛的全力战斗,自己其实有很多机会在这场战争中丧命,但即使自己始终冲在最前线,此刻战争结束,却保有性命,想要保护的那些人却壮烈捐躯了,这是何其讽刺的一个收场?

如果时间再早一点,自己会考虑自杀的可能性,但现在却不会。在亲眼目睹了石崇与白起的计谋,深深觉得自己技不如人的此刻,自杀只会让自己觉得死不瞑目,怎都不会接受这样屈辱的死法。

已经错过最佳的死亡时机,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不只是公瑾在思索,对面的泉樱也是思潮如涌。她来得晚,不清楚丈夫与公瑾师兄之间发生过什么,看两人身上的血迹,应该是大战了一场,但丈夫却跪在地上,用这耻辱姿势向公瑾师兄求恳…应该不是为了求敌人饶他一命吧?

这个想法说来荒唐,但是以丈夫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自己嫁鸡随鸡,碰上了这个无比尴尬的场面,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二师兄。”

泉樱唤了一声,轻轻的声音,里头却有坚决的意味;她抢站在丈夫身前,纤手牢牢握着朱枪,表现出保护丈夫的决心,这点公瑾虽然心情不佳,却也绝对感受得到。

“紫…泉樱,你是我的对手吗?”

听到公瑾冷冷地问了一句,泉樱有点耳根发烧。过去自己曾经和公瑾师兄激战过一次,那次也是为了保护兰斯洛而战,最后自己略逊一筹,败在师兄手里;事过境迁,自己武功较诸昔日大有进步,但二师兄的武功却远超过自己,现在要动手,只怕所逊的绝不只是一筹。

“不是。二师兄的斋天位力量举世无双,小妹自然不是对手,但二师兄你与我家夫君两败俱伤,现在还有几成力量?而且,以斋天位的自愈异能,却止不住你腹侧的出血,这想必不是寻常伤势,如果不是高段魔法,就是猛烈毒物…你与毒皇一脉的高手战了一场吗?那你如今身有毒患、实力未足,我不是没有胜算。”

泉樱兰心惠质,观察透彻,这份细腻心思远非兰斯洛能比。兰斯洛与公瑾恶斗大半天却没发现的破绽,已经被泉樱找了出来。

“哼!巧妇伴拙夫,真不知该算天意还是报应…”

自天上坠落的魔族焦尸,有部分坠落在附近;公瑾看了泉樱一眼,道:“让那个男人起来吧,要战要走,在开始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他。”

泉樱正在等的就是这一句,听了连忙后退一步,看兰斯洛并无反应,以为他伤重之下无力站起,便伸手搀扶,哪知道手才碰到他皮肤,兰斯洛虎躯一震,仿佛如梦惊醒,整个身体猛地拔起,由趴跪在地的姿势强翻了一个觔斗,双腿重重落地。

“怎么了?铁面老兄还在吗?刚刚沙暴,我跪着跪着不小心晕过去,后来就一直睡,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连珠炮似的发问,兰斯洛看来精神奕奕;泉樱又好气又好笑,取出手绢替他抹去嘴角流涎,然后指指旁边,让兰斯洛顺着她手指方向,望向冷眼站在一旁的公瑾。

长期注意兰斯洛的行动,公瑾对他天马行空的行动模式虽不适应,却能接受,因此没有发怒,反而注意到另外一点。自己在能量风暴中全神运功疗伤,兰斯洛虽说昏睡,但却符合先天养气的上乘法门,斋天位异能于无意识之间发动,又没有毒患之累,一觉醒来,伤势痊愈大半,看来状况还比自己要好,这样一来,如果战端再开,自己再没优势可言。

(天意流向果然归属于他这一边,这样的得天独厚…)

之前的公瑾可能会感到愤怒,但现在他觉得很心平气和,因为从某个角度来看,老天之所以特别独厚一个人,或许不是毫无理由的。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突破,进入到斋天位的?”

“啊?”

泉樱大吃一惊,这些日子她与兰斯洛朝夕相处,从不知丈夫竟有如此突破,难怪他可以与二师兄恶斗良久,当下又惊又喜地望向丈夫,却发现他也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斋天位?我有这么了不起吗?啊!难怪刚才你一直没对我用万物元气锁,我就奇怪自己今天状况怎么那么好,每一拳都特别有力,如有神助,原来是因为我进入斋天位了,哈!”

比之前公瑾所受到的震撼更甚,泉樱的下巴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唯一想说的话,就是“你与妮儿小姐果真是兄妹”。

“唔,我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进斋天位了啦,但我想我知道那个理由是什么…”

如何进入斋天位,这应该是天位武者梦寐以求的一大武学秘密,尽管每个人的秘诀不尽相同,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得知他人之所以晋级的理由,不但有可能帮助自身修为,还可能凭此找出敌人弱点,日后战场上致敌死命,所以泉樱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让兰斯洛别回答这问题。

不过,生来迟钝的兰斯洛,这次却敏锐地察觉到,这次将是一个难得机会,如果自己把握住了,让众人疲惫已久的战斗可以告一段落,所以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对你很钦佩,不管你为人如何,以一个武者来说,你的力量真是天下无双。你我都知道,力量不是凭空得来,所以我必须让自己认同你,正视你的付出,才能理解你强的理由,才有可能击败你。”

“我看过王五师兄与你战斗的纪录。要战胜你,就要做到你做不到的事,他选择的方式是和你比拼风险,谁能冒险催升力量,谁敢在战斗中承担更高的风险,就能获得胜利,那场战斗到最后是你赢了。我有我爱的女人,也有我的亲人、朋友,我也很喜欢我的国家、我的世界,我无法像你一样毫不留恋,如果要比拼命,我一定赢不过你。”

“在北门天关,有人告诉我天位力量的奥秘,就是能够面对自己,不被恩怨情仇蒙蔽慧心。这让我发现,如果我要战胜你,就不可以抱持着仇恨之心与你决战,之后…这就是我所做的事。”

寥寥数语,却在公瑾心中掀起惊天巨浪。不抱持仇恨之心去作战,说来简单,却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知道那究竟有多困难,对公瑾来说,就算是突破至斋天位时的苦练,都比这容易。

忽然间,公瑾稍稍能够明白到,为何天运归属于眼前这个男人,而不是自己了。

“…你向我下拜时候所哀求的话,是否还算数?”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