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十六集 第三章 最终登场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十六集 第三章 最终登场(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中都皇宫

“…所以,一直以来,有件事情确实是被弄错了。人类都以为是奸臣愚弄皇帝,才造就了乱世;其实不管当家的是人类或魔族,若无昏庸皇帝放纵,又怎会有奸臣误国?”

很简单而浅显的道理,但却没有人想通这一点。自从槿花之乱以来,离奇创下丰功伟业的石崇,就吸引住各方强权的目光,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困惑于他的神秘出身,觉得其中必有问题,但当各方势力都把警觉心针对着石崇时,没有人会去怀疑一个无能而黯淡的艾尔铁诺皇帝,察觉到其中隐藏的秘密。

对于局势的掌控权,慢慢倾倒到魔族这边来。多尔衮霸道狂傲,本来不可能听命于人,也不屑与石崇合作,但胤禛许以天魔功的秘诀,助他掌控整个人格,他便以盟友身份,与石崇合作行动,还授业于鸣雷纯,教授她部分武学。

胤禛的行动不只是针对敌人,也同时处理掉魔族内部的不稳因子。效忠于前任大魔神王,拒绝对他称臣的魔族高手仍有不少,诸如梅琳、隆?贝多芬都是例子,所以胤禛遣兵消灭终止山中的逆贼,一面也设计这些不稳份子与人类互斗。

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便是效忠前任魔王的死硬派,*着多尔衮的设备援助,成功令这名逆贼与大敌卡达尔同归于尽。之后,皇太极的弟子兰斯洛迅速崛起,这点固然大出魔族意料之外,可是策划月贤者与弟子反目的计策,却获得成功,至此,人间界最大的屏障已经被铲除殆尽,而且完全不耗魔族一兵一卒。

“但有一个强敌,是九州大战时候不存在的东西,令我方经验派不上用场,平添了不少误算。这次与白字世家交手的过程,相信会令所有魔人铭记于心,呵…这也是我本身的失策,明明已经为了白家,作我重临人间的初次出手,却没有铲除祸根,才有今日的结局。”

平淡的语气里,有着一丝难言的悸动,旁人不明白那是为什么,只有妮儿凭着血缘间的感应,本能地知道,胤禛是因为回想到那次重临人间界的初战,心情激荡,而一个极不合理的错愕念头,在妮儿脑中一闪而过,尽管觉得不可能,她还是叫了出来。

“…杀…杀白无忌的人…就是你!”

一句话说出,泉樱与源五郎俱是大吃一惊,第一个反应是觉得不可思议,但胤禛的神情却让他们明白,妮儿说的话是事实。

妮儿的机灵颇出胤禛意料,更让他回忆到当时那一场短暂交手,白家第六艺的威力委实惊世骇俗,自己最后发出的一击赫然只能重创他,却仍让他保住了一命,但自己终于明白,他倒地那一瞬间,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白无忌的倒下,兄弟间的血缘感应直接刺激白起,令这绝世奇才由昏迷中苏醒。一昏、一醒,一死、一活,或许这是白无忌瞬间反应布下的局,在倒地的刹那,因为明白兄长将会接替自己掌握大局,所以才笑得如此安心。

(白家这两兄弟,真是可怕…)

胤禛望向天空,犹自看得见白起的杰作,那确实是狠辣之至的一记复仇,百万倍地讨回弟弟的血债,假如早知道这一点,自己就不该因为他重病垂死而减低戒心,该像处理白无忌那样,亲赴恶魔岛去把他处理掉。

(不,更早,雷因斯内战的时候,就该解决掉白起的…)

自己与白起其实很早就有过接触,雷因斯内战时,将自身能力彻底解封,武中无相全力施为,天心意识极限突破,一时之间天下无敌的白起,曾经察觉到隐身在中都的自己,对这不知名的敌人发出挑战讯息;自己当时伤势并未痊愈,魔族诸项大计也还没到可以曝光的地步,但因为有感好对手难得,还是以天心意识做出回应,同意他的约战,只不过兰斯洛等人的顽强奋战,终于令白起殒落于内战中,使得这场约斗没有机会实现。

后来白起苏醒,自己要杀他本是轻而易举,但终是惋惜一名绝世高手沦落如此下场,加上与白家第六艺的激战牵动过往内伤,所以便没有对白起采取行动,反正他只比死人多剩下一口气,就算不处理,应该也没有什么作为。

轻敌大意,果然就要付出代价,结果就是眼前的惨烈景象,百万魔族同胞成了元始炮的最后牺牲者。花了两千年时间筹备,偌大的心血与人力,魔族入侵人间界大计就在跨出第一步的瞬间,被狠狠打断一条腿!

换做是别人,可能会觉得白起很高明,只是利用敌人计策,在最后关头稍稍使个变化技俩,就获得漂亮大胜利,但胤禛却看得出白起的穷智竭力,因为白起知道胤禛的存在,所以更明白他只有唯一一次的出手机会。

出手一次,如果不能成功,或是成功所带来的胜利不够绝对,那么产生警觉的胤禛就会不顾一切风险,亲自去恶魔岛杀他。因此,白起就只能战战兢兢,牢握着手中仅有一枚的筹码,谨慎地等待着下注的机会,绞紧每一分神经去思考,把所有变局考虑过千遍又千遍,这才孤注一掷,把所有希望赌在这次机会上。

结果白起赌赢了!输家的苦酒由所有魔族共同分享,必须要担起轻敌责任的胤禛,本该立即赶赴西西科嘉岛,将这个魔族大敌杀掉,但胤禛却因为要正式现身应敌,分身乏术,加上随后传来了白起的死讯,这让胤禛感到自己又被算计了一次,连复仇的机会都得不到。

(可是…真有那么巧的事吗?白起那样的人杰,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吗?轻敌一次可以,如果被诈死之计给蒙蔽,那就是无能了。)

胤禛已经决定,当这一战告一段落后,会亲赴恶魔岛确认白起的死讯;对付白家人,再也容不下半点大意的空间。

“…该说的话说完了,秘密埋藏在心里久了,还是说出来好过一些,谢谢几位陪我打发这段无聊的等待时间,现在…该是处理一些琐碎事的时候。”

胤禛站起身来,一袭黄袍随着步伐飘动,之前黄袍上绣纹的五爪金龙给人感觉庸俗而无神,但在魔气加身,整个染成黑色之后,血红眼瞳的黑龙却散发无上威严,一如它的真命之主,缓慢压迫向面前三人。

在这三人之中,纯以力量来说,妮儿的力量本该最强。但过去每场战斗都能爆发出惊人实力的她,此刻却被“不稳定”所害,不复见平日的爆发力,更糟的是,受到天魔功强弱之分的先天克制,她就像遇到了天敌一样,浑身不停地颤抖,几乎连头都抬不起来,竭力调整着呼吸,想要控制回自己的身体,抗拒那股俯身跪倒的冲动。

妮儿的状况,她身后的源五郎全看在眼里,暗叫不妙之余,却是毫不意外。天魔功对上所有魔族都有这样的优越压倒性,若非如此,也不能称皇魔界千万年,魔界武者若想要对天魔功正统继承人高举叛旗,都要配合其他功法或合击阵势,先破去这种先天上的恐惧克制,否则根本没有作战的余地。

眼下不能再指望妮儿发挥战力,最强的兰斯洛又已经被奇袭击倒,能够动手的只剩下自己与泉樱,但是该如何动手呢…

由于距离*得近,当源五郎把注意力集中在泉樱身上时,赫然发现一件奇事。

己方三人都在强大的魔气笼罩下,修练天魔功的妮儿甚至毫无抵御之能,直接就被充满恶意的魔气入侵体内,自己也要运功抗衡,但泉樱身上却出现一股能量,不属于她本身天位之力的能量,正一点一滴化解着侵身的魔气,令她所受的影响反成为三人中最小。

(对了…她修练过苍龙心法与焚城枪,龙族本来就是抗衡魔族的天命御史,属性针锋相对,这些魔气反而刺激出她的天命潜能…)

源五郎所发现的东西,泉樱并没有很清楚意识到,虽然身上受到的魔气束缚逐渐减轻,但她还为着胤禛所说的诸项秘密而震惊,脑里虽然想着不能不战而溃,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寻找破绽,敌人都像是一个永不能打倒的无敌魔神,巍峨高耸,自己怎么拚命都是枉费。

就在她意志力最脆弱的一刹那,心中陡然一震,听到了源五郎传递过来的讯息。

“不要放弃啊!人魔之争,从远古时代就进行到现在,魔族始终是那么强大,但我们到现在都没有被灭绝,就是因为我们从来不放弃希望。”

这个阵前打气让泉樱镇定下来,但是毫无胜算根据的喊话,对于泉樱这样的理智个性丝毫派不上用场。

“注意到胤禛说的话了吗?我们只是他打发等待时间的前菜,不是正餐,意思就是他还另外有足以威胁到他的对手,这家伙不是天下无敌的。冥冥中运行的自然法则,这世上不会出现真正所向无敌的最强者,一定有某个力量可以与他制衡,而且正在往这边来!”

合情合理的分析,确实让泉樱松了一口气,在眼前的黑暗中看见了一丝光线。

“原来如此,那我们该怎么做?采用拖延战术,等待那个力量的出现吗?”

“不,对手可是大魔神王啊!抱着这种想法去作战,我们可能连十招都撑不到,要与他战斗就必须全力以赴,脑里不可以有着拖延的念头。泉樱,想想你所挚爱的人,你愿意为他们做到什么地步?即使今天我们三人都要死在这里,但如果我们能令胤禛消耗几成力量,届时他的天敌到来,就能对他造成致命打击,那我们所关心的人就会平安无事,这样说…你明白吗?”

泉樱本来就不是怯懦胆小的女子,尽管行事重视理性,但听了源五郎这番分析,胸中豪气陡生,正要有所回应,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大笑。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比起两千年前,人类似乎进步得多了,当年的人类如果有这等胆识与见识,我对敌人的评价一定会高得多…但是,我的老朋友,你该不是打算唆使战友舍命死战,自己却作着保留吧?如果是这样,我会对你非常失望。”

天心意识监控全场,胤禛赫然能够听读源五郎与泉樱之间的心语传讯,一字不漏地掌握他们的企图。

“在这里的人,有我的天命宿敌,有我的血亲,也有我的旧识…三个都是有趣的人,在我的魔气锁缚下,有人彻底受制、有人凭着自我力量抵销封锁,唔…居然还有人假装受制,或许是想试试奇袭手段吧!”

说话声中,大魔神王的身形一晃,鬼魅般出现在源五郎身侧,一记直拳猛朝他腰间击去,速度奇快,力道也是雄浑强横,萦绕着黑气的天魔重拳眼看要将源五郎拦腰打断,理应仍受着魔气钳制的源五郎却闪电动手,双臂水平下切,毫无花巧地与敌人对拼了一击。

“碰!”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