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二卷 第一章 汝本为魔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二卷 第一章 汝本为魔(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魔界终止山

在稷下城的时候,兰斯洛听过很多有关这个男人的事。他从白家所保留的纪录影片中,看过这个男人的样子,也听过他的声音。

白字世家对这个男人的文字纪录不是很多,却全都是由小草亲自执笔,白起和白无忌似乎有意把这工作留给妹妹,作为她与父亲唯一的联系与追思,这些工作即使在小草卸下女王职位後,仍然没有终止,连带也让兰斯洛有机会了解这名从未谋面的岳父大人。

尽管远杨海外,但白军皇之名在白字世家中仍有崇高地位,当年恶魔岛上一场政变,白军皇手下势力被诛戮殆尽,照白家过往成王败寇的定律,他应该只会留下一个耻辱之名,然而,无论是白起,或是白无忌,都无意贬低父亲的地位,扭曲事实,所以恶魔岛的白家子弟都仍有个清楚认识,那便是上任家主之所以远走海外,并非是战败而逃,仅是他对白家霸业失去兴趣,飘然远去。

如果父亲是个软弱无能的瘪三,从他手上篡夺权力的自己就没什麽了不起了,白家两兄弟都很清楚这道理,除此之外,他们也藉著称颂父亲能力的机会,作为对父亲的缅怀,尽管此生可能再难见面,但彼此的灵魂、志向,却透过共同的血缘来传递。

「真是好遗憾呢,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爹爹,大哥与二哥也很少谈起他的事,不知道爹爹是个怎样的人?」

其实从白家的极秘资料中,就可以清楚窥见,白军皇绝对是个恐怖的狂人,若非当年政变成功,以白军皇的才干、武功、智慧,还有巨大的野心,今日风之大陆的历史肯定会改写。只是,纵然小草知道这些,但她出生的时候,白军皇便远杨海外,从未有机会能见父亲,令她始终对此引以为憾。

之前,兰斯洛自己也没机会见到白军皇,对於妻子的问题自然无法回答,不过这个情形却从此刻开始改变。

白无忌的倒下,唤醒了白起,但白起与小草先後遭难,白无忌仍旧昏迷不醒,这让人以为白家的血缘羁绊终於失效,却没有人晓得在魔界的终止山,这名可能是目前白家首席战力的前任家主,自海外翩然回归。

当兰斯洛认出了眼前人的身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真正使他错愕的东西,却是白军皇的力量。天心意识所感应到的讯息,白军皇的气势并没有很强大,甚至没有斋天位力量,据说当年他离开恶魔岛的时候,就已经有天位修为,难道这些年来颠沛流离,力量反而毫无进步?

兰斯洛的疑惑,没有逃过这个男人的眼睛,而他的反应出奇直接,迳直问道∶「我的力量不强,所以你觉得我很弱吗?」

「不,我并不这麽想。」

若纯以力量来看,白无忌甚至没有进入天位,但当他以地界力量催运比小草更精纯的大梵炼狱刀,杀伤力不仅是惊神泣鬼,就连堂堂大魔神王也要退避。此事如今已然轰传天下,令得白字世家的金字招牌无人不惧,兰斯洛当然心中有数。

「聪明,或许是连串战斗的经验,给了你这样的智慧吧。这省了我不少事,否则和你说话就是浪费时间。」

一如纪录中的高傲,白军皇并没有对兰斯洛和颜悦色,事实上也不需要,兰斯洛对这名突然出现的岳父,心里只有一个问题∶他为何而来?

白军皇并没有明确回答,而兰斯洛也想不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变化,就在两人会面的不久之後,他们一起来到离终止山十里处的深潭,坐在潭边,手里分别拿著一支钓竿,往溪中抛饵垂钓。

「唔,您或许不知道,这个潭里有┅┅」

「我只是来这里钓鱼,不用知道其他的事。」

白军皇随手一抛,鱼线扯个笔直,马上有了收获,跟著「哗啦」一声,长逾十尺的巨影破水而出,赫然是一苹狰狞凶恶的金鳞怪鱼,齿利如刀,想要扑击过来猛咬,却被白军皇扯著丝线往後摔,重重砸在地上。

兰斯洛听那头怪鱼落地瞬间竟没了声息,知道白军皇用上了某种手法,似是金刚压元功,又像是其他武学,一时间竟然辨认不出。

(真有那麽巧,离开十几年的人突然回来,而且还跑到魔界来?会不会是敌人的诡计冒充?嗯,有必要试一试。)

兰斯洛转念一想,恰好手上钓竿也有反应,同样一头大鱼上勾,兰斯洛振腕一抖,天魔劲透著钓竿发出,当十尺鱼身被拉出潭面,千百天魔刀竟然破体飙射,将这十尺巨鱼切剖得支离破碎,骨肉分离,刀势太快,怪鱼的骨架赫然还能活动,在空中不住摆动弹跳。

简单的动作,却是兰斯洛显示自身实力的动作。天魔功本身霸道无匹,千百天魔刀齐放,中招的目标物会炸得乱七八糟,如果要做到切割效果,剔肉留骨不取命,就要把天魔劲的威力逼在锋口不散,这需要极高的天心意识驾驭,换言之,没有斋天位修为绝难办到,这点证明了兰斯洛的进境,而天魔刀切割怪鱼後,其势未止,波及四面八方,赫然也往兰斯洛与白军皇这边回击。

天魔劲出自兰斯洛本身,稍微一下吸气动作,天魔刀便被他吸纳回去,但是击向白军皇的天魔刀却高速射向目标。兰斯洛相信以白军皇的能为,必然不会跳起逃躲,而只要他出手挡架,或是以护身真气硬接,自己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黄金刀芒锋锐射来,白军皇不闪、不躲,甚至也不出手拆解,兰斯洛以为他要*护身真气硬挡,却陡然见到一幕惊人奇景。

白军皇好好坐在那里,但整个身体却蓦地「淡」了颜色,彷佛只是一道模糊不清的投影,而十多道天魔刀环竟然透体而过,瞬间穿透白军皇的身体,回转了一个弯,朝右侧的兰斯洛飙射而去。

(啊!这套武技是┅┅)

天魔刀发自兰斯洛,虽然这样迎面斩来是突然了些,但他随意一下吐气,便把天魔刀重纳於体内;真正令他惊讶的,是白军皇所显露的神通。

兰斯洛曾听李煜提过这样的武技,在遥远的异大陆,有一套源自天武圣功的旁支武学,能引自然元素为护身气墙,练到颠峰境界,甚至能在周身扭曲次元断位,令千刀万刃看似透体穿过,却是被导入混乱次元,不能伤害本体,眼前白军皇所用的显然便是这套奇功。

「异大陆的武学,确实别开生天,有些异想天开的地方,比之我白字世家的武技亦不遑多让,可惜┅┅可惜几块大陆之间的隐形规律限制┅┅」

白军皇喃喃自语,似乎在感叹些什麽,但却是兰斯洛所听不懂的东西,不过在他出言发问之前,白军皇却已回过神来,先问了一句。

「潘朵拉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整理成报告,我已经看过了。你如今已经晓得深蓝魔王的秘密,晓得爱新觉罗皇族从何而来,但你又是否知道天魔功的源头?」

「天魔功的源头?不是深蓝魔王创造的吗?」

「哈哈哈,要这麽说也可以,但你知道深蓝魔王是在什麽情形下创出天魔功的吗?」

兰斯洛本要回答「在仇恨所有人类的心情下」,但白军皇会刻意对此提问,答案必定不会这样简单。仔细想想,白军皇这些年居於海外,就算情报再怎麽灵通,也没可能比魔界住民更了解深蓝魔王,更何况事情相隔千万年,查证考据已难,除非天魔功的源头是来自海外,他才能带来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

这麽一想,一个答案猛然浮现脑中。

「天武圣典!天魔功的源头,是那套天武圣典!」

一语命中中心,素来自傲的白军皇也为之愕然,摸了摸下巴的假子,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看来,这个猴子女婿并不如传闻中的那样傻头傻脑,或许┅┅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儿,确实继承了她已故母亲的智慧,慧眼独具地挑了个好丈夫。

「人们都说,天武圣典是天下武学总纲,鲲仑世界的一切武学无出其右,天魔功的源头,就是那里吧?」

如果不是因为小草曾对兰斯洛说过天武圣典的真相,他是绝不会想到这一点的。

雷因斯的古籍记载,天武圣典并非书策,而是一块巨大而透明的石壁,人称「智慧石」,又称「希鲁哈斯之眼」;能够打开生物的灵智,启动潜能,只要生物具有某种程度的潜能,它便能将之开启,突破原本界限,开出一片开阔天地。

传说中,鲲仑世界的过往英雄们,许多人都曾经在天武圣典之前参悟,因而创出属於自我的无敌神功;日、月、星三贤者也曾一同探索冰城「雪歌」,从天武圣典中得到好处。如果从这些实例来看,天魔功源自海外,似乎没有那麽不可思议,但是兰斯洛想通这些关键时,还是被自己的发现给吓了一跳。

「深蓝魔王究竟是异大陆人士,亦或是如三贤者那般前往异大陆求武,这点如今已经不可考。但是根据雪歌那边的纪录,他确实是在雪歌城里面壁,藉由希鲁哈斯之眼的辅助,创出天魔功,并且将天魔功心法於雪歌留下纪录。」

「天魔功心法在异大陆有纪录?可是,不是说三贤者也曾到过那个冰城,为什麽他们┅┅」

「天魔功心法在数万年前,被圣城的叛徒所窃,运往冰之大陆,三贤者前往圣城时,已经见不到天魔功的遗刻,它是在最近几个月的战争中才回收成功,令天魔功初始版本重回圣城,其中也包括┅┅你们遍寻不获的最後奥秘。」

一句话解释了兰斯洛所有的困惑,也将他的希望整个带了起来,可以匹敌胤的最大利器就在眼前,白军皇果然带了一个超级大礼回来;然而,白军皇却没有马上说出的意思。

「除了风之大陆,天魔功在冰之大陆也有流传,成为当地的王者武学,令我的朋友们吃了很多苦头┅┅历经千万年来的无数战斗仍屹立不摇,天魔功可以说是千锤百链,但也证明它并非无敌,谣传在四块大陆之一的黄土大地上,存在著克制天魔功的奇异武学,可惜时间不够,我们来不及把那答案挖掘出来。」

白军皇道∶「天魔功心法的最後一段,我已经替你带来,可是能发挥出多少作用,这点我就无法预估了┅┅记得一点,当初深蓝魔王创天魔功的时候,是*领悟。天魔功能在你手里发挥多少威力,就要看你怎麽去回答那个问题。」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