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二卷 第四章 意外前锋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二卷 第四章 意外前锋(1 / 2)


这场人类与魔族的最终大战,在开战三刻钟之後,人类终於将主战力投入,点燃了最灿烂的战火。

「分路进击,可以有效扰乱敌人部署,避免拦截;但对方是大魔神王,在这种时候分散战力,是自杀的行为,所以┅┅」

源五郎所使用的道具,是太研院在改良T1000时候意外开发的副产品,如同弹珠般的小圆球,却能够在短时间内散发高能源,让使用天心意识扫描的武者们产生错觉,乍然感应下,好像有众多天位武者一起攻来,源五郎预备使用这个道具,把敌人的驻防调开,不要被他们给浪费力量。

妮儿道∶「小爱菱还真是个好帮手,有她在,後勤工作很*得住呢。」

「确实,这个技师比百败军师要*得住。」

「棉唆!要嫌我脑筋不好,你就自己策划啊!」

源五郎反驳海稼轩,後者并没有什麽反应,因为自己的策划能力并不会比友人强多少,说到底,自己与他都是杰出的武者、勇猛的战士,但却不是优秀的策划人才,这点从九州大战时期就是如此了。

众人的策略,是集中力量打击胤,至於胤的所在,那完全不是问题,大魔神王这时候不会离开不死树,只要顺著那巨大的树干追踪,很容易就能找到胤。

「千万记住一点,就是行动的时候不要分散!」

回看身旁众人,源五郎深切感觉到己方的力量并不足够,虽然三名斋天位武者堪称强大,但能否对太天位造成威胁,怎麽看都觉得没有把握,只能尽可能把力量集中,拼著牺牲的觉悟,尽力一战。

当五个人开始冲锋,太研院所开发的诱导装置也同时启动,天心意识的感应,只发现周围刹时间出现几十个天位反应,魔族的武者群顿时大乱,一面应付轨道光炮的袭击,一面前往拦截,但却正中源五郎的计策,因此让防线被拉得更开,源五郎等人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侵入昆仑山。

不过,顺利的进展却也到此为止,进入昆仑山的源五郎等人,才一冲进去,就骤觉眼前一片黑暗,虽然说昆仑山内本就是漆黑一片,但这片黑暗却给人不寻常的诡异感觉,源五郎和海稼轩两个有术者身分的强手,更是率先有了感应。

(这是┅┅魔力波动┅┅不妙!)

想到稷下城里那场惊天动地的决战,胤本身除了武功天下无敌,也是一名杰出术者,如果在他前往不死树闭关之前,就预先在昆仑山内设好魔法陷阱,这确实可收奇兵之效。

(不过,堂堂大魔神王,居然也要用这种小手段来削减敌人战力,这还真是看得起我们,或者┅┅进行不死树操控术法的他,本身真的处於虚弱状态,所以才要布下陷阱┅┅)

面临逆境,源五郎努力让自己维持冷静,用心去思考,这是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做到的事,但是这份努力究竟有多少效果,就暂时是个未知数了,在一阵短暂的晕眩感过後,陷入黑暗中的五个人被魔法传送,分散到昆仑山内的几处地方。

「唔┅┅似乎成功了啊!」

传送型的魔力陷阱启动,正在施法掌控不死树的胤立刻生出感应,望向身边的儿子。

「你的计策成功了,敌人被分散拆开,现在正散落於昆仑山内。」

旭烈兀瞥向父亲,尽管他相信只要自己开口问,父亲一定不会对自己说谎,不过单从表情来看,他确实看不穿父亲的「高深莫测」,计算不出正受到不死树施法拖累的父亲,究竟还剩下几成实力,这一点┅┅想必敌人那边也很苦恼吧。

「这没有什麽值得高兴的,我方整体战线仍在溃败,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敌人与你的力量相差过大,这种陷阱根本不会成功,我只要想到魔族阵营中除了你,没有别人能做到同样的事,就没有高兴的馀裕。」

「唔┅┅不值得高兴,这点倒是说得不错,因为这个陷阱根本不是为了我方而设,这点实在让我这个做父亲的人有些感叹。」

昆仑山内的魔力陷阱,是旭烈兀早先回归的时候,第一时间要求胤施布下来的,虽然说是为了有效分散敌人战力,但胤却觉得儿子的心思没有那麽单纯。

倘使敌人把精英战力集中一处,冲上不死树来决一死战,有可能对全心施术的胤造成重大威胁,但反过来说,腹背受敌的胤为求稳定状况,誓将毫不留手地重招杀敌,双方的死伤一触即发。如果把敌人的战力分散,逐个杀来不死树,以胤的实力,这些零散敌人丝毫不放在他眼里,解决起来容易得多,也许┅┅还有留人生路的可能。

在魔族的价值观里,这根本就是脚踏两条船的利敌行为,但胤对於这个儿子却不得不宽容几分。站在父亲的立场,胤感到遗憾,旭烈兀智勇双全,处世的柔软度远高於两名兄长,然而,过多的妇人之仁,这点却不为胤所喜。

「这是敌我双方决定性的最後战役,虽然尚未真正开打,但是来这里的人都是抱著必死觉悟,连朕也不例外,你想在这样的战争里头救人,难道以为自己救得了所有人吗?」

「我是魔人,不是救世主,让所有人都得救的这种想法,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抛弃了,不过┅┅还是有些东西,失去了我会觉得很可惜,既然留下来也没有太大的害处,何必非要摧毁不可呢?」

一面说话,旭烈兀也有了动作,起身离开不死树,以一种不接受任何拦阻的坚决气势,走向周围的黑暗结界中,消失了身影。

敌人被打散成五处,旭烈兀到底是往哪个方向前进,胤大概猜测得出来,不过目前最令他感兴趣的问题,则是好奇那五个人里头,谁会最先来到自己面前。

昆仑山的内部,本来就被西王母族布下许多魔力机关,当西王母族覆亡,这些机关并没有因此消失,只是废弃隐藏在山腹里,胤就是利用这些机关,才能够如此迅速地做出魔力陷阱,有效把敌人分散开来。

刹时间内,雷因斯的五人组被传送到昆仑山内各处,完全打散,但在各自行动的众人中,却有一个特异的存在,用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在山腹内行动。

「奇怪┅┅不是说有人会跟著我过来吗?怎麽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走路?剩下的人都到哪里去了?打大魔神王去了吗?」

走在黑暗之中,雪特人的表情看来十分错愕,源五郎在扔人下海的时候,有特别交代过任务,也是因为这个任务的特殊性,有雪才愿意独自实施。

「你登陆之後,什麽也不用做,只要找到那个大奶妖姬,然後看你高兴做什麽都成。」

「你要我去牵制她?」

「不然难道真的要你去单挑大魔神王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在出发之前,你曾经特别委托小爱菱帮你做了个雷达,专门用来搜寻大奶妖姬的,现在给你机会施行任务,这不是很好吗?」

说来很讽刺,但在这场战争中存著留手念头的,并不只有旭烈兀一个,源五郎也做著类似的考量。如果打不倒胤,众人全部战死沙场,那就什麽都不用说,但如果能打倒胤,除了旭烈兀之外,其馀的魔族强将皆不足道,郝可莲的生死也无关大局,她与韩特之间的恩怨,还是留给他们兄妹来处理比较好。

从战术上的考量,郝可莲武功不弱,各种稀奇古怪的用毒技巧,就算高她一个天位也要有所忌惮,目前人力吃紧,没有馀裕为她耗损战力,倘使用一个有雪就能把她绊住,这也是一个上佳的计算。

自从中都之战胤现身,有雪便不曾与郝可莲再见过面,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却是沙场相逢,他自己也不肯定会招来什麽後果,在成功登陆後,他立刻使用卷轴潜地而行,预备先找到人,再看情形来决定是否露面。

不过,事情似乎没有想像中那麽容易,因为本来还潜行得好好的,照著雷达所指示的方向前进,在进入昆仑山山域的瞬间,却突然像是碰到什麽巨大障壁一般,潜行中的自己骤觉天旋地转,脚下不稳,跟著周围便陷入了黑暗。

平常运用潜地术的时候,虽然也是黑暗,但却不至於黑到这样难辨东西,从这些异状来判断,自己应该是撞上了某种结界或法阵,受到那些东西的箝制。

「这是┅┅怎麽一回事?该不会是碰上敌人埋伏了吧?」

被雷因斯一方视为福星的有雪,其实自身的运道非常不好,虽然不至於每次走路都掉到水沟,可是每次出阵作战几乎都会碰到敌人陷阱,快要成了名符其实的陷阱触发机,对於这些事他也是早已习惯了。

没有旁人可以依*,也没有退路可走,只剩下往前的一条路,雪特人方自困惑,手上的搜寻雷达突然「哔哔」鸣叫,为他明确地点出了方向,或许是巧合,但在自己唯一的出路前,主要目标赫然也在那里。

「在前面┅┅只有往前头走了。」

停留在原地不动,只能一直被锁在黑暗中,有雪唯一的路就是往前探索,追著雷达所显示的信号,飞快朝那边抢奔。神行符增速,有雪脚下的速度不慢,很快就奔出老远,只见前方由黑转亮,渐渐露出了一点光亮,甚至出现了光源。

「出口到了!」

脚下加劲,有雪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当眼前那点明曜之光越闪越亮,一阵刺眼白光闪过,所有黑暗消失不见,有雪已经走出了黑暗的空间,而那些黑暗空间则在他奔出的那一刻消失,只剩下眼前的实在景物∶一棵枝叶茂密、硕大粗状得无与伦比的巨树,还有树底下仅有的两个人┅┅郝可莲与大魔神王。

这种场面的出现,到底哪一方比较惊愕就很难说了,郝可莲是因为战况不利,不得不抢著赶来此地,请示整体的作战方针。讲起来连郝可莲自己都觉得很可笑,虽说自己与同僚的武功差距不大,但放眼望去,自己确实是如今魔族在胤与旭烈兀之下的最强者,仅仅半年之前,这还是难以想像的情形,但如今却真实出现了。

当自己来到胤陛下面前,报告己方战线的败退窘境时,他的反应很淡然,什麽明确指示都没有做。这样的情形并不意外,因为以胤陛下的智慧,早该料到开战後会有这局面,倘使他有意要布置防御阵,只需作些指示或是派旭烈兀来指挥,断不会令魔族大军被打得这样手足无措,现在之所以变成这样,主要的理由┅┅应该是要藉此汰弱留强,作一次筛选吧。

魔族素来奉行弱肉强食的铁则,站在生存金字塔至高点的大魔神王为了保障自己权位,必须维持超人一等的实力,同样的,基於对属下素质的要求,魔王会时常发动大清洗之类的筛选,藉由生死实战,剔除老弱的瘀血,保留精英战力,有时候则是利用对外战争,有时则是举行内部的武斗大会。这些史事郝可莲自是熟知,也素来认同这种弱肉强食的实力铁则,强者生、弱者死,是每个魔界住民都该明白的东西。

然而,剔除瘀血的大动作,是不是适合一个贫血的重病患呢?魔族如今的总体战力,在历经多场大战重创後,许多顶层高手、人才为之一空,死的死,叛逃的叛逃,根本没剩下什麽人才了,在这种时候不进行培育,而是放手静观优胜劣败,这样子的大手术,对魔族真的好吗?最後所导致的结果,很可能就是除了大魔神王本人外,尽是剩下一些实力相距甚远的喽棉。

特别是,在这样的沉重压力下,就连自己也感到疲累了。过去自己一直深信不管遇到怎样的严苛筛选,自己都能在食物链中生存下来,不过┅┅人心非钢铁,终究是会累的,自己已经厌倦总是在这样的生活中度日。

「奶是追随朕多年的部属,应该很明白朕的想法┅┅」

没有作任何的指示,胤仅是这麽简单地说了一句,却在郝可莲心中激起无数涟漪,即使明白,但却无法接受,特别是她突然有种恐惧,就是生怕被眼前这个男人看透了内心想法。

(有这种想法,是弱者所为,如果被他发现了┅┅)

郝可莲从没忘记胤是一个多麽危险的人,所以这一刻的恐惧才来得如此深切,胤望向她的眼神忽然冷澈如刃,直刺入心,让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打著寒颤。

(或许┅┅属於我的抉择时刻,也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郝可莲无意识地握起了拳。幸运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来打断,旁边传来奇异的撕裂声响,一个人影从山壁的结界口中滚跌出来。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