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玄幻魔法
  3. 风姿物语
  4.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三集 第三章 战的理由(终结篇)
设置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三集 第三章 战的理由(终结篇)(1 / 2)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十七日昆仑山不死树

可能已经成为人间界最强战力的这对兄妹,与胤禛的战斗,成了最后的扭转关键。然而,面对胤禛的绝对力量,只能*追逐战游斗的两兄妹,说得直接一点,就是在到处逃窜。

兰斯洛的心里也很焦躁,这种战斗打下去,不晓得要打到什么时候,而自己的弟兄、妻子,都正处于危难之中,很可能就在自己游斗拖延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人遭遇不测了。不过,兰斯洛更清楚一件事,就是如果用半调子的心态来作战,一定很快就会被胤禛干掉,如果要从逆境中擦出胜机,就得有耐心,专心一意地贯彻作战。

而兰斯洛的这个认知,变成了胤禛的大麻烦。胤禛很难相信这头猴子居然能把游击战贯彻到这种地步,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决战求胜的打算,像是两只无头苍蝇般胡乱飞窜,拉远距离,不与自己正面接触,却不断进行骚扰攻击,远远地发天魔刀过来,当自己有追击的意思,他们又远远离开。

“你敢离开不死树吗?敢的话就追来!其实不死树的操控术法已经结束,有什么必要非守着不可吗?还是真的有什么秘密?”

兰斯洛的挑衅,让胤禛心头火起,但距离拉远之后,自己远程攻击的威力也稍微减退,虽然可以轻易击杀多数的高手,可是要搏杀这对兄妹就稍有欠缺,确实是相当棘手。

胤禛的远程攻击,尚且会遇到这样的困扰,兰斯洛和妮儿要作远程攻击,当然更加无望,可是,攻击的方法不只一种,普通的天魔功杀着,会受到距离影响,但却也有无视于距离的犀利战术。

“嘿!胤禛老妖,我记得上次在中部的时候,你曾经对我臭屁过,你以前捐钱给我,本大爷后来想想,还真的有这件事咧!”

那是在几年前,兰斯洛初到雷因斯接掌大权时,曾经以“把五色旗撤离西西科嘉岛,管他魔族入不入侵人间”的理由,向各大势力勒索,要求各大势力的首脑给付军费,以解决当时雷因斯窘迫不堪的财政问题。

想当然尔,当时的兰斯洛在各方首脑眼中,不过是—介不学无术的野蛮流氓,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更不会理会他的无理勒索,这个勒索计划等于是彻底失败。然而,这件事的尾声却有一个小插曲,在少数的几笔送来款项中,兰斯洛发现了艾尔铁诺皇帝的名字。

如果说,当时的兰斯洛,是一个没人看得超的流氓,那么身为艾尔铁诺皇帝的曹寿,就是一个没人把他放在眼里的废人。为何曹寿会捐大笔款项过来,那时候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亡国昏君果然胆小怕事,即使敌人只是隔着大老远放话恐吓,深宫中的他仍破吓得屁滚尿流,乖乖把钱送了上来。

那时候…没有人反对这个认知,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共识。

胤禛现身之后,震惊之余,人们都忽略了这件太过渺小的往事,不过却有人还记得。收了钱的兰斯洛,始终还记得这件事,并且怀疑当日胤禛的动机。

“你只是想要玩一玩吗?这个可能满高的,因为你不但是一个很闲的魔王,还是一个公认闲到发昏的无聊魔王,拿这种事情来玩一玩,道理上完全说得过去。但是…真的只有这样吗?”

兰斯洛抖着肩膀笑了起来,特别是当胤禛的表情渐转严肃,兰斯洛的笑容就得意到刺眼,让妮儿觉得哥哥可能掌握到了什么,所以才会笑得如此狰狞。

“中都城外一场大战,我发现到一些很不寻常的东西。你拖着重伤之身赶回来,为的是什么?你这么执着于铁木真,是为了什么?其实这两千年来,你一直想见他对吧?九州大战对很多人造成了冲击,你是不是想见到铁木真,对他说些什么?”

能够敏锐到察觉这些东西,兰斯洛自己也很惊讶。不过,中都之战过后,自己除了精进练功,确实也常常思索这些问题,特别是最近几日,这些想法不自主地流入脑海,每思索一次,就分外觉得里头透着不寻常的玄机。

回想起中都之战的经过,胤禛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特别,与王五师兄的眼神依稀有些相似,都是一种深刻而复杂的期待。耶路撒冷战后,自己从许多资料与耳语中,渐渐知道王五师兄的心病,终于明白他看自己的目光为何总在期待中,有着一丝哀伤的气息。

但是胤禛呢?

自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言,从没交情,更没血缘,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修练天魔功,他对自己有什么期望?又期望自己做些什么?

“九州大战时,你是魔族保守派的首脑,是因为你的叛变,才让铁木真在孤峰之战落败身亡。你的信念无比坚定,但时间却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两千年过去,你的信念还是那么屹立不摇吗?你没有迷惘、没有后悔吗?你想问铁木真什么?期望我回答你什么?”

最后一句问话,是这整串质疑的重心,这句话出口,似乎正以极大定力压抑心中怒气的胤禛,猛地爆发开来,怒喝出声。

“住口!”

一声吼喝如怒雷迸炸,纵使在连串流星火雨狂撼不死树的巨响声中,仍显得霹雳震耳,兰斯洛和妮儿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拔虎须的刺探行动,真的产生了效果。

以胤禛的理智与深沉,这样子怒喝一声,马上会察觉自己情绪失控,第一时间收慑心神,以冷静的态度面对敌人,不受挑衅。这是胤禛理所当然的作风,但是这一次,尽管他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失控与不妥,但沸腾的情绪却如怒江溃堤,奔流窜走,不可扼仰,令他放弃战斗地把话喊了出口。

“给我住口!你们这班小辈懂得什么?凭什么论断当年的事?他违背整体魔族的利益,妄想颠覆改变祖先千万年相传的大义,活该遭到这样的收场,朕将十四弟处决,是最符合魔族利益的作法,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是没有。但你也没必要对我们解释,我只是好奇,到了铁木真面前,你想说的还是这些话吗?”

兰斯洛不认为胤禛说的是实话。理智状态时的胤禛,心思慎密,稳重深沉,想要从他的话里听出什么、打探出什么,那都是千难万难,但此刻…就连兰斯洛这样的粗鲁汉子都可以清楚察觉,胤禛不但心已经乱了,而且更说着与心内真实感觉相反的谎言。

诚如白军皇所言,人们心中的遗憾,会慢慢转变成心里破绽,不管武功多高、力量多强,人们都会有不堪一击的弱点,寻隙而攻,再强的高手都会自愿失败。两千年实在是一段太悠久的岁月,坚强如胤禛,想法都可能产生变化,如果说人们越强硬地坚持某事,就代表他心里在该处越是软弱,那么,身为大魔神王的胤禛,其真实想法是…

“天啊!你对魔族已经没感觉了吗?那你这么多年搞风搞雨,搞到整个世界都快完蛋了,是为什么?没理由还搞成这样,你…你白痴啊?”

对上一名有野兽直觉的敌人,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妮儿甚至完全听不懂兄长在说些什么,远处的胤禛面色大变,彷佛心内最深处的秘密被整个挖掘出来,恼羞成怒的气愤感觉,让他不假思索便斩出一刀,金黄色的巨大刀芒呼啸扫来,直扫向兰斯洛与妮儿。

这种程度的攻击,兰斯洛早已有备,尽管看起来像是来势汹汹,但实际杀伤力却不如之前,明显印证胤禛此刻的混乱心情,确实影响了他的力量。

察觉了这一点,兰斯洛一面躲避天魔刀芒,一面更对妹妹呼喝。

“妮儿,终止山石壁上刻的字…汝本为魔。”

“啊?什么?日本摸摸?”

兵凶战危,周围的爆炸声响又大,妮儿根本听不清楚兰斯洛喊出的话,这个秘密喊出得非常不合时宜,然而,兰斯洛本来就不指望妹妹能够临阵参悟,所以这句话不但喊给妮儿听,也喊给曾经亲手将行壁秘密毁去的胤禛听,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这个战术的成果堪称丰硕。已经破销毁的秘密,一下子抖了出来,胤禛为之色变,除了错愕于兰斯洛从何得知,更震惊于兰斯洛已得知此秘密,会否从中领悟到什么功诀?毕竟,兰斯洛找到了千万年前的魔王传承机密,比起自己,他更接近深蓝魔王想传递的真实。

心绪紊乱,再被这极度震惊给重重一击,胤禛所轰发的爆灵魔指竟然失手,弹射在不死树的晶石枝干上,爆出清脆声响,却给兰斯洛从容避过,还与妮儿一起发动反攻。

“妮儿!准备好,冲了!”

反向过来的合作,妮儿灌输着天武真气,将兰斯洛本身的力量催发攀升,脚下重重一踏,能量沛然的妖雷魔电闪现,环绕在兄妹两人周身三尺,随着他们的快速奔冲,拉出一条长长的紫色尾巴,犹如—头由黑紫电光所组成的狂啸魔龙,朝胤禛冲奔噬咬而去。

“轰雷赤帝冲…你以为这是你的专利吗?”

总是吃亏在兰斯洛这一招上,魔王的尊严亦让胤禛忍无可忍,脚下同样是一蹬晶石树干,妖雷魔电霹雳环绕,正面迎向兰斯洛的攻击。

两条狂啸飞舞的紫电魔龙,在半空中狠狠地对撞,无数雷电光球爆炸,连锁影响的威力,就连附近的火焰流星都被炸开,而冲击中心的龙头则在对撼之后,被整个炸得稀烂,强烈电流延伸四面八方,无分兰斯洛或是胤禛,双方都感到那股麻痹整个肢体的痛楚。

“唔。”

“嘿!”

两声闷哼,同样招数对拚的结果,自然是力强者胜,力量仍弱之一筹的兰斯洛被轰得跌飞出去,重重撞上坚硬的晶石树干,背后发出响亮的骨骼碎裂声。

无疑敌人的心乱是个好帮手,但是要在天位战中越级挑战,敌人这种程度的心烦气躁却嫌不足,兰斯洛的战术成功,但仍无法弥补双方差距,正思索该再做些什么,记取教训的胤祺却闪电飘冲上来。

“哥哥!”

妮儿惊叫提点,并且试图拦阻胤禛,可是胤禛早料到此着,爆灵魔指与天魔刀瞬间狂乱发出,牵扯火焰流星,组成一张难以突破的火力网,有效牵制住妮儿,让他能够不受干扰地攻向兰斯洛。

自从得知兰斯洛已获悉终止山之秘,他们兄妹两人的重要性就颠倒过来了,天武圣功虽然厉害,一时间却不及终止山天魔功奥义的威胁来得大,特别是兰斯洛最近可能都在参悟这秘密,自己要在他有所顿悟之前,消灭掉这个最大的不稳因子。

兰斯洛看到胤禛直线飘来,不及闪避,只能挥笔防御,可是先前猛力一击尚未回气,这一争力量末足,才轰到半途,胤禛就已经抢到身前,同样猛力的一举,无视兰斯洛的防御,先击开他的拳头,再重轰向他胸口。

“唔…啊——”

竭力压抑的闷哼,终究因为伤势沉重,变成痛嚎,连带大口鲜血狂喷出来,而敌人的猛击却接二连三轰来。交战以来,兰斯洛始终避免与胤禛正面作战,可是这个最担忧的局面仍是上演,胤禛把握住机会,切断了兄妹两人的联手,单独对兰斯洛重轰。

晶石化的不死树枝干,堪称是这块大陆上最坚硬的物体,不但质地坚固,还有内中的能量保护,之前兰斯洛兄妹与胤禛激烈战斗,气劲扫射,晶石树干也只是出现伤痕,并末大损,但此刻胤禛与兰斯洛近距离交战,兰斯洛无处闪避,所中的每一击,都由自己**承受,连带轰击到背后的晶石树干,连挨五击之后,树干就发生破损,细小裂缝碎裂开来。

兰斯洛一直在尝试摆脱这种被压着打的窘境,但胤禛的万物元气锁几乎将他气脉锁此,无论怎样运气,能发挥出的力量相当有限,就是冲不破胤禛的攻击网,当贯胸攻击连挨到第十下,兰斯洛身后的晶石树干终于承受不住,在一声霹雳脆响后,应声碎裂。

“啪——轰!”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