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虞翻事略(转载二篇)
设置

虞翻事略(转载二篇)(1 / 1)


虞翻事略(转载二篇)

三国时节乱纷纷,世间英才竞风流,其中不乏巧舌善辩之智士,如诸葛亮求救于东吴,臧子源说盟于五方,其余如秦宓、薜综等,多有舌头活络、能言善辩之称。[..l]虞翻,字仲翔,浙江余姚人,先为王郎吏,后为孙伯符所得。其人文武全才,堪称东南杰出之人物。

一、虞翻的专长――说降城池。

虞翻的第一次说降是在建安元年孙策攻打会稽时。当时太守王朗在高迁屯吃了大败仗,丢了老窝山阴,从海路亡奔东部侯官(也就是今天福建省的福州),但侯官的县长是个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的货色,或者也怕小霸王前来问包庇之罪,于是关门拒绝老领导的避难申请。虞翻当时任王朗的功曹(也就是大内总管),当然不想看着主公象热窝上的蚂蚁一样走投无路,于是入城游说侯官县长,不知他用了什么花言巧语,竟说得那家伙回心转意,大开城门,把惶惶如丧家之犬的王景兴迎入城中。牛刀小试,一举而成。

建安四年,孙策挟袭刘勋、破黄祖之余威,屯兵椒丘,虎视眈眈,准备对豫章动手。豫章太守华歆当时与王朗齐名,也是个与孔融一样的只会谈经论道搞点政治,不知军事大略的名士高人,孙策于是先派虞翻用切身体会去感化他。虞翻穿着单衣,束着葛巾拜见华歆,他说:“听说大人和王朗齐名,天下人都推崇,在下虽远在东海之滨,仍是心怀瞻仰之情。”华歆说:“我那比得上王朗啊!”虞翻又问:“不知道贵郡的军力和会稽郡相比如何?”华歆说:“大大不如啊!”虞翻于是作了下总结性发言:“大人说自己不如王朗,这或是自谦之辞(华歆暗道:可不是吗,华王优劣,世人皆知);军力不如会稽,我看倒是真的(华歆暗道:可不是吗,只怪爹妈,从小溺爱)。”虞翻说着说着,兴致所至,唾沫横飞,又为(f4超级大替补)孙策做起了产品推广:“孙将军降生以来智略超世,出道以来用兵如神,当年追得刘繇掉鞋跟,你是亲眼看到的;赶着王朗去钓鱼,也是你亲耳听说的。如今你还是惦量惦量,有没有实力跟孙策对歌,如果现在还不早作安排,当心到时连哭鼻子也不不及。现在我军已驻扎在椒丘,还得回去吃晚饭,如果明天中午还没接到大人的易帜电,看样子就就要和大人永远拜拜了。”一番话,连分析带恐吓,唬得做惯清高的华子鱼半晌才迸出一句假撇清的话:“我久居江南,老想回家看看,孙将军既然来了,我正好脱身。”于是出城接受改编,孙策军兵不血刃,空手套了白狼。

建安二十四年,吕子明白衣渡江,当时关羽属下将军士仁驻守荆江咽喉公安,准备顽抗到底。看看打攻坚战向来无能的江东大军,一张嘴能使死鱼会游,死尸会走的虞翻又派上了用场。不过这回的对手士仁(注:没有傅字)知道他的口才厉害,索性闭城不纳,心想我不跟你见面,你总说服不了我吧?不少字虞翻于是写了封信给他,信中说:“贤明智慧的人懂得防患于未然,明白得失之宜,就知道做人的道理;了解存亡之机,就知道趋吉避凶。我军已到了你家门口,将军还在被窝里睡得满枕头流诞;事到如今又不想投降,如果出来对挑,又必定必扑一声,全家死光光,为天下人所笑;如想死守,我军要是直取江陵,断了将军后路,从地形上看,将军就是我们的爪中的老鼠,笼中的小鸟,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到时你跑又跑不掉,打又要不过,再投降也来不及了。我真的是为将军感到不值啊,你还是三思三思吧!”这一番话,又是摆大道理,又是分析形势,理论联系实际再加恫吓,要命怕死的士仁早就六神无主,“得书,流涕而降。”虞翻对吕蒙说:“这是我的谲兵之计,要防他醒悟过来反叛,应该带他在身边,留自己人去守城。”吕蒙于是带着士仁到南郡,早就对关羽又恨又怕的麋芳一看有同志做了好榜样,立马就投降,南郡遂为孙吴所有。

其实汉末三国之际,用舌辩之胜建功立名者不乏其人,如初平二年荀谌等说韩馥让冀州,建安十九年邓玄之诈郝普献零陵,也有失败者如靳详等,但象虞翻这样跨地域多次说降而成功的也唯此一人而已,观其人说术,亦集坑蒙拐骗加牛皮恐吓之大成,但孙子云:“不战而屈人之兵者,善之善者也。”以一人而抵甲兵十万者,仲翔其有欤。

二、虞翻之武勇过人。

孙策(字伯符)素喜游猎,翻曾经谏曰:“明府用乌集之众,驱散附之士,皆得其死力,虽汉高帝不及也。至于轻出微行,从官不暇严,吏卒长苦之。夫君人者,不重则不威。故白龙鱼服,困于豫且;白蛇自放,刘季害之。愿少留意!”

而于孙策讨伐之时又曾谏孙策勿单骑逐敌,韦昭《吴书》:“策讨山越,斩其渠帅,悉令左右分行逐贼,独骑与翻相得山中。翻问:左右安在?策曰:悉行逐贼。翻曰:危事也。令策下马。此草深,卒有惊急,马不及萦。策但牵之,执弓矢以步。翻善用矛,请在前,行得平地,劝策乘马。策曰:卿无马,奈何?答曰:翻能步行,日可二百里,自征讨以来,吏卒无及翻者。明府试跃马,翻能疏步随之”。其言简要深切。

对可招致之后果,有若烛照数计,不弱于郭奉孝也,为张子纲、张子布等诸人所不及。他本人于武学一道的造诣之高只怕在三国武将中都算是少见的一个,“善用矛”,“步行日可二百里。自征讨以来,吏卒无及翻者。”,而且能长时间追及走马,“明府试跃马,翻能疏步随之”。若从此点来看,虞翻这个人引用一句武侠用语,可谓“轻功盖世”,已足可称武侠异人之类的人物了,而又能审地势、料敌情,他可算是文武兼资,精粗兼具。

其对孟德辟召所作之评语,韦昭《吴书》:“翻闻曹公辟,曰:盗跖欲以余财污良家邪!遂拒不受。”字不过十,而鄙薄之情溢于言表。在这一点上,二张都大有逊色。子纲曾留许都作官。赤壁之役,子布欲迎降。其与仲翔相去,岂可以道里计邪!只可惜孙伯符英年早逝,有奇才而仲谋不能用,且逐置南荒。虽仲翔傲亢犯上,看不起仲谋,有以自取。而仲谋器小易盈,不能容物乃尔,愧对乃兄多矣!无怪乎孙伯符云其非创业之才,乃守业之具,其实孙文台、孙伯符守业焉能弱于仲谋乎?实乃知仲谋非荡平六合之才,欲其固守耳,观其战合肥、袭关羽便知仲谋非为帝王之才,沾沾自喜于一战之胜负,一州之得失,全不顾天下大局,相较于孙伯符袭许之谋,相差何止以道里计!故仲翔叹耳:“自恨疏节,骨体不媚,犯上获罪,当长没海隅。生无可与语,死以青蝇为吊客,使天下一人知己者,足以不恨。”

至此可见他对孙仲谋已失望之至,“知己者”,乃孙伯符也,惜已英年早逝,而仲谋喜听“媚”言,已是与其“生无可与语”,所以但能“死以青蝇为吊客”耳,仲翔惜哉!吾为之哀矣。

(以上观点皆一家之言,看着心喜,故新三中也引用了部分内容,不知算不算抄袭,汗!另:关于伊籍字和张鲁称谓的错误,谢谢指正,写时查网文资料时看的,未多作深究,即改!)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