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二十六章 谁是驸马
设置

第二十六章 谁是驸马(1 / 2)


按照庐陵部的习俗,公主的招亲大会就放在庐陵部用于祭礼的神坛之上,这是为了新人在成婚时祭拜祖先的方便,神坛的入口,由士卒把守着,每一个进入神坛的宾客在这里解下兵器,由守卫登记好,待婚礼结束时发还,这是越族人对自已先人敬重的一种方式,同时,这些守卫还但负着防止闲杂人员闯入破坏的任务。

我身穿越族武士的甲衣,手持利刃,在神坛四周巡逻,顺便打量着每一个进入神坛的宾客,并暗暗记住他们的相貌,在神坛的四个门我都安排了人手,加上庐陵部的守卫,慕沙这请君入瓮的计谋如此周密,连我也不禁暗暗佩服。

这时,身旁一名越族青年羡慕道:“我们庐陵部的公主可是全百越最漂亮美丽的女子了,我要是有福气娶到她就好了!”

站在他一侧的同伴接道:“呸,你不长眼看看台上,那都是百越各部落的首领和公子,你是什么身份,敢跟他们争抢,不要命了?”

被这么一说,那青年顿时泄了气,低声道:“是呀,几乎所有的部落都来了!我那话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公主在我心中就象圣女一般,我哪敢有丝毫不敬的心思。”

午时,贺喜的宾客差不多都到齐了,我朝神坛之上看去,只见满满的挤着有几十个人,在后台有十几张案桌,分别端坐着越族各部的首领,在他们的身后站立着的是年轻一点的越族勇士,估计是子侄辈的,远远的瞧见他们个个神情据傲,想是平日子指气颐使惯了,这次来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迎娶公主吧。

正在我四下张望时,忽然间神坛上下鼓乐齐鸣,声震于耳,越族特有的乐器竹笙吹起,笙音悠扬,飘向空中,一场盛大而又隆重的婚宴正在举行中,在神坛后面的闺房内,美貌的庐陵部公主,今日婚礼的主角已装扮齐整,等候着不知哪个幸运的男子来眷顾她的一生。

而这个人是谁,却是谁已不知道。

是你,是我,也许是他。

都有可能。

神坛之上,坐在正中的头发花白的庐陵部长者终于站了起来,今天他是主人,待会儿要举行的是他的女儿的婚礼,只见他使了一个让乐队停下来的手势,然后道:“各位首领和子侄能来此捧场,使我庐陵部蓬荜生辉,作为部落首领,我深感荣幸,今天是十月二十八日,祖先护佑的吉祥日子,也是我庐陵部大喜的日子,更是越族上下大喜的日子,乘着大败汉人的喜讯,我庐陵部在此摆下擂台,举行比试招亲,胜者即可迎娶越族最美丽的公主。”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坛上坛下人群中已是欢呼声一片,一身着越族服饰,头戴凤冠,颈间挂着银圈的蒙面少女移步上台,柳腰轻盈、头钗初动,遮不住万种风情,脸虽蒙着看不清,却更有一种欲遮还羞的朦胧感。

看来这公主的魅力当真不同反响,我不禁也起了想亲眼一睹芳容的好奇心。

公主走到神坛边,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柱香,点上祷告,我看看她弯腰跪拜的动作,忽然间凭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这身影怎么有点眼熟,难道说我认识公主?

不过这哪里有可能,世上拥有美妙身段的女子多了,我使劲摇了摇头,努力驱走这些个不切实际的枉想,转眼大战即在眼前,我得专心致志一点才行。

神坛上这时已打成一片,激战正酣,越族民风剽悍,所谓的招亲其实就是比谁的武技最高,站在坛上的这几十个勇士中,哪个能最终抱得美人归,就要看自已的本事如何了。

按越人的习俗,是不禁止已婚之人再纳妾的,这与汉人一样。因此,这一群跃跃欲上的色鬼中,有十七八岁的年轻公子,更有五六十岁的花甲老者。

半个时辰之内,已有数人上来比试,互有胜负,胜得人兴高采烈,败得人垂头丧气。

剩下的没比过的人渐渐不多了,最后站在台上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魁悟汉子,一旁那多嘴的青年一见是他,便不住的摇头叹息,我一问方知此人乃是西昌部的首领——雷动,这家伙可是越族的第一勇士,力大无穷,双手抡将起来着实是厉害,方才上去的三、四个挑战的都被他摔下了擂台。

这雷动名声不是很好,是典型的好色之徒,家里已有妻室八人,今番要是再娶进公主,正好凑齐九个人。

西昌部是百越诸部中实力较强的一支,上次与我正面对峙,并让我吃了暗亏的就是这个部落,瞧这雷动的身手倒也不弱,看来确是个劲敌,扎手的很。

这么好的公主,眼看着要落到饿狼的手里,台下众人都摇头叹息。

雷动连喊了几声,见再无人上台挑战,大笑一声道:“前些日汉人高宠引兵来犯,被我雷动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而逃,今日我雷动要借着天神的佑护,一统越族各部,率领健儿北上豫章,向汉人抢回本属于我们的地方。”

雷动滔滔不绝,在坛上趾高气扬,言语间大有踏平中原之意。

我听得热血贲张,雷动真是大言不惭,上次他死守城池,只是逼得我找不着对手,又由于慕沙的建议才撤兵的,怎到了他的嘴里就成了狼狈而逃了,雷动还在台上胡吹他是如何的神勇,说什么一合就将我打着吐血不止,其实我们俩根本就没照过面,又哪里来的单挑?

我怒喝道:“雷动休要张狂,待我来会你?”

说罢,一纵身跳上擂台,雷动见有人应战,大喝道:“来者何人?”

等到上得神坛,我心里便有些个后悔,这纵身上坛缘于一时冲动,实在没考虑后果,要是暴露了今天的计划就糟了。

幸好这时庐陵部首领朝我使了个眼色,看来他已知道我的身份,他答道:“这是我族中的勇士。”

雷动闻言,朝我轻蔑一笑,不屑道:“可是看我抢了你心爱的女子,心中不忿,如此我就给你个机会,你要是有种打赢了我,公主归你。”

我道:“你以为我胜不了你吗?”

雷动大笑,反问道:“你以为你打得过我吗?”

我沉声道:“轻敌者必败!”

雷动一拳打了过来,喝道:“多说无益,今天就让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尝尝越族第一勇士的铁拳!”

待交上手,我才知道雷动能稳坐越族第一勇士的位子,确实有些本事,他的拳沉且重,挥动起来虎虎生风,虽然比不了汉人招式花哨,但每一式都是实打实的来,拳拳不离你的要害之处,让你不得不防。

十余合内,我二人斗了个不分胜负,我心中暗自惊讶。不过从雷动脸上的神情中,我相信雷动一定比我更是吃惊,在前面的哪些个对手中,能够在雷动手上走上五合的也没几个,而我一个守卫擂台的部落小卒,竟能与他斗上十合而不败。

十合之后,已不是我不败,而是雷动在苦苦支撑,因为我已经开始摸透了他的招式,论起对敌的经验、身法的灵活,拳法的变化和头脑的应对,雷动比不上我,雷动的拳实,我以虚相对,雷动的身形重滞,我以轻灵相抗,当雷动久攻不下,开始心浮气燥时,我的胜机终于来了。

我冷眼瞧去,见雷动的脚步有些踉跄,我知道他这一轮猛攻快到极尽了,我步步后退,被雷动的拳风逼到了神坛边上,再后退一步就会掉下去了,雷动大喜,使尽全力挥出一拳,向我的胸口打来,我见此情景心中暗喜,方才的这一系列示弱都是我布好的陷井,雷动若是全力猛攻,就中了我的圈套。

滑步,侧身,闪躲,抡拳,这几个动作我一气呵成,雷动猛冲之下刹不住身形,背上又被我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顿时象飞起来一样朝着台下而去,少许坛下便传来碰的一声重物着地的声音。

听声音,我就知道雷动这一下摔得不轻,估计肋骨断了好几根。

神坛上下这时一阵大乱,庐陵部无名少年打败越族第一勇士雷动的消息甚至比公主下嫁都来得哄动,众人都争抢着挤上前来,想看看究竟是怎么的人有如此大的本事。

我却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事,因为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人从后台朝我走了过来。

这个人就是庐陵公主。

她脚步轻盈,裸露的腰肢纤细而有活力,透着诱惑的气息,使我不敢凝视。

她伸手,摘去脸上的面纱。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