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三十三章 兵锋所指
设置

第三十三章 兵锋所指(1 / 2)


昨日刚下过一阵雨夹雪,道路很是泥泞,我下马步行,与将士一起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抬头望去,弯弯折折的山路了无尽头,让人看不到一丝的希望。

周鲂牵着马跟在我身后,嘟囔道:“这到底是不是通往武陵的路呀,这么难,连鬼都不走?”

我用力拔出陷在泥浆中的鞋子,道:“要是这条路好走,刘表说不定会派重兵把守武陵,那样,我们这一趟辛苦岂不白吃了?”

李通紧随中军在我不远处,听见我的话,道:“主公,袭占武陵后,我军可一鼓作气,北上江陵,威胁蒯良蒯越的老巢,江陵若是危急,则文聘必然退兵,到时长沙之围可解!”

与周鲂相比,李通的此番见识无疑要高出甚多,在我军中,能想到我西袭武陵的目的的武将,除了甘宁、黄忠等人外,也只有这李通了。

虽然他只想到攻江陵这第一层,未料到我的真实意图。

李通没有一流的武艺,但他有冷静的头脑,这是十分难得的。

冲锋陷阵,我需要甘宁、黄忠般的武勇,以慑敌胆,以震敌魄。

安民守塞,我需要象李通这般心细绵密,冷静处世的将领,在取舍与得失之间,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倘若日后成事,李通或可为重用。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前进的队伍忽然慢了下来,后军压着前军,一条山路上人头攒动,动弹不得,我正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忽见一小校拨开人群急跑过来,大口喘气,道:“黄忠将军报,前军遭到五溪蛮的袭击,受阻于沅水渡口。”

屋漏偏遭连夜雨,我军现在受困于恶劣的气候,而五溪蛮竟然趁火打劫,我急道:“让甘宁率本部杀退蛮兵,掩护全军前进,命令后军加快行军速度,快速渡河。”

下完简短的命令,我快步向前面跑去,渡过沅水,就可以直取武陵城下,在这等雨雪交加的天气下,武陵郡的守兵要是看见我军突然出现在城下,一定会惊惶失措,毫无斗志的。

武陵一战,贵在出奇不意,若是在沅水渡口暴露出我军意图,让武陵守军有了准备,则我整个荆南作战的全盘计划都将落空了。

待我赶到渡口,黄忠正指挥着队伍渡河,须臾,甘宁引兵回来,看将士们个个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知定是打胜仗,我欲问究竟,甘宁却笑而不答。

我一把抓过一名士卒,细问之下,才知详情,原来甘宁本是巴郡人氏,少时随郡守曾征讨过五溪蛮,斩敌无数,甘宁熟谙蛮族作战之法,知若不给予厉害,不能熄其贪念。

却说蛮族见了甘宁旗帜,知是劲敌,未战已失斗志,再见甘宁率部穷追猛打,凶悍异常,一阵冲锋便将蛮族杀得落荒而逃,这也是五溪蛮只在袭扰之故,没有出全力阻我前进,先前袭我先锋大概是想占些便宜,后见我军势大,甘宁凶猛,遂退回山中。

前军已渡河许久了,甘宁怕黄忠抢了夺占武陵的头功,一声忽哨,率部下抢渡沅水而去。

我望着甘宁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知怎得,心头却闪过一丝隐忧,甘宁作战勇则勇矣,但却不知适时进退,日后恐会因此而遭到不测。

正如我所意料的一样,武陵城的守军根本没想到我军会偷袭这里,当黄忠率部快到达城下时,太守金旋接到城外百姓的禀报,匆忙引兵出城接战。

两军在城外二里相遇,黄忠威风凛凛,不待金旋站稳阵脚,黄忠大喝一声,浑如巨雷,金旋失色,不敢交锋,拨马便走,黄忠引众军随后掩杀,金旋走至城边,城上却是乱箭射下,金旋惊视之,见从事巩志立于城上,道:“汝不顺天时,自取败亡,吾与百姓自降高宠矣。”言未毕,一箭射中金旋面门,坠于马下,军士割头献于黄忠。

巩志出城纳降,黄忠就令巩志赍印绶,一同往见于我,我大喜,令巩志暂代武陵太守,安抚民众。

取下武陵后,我军未作休整,甘宁率水军一千余人为先锋进攻江陵,江陵素为连接荆州南北的桥梁,刘表攻长沙,蒯越的大本营现在就设在江陵,刘表军从襄阳、江夏各地征集来的兵械辎重也是由江陵转运到长沙前线。

江陵若失,则荆襄震动,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武陵之西,是巍巍叠嶂千里的武陵山脉,那里素为蛮苗聚居之地,汉人俱不往矣。武陵之北,行出百里的黄头山脉,就是松滋河、虎渡河滋润的低矮山丘原野,那里一往平川,几无险可守。

队伍行进在稍露嫩尖的田间,有一种回暖的春意,每个士卒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那里我令后军在出武陵时分发的干粮,可备七日之需,这一次出征,不比以前,是深入到敌方背后作战,要想有充足的辎重补给是不可能了。

出了黄头山脉,我军转道向东,沿洞庭湖畔疾进。

“松滋河水清,剪影画妆红;虎渡河水浑,隐有舞戟声。”歌声在丘陵间回绕,如丝如缕,若有若无,人行其中,似在世外桃源一般,荆州在刘表的治理下,百姓安定,民殷谷丰,显出一派难得的盛世景象。

周鲂策马随我骑行,道:“主公,我们不是要到江陵去吗,现在怎往东行军了,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呀?”

我回过神来,笑道:“荠州口。”

周鲂一愣,问道:“荠州口,那是什么地方?”

李通一旁接道:“荠州口为湘水与洞庭湖的交汇处,连这地理常识都不知,如何领兵征战?”

“那我们直接从武陵东进岂不近了许多,何必绕个大圈子往北呢?”周鲂年轻,听李通言语中隐有讥讽之意,沉不住气反驳道。

慕沙策马与我并行,听言笑道:“绕道北行是要造成佯攻江陵的假象,吸引驻防荠州口的荆州水军回援江陵,然后……。”

荠州口,原为湘水与洞庭湖交汇处的一浅滩荒泽,只因连接湖海水路要冲而备被重视,张羡谋叛之后,刘表在荠州口修筑营寨,以为讨伐长沙之前沿辎重基地。

文聘攻长沙,后勤辎重由江陵周转后,便悉数屯积于此地。

我着甘宁佯攻江陵,确实意在迫使驻防荠州口的荆州水军回师江陵,如此则荠州口空虚,我则趁机夺之,如能劫获刘表军的辎重,则文聘大军将不战自溃。

此计成败之关健,就在于蒯越是否会调荠州口的水军增援江陵。文聘攻长沙已近数月不下,前不久蒯越从江陵增调二万军往长沙,现在留守江陵的部队虽有万人,但多为羸卒,以甘宁之威名,再夹攻占武陵之势而去,刘表军必然震动。

而且刘表军中能征善战之将本就不多,文聘在长沙前线,蔡瑁镇守襄阳,霍峻驻扎在新野北线,蒯越其人虽善于谋略,然终究是谋士出身,我观其攻张羡的布防,沉稳有余,冒险不足,此番我以险计应对,蒯越决想不到我军意图是取荠州口,而非江陵。

虽然武陵太守金旋被杀,从事巩志归降,但民心未附,保不准我军离开后,会有人向刘表通风报信,为了不被刘表军察觉,我先引军从武陵北门而出,过黄头山脉,虚往江陵进军,然后折向东行,过松滋河、虎渡河,直取荠州口。

我军一路之上马不离鞍,星夜兼程,三日行数百里,终于三月四日凌晨赶到了荠州口外。

昨日,佯攻的甘宁派斥候报来消息,江陵附近的长江中出现一支船队,不出意外的话,原先驻防于荠州口的荆州水军已经往江陵增援去了。

现在驻守这里的是刘表偏将张虎、陈生,其部下共有约三千人,这两人原为襄阳宗帅,刘表平荆州时,两人归降于刘表。

荠州口的刘表军有水陆两寨,互为犄重,陆寨由张虎把守,水寨由陈生守卫,那水寨设在荠州口外的磊石山上,原为洞庭湖中一小岛而已,若破磊石山之刘表军,由长沙之围不攻即解。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