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三十六章 巴丘隐士
设置

第三十六章 巴丘隐士(1 / 2)


疾奔的战马在厉声长嘶,我挥舞长矟杀散一个个挡路的敌卒,刚想喘一口气,前面却又涌来黑压压的一大群敌人,我催马想再迎上去,却发现手中已无长矟,战甲更是片片脱落——。

“哎呀——。”我挣扎着想起身,却是浑身疼痛动弹不得。

我强睁开眼,却发现自已是躺在温暖舒适的床上,我看到竹子劈削、编织而成的竹筒和篮子,甚至房内一切的摆设都在用竹子做成的。

这时门“吱——”一声开了,走进了一位身着襦袍面目和善的老者,他一手撩起竹帘,一手端着一个碗,迈步向床边而来。

“醒了,正好乘热,把这碗药喝了!”这老者双眉一扬,轻声说道。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我费力的支起身,问道。

“这里是巴丘城外的清竹溪,你失血过多,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三天了,幸好你的根基体质不错,否则—-。”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不知先生高名,望不吝告知?”我使力欲起身下床酬谢。

“你外伤甚重,万万不可下床,我乃南阳张机,字仲景,祖上便是行医为生,身为一名医者,救人于危难之中,乃是职责所在,岂敢妄图感谢,再者救汝性命者,实另有其人,你要言谢,等伤好了,先谢过他吧!”老者伸手按住我的肩头,让我重又躺到竹床之上。

见我将信将疑,这老者又道:“别多想了,你先休息着,好好在此养伤,我就在隔壁房中医看几个得了风寒的患者,有事的话你叫我!”说罢,便转身出门而去。

瞧着老人因常年采药而有些微驼的背影,我一时悲喜交加,悲的是荠州口五百名与我朝夕相处的将士悉数阵亡,喜的是我足够的幸运,重伤之下恰好遇上一位好的医师。

阳春三月里,杨柳细腰枝,梧桐兼细雨,轻歌漫舟头,包着绢帕的少女从窗台前一闪而过,只留下一串银铃声的笑声,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我却只能静静的躺在床上,忍受着即将愈合的伤口带来的阵阵骚痒。

我的伤口在张机妙手回春的医术调理下,已渐好了一半,然久病之躯却抵不过春天反复的天气,伤寒之症侵入我的身体,幸尔张机以芍药、芙蓉、牛黄等诸味药引调治,半个月后才渐见好转,我才能柱着拐杖到外面去走走了。

行在山水之间,那竹溪的山是绿的,竹溪的水是清的,当“叮咚”的水流经过时,生命便孕肓在其中,不信你听,鸟儿在枝头欢快的鸣唱,花儿在迎着阳光开放,更有无数斑澜的蝴蝶在七彩的世界里翩翩起舞,溪水潺潺,从溪头往下看去,还可以清楚的见到落在溪涧底处的枯叶,摆着尾巴来回游动的小鱼,端是好一番田园诗画般的景象。

我置身沉醉在山水之中,几不能自拔。

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灵动的生命。

而那些你死我活的争斗,攻伐,还有诡计,仿佛都远离了这里。

剩下的只有一片清澈的天空。

如果,如果天下所有的地方都象这里一样多好?

唉,不知道这些天外面的局势会是怎样?

长沙之围到底解了没有?

慕沙、甘宁他们是否安然撤退到了攸县?

还有豫章那边希望一切都安好,千万不要发生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我紧锁双眉,黯然的长叹了一声,在我心底一连串的问号正在打结。

“将军身在此处,心却放不下外面,如此身心两分,劳神过度,如何能安心养伤?”不知什么时候,张机来到了我的身旁,道。

我问道:“先生这一次出去,可打探到什么消息没有?”

这些日子下来,我与张机倒也相处甚洽,张机除了在清竹溪隐居研究医术外,还不时的到山外的长沙、武陵、江夏诸郡行医济世,这一次他足足出去了十来天,我想应该能够打听到长沙的战况。

对于我的何许人,张机一直没有问我,但从我身上的伤和穿的盔甲、骑的战马他也猜测到了我是一名将领,我也没有必要掩饰自已的身份。

张机神情凝重,道:“长沙深陷兵火,蒯越的数万大军已将城池团团围困,文聘三度攻破城垣,又三次被张羡击退,双方战况极是惨烈。”

见我面有忧虑之色,张机又道:“不过,将军的队伍退守到了攸县,暂时还没有直接卷入长沙攻防战,将军尽可放心。这一次我在江夏郡,听到从豫章过来的商贾传言,将军在那里招揽流民,屯田垦荒,丰殷国库,急民之所急,深郛民望,机心亦服膺之。”

我摆手道:“先生虽隐世山林,却处处以天下苍生为念,实是令人感沛,与先生相比,宠之所作所为不过是为自保求存而已,哪堪先生如此题赞!”

张机笑道:“医人之术与养民之大事相比,如萤火之光,岂能相提并论,将军言重了!”

张机潜心医术,利禄功名对于他来说,早已没有了吸引力,唯有百姓之安生时时挂念在他心中,如果说救我之初是出于一种医师的道德的话,现在他则是在为能救我这个人而自豪。

张机态度谦逊,又丝毫不以救人济命的施恩者自居,我道:“先生过谦了!前些日先生言救我的另有其人,但不知是何人救我,我再就想问,不巧先生出外去了,这一次还请先生不咎告知。”

张机哈哈一笑,道:“将军请稍安勿燥,救你之人现不在此处,不过再过些日会来这里,你不如权且耐下性子,将伤养好再说。”

我点头道:“先生教训的是,只是——。”只是我拉扯不住自已的思想,控制不了心中的那一份挂念,这后面的话我停顿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来。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