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四十三章 千里来援
设置

第四十三章 千里来援(1 / 2)


长沙的天阴冷而潮湿,并伴着不间断的豪雨,这雨势从七月底一直持继到八月初,还看不出有半点停歇的迹象,在天地无比强大的力量面前,相互对峙的两军士卒所能做的,便只是寻找遮避风雨的帐蓬、屋檐,生一把火将**的身子烤一烤干。

我坐在漆黑的屋里,听着屋外淋漓的雨点敲打着窗棱,滴嗒——滴嗒,忽然一道闪电如竖直垂下的白炼掠过屋顶,耀眼夺目,我的眼前猛得一亮,然后是“轰隆隆——”的响彻天地的劈雷声。

闪电过处照见桌上翻卷的书简,那是三日前李通急送来的军报,八月四日,零陵太守刘度在刘表使者王粲的游说下,举兵自立,同时,为策应刘度,蒯越着向朗引一支水军藉湘水逆流而上,在湘潭一带登岸,猛攻我水路运粮之枢纽——衡阳,李通兵少,遭向朗、刘度两路夹击,只能坚守孤城,战事极是吃紧。

行军于江南,舟楫的重要性可比北地之马队,自长沙战事以来,大批的辎重从衡阳顺湘水运到长沙,衡阳渐渐取代攸县,成为我军运送辎重的水路要道,若是失守则我军之后勤补给不济,必陷于弹尽粮绝之困境。

论起权谋,我与蒯越相比,差的不止是一个档次,我本以为凭持着一腔热血,一股锐勇,一份豪气就能指点江山,却不知人心多变,今朝友,明朝敌,对面称兄道弟,背后捅刀子的事古却有之。

开战之初徐庶曾向我谏议遣一得力之将驻守零陵,我却以为零陵深处我腹地,孤军叛变事不可为而弃之,现在零陵的背叛使我腹背受敌,狼狈不堪,便是徐庶这等智者也无计可出。

“宠帅刚刚歇下,将军有事明天再禀——!”亲兵在门外,压低声音,用小心冀冀的语气说着话。

我费力的抬起头,问道:“门外何事?”

“典军校尉赵累将军有事求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朗朗响起。

“是赵累将军,快请进来?”赵累稳重谦让,做事周详细致,军中伤员救治、粮食配给、治安巡察等诸般事务幸有他与桓阶奔走,否则的话我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宠帅,累有负重托,请降罪!”连日操劳使得赵累眼窝深陷,胡子蓬乱,看上去完全不象二十来岁的人,倒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一样。

我一阵心紧,道:“将军何出此言?”

赵累道:“至今日,军中存粮本可再支七日,方才黄老将军来取,我再三肯请,老将军却疑我私藏粮食,引兵劫了粮仓,余粮皆为纵兵所掠,身为典军校尉累有失职之责,故请降罪!”

赵累的话语中明显带着怨气,我一听粮仓被掠,不由大怒,这余下的粮食是全军救命之粮,黄忠怎可漠视军纪纵兵劫夺。

“走!”我冷哼了一声,披衣出门。

黄忠部就驻防在北城最突出的一段,那里也是最先会遭到敌军进攻的地方,作为全军之精锐,黄忠所部责无旁贷的担起了重任,自围城以来,黄忠部战死者过半数,伤者七八,皆为全军之最。

我气冲冲的与赵累摸黑行至城根,只要再弯过一条街,便可到达黄忠驻地,正行走间,忽见前面有军士巡察,更有军队调动的跑步声传来,现在夜近深更,调动军队干什么,难道是敌军乘夜攻城了,如果攻城为什么城头无一点动静?

我正疑惑时,忽听到一人喊道:“快一点吃,别忘了出发时间!”

“是,将军放心!”有军士一边往嘴里塞了吃食,一边应和着。

“亲兵,把好路口,莫让人给发现了!”那人的声音低沉而有力。

我这下听出了问话的人正是黄忠的声音,顿时气往脑门上冲,劫掠偷吃军粮已是大罪,黄忠却还不知悔改,竟着军士站岗防备别人发现,狂妄如斯实是可恶,即便他平日立下诸多战功,也不该如此明目张胆的违犯军纪,若不严加责罚,如何服众?

这只怪我平日里太顺着他了,黄忠这是持宠生骄,以为在我军中老子是天下第一,没人敢动他半根毫毛,这还了得。

想到这里,我再按耐不住,猛得一个箭步从黑影中冲出,大声道:“黄忠站住,大丈夫行得正,坐的端,光明磊落,躲躲闪闪干什么,难不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被人看见?”

黄忠见我大惊:“我——!”

我环视一下四周众人,厉声道:“军中存粮由典军将领统一调配,岂能随意乱动,汝等违反军纪,纵属下劫掠,今又乘夜偷食,罪实不可恕,我必按军律严罚之。”

“请问黄将军,劫掠军粮当何罪?”

黄忠赤胸坦膊,高束头髻,支吾道:“当斩——之罪!”

我听黄忠回的如此坦白,怒喝道:“既明知,何又故犯?”

“宠帅慢来,且听我一言。”

我循声看去,却是徐庶,挟长剑正从黄忠帐中走出,可能是饮了酒脚步有些个踉跄,不用说定是在黄忠处饱餐了一顿,我冷冷的道:“元直有何话说,若是为黄忠求情的话,还是请自重吧。”

徐庶近前,脸色潮红,朝我深施一礼,大声道:“我非为黄忠求情,乃是率众人向宠帅辞行耳,今夜踏中,我将与黄老将军率死士往敌营,我等此去以身赴死,只求取蒯越之首级,以报宠帅知遇之恩,此为幸也!”

这是徐庶第一次喊我宠帅,在这之前,他一直唤我“少冲”,他这么一说就象是要与我决别一般,夜袭敌营,这不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吗?

我大惊失色,顾不得再斥责黄忠的劫粮之罪,连忙一手抓住徐庶的衣袖,一手挽住黄忠的腰带,道:“汝二人为我之左膀右臂,此去敌营凶多吉少,要是有个闪失,长沙何人可守?”

徐庶长叹道:“今粮已尽,若不如此一博,只能坐以待毙!”

“战国时齐国壮士田横亡,宾客三百皆自刎而死,士为知已者死,豪杰英雄敬慕之,今我等去,若成则功勋标炳,若败则成仁取义,无所惧也。”黄忠大声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昔燕太子丹送荆轲刺秦之时当如是,今有宠帅夜送我等,心足矣!”徐庶慨然道。

燕赵多悲歌之士,吴楚有轻狂任侠,我扫视四下,见黄忠属下将士个个皆**上身,手持短刀,脸上神情义无返顾,心中一阵激动,豪气顿生,谁说江东无血性之男儿,哪个又言南人贪生怕死,能舍生取义者,非在其身躯之魁梧,而在其心胸气度之广阔。

“好男儿——,只是众兄弟既舍死劫营,何不邀我同去,难道是看不起我吗?”我虽因机缘凑巧成了一军之帅,但年轻的我与他们一样,渴望着战场上的胜利,向往杀敌立功的机会,此时此刻,我再无抑制不住心中激动,举步登台大声道。

“宠帅乃全军之统帅,肩负重责,不可轻易涉险!”徐庶谏道。

我大笑,决然道:“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宠出身于布衣,知不能给将士以富贵荣华,故自举事以来,每遇险阻,必亲率士卒与敌战,未曾殆也,今城之将陷,那就让我与大家生死与共吧!”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