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八十八章 瞒天过海
设置

第八十八章 瞒天过海(1 / 2)


一阵寒喧过后,高宠将孔融一行让进秣陵城中,安顿在驿馆之中,待孔融沐浴更衣之后,摆下酒宴欢迎孔融及其随从。

孔融也不客气,酒过三巡,即向高宠宣读了天子的御诏:“诏命:扬州刺史高宠在豫章属郡收拢流民、广垦屯田、甚有功绩,本应予以嘉奖,然近一年来,江东战乱不断,百姓多遭杀戳,前有监天官观天象,乃白虎冲日之卦象,若再行图戳,必有天谴,故使将作大匠孔融南行,期息江东之争戈,还苍生之活路。钦旨!”

孔融宣旨的声音抑扬顿挫,如生生之重锤,一字一句直撞在听者的胸口。

这个御旨虽然冠冕堂皇,但在高宠听来,与其说是皇帝的意思,还不如说更体现了曹操的想法,当初,在高宠势力不及之时,曹操借着朝廷的名头,扶植高宠、力压孙策,现在形势逆转,曹操又使出了同样的方法,出面调停,压强扶弱。

这一切的目的只是一个:就是曹操希望能在江东维持两强争霸的局面,只要高宠与孙策相互敌对,势均力敌,对中原的威胁就可以忽略。

高宠面无表情的听着帝诏中的每一个字,心头却是暗自冷笑,乱世争雄——,只有拥有实力才有更大的支配权,至于皇命御诏,环视天下诸豪,又有几人还放在心上?

在御诏的字里行间充斥着忧国忧民的感怀,而身在局中的高宠感受到的却是另一种心情,皇帝——,本是至高无上、权力最大的唯一一个人,现在却不得不沦落到听从权臣曹操摆布的角色。

江东百姓要想安定生活,唯有统一一途,而孔融宣的帝诏中却口口声声的要高宠与孙策摆战休兵,这种暂且将矛盾转移的做法,虽然暂时能赢得和平,但随后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争斗,秦皇汉武,王者霸业,只有在经历了流血死亡之后,和平才会真正来临。

对于这一点,高宠从来没有怀疑过。

“皇上在我临走之时,特意嘱咐要多为江东的黎民苍生计,大人与吴侯相互争斗不休,苦的可是江东的百姓呀!”孔融一脸的沉重模样,语重心长道。

高宠不动声色道:“这一次多谢大人辛劳了!”

孔融听高宠言语平和,似有一点为圣意说动的意思,遂展颜道:“帝听闻江东之事后,每日为之忧心,大人身为人臣,当为国分忧才是。”

孔融是拥汉派的代表人物,曹操谏议让孔融出使,手段相当的高明,一方面可以堵死那些危言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人,另一方面也可将高宠推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若高宠抗旨不遵,必然会得罪以孔融为首的拥汉人物,若高宠依旨停战,那么曹操的维持江东两强争霸的目的就达到了。

曹操的如意算盘打得相当精,也许是高宠的迅速崛起让他感受到了压力,在半年前还结盟共抗刘表的曹操对高宠已起了戒心。

孔融身后,虎豹营的随从与其说是护送,莫如说是监视,相信在这群人中,定是布下了曹操的暗探,自已现在的一举一动,曹操都会知道。

高宠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要想夹缝求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曹操生性多疑,要想粉碎曹操的企图,瞒过远在许昌的那一对利眼,必须行非常手段方可。

想到这里,高宠忽然脸色一变,对着孔融沉声道:“前些日,宠听闻孙策遣正议校尉张纮带了大量的绸布金银往许昌,不知大人可曾见着?”

“汝是在质疑融之为人吗?”沉浸在宣诏得意中的孔融脸色大变,勃然动怒道。

高宠这一句实是突兀,隐隐中似有怀疑孔融也收了礼金的意思,这让一向自诩廉洁心高气傲的孔融如何不怒,正如高宠所说,张纮的确是带着礼物去的许昌,朝中的那些所谓大夫议郎也大都不同程度的得到了好处。

毕竟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战争年月,连皇帝都免不了挨饿逃亡的命运,更何况官员,在有好处受的时候,自然谁都不会落下,在收授好处的官员中,不乏有名望之士,华歆也是其一。

但,孔融不在其中。

不止孔融感到惊诧,在高宠身后的鲁肃、徐庶、刘晔、陈登诸人也为高宠这一句突然的问话惊异不已。

眼见着局面闹僵,陈登连忙向高宠急使眼色,刘晔则是直搓手,高宠却象没有看见一般,继续大声道:“孙策已为我困守在吴郡、会稽,破之只在稍臾,待灭了孙策之后,宠自当会还江东百姓清平安宁的生活,但在此之前,调停之事免谈!”

孔融料不到方才还一脸平静的高宠会如此的不买帐,白皙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僵了好一会,方道:“汝这是抗旨不遵?”

高宠大笑道:“这个御诏若真是皇上的意思,宠自当依旨而行,但若是旁人的谋度,述宠不能为阴谋之徒而左右。”

孔融一听,顿时气得卷起诏书拂袖而去,任刘晔、陈登如何的挽留,也是留之不住,而高宠却只是似笑非笑,只冷眼瞧着孔融气冲冲远去的背景,若有所思。

“宠帅,得罪了朝廷和孔融,于我们有诸多不利——。”徐庶虽然没有象陈登、刘晔一般情急,但高宠突然间的所在所为也让他感到困惑不已,不向冷静沉着的高宠突然间怎么会变了模样。

高宠没有立即答话,而是用眼睛扫视了四周,见孔融一众已经离去,只剩下了鲁肃、徐庶、刘晔、陈登等几个谋士,才对着陈登说道:“今夜子时,元龙想办法将孔融单独的约出来,我有事要与他详谈!”

陈登略一沉吟,应道:“宠帅放心,登定不负所托!”以陈登的才干,只需稍一思索便能明白高宠的想法,鲁肃、刘晔、徐庶几人皆是聪明绝顶之人,自然也与陈登同一般的心思。

是夜。浑圆的月光被浮起的雾气遮住,将秣陵驿馆的白色外墙映得朦胧一片,从馆驿的后门悄悄的闪进一人,在稍臾之后,又从门内出来二人,即刻悄失在夜色之中,而此时,跟随孔融的随从正一个个呼呼大睡,白天乘船时的一顿翻吐,让这些身强体壮的虎豹营士卒也自禁受不住。

这个悄悄闪出驿馆后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孔融。

“孔大人,这边请!”陪同孔融的陈登领着七弯八拐,来到一处府邸前。

孔融问道:“这是什么地方?”若不是与陈登有旧,被高宠气得差一点吐血的孔融是绝不会买这个面子的。

陈登笑答道:“这是新造的扬州刺史府邸!”

孔融脸色一变,转身欲走,陈登忙一把拉住,道:“大人可是还在为白天之事动怒,你看——,我家宠帅已在府门前迎接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