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网
  1. 斗破苍穹小说网
  2. 历史军事
  3. 新三国策
  4. 第九十四章 窃国者诛
设置

第九十四章 窃国者诛(1 / 2)


扬起的烟尘越来越近,隐隐中还有战马嘶鸣的声音传来,是张辽的雁北骑。

黄忠抹了一把脸颊上的冷汗,紧紧的握了一下拳头,回首大喝道:“弓箭手射住阵脚,与刀盾手相互掩护朝洛涧方向后撤!”

骑兵在平原作战的王者,它不仅行动速度快,而且有让步卒感到恐惧的强大威力,一旦被它们缠上,黄忠的这些兵卒将很难安全的撤退,要想尽可能的减少损失,只有依靠河流来阻挡骑兵的追赶。

洛涧是淝水以东的一条注入淮水的支流,它的水量虽然没有淝水来得大,但也不是浅到战马就能趟过去的地步,而河水对于黄忠麾下的这些荆南兵卒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即便是穿着甲胄,拿着武器,他们也能轻轻松松的泅渡过河。

扬已之长,克敌之短,唯如此才能保全这一支军队。

黄忠虽以勇闻名,但也不是没有心智的莽夫。

高顺凝神仔细的打量着黄忠军后撤的阵形,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方才那渡河一战中密集的箭雨,剽悍的赤膊勇士,以及虎纹头盔下黄忠那一缕花白的头发都给高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黄忠如果不讲策略的单向南撤的话,张辽的骑兵可以从四面八方包抄撤退中的兵卒,现在黄忠沿洛涧撤退,可以避免已军处于四面受敌的不利处境,有河流作为依托一方面可以阻挡骑兵的快速推进,让信心受挫的将士重新振作,另一方面也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弓箭手的远程威力。

评判将领能力的标准有二条,一是攻城拔寨的能力;二是不利情况下全军撤退的能力;能够同时达到这两条的就可以算作是大将了。

浮桥上,袁术军的大部队正在缓缓渡河,身为联军统帅的张勋此时也在其中,比之半年前,张勋除了更显苍老了些外,身上横生的赘肉则更多,使得整个人看上去象一头待宰的肥猪,在这一点上张勋与他的主子袁术倒是一个德性。

“高顺将军,敌人全都败退了,我们何不乘胜追击?”张勋见高顺没有去追赶黄忠的败兵,有些惊异的问道。

高顺锐如鹰隼的目光扫过张勋,冷冷的说道:“陷阵营伤亡甚大,已无再战之力!”

张勋瞄了一眼高顺身旁受伤的士卒,眼中掠过一抹得色,道:“既如此我等也绝不能让黄忠溜了,将士们,随我追!”

说罢,张勋挪了挪显得臃肿不堪的身躯,费力的擒起横在马鞍上的大刀,催马朝着黄忠退去的方向而去,在他身后,看到有利可图的袁术军兵卒一哄而上,全无阵形的争先恐后跟着张勋跑了下去。

“将军,张勋这小子真***不是东西,我们辛苦打下来的,他倒来抢功劳!”曹性痛得咧了一下嘴,道。

高顺冷冷一笑,道:“哼,张勋这是去自找霉头,不用一会儿,他就会狼狈不堪的回来的。”

“不错。黄忠没有直接向南溃退,而是转向东南方的洛涧,这说明他没有惊惶失措,如果倾力追赶,极有可能会召致伤亡。”马蹄声嘶鸣,浓眉长须的张辽老远就勒住马缰,跳下马大声说道。

高顺瞧着一身沉重铁铠护身的张辽,露出一丝轻笑,点头道:“高宠麾下的确有几员能征善战的大将,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屡将孙策击败,仅瞧眼前这黄忠的能力就清楚了。”

张辽卸下头盔,露出一张红润的四方面孔,一对眼睛虽然不大,但却透着精干与悍勇,他笑道:“张勋这一追倒是省去了许多的麻烦,等会儿我们安心接收那些残兵就可以了!”

与张辽的意气风发不同,高顺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方才挂在嘴角的笑意已是他表露心迹的最坦白的方式了,现在的他神色平静,只淡淡的问道:“袁术那里还留有多少兵马?”

“不超过一千兵卒,方才拿下寿春后,我已令八百步卒急速赶回江亭,这一次袁术纵有九条命,也活不成了!”张辽语气中透着一股恨意,对于荒淫无度的袁术他向来没有好感。

高顺点了点头,去对付袁术的那些嫔妃宫娥他没有兴趣,陷阵营勇士手中的刀也不是用来屠戳没有反抗能力的女人的。

洛涧,这是百姓对这条由南向北注入淮水的河流的叫法,在官方的记载中,洛涧的另一个名字是“清洛涧”,黄忠率部渡洛涧后转向东南,往西曲阳行进,回望身后,除了张勋的部队犹在不依不侥的穷追外,高顺、张辽军则并没有跟进。

“放慢脚步,等一下后面的那些家伙!”黄忠持刀断后,沉声喝令道。

“将军,这是为何,敌兵就在身后,若慢了——!”传令的小卒忍不住问道。

黄忠一直紧崩着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慢点好!快了后面的这头肥羊就吃不到了?”

那小卒本是伶俐之人,听得这么一说,顿时明白黄忠有回戈一击的意思,遂喜滋滋的跑着去传令去了。

这一追一赶从午后一直跑到傍晚,张勋早已累得两股酸痛,连战马也骑不得了,好几次待要决定回兵之际,那黄忠的败兵却从施施然出现在面前,更可气的是还把旗幡、甲胄、军器一应俱物弃了一地,这般的结果就成了黄忠兵卒一路弃,越跑越轻松;张勋兵卒一路捡,越追越吃力。

“前面是什么地方?”张勋不知从什么地方找了一张竹榻,命四个兵卒轮流抬着,晓是如此,张勋依旧是累得吭哧吭哧。、

“回将军,是西曲阳!”抬头竹榻的小卒满头是汗,苦着一张脸道。

待到西曲阳时,袁术的那些好不容易拼凑的兵卒赶到这里,已是气喘嘘嘘,人困马乏。

西曲阳,旧为曲阳侯国封地,随着战乱的波及,曲阳与其它诸多侯国的命运相仿,也不可避免的被称霸一时的大诸侯所吞并,就在袁术进攻陈王宠之前,曲阳侯国亦为袁术以清剿贼寇为名伺机并吞。

现在,除了残存着的些许瓦片也能依稀留有当年侯国兴盛的回忆外,曲阳城已成了一座破败不堪的废墟。

“妈的——。再这样跑下去非累死不可,来人与我传令回师!”张勋吃力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肥胖的身躯将并不牢固的竹榻压得吱吱作响。

就在张勋话音方落之际,却听得前头的兵士吵吵嚷嚷,乱得不可开交,张勋以为又是兵卒为争夺敌人弃下的物品而翻身,遂也不以为意。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